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借住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车子疾驰了一个拐弯,宋河才放慢速度,伸手过去关上车门,对两眼发直发晕的沈小茹说,“你怎么七转八转就不见了?”
        沈小茹瞪圆眼,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www.xslONg.com宋河也不和她浪费唇舌,问:“你家在哪儿?”
        “在……在……”沈小茹回头望了一眼刚刚冲出来的那个路口,那里正随着车子行驶渐行渐远越变越小。
        宋河皱了眉,“没有其他的路口进去?”
        沈小茹摇摇头,那里附近只有一条干道,其他的都是小巷支路。
        “女孩子怎么住这种地方?”宋河神情有些不愉快,外加看人更低情绪若干。
        沈小茹暗自撇嘴,荒年吃肉糜的人,跟他沟通起来有困难。为了防止他开一段就撒手不管,她低声建议:“那两个人说不定已经走了,我们再回去,人多势众……也许可以……”
        她准备蛊惑宋河送她回去,死皮赖脸也罢,总比深夜一人在外流浪要好。
        宋河瞧她一眼,不知道她这么说是真没脑子,还是已经进了水。
        那两个铤而走险的瘾君子,连她这样的穷光蛋(别说她不是,从身上穿的衣服,手里挽的劣质小包包就可以看出来)都要打主意,难道会放过他这个开着车的人?双拳对四手宋河不怕,但宋河不能保证无声无息的解决掉这两人,而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和沈小茹深夜相逢,英雄救美。
        略作沉吟,宋河决定换一种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你和谁一起住?”
        “一个女孩,不过她最近买房子了,可能这个月都不会回来。”沈小茹老老实实的回答。张珊算她租房的二老板,最近和男朋友修成正果,已经买了房子,她今晚回去不了,连个问的人都不会有。
        “不如这样。”宋河开着车,车窗外夜风吹的他额角短发微扬,“我有个朋友出国了,他有套房子空着准备出租,你今晚先到那将就一下,明天天亮再回去。”
        他嘴上是商量的语气,但车子已经倒拐转向沈小茹完全陌生区域,所谓同意与否只是沈小茹自己的态度,与他无关。
        沈小茹只得在一旁行使权利,表示说,“我钱都被他们抢走了,太贵的地方住不起。”
        其实不仅‘太贵’、‘贵’,甚至只要花钱的地方沈小茹都住不起,因为现在她已经一文不名。但她嘴上还是说的很有分寸——保持住起码的面子,能让自己在宋河面前保持基本的自尊。
        “不要你花钱,我和我朋友说一声就行。www.xslONg.com”
        说一声?沈小茹暗想:欠人情比花钱还麻烦。
        ××××××××××××××××××××××××××××
        宋河说的朋友家,在东城一个小区内,老式的小高层,不新不旧,地段有点偏,但街道整齐,住宅错落有致分布,看起来远比沈小茹现在租房子住的地段强多了。房子在五楼,两居室外加盥洗和半个小厨房,一看就是单身公寓的格局,屋里桌椅床齐备,都笼罩防尘布,看样式虽然半新不旧,但还算整洁。窗外一棵槐树,把围墙外那点车马声彻底隔绝在外,很清净。
        宋河打开橱柜说被褥都在里面用真空袋装着,直接拿出来就可以用。沈小茹见柜子里面各样床单枕套单层被双层被一应俱全,忍不住问:“你朋友这是开旅馆么?好像谁来住都很方便。”
        宋河也不回避这问题,说:“这是他姑姑家的老房子,他姑姑出国了,他也不在橘省,他本来就把这当旅馆用。”
        看沈小茹一眼:“你放心,钥匙只有一套,都在我这。”
        沈小茹脸一热,也不否认自己这点担心,说,“谢谢主任,我明天走的时候会把这打扫干净的。”
        “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一个人呆在这个陌生环境,沈小茹心里虽然很害怕,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微笑,“行!主任麻烦你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宋河见她样子这么镇定,对她的胆量估算又高了几分:这女子真的比自己想象中要强悍一点?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本来就是授人以柄的麻烦,他早就想快快离开,但见沈小茹这么大方镇定,没有可怜柔弱模样,心里莫名有点若有所失。转身说:“好,我走了。”
        他腿长步大,两步就走到门口,正要开门,沈小茹在后面叫:“等等!”
