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章 最累的一天
第四章 最累的一天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沈小茹上午将二室的文件装订送过去,接了三室的资料回来做,到了快中午就有白烨廷端着茶杯慢悠悠过来问,“文件都做好了么?后日开会可要用。www.xslONg.com”
        何婉兰将两只牛皮纸袋‘啪’往桌上一拍,冷冷道:“老白,你不能看到小沈是个新人就这样差使她罢!”
        白烨廷见文件在何婉兰手里,说道,“嘿,我又没交给你。”
        “你当然没交给我,这文件是小沈交给我的,暂时放我这一下,等她做完了手头上的事再来拿。”
        白烨廷板着脸冷看旁边桌上惴惴张望的沈小茹一眼,冷哼道:“做不了就别来找,拿到手又去告状,这是什么行径。”
        沈小茹脸轰的一下红了,她想开口辩解又不知从何说起,张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江姐在旁打圆场:“行了老白你少说一句,小沈她也是年轻不懂事。”
        何婉兰也道,“你你……,老白,你怎么这么说话?”
        沈小茹及时想明白,现在不是辩解自己有没有告状行为的时候,行动起来用其他方式弥补才是王道。她低头站起来,期期艾艾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尽量明天把文件弄出来行不行?”
        至少这话,既没有包揽下何婉兰的暗示导致的老白直接指责,也表示了自己的诚意。
        老白哼一声也不说什么就扬长而去,沈小茹嘟着嘴来何婉兰桌上拿牛皮纸文件袋,说:“没想到白老师这么凶。”说着眼珠一滚,眼圈就红了。
        何婉兰心头微虚,也不搭话,只揭开茶杯低头喝茶,静观其后。
        江姐微笑道,“说什么呢?本来就是你先不对,没看清自己手头有多少事就到人家那拿东西领任务,既然做不好,别人说你一句也是该的。”
        何婉兰叹口气,“江姐说的对,就是这个理儿,你以后做事不要再这么莽撞,做事情前要多想一想,我们这都是为了你好。”
        “嗯。”沈小茹低头答应,“我明白了。”
        江姐和何婉兰互相交换一个眼神:这新人只是菜鸟级别,完全不足为虑。
        因为文件第一次上手,沈小茹做的比较慢,边做还边对,勉勉强强把一份文件整出大概模样,中午下班时间到了。
        何婉兰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江姐我今中午就不去吃饭了,你帮我给他们说一声。”
        江姐笑一笑,“行。”
        沈小茹也收拾好东西,把没做完的文件放抽屉里,把桌上整理干净,起身对江姐说:“江姐我先走了。”
        “快去吧,待会通勤车就开了。”
        “我不用坐车,我住的地方离这不远,走回去就行。”
        楼道里三三两两下楼吃饭回家的人,楼前广场上果然停着几辆通勤车,但沈小茹见他们几乎全部都出门往右走,心里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想——她算着时间,回住的地方吃点剩饭再小睡一下,大约时间还是比较匆忙的。
        沈小茹中饭基本没怎么吃,加上只调了二十分钟午睡时间,下午到的时间就比正常上班稍早点。看上面办公室里都没人,沈小茹就又下来,笑对传达室门卫说:“师傅我能在这坐会么?”
        门卫淡定喝茶,“坐吧,我就知道楼上没人,钥匙都在我这,你没钥匙怎么开门啊。”
        沈小茹摸摸头,问:“那我可以拿钥匙先去开门吗?”
        她是想着赶紧把手头上三室的文件做完来着。
        门卫大叔看她一眼,语重心长道:“小丫头,你一个人进去没有其他人在场,要是以后机密文件泄露了怎么办?”
        沈小茹觉得有理,忙谢谢他提醒。
        片刻后通勤车到场,人员络绎往楼里走,见何婉兰上了楼,沈小茹忙跟着上去。
        何婉兰见她前后脚进来,道:“早来啦?”
        “是,没钥匙就在楼下传达室呆了一会。”
        何婉兰手里拿着抹布,走到门口回身笑笑,说:“门卫那明明有钥匙,既然早到了,开门进来收拾一下卫生也好,年轻轻的,可不能老想着躲懒。”
        她嗓门不高不低,络绎上班的人不少听见了,都瞧这边一眼。
        沈小茹脸红红的,上前接抹布说,“何姐,我来打扫吧。”
        何婉兰哼一声,“不用了。”回身小高跟踩着水磨石地面笃笃直响,往盥洗室那边过去了。
        沈小茹低头站站,看地上有些碎纸屑,就去门后拿了扫帚扫地。
        王晓涛在门外过,‘嘿’一声对沈小茹打了个招呼,“扫地的时候注意点,别把任何一张有字的纸扫走了。”
        沈小茹心头疑惑,本来办公室也没多大灰,外面就是绿地花圃,喷着水时刻有人整理,空气里连浮尘都不见。地上唯一明显的就是纸屑,连这都不扫走,那还弄什么?
