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九章 养成系和八卦
第九章 养成系和八卦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章也许有雷,抹汗~沈小茹本来以为,自己乖乖坐在原地吃饭喝水就好,只要尽职尽责的做到一个不多话的摆件义务,就没啥事了。www.xsLOng.COm但今天很明显,她想错了。
        门口说副市长来的话音一落,大厅里的人都站起来,胡局长迎出去,陪着进来一行人,领头的黑白套裙气质端庄,脸上笑容如春风,“不好意思,我们到晚了。”
        她身旁清瘦中年男子笑吟吟接着她的话头,抱拳向四周说,“耽误大家吃饭,抱歉抱歉,我和逢副市长给大家赔礼。”
        落后一步的胡局长呵呵笑,众人纷纷道,“哪里哪里,不晚不晚。”
        工会组织的聚餐,每次都有主要领导来一两个参加,表现上下级其乐融融,人都到齐了,立刻开宴狂欢。
        开发办这一桌,分了两个副市长带来的人,沈小茹听宋河叫他们‘王哥赵哥’,她随着大家一起喝了两杯饮料,就见老白老周和那两人渐渐聊得热火朝天。那边有人来敬老柯,宋河挡了几杯酒,老白老周也加入战团,又低调回敬过去,一来二往渐渐热闹。沈小茹陪了两杯饮料,迅速被老白鄙视,赶出敬酒军团。她坐回桌子角落,看没人注意自己,开始专心吃饭。
        小炒之后是糖醋排骨,红烧蹄膀,清蒸鸡,贵妃鱼。
        沈小茹一向对这些带骨头的菜敬谢不敏,不是不爱吃,她饕餮的很,尤爱大鱼大肉,只不过在宴席上难免吃相难看,露牙舔舌的落人笑柄。所以沈小茹宁可不吃,也不能把面子丢光了。正无聊找两盘小菜下筷,耳边宋河声音,“你不敢啃骨头?”
        沈小茹黑线,尴尬一笑了事。
        宋河不知什么时候拼酒回来,依旧坐她身边,看模样显然对她的黑线十分了解,笑一笑,“跟着我的样子做。”
        说着伸出筷子,夹了一块体量适中的排骨回来,又对沈小茹笑笑,“该你了。”
        不得不说,宋河放电确实有一手,他本来模样就俊朗,这会喝了两杯酒回来,眼睛越发明亮,笑容却不适应的疏懒,对着沈小茹连笑两次,沈小茹心跳快了半拍。不自觉跟着他做,也伸出筷子去夹住一块不大不小的排骨,灵巧转回来。
        “握筷子的手指要这样。”
        沈小茹平时握筷子大约和握签字笔也差不多,如果换了平常,她也许会觉得这样的教导囧而雷劈,冲着那点伪萝莉的自尊心,她也要淡定高贵的拒绝——不够风仪,藏着掖着就是了,只要别人看不见,何必让人来指点教训,谁又比谁高贵些么?
        可今日或许是宋河平日冷峻,此时形态又太过自然,笑容太过温柔,让她一时没有兴起反抗之心,乖乖的听了他的示意。www.xslONg.com那边人谈的热闹,他们俩在这里吃鸡剔骨,捻鱼拨刺,宋河又低声告诉她许多席上人物的官职头衔名号,沈小茹两眼放光的开吃,匆忙中囫囵记住几个,都不求甚解。
        领导开始端了酒杯威风凛凛出巡,沈小茹忙抹了嘴,把杯子里的饮料倒满。
        他们这桌离那边最近,领导不一会就到了面前。
        沈小茹躲在人堆里怯怯举杯,自觉自己万无一失,但逢苏云已经看着她,说:“老胡,这位小姑娘是新来的吧?”
        胡局长忙说:“哎对,她叫沈小茹,才来一个星期。”
        沈小茹应景保持脸上低调谨慎微笑,逢苏云笑对刘长青说:“每回一看到新人,我就觉得我们这一代是越来越老喽!”
        沈小茹脸上笑容僵住了一半,不知道这话是不是恶意。
        刘副市长点头,“是啊,时代是新人的嘛!”
        大家呵呵一笑,领导继续转战。
        沈小茹坐下来,暗自盘算两位头头刚才撂下的两句话,感觉好像正面意义要多一些。看桌上其他人,就连宋河也没事人一样和老柯聊天,似乎没人注意她,不由又觉得自己多心:这些头目为了表示自己亲民,说什么做什么都与她这个小人物无关吧!
