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十一章 霉运当头
第十一章 霉运当头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沈小茹端杯子回到办公室,发现李秘书正和江姐聊早上的新闻,见她回来,李秘书停下话题,“沈小茹你学过五笔打字吗?”
        沈小茹忙摇头,“没有,我只会拼音。”
        “一分钟多少字?”
        “大约五六十。”
        李秘书叹一声,“速度太慢了!”
        沈小茹心虚低头,何婉兰轻笑一声,“老李,办公室差人打字吗?我一分钟一百个字,满意否?”
        李秘书摇摇头,“小何你这不正忙着吗?小沈她打字速度太慢正好锻炼,跟我来吧!”
        看着沈小茹跟着李秘书走掉的背影,何婉兰冷笑一声:“稀奇了,办公室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愿意亲自培养一个新手打字。”
        江姐笑笑,“你也知道他说的是借口,何必生气。”
        何婉兰想起昨晚‘无意’得知沈小茹周末要去青梅园,神色更不愉快,“奇怪了,沈小茹连着在办公室那边露脸,不知道究竟是想干什么。”
        江姐知道她消息灵通,也不想这会就与她疏远起来,低头边整理文件边说:“是不是那个项目文件的关系,办公室那边对我们不大信任了。”
        何婉兰脸色一紧,忙举重若轻一笑,“那文件走的是堂堂皇皇的路子,领导签名都在那摆着呢,关我们什么事?再说了,谁又知道是我们做的。”
        她们说话声音都极低,江姐抬头,飘一眼宋河办公室,笑笑不说话。
        何婉兰咬牙,转而妩媚一笑,“他一个小小芝麻主任,弄不好再也回不去省里,管他呢!”
        两人极有默契的沉默,各自忙活各自寻思。江姐想的是:防患于未然。何婉兰想的是:将计就计。
        沈小茹跟着李秘书到办公室,李秘书对刘大姐说:“老刘,小沈她来帮忙,有什么不懂的你要多提示她,别让她耽误了事。”
        刘大姐手上正忙,听李秘书这么说,把沈小茹上下打量一番,撇撇嘴:“响鼓不用重锤,她要烂泥扶不上墙我也没辙。”
        伸手从桌上抽了两本记录丢给沈小茹,不客气的招呼:“动作麻利点,把这几份文件打出来。”
        沈小茹捧着资料到一旁电脑前坐了,打开本子,第一页好几处字迹她就不认识,听刘大姐键盘敲的噼噼啪啪直响,沈小茹硬着头皮拿记录本过去问:“刘大姐,这些符号是什么意思?”
        刘大姐看也不看她,手指飞速移动,敲完一段才停下手说:“速记符号没见过?柜子里有小册子,对照着一段一段的翻译清楚,别出错!”
        沈小茹忙去书柜里找速记册子,刘大姐在后面加一句话,“还要动作快,这两本文件我给你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
        沈小茹拿着速记本心头拨凉拨凉——她以前根本没接触过速记,将记录本上面的文字资料理顺一个小时可能都不够。不过沈小茹还有个优点,就是知道说了也没用就不费力气,转而另外想办法宽慰自己弱小的心脏。
        ——做不好就回四室,难道刘大姐还能一口把自己吃了?
        沈小茹笃定下来的后果就是——她发现速记根本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可怕神秘。
        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越恐惧,有时候又恰恰相反,知道的越少越胆怯。
        沈小茹现在就属于最后一种,把记录本上的文字资料理通顺之后,她开始调出拼音打字把资料转换成文字档案。
        刘大姐停下来喝茶,探头过来一看,嗤声道:“你用拼音打文件?”——鄙视俯瞰昭然若揭十分明显。
        沈小茹这几天在办公室呆,知道机关里但凡专职或兼职打字的科员,都最鄙视用拼音打字的菜鸟。她忙迎风洒土转移话题:“刘大姐,你看我设置的文件格式对不对?”
        刘大姐对她的小心思洞若明火,哼一声坐回座位,慢悠悠说,“文件格式局里头上下都统一了,有什么对不对的。”
        “哦那就好。”沈小茹送上一个灿烂微笑,低头专心打字运动手指。
        其实沈小茹一直觉得,机关里的人尤其是部分老同志,对拼音打字的误解很深,总以为一分钟二三十个的龟速是它的软肋,而但凡不学五笔,都是因为太懒惰。要知道沈小茹这些日子心理承受压力不小,又不能骂不能闹,郁闷中敲打键盘确已经变成一项修身养性缓解身心的好运动。
        她虽然对外承认一分打五十,但其实沉心静气全神贯注,已经能一分钟敲一百余字,和部分五笔高手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办公室的键盘都是极好的进口软键盘,手指敲在上面一片细密密轻响,也不觉得嘈杂,不过十多分钟,沈小茹已经将第一份文件整理完毕。
        拿了草稿过去请教刘大姐,后者略有惊讶,但立即镇定指出文件中不少疏忽之处,说:“把细点,别弄得乱糟糟的。www.xsLOng.COm”
        沈小茹又修改了两遍,刘大姐确认无误,她才继续打第二份文件。
        这时一个小时已经所剩无多,沈小茹把第二份文件的初稿弄出来,时间就到了。她正担心刘大姐会像那两人一样指桑骂槐,说两句不疼不痒,但又透心凉的话来打击她收获快感。没想到刘大姐停了手,招呼她:“休息一下吧,你喝什么茶?”
