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七章 跟着表态
第七章 跟着表态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在这样的气氛中,也不排除部分思维比较敏锐的人士,从沈小茹的背景开始分析,分析她这么做的动机。www.xsLOng.
        沈小茹念稿子的时候,感觉台下大家言语挺活跃的,于是当然认为自己说的不好。这也没什么,新人嘛,但最后收到大家热烈加热情的掌声,她还挺吃惊的。下台坐回位置,她正想和王晓涛交流一下自己刚才发言有没有什么疏漏,就看见王晓涛起身坐前面一个空位置上去了,并且和他旁边的一位年青人交谈甚欢。同组的其他人也各自有事,或三五低声谈笑,或一二闭目沉思。
        沈小茹不好去打搅人家,只有自己窝在靠背椅里头回味刚才念讲稿的心情,自觉自己刚才表现的落落大方,语速声调什么的,都无可挑剔,不由小小欢喜一把。
        其他各组在这之后也陆续发言,讲话的内容大多是针对沈小茹刚才发言的漏洞,沈小茹在底下越听越觉得诚惶诚恐,她暗自纳闷——自己说的话就这么多毛病?一抓毛病一大把?
        不过好在大家都很温和,最后都要笑眯眯的加一句:“这只是对小沈同志的一点意见,希望她以后会做的更好。”
        得,人家话都说这么客气。沈小茹心里其实还有点美滋滋的——说明自己的话还是引起了重视,不然没这么大的反响。作为一个新人,对于什么多说两句是不给面子之类,是不太在意的。
        沈小茹笑嘻嘻的在下面听,大家愉悦愉快的上台发言,最后皆大欢喜,会议圆满成功。
        回去路上王晓涛和钱师傅有一句没一句瞎聊,末了到地点下车时,终于还是开口吩咐了沈小茹一句:“回去嘴巴严一点,别跟任何人说会上的事。”
        机关是要嘴巴严一点,沈小茹这几天上班已经深有体会,自然接受能力超强的连连点头,说:“你放心,我明白。”
        王晓涛心里暗暗苦笑:嘴巴上说的好听,恐怕这位是什么都不明白!
        他对于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表示深深的无力,无话可说只摊摊手就摇头走人。
        ××××××××××××××××××××××××××××××
        会议的内容,王晓涛第一时间就汇报给了宋河,宋河是他们的直属领导,这一步是必然的程序。
        宋河微微吸气,有些无奈的问王晓涛:“她真是这么说的?”
        “当然,她全部内容只讲了逢副市长的发言,张副书记的话一个字都没提。”
        宋河沉默一瞬,说:“好,我知道了,你和她回来都不要对任何人说会议的情况。”
        “是,明白。www.xsLOng.COm”
        王晓涛关了手机想:最近天气还好,应该不会猛然多云转阴吧?
        宋河挂了电话,坐在桌前想了会,打电话给局长办公室的周秘书,问半小时之内局长是否有空听汇报。
        周秘书说可以,宋河就打电话给三室,“文件准备好了吗?”
        接电话的周寒江说:“准备好了。”
        “你带上文件,跟我去局长办公室。”
        经贸局的胡局长51岁,对于现在所在位置十分满意,在上行的道路基本没有太大希望的时候,安全离退休就成为当事人最完美的愿望。在这个职务上,明显的和隐性的好处都很多,唯一的缺憾是风险也相对其他地方更大。
        他手下的经贸局,一共设了三个具体的办事机构和两个协调的部门,三个具体的办事机构是:开发办公室,中小企业协调办公室,高技术产业办公室。两个协调部门是机关党委和纪律监察办公室。
        他对手下三个办事机构都很满意,当然,最满意的是开发办的工作。自从宋河从省经贸委调下来担任开发办主任之后,开发办的工作一直做得有声有色。明面上的大项目就签订了两个,而附属于两个大项目之下的小项目有十来个,良好的数据让经贸局每次做报告写总结的时候,都把表格填的满满当当。每次开会做报告的时候,经贸局的会议内容都会作为重头戏专门介绍。
        所谓会上面子,会下里子,各种奖状锦旗经贸局捧回来不少,奖金红包也没少发。胡局长自然希望这个状态继续维持。
        但任何时候,满意和平静都是暂时的。
        比如今天上午11点过后,宋河带着周寒江来做的汇报,就间接的掀起了一股风波的开头,这是胡局长放下电话时还没料到的。
        周寒江汇报的内容,主要是上个星期市政府要求经贸局做的一个近期投资方向和数据调查。从汇报的内容来看,保守和进取都各有长短,有利有弊,文件的资料数据支撑的很好,但就缺乏一个结论。
        听完汇报,胡局长问宋河:“你们开发办对数据的分析太流于表面了吧?这样就事论事,小学生都做得好,策略性的研究呢?怎么没有?”