        他暗自微笑,懒洋洋回身说:“什么事?”
        满以为她会眼泪汪汪的说自己很害怕,说些废话,然后他不耐听几句,扔下安慰话就走——这样才比较符合强势的主导地位。
        没想到沈小茹小心翼翼笑道:“主任你借我一百块钱吧,我的钱都被他们抢光了。”
        宋河忍下心里霎那泛起的失落,闷头抽出钱夹,拿了一百块并几张零钱给她,说:“不用还了。”
        放钱夹入兜正想走,沈小茹已经赶上来絮絮叨叨说:“嗯,主任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还你钱啦!不过要等到15号也就是下星期五,发了工资我第一时间给你绝不会拖欠,哦你一共借我145块,我点的清清楚楚你要不要也数数?”
        宋河沉声喝道:“沈小茹!”
        沈小茹忙住口,宋河板着脸冷光四射:“以后在我面前话少一点,很吵你知不知道?”
        沈小茹很委屈:明明我话就不多,好心好意说清楚不会赖帐让你放心,还马屁拍到马脚上。www.xslONg.com男人心,真是海底针。
        见宋河居高临下俊脸带煞容光凛凛,只好点头:“知道了我不说了。”
        宋河要走,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一百多块够她花吗?下周五发工资七天时间似乎有点长。犹疑一下终于决定不再管她,开门关门自己下楼。
        沈小茹第一时间把门锁仔细检查过,又将屋里大小窗户都敲打一遍确定结实。正坐在床沿东张西望心神不定,手机铃响,她接起来看是宋河电话,心头大喜,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突兀吓到那位海底针,她有意等了十来秒才接通,客客气气说:“主任,你找我有什么事?”
        “从你住的巷子出来穿两个路口就是25路公交站,直接到机关门口。”宋河停一下又说,“如果找不到你可以直接在街边坐111路,到中心广场再转车。”
        沈小茹听得云里雾里,但只有嗯啊连连说明白了。宋河知道她肯定不明白,冷笑一声,“明早机关检查考勤,你要迟到,以后就不用在审核室待了。”
        电话里沈小茹小心说,“主任我明白了,我明早六点就出来赶车。”
        宋河压抑一下,“沈小茹你可以打车,我给你报销。”
        “哦,主任你知道的,余城的士不够,早上根本打不到车。我认为还是坐公交车更保险。”
        “那就七点吧!”宋河无奈道。
        沈小茹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给自己规定时间,还是虚心接受建议,“好,我七点出门。”
        宋河想一想,决定给她交代清楚点,省得又费精神,“明天打扮正式点,注意仪态,有人可能会找你有事,很重要,明不明白?”
        “明白。”沈小茹回答的很正常,说不清楚重视还是不重视。宋河挂了电话望车顶觉得很累,——真费劲,如果不是柳眉太麻烦,他一定不会选这个沈小茹来完成计划。她不仅傻,还不懂看眼色,似乎到现在也没明白自己在她背后的指导地位,不明白她自己的棋子使命,她不主动靠上来心领神会,他有很多话就都不好出口,以免授人以柄被人扮猪吃虎。
        他暗下决心:只要明天的事情砸锅,他立刻就想办法让她走人。再换人手再战。
        沈小茹睡得还算踏实,闹铃响爬起来,她第一时间先去看挂在阳台上的衣裙,被阳台上的电风扇吹了一晚上,衣裙早就干得彻彻底底。沈小茹满意微笑自己终于不用穿着湿漉漉或者皱巴巴的衣服去上班,至于一晚消耗的电费只有悄悄让宋河先垫着再说。
        一边哼歌一边洗刷收拾,片刻停当出门,看时间正好七点。走出巷子口,前方果然有一条大道,依言穿过路口,不妙的情况出现了。沈小茹发现接下来面临三岔路口以及附属直道四五条,到底是穿过左中右哪条路口,沈小茹有些抓瞎。
        她虽然在余城待了五年,其实多半时间都在大学城附近活动,对于比较有钱的东城和传闻很有钱的南山都极少踏足,所以看见这错综复杂的路线,沈小茹开始茫然,惴惴不安中,决定冒着吵醒海底针主任的危险,打个电话过去问清楚。
        三声铃响,宋河接听电话的声音并没有想象中慵懒,他开门见山,“不知道怎么走了是吧?”