        不过沈小茹决定抱着姑妄听之的心态,她把大块一些的纸屑都捡起来,搁在桌上叠好,然后把地上的浮尘扫扫,搁在撮箕里就放在门后。这会何婉兰也拧了抹布回来,挂在架子上瞧瞧地下,说:“扫地啦?”
        沈小茹忙点头,“嗯,是,简单打扫了一下。”
        何婉兰微微笑,道,“行嘛,还是有眼力价。”
        这时江姐进门,眼神略一扫,嘴里笑吟吟说:“怎么,大下午的一上班就打扫卫生哪?”
        何婉兰微微一笑,指沈小茹说:“地都是她扫的,我刚说去弄块抹布,看着桌子也不脏,还是等会罢!”
        江姐转身把包放在椅子上,边取围巾边说:“行啊,你们两个都辛苦了,抹布晾架子上,等下班擦桌不干不湿正好,”
        看看没问题,沈小茹正要打开抽屉做事,江姐忽然哎呀一声,道:“糟了,局长交给我的条子呢?”
        何婉兰皱眉:“是不是局长说开发项目那张?”
        “是啊!局长还叫我下午找了资料就过去给他汇报,这会条子都没有了,我怎么找资料?”
        何婉兰同情道,“是不是三室的老白拿走了,你去问问。www.xsLOng.COm”
        江姐叹气,“怎么可能,罢了,我去看看。”
        她匆匆去了隔壁,就听到老白惊讶笑道,“才没有的事,江大姐,你可别吓唬我老白。”
        周寒江不紧不慢道:“具体放哪儿了,好好想想,是不是掉到地上了?”
        江姐一拍巴掌,笑道:“哎呀我想起来了!中午走的时候放桌子上,肯定是被风吹到地下了。我这就回去找找,老白打扰你了不好意思啊!”
        老白笑嘻嘻说:“没事没事。”
        江姐匆匆而回,进门就问沈小茹,“我办公桌下头地上有张五指宽的文件条,看到没?”
        沈小茹摇头。
        江姐脸色猛沉,冷声呵道,“刚刚是你扫的地,你把文件条扫垃圾堆里去了吧!”
        沈小茹急道:“没有,真没看见。”
        江姐脸上多云转阴,冷声道,“自己做的事就不敢承认了么?”
        何婉兰劝慰道:“江姐你别上火。那个小沈,你没注意把文件条扫掉了,也没啥,就跟江姐到局长那儿认个错,再叫局长补一张就完了。”
        江姐苦笑道,“看来只有这个法子了。”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瘦高中年人,问:“你们围成一堆,出什么事了?”
        江姐笑笑,说,“李秘书,没啥,就是新来的小沈不懂事,把一张局长要的条子弄丢了。我这正说着让局长再补一张给我。”
        沈小茹这时终于找到机会插嘴,忙道:“不一定就丢了,江姐你再找找。我刚刚扫地的时候把大块的纸片都捡起来了,全放这儿的。”
        说着忙去把桌上盒子里的纸屑都拿过来,又指着门后说:“垃圾我也没倒,灰都在撮箕里搁着的,都没有文件条儿。”
        江姐脸色变了数遍,李秘书笑起来:“小沈还蛮会收拾东西的,老江,再找找吧,说不定是放包里了。”
        何婉兰笑笑,说:“小沈你该早讲嘛!半天不说,害得我和江姐白担心一场。”
        沈小茹心说,不是你们一句赶一句,两句话就把我的过错钉死了,我哪里来得及给自己辩解啊?
        知道现在也不是讲理的时候,只有点头说:“嗯,我刚才也是吓坏了,一时没想起来。”
        “好了没事了,大家忙吧我走了。”李秘书给江姐点点头就走了。
        江姐和何婉兰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心情复杂,不得不承认,这沈小茹的办公室智慧成长步伐是巨大而且惊人的。
        外面王晓涛过来在门上敲敲,对江姐和何婉兰笑打个招呼,说:“沈小茹,主任叫你过去开会。”
        这是沈小茹今天第三次进宋河的办公室,不由人瞧着暗自揣测。
        沈小茹跟着王晓涛走几步,悄声说:“刚才,真的谢谢你。”
        王晓涛满不在乎一笑,“这也是基本的规矩,你以后多注意点就好。”
        宋河叫两人过来开会,说的是最近有几个项目审核计算中都出了点问题,王晓涛和沈小茹既然是开发办里最年轻的人员,就应该在科室里多做点多干点,尽量弥补漏洞,提醒老同志纠差查错防患于未然。
        他慢悠悠的讲,不时喝口茶,又要王晓涛提点具体措施出来。
        王晓涛眨着眼睛说:“主任意见挺好的,我准备好好想想,明天给你整理份报告出来行不?”
