第一章 面试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沈小茹,一个普普通通的的名字,一张平平常常只能说还算端正秀气的脸,还有一张简单并且含金量甚少的毕业文凭。www.xsLOng.揣着文凭离开学校那栋大楼的时候,她只希望找到一份能够勉强糊口的工作就行。
        不是没有豪情壮志,但四年大学基本过着宅居的生活,沈小茹对自己具有啥能力有清醒的认识:经贸专业,说好听点什么都能干,说不好听点——什么都干不了。系上曾经暗示过,有志向者可以继续深造,考研考博向顶端进发。但沈小茹权衡过后,发现比起学术造诣,自己更需要的是找个饭碗养活自己,有了工作之后考虑,也比她现在破釜沉舟压上全部身家去拼一场看起来比较有前景。
        沈小茹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做进出口贸易的小公司,虽然听起来体面有油水,其实就是一个帮忙跑手续送报关材料的附属公司,老板的表哥手下有工厂和国外的长期客户,老板就靠着他表哥开了这家公司。因为是旱涝保收的状况,老板也很逍遥,请的人只要把规定的工作做完就行了,没有榨取剩余劳动价值的说法。
        办公室里除了沈小茹,还有一个年纪大点的中年妇女,姓陈,沈小茹叫她陈姐。下面几个跑业务的不常坐镇办公室不算在内。她们办公室相对比较简单,陈姐也是老板的朋友,对手下这个唯一的小年轻使唤做事有之,但欺瞒打压还没有。所以沈小茹很满意自己现在工作的这个单位:旱涝保收,事情不多,而且也没那些办公室的勾心斗角,人际关系十分简单。符合她这只刚出学校的菜鸟的行为模式。
        沈小茹一点没有什么大材小用的想法,对这个工作很满意很满足。但是天有不测风云,秋初传闻外经贸有重大变动的时候,老板突然莅临办公室,把沈小茹好好教训了一通,说什么只管私事耽误工作,谈朋友浓妆艳抹,迟到早退等等等等。很明显这都是陈姐给老板说的,听着在外隔间响得分外欢快的键盘打字声,沈小茹试图的辩解也被老板全部否决了。
        再回头面对陈姐不阴不阳的面孔,沈小茹气愤难平,但陈姐是老板的朋友,自己说的话根本没用,既然这里环境变得出奇恶劣,那么当然还是尽早离开最好。www.xslONg.com沈小茹递了辞呈,收拾东西回家。
        如果不是出了这事,沈小茹一定会老老实实的在那个小公司干一辈子。
        别以为这个说法夸张,她确确实实考虑过在什么地方申请廉租房,以便靠公司近一点好上下班。还有一路上的幼儿园小学中学,菜市场健身公园,购物商城打折小店。一个完美的生活三角圈可以极大的提高人对职业的满足,沈小茹就在陶醉中极大的提高了对这份职业的认同感。
        于是理所当然的,这份工作的不幸被毁,也使打击加强到了最大值。
        幸好她现在还勉强算是应届毕业生,本市和外地的一些招聘会对她继续有效,沈小茹满市大小人才市场奔波,搜罗了几份职位招聘,发了求职简历出去,准备半月后如果没有讯息,就离开这座城市到外地同学那里找工作。
        她在这里毕竟渡过了将近五年时间,从两眼圆睁的高中愤青演化成云淡风轻的大学宅女,她对这地方的气候风物晴雨四季都很熟悉,乍然离开,有点舍不得。
        从市人事局周末的千人招聘会挤出来,门口角落里,一个男子正在粘贴一张招聘启事:“本市经贸局开发办招聘文员,要求具有一定工作经验,男女不限。”
        公务员?
        沈小茹瞳孔猛缩,待看完内容要求更加激动。但旁人议论迅速把她打落水底。
        “一看就知道是走过场的,这种好事不都是内定的吗?”
        “会不会是骗子?”
