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五章 主动认错
第五章 主动认错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第二天上班,沈小茹埋头先把三室那几份文件做出来。www.xslONg.com江姐何婉兰二人,大约因为昨天见她进步不少,暂时收敛了一些,各自低头做事,竟是一整天平平安安就过了。
        下午沈小茹终于把几份文件都做完,拿到三室,白烨廷拿过来反复看看,笑说:“得,以前一个星期才弄得好的文件,两天就弄出来了,看来以前四室都在磨洋工。”
        沈小茹本来好心好意,想着早点送过来,没想到白烨廷几句话,立刻将她树立成四室的对立面,一时又窘又不自在。也不能不说话,于是尽量找借口说:“材料不同,这几份文件江姐给我看了参考,所以才做的快。”
        白烨廷喝口茶,莫测高深一笑:“小姑娘还挺维护你们四室的嘛!”
        沈小茹心想这人存心来搅和事,联系昨天的事,明摆着对自己也没多少好意。这会这样说也不知什么意思,就笑笑:“没有啊,我实话实说。”
        “行,把文件放我这吧。”
        沈小茹从三室出来,没走几步看见老柯慢悠悠从隔壁出来,手里端个茶杯,对屋里说:“送材料前,别忘了叫我们都看看,签上字。”
        说完了,悠哉游哉的晃悠进对面的宋河办公室里,也没看沈小茹,也没理会她准备和自己打招呼的笑容。
        沈小茹本来是准备向老柯这样的前辈先打招呼的,但他的话落到耳朵里,心里一惊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她恍然自己刚才送到三室的文件,竟然忘了先给江姐何婉兰看过,并请她们签上大名。现在这个时候,再从白烨廷那里要回文件叫她们签名显然非常不可能,而在她们无孔不入的眼里,肯定已经成为一个攻击自己的绝佳武器。更不知道这个漏洞会造成多大一个影响。
        沈小茹一时站在走廊里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又急又慌措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想一想,硬着头皮回四室去,低头走到江姐办公桌旁边,说:“江姐,我做错事了。”
        江姐淡淡抬头,“没头没脑的,都什么跟什么啊?”
        沈小茹小声说:“我刚把文件送三室去了,我忘了把文件先给你们看。”
        “这样。”江姐淡淡挑挑眉,“你能力强做的快,送过去就送过去呗,我们看不看没什么。”
        沈小茹知道现在自己有把柄在对方手里,除了闷头听着也没啥好辩解的,只是说:“我做错了您随便怎么说都行,但要真犯着规定,还是得要回来。www.xslONg.com”
        何婉兰在对面冷笑,“要文件就去要呗,你和江姐说什么,她又没叫你做这事儿。”
        江姐倒没搭腔她说的,看着沈小茹问,“那你打算怎么补救?”
        “事情是我没按规矩走做错了,但文件已经送过去,我怕贸然跑回去要,人也许会说我们,所以如果江姐何姐你们都知道了,都不反对,我就过去老老实实承认错误,找白老师把文件拿回来。”
        何婉兰撇嘴,江姐沉着脸,只说:“把文件的电子底稿发过来给我看看。”
        沈小茹就把自己机子上的文件底稿发过来,江姐前前后后把几份文件都看了,叫何婉兰:“婉兰,你也过来看一下。”
        何婉兰虽然不乐意,还是听招呼起身,勉勉强强看了一遍,末了问江姐:“你觉得怎么样?”
        江姐说:“文件里头有几处疏漏的地方,肯定要拿回来改一下才行,不然让局长知道了丢我们四室的脸。”
        何婉兰说:“谁去拿?”
        “谁送过去的,自然还是谁去拿。”江姐冷看一眼沈小茹,“不过不能说是我们没看没签名就拿过去了,就说你刚才一时手忙,把底稿当成正稿送过去了。现在发现了所以取回来。”
        何婉兰哼一声,“要老白不给怎么办?”
        江姐用眼神制止住她,对沈小茹说:“行了你快去吧!”