        他不是没想法,就是觉得宋河这样谈话归类,似乎隐隐将自己和沈小茹划到一起去了。这沈小茹只是一个新人,不知道宋河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他准备观望一下,回去好好斟酌一番再白纸黑字的写点模棱两可的话。
        宋河对他这话表示同意,然后转向沈小茹,“你今天刚来,有什么想法?”
        沈小茹心想你都说我刚来了,我还能说啥,总不能乱讲一气?于是老老实实摇头说:“没什么想法。”
        宋河慢悠悠说:“刚才李秘书说你差点把江姐的文件搞丢了?”
        沈小茹忙道:“嗯那是误会。”
        宋河笑一笑,“是误会就好,你要和同事处好关系,尤其是江姐,晓涛你没事多教教她。”他一笑起来,屋里光线就柔和了半分,沈小茹心说这个人是故意的,当初面试凶神恶煞,现在没事就乱放电,存心让自己懊悔当初面试时不该和他顶嘴。
        不过她一向神经坚强,小小感叹一下就无所谓了。
        王晓涛摸头嘿嘿一声,“主任你直接给她说不就得了呗,我知道什么呀我。”
        宋河在烟灰缸上弹弹烟,吸一口,抬眼看他:“真的?”
        王晓涛忙改口,“行,没问题!主任你放心吧,都包在我身上。”
        这次话足足谈了大半个小时,沈小茹回办公室已经快四点了。江姐不在,何婉兰看她回来,一边打文件一边说:“刚老周来催他们办公室的文件,过几天大会发言要用。”
        沈小茹忙打开抽屉整理做完的稿子,因为江姐也不在,只有根据原来的范本先编着。
        快四点半江姐终于回来,往椅子上一坐,沈小茹忙上前去,道:“江姐我给你泡杯茶吧?”
        江姐淡淡说:“不用,我不渴。”
        沈小茹就势把手里的文件递上去,说:“江姐,你看看这格式对吗?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
        江姐嘴角抽动一下,默默接过来看看,又伸手拿起支笔,在文件上勾画一番,递还给沈小茹。沈小茹忙谢了,回去按照修改过的文件格式重做。
        堪堪到了五点半弄得差不多,就拿到隔壁三室去问周寒江白烨廷意见。
        两人看过了都说没问题,于是沈小茹将样稿锁进抽屉,准备第二天把稿子改完。
        终于六点下班,沈小茹决定还是坐通勤车回家,熟悉一下通勤车线路,上车司机就问:“新人?”
        “嗯,刚来的。”沈小茹点头微笑。
        车里已经坐了七八成人,沈小茹找了个中间的位置坐了,旁边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士,带着浅框眼镜,看沈小茹一眼,问:“在哪个科室上班?”
        “开发办。”沈小茹让脸上表现出适度笑容。
        “开发办是个好地方,油水多啊!”中年人摇摇头。
        沈小茹微囧,问:“您是哪个科室的?”
        “我?”中年人看着满车厢人笑一笑,“我是守大门的。”
        全车人轰一声笑起来。
        沈小茹脸微红低头,王晓涛又不在,不能问清楚这人究竟是谁。那人路上又问了问沈小茹是哪里的人,住在什么地方等等。沈小茹都小心说了,旁边有人笑说,“老张,你想把开发办最年轻的小姑娘给拐带啦?小心宋河跟你要人。”
        沈小茹听到‘最年轻’三个字,额头马上就出了一层细汗,忙抬头看江姐和何婉兰在不在车上,若是被这两人听见,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果子吃。
        幸好两人不在,但又想八成有人会把这话传到那两人耳中,沈小茹暗暗烦恼,低头不说话。
        中年人看她一眼,呵呵笑道:“放心啦,我们看大门的,小姑娘看见就跑的远远的,不会被拐跑。”
        虽然知道都是开玩笑,沈小茹仍然觉得尴尬,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太囧,感觉整辆车的人似乎都静悄悄,全在听自己被取笑。
        好容易那人在西环下了车,沈小茹看见他进的是老市委以前的家属区。
        终于回家,远远望见自家的窗户,沈小茹忍不住暗叹一声:今天真是最累的一天!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