        “管它的,报名试试呗。”
        众人纷纷抬头转向那男子,他身穿淡蓝衬衣黑西裤,个头很高,抬头转身,冷淡的目光和凌人的气势极好诠释什么是不屑一顾和内定有人。扫视众人一圈就走了。
        这份招聘启事只有一个邮箱地址,没有联系电话也没有日期,只半个小时后就被工作人员用职业技能培训班的大幅广告遮盖住了。www.xslONg.com
        沈小茹最后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给那邮箱寄去了求职简历,死马当活马医,碰碰运气。
        尔后几天,各处求职简历都石沉大海,就在沈小茹终于抗拒不了失业恐惧症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经贸办竟然给她发来了面试函。
        她激动了一晚上,翻来滚去四五点才睡着。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面试,门口门卫用审视小偷的目光上下打量,又和里面打了几个电话才确定放她上楼。她曲里拐弯看了好多指示牌才找到开发办面试的地方。
        来面试的还有三人,两男一女,一个男的是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衬衫西裤,领带系得一丝不苟,手里夹着根烟,不时吸一口,看着颇有几分自信自得不动声色。这种人都是在各单位浸迹了一段时间,略有所成后,循着更高的枝头以待一展才华。一般没有几两真金是不会来的,沈小茹最怕的就是这种人,看见就觉得心头发怵。是以一眼淡扫之后就轻飘飘把眼光移向别处,非不能,实不敢也。
        另一个男的是个年轻人,看模样就是刚毕业不久的学生,但沈小茹瞥见他装文件资料的小包上有南大的明显标志,心跳立刻漏了半拍——南大是从前的211,现在的986,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但不管以后是什么,它以前和现在都比沈小茹就读的西大强N多倍。
        劲敌,劲敌啊!沈小茹把手放到额头挡了一下,佯装遮太阳其实是擦掉了刚渗出来的细汗。
        最后那个女子,二十五六岁年纪,穿着入时,面上妆容得宜,正笑吟吟和门外几个工作人员闲聊。几个人讨论的是上次去东郊公干抓了一盆螃蟹的趣事,说完了又聊起月初局里头开会,有人把领导的稿子弄混了,局长硬是临时找词把报告圆了下来,等到下主席台背后全是汗。几人说着说着就大笑起来。
        沈小茹尖着耳朵听,听完了就对自己没啥想法了。
        面试的人就是那天那个年轻小伙子,二十**岁年纪,一米八几的个头,看着俊雅年轻,却已经是负责开发办的主任,说话做事慢条斯理同时又冷冷静静。沈小茹看他胸前牌子写着‘宋河’两个字。
        他看了沈小茹的工作简历,问了一些外经贸的问题,就给了沈小茹一些材料,叫她即时起草一份报关文件出来。沈小茹这小半年做的都是这个,而且由于陈姐躲懒,基本公司里所有的文件都是由她完成的,自然是十分娴熟,没到十五分钟就制表填表打印完毕。
        宋河拿过成型文件看了一遍,脸色冷淡,说:“表头上的两分位错了,格子留的太短不美观。报关填表的日期应该有即时点,你没写。报价略低,让后来的讨论无法跟进。除了邮箱电话传真应该还有QQ号码。税种里面的增值税应该算到小数点之后两位而不是一位。检验证的宽限时间最近已经改了,不再是十天而是五天。”
        沈小茹说,“表头上的五分位是各家的习惯,有的直接打五分位是因为word里头打开就是这样的模板,有的打两分位是因为报关的时候看起来方便。报关填表的即时点是针对有时间限制的特殊紧急物品,你给我的资料里面有机电证号码,机电产品不存在紧急时间问题,所以可以不打即时点。报价低是因为机电产品现在都通行这么报价,最近紧缩进出口,报价高了没人要。没有QQ号是因为你没给我这个资料,但我留了空位。增值税可以是两位也可以是一位,但为了和买方的资料对齐,我选择了小数点后一位,这样会避免对方认为我方报价太复杂数字变化太多。检验证的宽限时间我不知道对不起,不过你给我的材料本来就是去年的报关业务,我就算用十天也是对的。”
        她本来对进市政府做公务员没啥奢望,知道对方早有关系户名额,只不过招聘几个人面试一下走走过场,所以询问的都是刁难找的都是借口。赋闲半月失业恐惧症压迫,昨晚没睡好,今早在外面被其他人打击,种种累积难免有点闷闷气,一口气逐条给他反驳回去,立时觉得神清气爽,心头十分痛快。似乎满天阴霭也一扫而光。
        宋河把文件丢到桌上,脸上似笑非笑,眼中鄙视意味浓浓,“这么说,你觉得自己还算可以喽?”
        沈小茹决定见好就收,留下来被人奚落可不是好事,提包起身说:“我想说的都说完了,有事先走了拜拜!”
        一溜烟跑回去,同租的室友张珊见她兴奋,问:“工作有门啦?”
        “没有,但找茬抢白了那小子一顿。真痛快!”沈小茹呵呵笑。
        张珊听说就问,“是哪家单位?”
        “市经贸局下面的开发办。”
        张珊说:“那可是个好单位,有公务员编制,我一个师兄在那,他叫宋河,要不要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照顾照顾?”
        沈小茹心头沮丧,忙摆手硬气笑道:“不用不用,我不想在那儿上班。”
        张珊觉得她有毛病,“小公司都呆得住,这儿怎么不行了?”
        “哎,别想了,那种单位哪里轮得到我们平头百姓。”
        手机响,是外地同学打来的,说是这儿有家规模不错的公司正在招聘人手,叫她立刻赶过去。沈小茹看这边没什么工作消息,去同学那应该来得及,连夜就赶去了。
        这家公司是先笔试再面试,沈小茹做完卷子出了考场,正坐在树下凉凳上啃面包,这时开发办办公室打过来的一个电话。
        电话里是宋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冷静静,“面试通过,你和三个人下周五一起参加单位的公务员考试,我们选其中分值最高的一个人,材料在人事局网页上有下载。”
        沈小茹挂了电话,叹口气说,“这不是钝刀子割肉么?不来个痛快的,还要折磨我好些天患得患失。”
        同学知道了安慰她:“没事,死记硬背你最强了,到时候不一定就垫底。”
        “关键是人家只取最高分那一个,我希望渺茫暧!”
        “要不然让张珊给她同学宋河打电话?”
        “别别别!”沈小茹忙摇手,心说这不是送上门去被人看不起吗。“没事,我不怕,再说歪风邪气什么的,最讨厌了。”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