        沈小茹‘嗯’一声急忙出门。
        何婉兰看她背影说:“你干嘛帮她?谁不知道她是宋河安排过来踩我们的,拆我们台的。”
        江姐端起茶杯喝一口,“知道还不是要看情况,至少她这次还算不蠢,没有背着我们直接回去找老白要。到时候落到旁人口里,我们两个也难辞其咎,不教导新人,没讲清楚规矩,怎么看都可以朝我们身上泼脏水。”
        何婉兰扬起头,坐回位置上去,说,“她聪明一时,难保不糊涂一世。我倒要看看,三个月试用期,她能翻起什么大浪!”
        文件取回来了,江姐说,“快下班了,文件就锁我这吧。”
        沈小茹自是不敢违拗,把文件递给江姐,江姐把文件放抽屉里咔嗒落锁,起身开始收拾包。沈小茹也低头回去收拾办公桌。
        门上敲一声,宋河走进来,何婉兰见着笑起来,说:“哎,主任来了,欢迎欢迎。www.xsLOng.COm”
        宋河点点头,“收拾东西下班啦?”
        江姐微笑一下,指指墙上的钟:“都六点了。”
        “这几天的文件都做得不错,你们辛苦了。”
        何婉兰嫣然,“喔,谢谢主任夸奖。赶明儿给我们一人发一枚奖章怎么样?”
        江姐不咸不淡说:“傻子,要奖章来干什么,叫主任给我们发钱,一人封一个大红包不就得了。”
        宋河笑,“单发红包给你们可能不行,不如改天我请三位女士吃饭。”
        何婉兰指他:“主任这是你亲口说的,你可不能耍赖。”
        宋河说:“放心。”
        转向沈小茹,“沈小茹,明天西区有个会,你和王晓涛一起去参加。”
        何婉兰江姐两人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忙着整理各自桌上的文件。
        沈小茹眨巴眨巴眼,迟疑点头。
        宋河抬腕看看表,说:“明天早上上班你直接在门口等王晓涛,我把他电话给你。”他背光站着,窗口光线勾勒得他身段修长挺拔,抬腕看表的姿势剪影的像画一样。
        沈小茹忙拿纸笔,宋河写了电话号码,把纸条递给她:“具体到时该做什么,我已经给王晓涛说了,他会告诉你。”
        纸条上有两个手机号码,一个是王晓涛的,一个是宋河的。沈小茹正在茫然,宋河已经转身出去了。
        沈小茹还是坐通勤车回家,一路上对明天的会议诸多猜测,胡思乱想一阵没有头绪,只有放弃不想。昨天那个中年男子这会没看到,坐在她身边的是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四十多岁女子,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微卷短发,黑白渐变套裙,看着风雅气质。
        沈小茹吸取昨天教训,先不和别人主动搭讪,那女子和后面座位上的人笑谈两句,也闭目养神,到了三环的叠金广场,她起身下车。
        沈小茹还是有些八卦的,她知道叠景广场是余城修建最早的一批风景小区,当时是为了落实上世纪提出知识分子政策,能住进去的都是有名的专家级别人物。后来其它各种各样小区陆续建设起来,式样便利各有胜场,但综合来看仍旧是叠景广场胜出。有人形容它是闹中小城,外面看起来不显眼。里面全是各种现在住宅区找不到的好东西,比如郁郁葱葱的大树,保护的极好的原生态植被,还有环绕整个小区房前楼后的活水小渠之类。出来就是余城繁华至极的商业地段,回去就是依山靠水的生态住宅,颇有古代私家园林的风范。
        那女子既然在这里下车,想必也不是一般人。
        隐约记得后面那人称呼,这女子姓冯,沈小茹想自己有空得问问王晓涛知不知道这人是谁,她有些被这女子的风度气质折服,起了仰慕观望之心。
        ××××××××××××××××××××××××××××××××××
        吃完饭同住的张珊拉沈小茹出来散步,问她这几日进政府机关什么感觉,沈小茹直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张珊笑:“可怜的,要好好被折磨了。”
        沈小茹好奇,“你进单位感觉如何?”