        “啊,那是那是。主任你真是未卜先知……”
        宋河没好气打断她正准备滔滔不绝的真心赞美,不耐道:“你往前直走,选中间那条直道。”
        “嗯嗯,接下来呢?”沈小茹看过完直道大约还要五六分钟,心疼电话费,忙继续问接下来怎么走,准备一个电话一劳永逸。
        “接下来到时候再说!”宋河没好气的回答,并且很干脆利落的掐了电话。
        “起床气这么大?!”沈小茹愤愤,对身旁不远处停靠路边的小黑车随手比了个拳头,“要不是怕麻烦,我还不如打电话去问110呢!至少人家服务态度忒好,口气一流!”
        小黑车似乎对她的气愤很有体会,在她闪眼中微微的摇晃了一下,沈小茹边想这车真有灵性边开足马力往前奔过路口,进入直道一路到底,正在她想究竟是进左路口还是右路口,宋河电话适时来到:“进左边的路口。”
        沈小茹对海底针主任真有点由衷佩服起来,恭维道:“主任,你真是能掐会算!打电话的时间刚刚好。”
        宋河咳嗽几声,似乎被喉咙里涌上来的什么东西顶的说不出话来。
        沈小茹已经看见25路公交车的站牌,欣喜终于可以一块钱搞定车费,庆幸不用迟到,一边心情大好的扑过去,一边不忘对宋河继续拍马:“主任我到啦,大清早惊扰到你不好意思,你咳嗽是因为着凉吗?要多穿衣服注意身体啊……”
        电话掐断,只有嘟嘟忙音,沈小茹叹口气,摇头对身前慢慢驶过的小黑车说:“这么娇花一样的体质,真是难伺候啊!”
        进开发办办公室,早到的江姐淡淡招呼她,“沈小茹,这把办公室钥匙你拿去吧,以后记得每天早点来开门。”
        钥匙是沈小茹早就想要的,她上次吃了何婉兰一顿洗涮,对每天掐着两位前辈脚步进门的状态有点无奈——到早了会被说偷懒,到晚了也会被说是偷懒。反正正反一张嘴,人愿怎么说就怎么说。
        她曾向何婉兰要过钥匙,说自己反正家里没事每天来得早,不如就让自己开门,何姐也不用那么辛苦赶那么急。
        这本来是个好建议,但何婉兰就是想折磨她,冷悠悠微笑:“钥匙拿给你?万一柜子里的文件少了一样怎么办?这个责任你付得起吗?”
        若不是宋河早明确表示,她要对两位前辈毕恭毕敬,沈小茹也许真会冲动一把,和何婉兰言语冲突起来。但有宋河明示暗示在前,再加上她自己本来是一个思维比较定向的人,见何婉兰这么说,转念一想竟然觉得她这话说的也很对——自己拿了钥匙,可能真会惹来更大的麻烦,俗话说的好,明抢易躲暗箭难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了。
        道理是这样掰的,自我安慰也是这样做的,但现实情况如果改变了,沈小茹还是忍不住自然而然第一时间接受了俗世的理解,把江姐给钥匙视为一种方便和善意。
        毕竟心理防线高筑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儿,能够摆脱桎梏松口气实在是种幸福的选择。
        她接了钥匙说:“江姐放心,我会第一时间来开门的。不过办公室这么多机密文件,我拿钥匙不会有妨碍吧?”
        江姐淡定白目:“你说呢?人只要可靠不就没事了,难道你想把机密文件拿出去?”
        沈小茹被何婉兰暗示一把,心里有阴影,问的莽撞,更是自投罗网。好在她还不算太笨,见落在江姐的话套里,一时急智,学江姐淡定模样说:“我明白了,江姐是信任我才把钥匙给我,我会好好努力让你满意的。”
        江姐见她虽然把自己拉上,但话说得还算让人舒服,也就一笑放过。
        沈小茹收了钥匙,想试探一下江姐对自己的接受程度如何,说:“江姐我给你泡茶。”
        江姐摇头否了。沈小茹知道今天两人的好意只能到此为止了,只有端了自己杯子出门,正好看见何婉兰上楼,忙点头微笑。何婉兰眼睛上下一扫,把沈小茹今天的穿戴装扮尽收眼底,嘴角扯扯也算打过招呼,眼错不见柳腰款摆的自进办公室了。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