        领导敬完酒就退场,在场各位也陆续撤离。沈小茹看表还没到八点,也要走,宋河把餐巾丢桌上,说:“这么早,待会你跟我们去唱歌吧。”
        他说的我们是指那些刚刚与沈小茹交代的人事局组织部的人。
        沈小茹第一个念头就是推脱,当下微笑道:“啊,行!主任你先去,我等会就来。”
        老柯点燃烟,慢悠悠说:“沈小茹,你胆子就这么小?唱歌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至于吗?”
        万年难得正眼瞧她的老柯竟然和她说话,而且一开口就是激将法,沈小茹正想说对啊对啊,我就是胆小又怎么地。但转念一想,确实吃了饭去唱歌是常事,那些人又不是三头六臂的怪兽,有什么可怕。老柯虽然平时看着疏远,但对她似乎没啥恶意,既然第一次开口,就给他两分面子好了。
        于是抹抹嘴,说:“无所谓,去就去呗!”
        绿水餐厅后面就有一个颇具档次的KTV,宋河带了沈小茹到包房的时候,四散或坐或站的人都瞧过来,有人说:“宋河,你们开发办这位新人出镜频率很高啊!”
        宋河摊摊手,“我有啥法,一个个都溜了,只剩下她新来的还不敢走,所以就带她过来了。www.xslONg.com”
        众人哄地一笑,就有女孩过来拉沈小茹坐一起,介绍彼此认识,点歌选碟,渐渐熟悉起来。人事处和组织部都是机关里表面最低调但骨子里最牛叉的地方,只要她们愿意,冷若冰霜或者春风化雨都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出现。这会沈小茹就觉得,她们简直太好相处了,完全不像传话中那么高傲。
        沈小茹在学校曾是寝室麦霸,一般有什么集团活动,都把着麦克风死不松手。毕业接近一年,因为手头窘迫,烧钱的飙嗓子行为再没有过。今晚既然人头熟悉,看大家都亲切有礼,再不似办公室那两位那般冷淡嘲讽,血液里的兴奋因子开始慢慢开动。
        不过她还顾忌着初来乍到,不可以表现得太惊悚本我,克己复礼的坐在沙发上没挪窝,只是对轮到的歌曲绝不客气,来一首唱一首,来一对唱一双。
        唱歌的间隙跳舞,大家都是机关里的,行动明显要矜持得多,除了几对明显的情侣,多半都自己站在原地随鼓点节奏打拍子。
        就有年轻女孩笑叫宋河,把他推出来。沈小茹和其他女孩挤做一堆,看他随意扭动几下,华灯转动中身影华丽的叫人喷鼻血。角落里有女孩笑一声,“我来陪你跳舞。”
        走上前去搭住他的肩膀,那女孩头发束得高高,一身极合体的无袖裙装,足上蹬着镂空花色短靴,背影娉婷柔曼。
        宋河也不多话,带着她舞动起来。
        沈小茹正想那女孩挺有泼辣爽利风范,就听得身边有人说:“柳眉追宋主任追得怎么样了?”
        柳眉?
        沈小茹这才认出这位曾有一面之缘的女子,她今日换了一身装束,与那日相比,那日的打扮已经是刻意低调内敛了许多。她曾和自己报考同一职务,但刹羽而归,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并且与宋河形态亲密。沈小茹自然好奇之心大起,叉了水果吃,竖起耳朵听八卦。
        于是从大家兴奋悄悄的八卦口中,沈小茹了解到以下情况:
        柳眉确实是机关里的人,但是市委宣传部的,曾经调到电视台待了一年多,各方面的人脉关系强大的很。自从宋河去年来到开发办,柳眉就开始对他进行猛烈进攻。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像背牵’,本来大家都挺看好这一对金童玉女的上佳组合,但宋河隐约暗示他在省城有女友,柳眉何等心高气傲的人,自然不愿意背负骂名乘人之危,做那等小三行径,所以迅速与宋河保持距离。但宋河来了数年,他的传说女友依旧只是传说,从未在大家面前出现过,又有人猜测——兴许女友托词只是宋河为拒绝柳眉找的借口而已。更有省城消息灵通人士言之凿凿的保证:宋河根本没女朋友。传言飞到柳眉耳朵里,柳眉只是淡笑,但不久之后她就报考了开发办的招聘职位,可惜最后被沈小茹夺得头筹。
        不过大家也都认同,那个打杂的,可有可无的职位,岂是柳眉这样美貌的女子能够待的地方?开发办不录取她,实在是再正常自然不过的选择。不能怪宋河。
        八卦悄悄说的热闹,就有人半开玩笑问沈小茹,这些天在开发办,有没有领略到宋美男的杀伤力?沈小茹想一想,老老实实的说:还好,不过我一般见不到他,见到也是挨训的时候比较多。
        同情叹息之声大起,有女孩子花痴模样捧心叹道:可惜了柳眉,失去这大好机会。旁边早有人泼过来一盆冷水:柳眉要真成了他手下,他更是避之不及,守则里头早规定了直属上下级不能在一起,除非宋河不要他的前程了。
        众女子一致同意:要说为了感情抛却职位,女子可能还做得到,男子是无论如何事业第一的。尤其宋河这两年仕途一帆风顺,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应该就可以调回到省里面去。毕竟他当初下来就是锻炼考察的意思,现在这边做的风生水起,回去继续高升也在情理之中。所以柳眉的哀怨,大家也深表同情:女友是假,但郎心似铁,未必不是因为这日渐飞升的前途,不想被拖累,所以无情。
        沈小茹坐在这里,无意有意竟然听到了这么多重量级八卦,一时不由心情大爽,自觉比回家打游戏看报看娱乐节目要愉悦有趣许多,对宋河带她来这里的一点点异议,彻底飞到九霄云外。
        八卦听完,水果吃完,舞也跳完。饭后余兴交谊节目终于结束,眼看快到散场,组织部有人拿过话筒大声宣布:“为迎接十一,本周末就在青梅园举行各科室联谊活动。其他人不论来不来,今晚到场的人都必须参加。”
        沈小茹本来没觉得这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旁边有女孩子笑说:“喂,沈小茹,你星期六也要去哦!”