        张珊所在的是一处街办,虽然不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也算是吃皇粮旱涝保收。
        “我们街办要自由得多,我听说哦,机关里头党派林立,你若是不小心站错了队,不知不觉就会被人牺牲掉。”
        沈小茹叹口气,“刚上班两天,除了我们开发办几个人,其他的我全部是抓瞎,谁都不认识,好在我现在坚持坐通勤车,总能多熟悉些人。”
        张珊问了她通勤车路线,啧啧道:“难得,你每天坐这车要多绕半个小时,肯花时间一定会有回报。”
        沈小茹坦白,“我是不知道机关里其他人是什么来头,背景学历没哪样拿的出手,就只有小心点了。”想起三个月之后考核,不知道自己在办公室二人组的夹击下,能否安全存活到最后,不由叹口气,忧心重重。
        张珊又问办公室小环境怎样,沈小茹自觉各种细节还是不要多说为好,就只简略讲其他两位女子看着亲切,总让人感觉有些疏远。
        “三个女人一台戏,我看你要小心。”
        “知道。”沈小茹对关心自己的室友一笑,表示已经做好准备。
        ××××××××××××××××××××××××××××××××××
        第二天沈小茹起个大早,找了正式的套裙穿了,虽然不知道会议的性质,但自己作为新人,开会穿保险点正式些,顶多会被人说谨慎小心,而不会落下穿着打扮随随便便的口实。
        至于脸上到底要不要化妆,沈小茹回忆这两天在机关里看到的女性,浓妆细作是极为罕见基本没有,就连何婉兰那样正值美貌全面绽放的阶段,也只是化淡妆,口红颜色略微鲜艳些而已。
        要说在大学里化妆很平常,甚至选修课里还有化妆这门课,但沈小茹看过听过了解过,就是没有在自己身上经常实践过。
        但凡这种理论性严重的后果,就是空长了一双挑剔的眼,随便动笔在脸上描一根线都会看出哪儿哪儿不对头,但就是有心无力改正不得。
        沈小茹先给自己化了个淡妆,对于她这样没化惯妆的人来说,光第一层粉底就十分不自在,更勿论后面还要简单涂腮红补定妆粉,左右端详一阵,得了个主意,把妆容洗了,只在脸上扑点肉色淡粉,然后用腮红刷在颧骨边轻轻点了几下晕染开。眉毛用淡灰色眉笔描出眉尖,眉峰眉头只是整整形状没加颜色,嘴唇上选最简单的浅色,打底上了一层唇膏,让它滋润些,万一天热心急,也不至于很快就起皮干燥。
        画完了总体看一下,还算自然。
        最后再换上以前面试时候选购的黑色套装,虽然颜色深点,好在简单保险不费心。沈小茹自觉自己即将傻乎乎面对一群来自各处不认识的人,一定会很紧张,黑衣就算流汗也看不清楚。
        既然心里觉得很忐忑,那就衣服和妆容上越保守不容易出错越好。
        她起得早,摆弄一阵时间刚刚好上班,坐通勤车到市政府的办公楼前面,给王晓涛打电话,王晓涛说马上就到,她就在宣传栏那里看了会报纸。
        宣传栏上有今日负责接待的数名市政府主要领导。沈小茹虽然作为余城这个东南中等城市数百名市政府职员里的一名试用生,没奢望会和这些主要领导有见面的机会,还是无意识浏览过去。晃眼看到一张面孔似曾相识,正是那天在车上开她玩笑的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照片下名字是张绍同,职务市委常务副书记。沈小茹觉得一身冷汗不知不觉冒出头,暗想有没有搞错啊,这些人有病还真微服私访?还有那天说的那些话,什么开发办油水最多,自己是守大门的等等,真有些突兀不正常。
        正错愕间。王晓涛坐摩托气喘吁吁赶到,下车说:“不好意思,吃早饭来晚了。”
        沈小茹笑说自己也没等好久,然后就问他接下来该怎么走。
        王晓涛就打电话给车队问昨天订的车怎么还没到,九点钟西区要开会。嗯啊几声挂了手机,对沈小茹说,“待会坐车队的车过去,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
        “都八点十五了,还等车吗?会不会来不及了?”
        从市政府到西区开会的区政府,不堵车也要二十多分钟,沈小茹是担心自己迟到,届时众目睽睽难看。
        王晓涛笑笑,“放心吧,出门做单位的车是规矩,待会肯定保证到得了。”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