        胡局长对下属说话一向直来直去,不会模棱两可的暗示你自己下去私下琢磨什么,他直接表示出自己对事情处理的要求,要下属尽力跟上他的步伐。对此他自己有很好的解释,所谓模棱两可的领导艺术,无非就是可以在关键时候逃避责任,但我是这个局的一把手,出了事情就是我的,既然这样不如痛痛快快的表态,至少可以防止被人拉着大旗打马虎眼。www.xslONg.com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至少对局长这个职位来说,是非常有效的一种方式。
        现在胡局长就在直接问宋河,虽然文件是周寒江汇报的,但胡局长只找管事的人。
        宋河拿过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对胡局长说:“数据全部列出来了,我们都觉得,保守点比较好。”
        他回头笑笑问周寒江:“是吧,老周。”
        周寒江摸摸嘴角的小胡子,极短沉吟中下定决心,点头说:“是,保守点比较好。”
        胡局长架起老花眼镜,仔细的浏览一遍文件全文,对宋河说:“下午我要去机关开个会,这份文件先放我这,你们开发办再做一份支撑性的分析报告过来。明天一早交给我。”
        他已经敏锐的感觉到,这个报告会和某位领导的主张不谋而合,开发办表态了,经贸局要不要表态呢?他还没下好决心。
        宋河点头,和周寒江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周寒江低声问:“你确定这就是我们开发办的基调?”
        宋河递给他一支烟,点燃火说:“我们没有选择。”
        他眼睛黑而且亮,在略显苍白的面孔上深邃威严,脸上挂着的微笑十足的淡漠暗沉,让周寒江觉得他此刻看起来十分陌生。但周寒江这会也别无选择,自从踏进局长办公室汇报开始,他就注定成为宋河的同盟者。背叛没有主顾,而且不确定和伤害太大,他只有选择追随宋河的脚步前进。
        ××××××××××××××××××××××××××××
        其实王小涛觉得自己或者也是想多了,会议发言千千万,新人把握不清火候随口乱讲,或者因为紧张而没考虑全面,都没什么嘛!只要会议发言的影响不大,作为一个还算有一定同情心的人,他准备对那个傻乎乎带点羞涩微笑,想要讨好所有人,每天干劲十足来上班的女子,在适当时候声援和支援一下。
        打定了主意,下午上班在走廊里碰见沈小茹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是比较平静的。对沈小茹明显热情得多的笑容,王小涛决定继续冷处理。于是他扫一眼,微微颔首就快步走了过去,留下沈小茹在身后,自觉自己背影潇洒又酷毙。
        踏进二室办公室门,他意外发现周寒江也在,正在桌前和刘鲁讨论秋季怎么保养兰花。
        到座位上放下公文包,周寒江就过来,说:“怎么小王,气色很不错啊!”
        “没老周你的气色好。”王晓涛半开玩笑回了一句。
        “上午西区的会开的怎么样?”周寒江进入正题。
        “还行吧!明天局网那边应该就有会议记录了。”王晓涛开始打太极。
        “你们两个谁发的言?”周寒江决定换种方式进攻。
        “沈小茹。”王晓涛干净利落的回答,他决定迅速把自己撇清。
        “她?……”周寒江微微错愕,“怎么会是她?”