        沈小茹见是组织部干部二科的许朗朗,迟疑点头,说:“没事就去。”
        “那可不行。”许朗朗指指场中说话的三十岁男子,“我们科长都放话了,你不去就太不给面子了。”她做了一个代表月亮消灭你的表情,笑道:“去吧,青梅园很好玩。”
        青梅园很好玩?
        沈小茹在路上边走边想:听说青梅园在郊区,自己不认识路,打车过去大约要好几十,看来这个月的早饭又要省了。不过,许朗朗都开口了,沈小茹再傻也知道人家是组织部的,只要转正的时候肯帮自己说一句好话,留下来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从绿水KTV出来已经九点半,几个有车的男士就站门口笑招呼女士上车包送到家,沈小茹没有动心。他们叫了她一声,见她客气也就算了。沈小茹知道自己份量,不想因为在一起吃个饭就沾人什么便宜,以免被看做借竿子往上爬,或者眼浅手短之类。反正坐公车就一块钱,顶多麻烦点,空调宽敞座位都不少。
        但不巧的是,今天末班车姗姗来迟,并且声明到半路的总站就不走了。沈小茹坐了六站下车,看离自己租房子住的地方,只有几条大街小巷的距离,而路上人还不少。沈小茹犹疑一下,一半出于对羞涩荷包的考虑,一半出于对周末高消费的顾虑,她决定趁着天气好,动腿走走消食外加锻炼身体。
        拐了两个弯,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沈小茹租的地方本来就不是繁华热闹地段,稍微偏僻,于是路灯很应景的黯淡下来,行道树也摇摆发出沉沉暗响。沈小茹心惊肉跳,回头也不可能,只有裹紧围巾包着胳膊急急往前走,路上高低不平,她深一脚浅一脚,正在疾行。前面黑暗处蹭一声,跳出来两条黑影,摇摇晃晃的佝偻身躯和手上奇形怪状的针头,都在告诉沈小茹——麻烦来了,而且很不一般。
        沈小茹连连后退,一边紧张寻找逃脱方向。一边急急道:“你们要钱我给就是,别、别过来!”
        两人摇晃手中针头左右包抄,嘿嘿冷笑,“识相的就快点。”
        沈小茹伸手进挎包,瘪瘪钱袋里只有四十块,这么点零花钱都不算的钞票,一定会激怒这两个瘾君子,给不给都白搭。但身后就是笔直马路,数百米没尽头,两边几十丈的花草垂柳绿地,靠着不知名单位的圈地围墙,远近都不见人影。
        此时此地,沈小茹已经把身边左右上下树木花草天空大地,能够祷告的都问候了一遍,但事实显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见那两人越逼越近,沈小茹忙把钱扯出来团成一团猛扔过去,然后回头拔腿就跑。
        “嘿,站住!”
        追赶的脚步声迅疾接近,沈小茹两腿发软,越跑越慢,心里绝望大叫:有没有人驾着祥云来救我啊!她这时是真心希望自己肋下能生双翅,随风直到天尽头。
        一道闪亮车灯及时射过来,有人喝道,“上公路!”
        沈小茹跳到公路上,看见车子正追着那两个瘾君子左右逃窜,然后猛地倒退,停到她身边,车门打开,宋河喘着气说:——上车!
        沈小茹一步跨上去,还没来得及关门,车子呼一声就开了出去,她惊叫一声,摔倒在宋河身上。
        宋河身上有极好闻的烟草味,他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按着沈小茹的腰,说:“抓紧我!”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