        “大家一致推举的呗。”王晓涛摊摊手,“你总不能说人家是新人,就说她没资格。”
        周寒江觉得已经不必再问下去了,沈小茹是宋河招聘进来的新人,她的发言,也许正间接反映了宋河的意思。
        他告辞出来,回到三室坐定,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烟,表面是看报纸,心里其实正在思索:逢张二人对于开发策略的不同态度,其实底下人早有耳闻,如果宋河和他说的一样保守选择,那么他站在逢副市长一边确定无疑。如果沈小茹借这个机会在公开场合表态,局里除非直接驳回宋河的提议,否则只会采取默认态度。
        一旦采取了一种态度,在两个选择中站稳了一个方向,最佳的出路就是全力以赴死扛到底。周寒江觉得额头上汗津津的,他瞥一眼坐在窗前大口喝茶的白烨廷一眼,决定立刻做通这位知交老友的工作。
        二室的老柯是宋河的人,刘鲁和王晓涛都追随老柯的步伐,剩下的只有四室的江姐和何婉兰。她们俩一个是古旧派的中坚,一个是张副书记手下秘书的妻子,这两位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十分复杂难以攻克。
        沈小茹走进办公室,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屋里的有关人员已经在第一时间知道了她上午发言的内容,只是还不知道宋河紧跟着做了什么。所以很想事先弹压下她不知天高地厚的锋芒,或者是为说了不该说的话付出代价。
        “小沈。”何婉兰温婉微笑看着她,“你昨天没签字的事,办公室已经知道了,你赶紧写一份检讨上去。”
        沈小茹嗡一声就觉得头大了,苦笑说:“他们还是知道啦?”
        她记得当时江姐明明表示要放她一马的,怎么还是会被办公室记录备案呢?她偷偷看一眼江姐,见对方毫无反应,正专心整理材料,对她们的对话置若罔闻。
        罢了!沈小茹暗叹一口气:写检讨就写检讨,她以前又不是没写过,这回的事确实是自己失误在先,被抓做把柄也只有暂时忍气。
        写好了检讨,按照规定,要给主任签字。沈小茹垂头来到宋河办公室门外,宋河正看文件,她轻轻敲门,宋河抬眼见她紧皱眉头的苦瓜脸,眼底滑过一丝惊讶,说:“进来。”
        盯着她垂头丧气的模样,冷淡开口:“什么事?”
        他不希望沈小茹这会因为什么办公室矛盾过来告状,或者因此闹起什么纠纷导致事情偏离原有的发展方向。所以他其实在沈小茹开口前,就想好了怎么弹压。
        沈小茹感觉到对方毫不客气的冷冰冰的气场,垂下眼睛,抱着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的无可奈何,把手里检讨书交上去,声音低的像蚊子叫:“请你签字。”
        宋河迅速浏览,确定这份文字的主题之后,脸上竟然现出一丝微笑,他把钢笔旋开,一边签字一边叫沈小茹:“别站着,坐!”
        对他语气中表现出来的和悦,沈小茹自然是感觉到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自己的检讨心情会那么好,沈小茹还是连忙在沙发上坐下,并且同时用阴暗的心理揣测——这人根本就是记仇的人,所以他看见自己吃憋心情非常愉快。
        不管这个想法靠不靠谱,沈小茹至少感觉自己已经在道德上,可以和对面这位俊雅男子平起平坐——虽然自己做错了事,可这人身为领导却如此心胸狭窄,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刚刚迈进宋河办公室那点不安和愧疚,这会已经跑到爪哇国外去了。
        宋河愉快的签字,他的笔划龙飞凤舞,十分好看。沈小茹在对面边瞧边想:如果能弄一张做签名保管就好了,等自己从这里被K走那天,还可以留着日后抚今追昔与人摆谈摆谈。
        宋河显然不知道沈小茹这会的心理活动,他签完字把检讨书还给沈小茹,继续微笑安抚这位目前还算有用的手下:“刚参加工作,出点错误难免,我说过你有事可以直接来问我,同办公室的两位前辈,你平时要多多尊敬,千万不能和她们有任何冲突。”
        他这话,比昨天前天说的时候,又透明了一点儿。除了暗示沈小茹是自己的眼线和卧底,还表示对于办公室那两位,沈小茹一定要逆来顺受,做好二十四孝新人才好。
        当然,对于这样的差遣,他也尽量补偿,所以这会语气温和的近似温柔,神态和悦的近乎宠溺。
        美男计,他宋河敢做就从不怕失手。
        但很明显,沈小茹此时的表现一点都不给力,她正好奇打量宋河办公桌上一块镇纸的乌黑墨石,推测上面的花纹究竟是酷肖云海山峦呢,还是酷肖一只大南瓜。
        所以对宋河的语气神态并未留意,反而因为没听清还反问,“唔,不好意思,您刚才说什么?”
        宋河嘴角抿抿,尽量保持和颜悦色的笑,“没什么,小沈同志,你可以走了。”
        沈小茹为他笑容再次放电而忙忙点头,说:“好,我这就走。”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