        沈小茹心里有点酸甜难辩,当下感激的对刘大姐说,“没事我不渴。”
        刘大姐已经拿了纸杯去倒水,冷哼一声:“小姑娘睁着眼说瞎话,得,我喝的茉莉花茶就给你泡这种吧。”
        沈小茹谢过接了杯子,刘大姐又从桌上抽了几本文件扔过来,“既然你速度还行,就把这些文件一起做了。”
        沈小茹嗯嗯答应着把文件放到左手边,喝了茶就开始动手。
        刘大姐打个哈欠,说:“你们年轻人真好,干劲十足的也不觉得累。”她把手头的活都放了,慢悠悠捧起茶杯开始看报纸。
        沈小茹把几份文件都做好,已经快中午下班。刘大姐看看表,叫她回自己办公室,下午有事再打电话让她来。
        沈小茹出门觉得心情挺好,没坐电梯走楼梯,在没人看见的拐角轻轻一蹦,对自己笑说:“没惹麻烦,平安搞定!”
        下几级台阶又站住,手托腮开始痴心妄想:自己会不会平步青云,登上办公室做刘大姐的副手?
        她咽口口水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办公室,那是个什么地方?机密重地,领导的贴身小棉袄,不是亲信进不去。自己开发办四室都没混出头,想进那里真是天方夜谭。
        不过很明显,刘大姐比那两人好相处的多。
        拐角楼道高窗洒下几线金色阳光,法国梧桐毛茸茸大叶子在窗棂边随风摇晃,沈小茹突然有些不合时宜的故作凄凉,心里发酸眼圈微红,当然立刻镇定,摊手耸肩对自己行为表示无聊,然后伪装平静,没精打采的回去。
        走过宋河办公室,屋门虚掩,隐隐有说话声传出来。沈小茹蹑手蹑脚过去,进四室门,正看见何婉兰满脸冷笑的挂掉电话,心头一惊,忙低头装没看见。
        江姐含笑招呼她,“小沈回来啦,刚工会王科长还来说呢,叫你星期天去青梅园。”
        “嗯知道了,江姐何姐你们去不去?”沈小茹知道肯定要被抢白,但江姐既然开口‘通知’她了,她也只得反问一句以示友好。
        果然就听见何婉兰说:“唉,我们都老喽,哪里比得过你们年轻人。三天两头的在领导面前招摇,以后的日子,都是你们的。”
        沈小茹默默,第一,何婉兰的背景很硬,她得罪不起,除非她立刻从这里走人,否则她不能把生存微观环境搞的太糟糕。第二,她想——何婉兰这么说也是危机意识严重,她太害怕自己了,没事就喜欢出来咬一口,自己就当无妄之灾好了。
        想到第二层,沈小茹心里气愤平下去些,笑笑不作声,迅速收拾好办公桌,拎包走人。
        通勤车今天派到郊县去支援,中午回去只有走路,沈小茹又看见大家一群群的往市政府大楼旁边的街道走过去。她兴起好奇之心,决定跟着去看看。拐了几个弯,穿过不长一段商业街,众人都进了一条小巷,巷子尽头是一座两层扁平建筑,宽宽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子“市政府机关食堂”,下面还有几个小字“市再就业局协办”。
        原来是机关食堂,沈小茹孤陋寡闻,今天才知道这儿有这么一处卖饭买菜的大家伙。她凑过去瞧瞧,发现大部分人都直接上二楼餐厅,小部分在楼下包圆桌吃凑份子饭。几个系白围裙的服务员忙的声嘶力竭,坐在楼上楼下等吃饭的人也好整以暇,敲筷子倒茶水嗑瓜子看热闹。
        沈小茹今天心情中下,不想一个人进去被众人围观,于是闪一眼,就转身溜了。
        走到外面街道上,看见不远处有小饭馆,沈小茹过去叫了一份炒饭,坐下慢慢等。正是吃饭时间,里里外外都忙的很,沈小茹催了几次,都说还在做,最后沈小茹忍无可忍起身走人,背后老板娘帮工冷嘲热讽,沈小茹忍着气一直走到街道尽头绿地里,站住暗想——今天运气不佳!
        但她根本不知道,她今天的霉运才刚刚开头,一个流里流气的人靠过来:“小妞,一个人站在好无聊,我来陪陪你!”
        沈小茹气的打结,横轮皮包喝道:“站住,再不站住我喊人啦!”
        “喊就喊。”地痞嬉皮笑脸,“你试试看谁管你的闲事!”
        沈小茹知道自己不是地痞对手,虚声恫吓几句就落荒而逃。
        转了两个弯听到后面有人叫,“喂,沈小茹你去哪儿?”
        来人是王晓涛,沈小茹有些诧异,说:“你怎么在这?”
        “刚见你在食堂门口,正想叫你一起吃饭,结果你走了,我就跟出来了。”
        沈小茹听他竟然是为了自己才跟过来的,心里有点感动,说:“谢谢你!”
        “不客气,你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怎么样?”
        “好。”
        吃饭的时候两人随意聊天,沈小茹有些办公室不大明白的人事背景,就试探着向王晓涛请教。王晓涛用懂得极多的口吻,慢悠悠道:“我们开发办藏龙卧虎,各个都大有来头。”
        沈小茹忙好学点头,睁大眼睛专心等待下文。
        王晓涛笑一声,喝口茶:“这里面可说的很多,不过我们做同事的,还是不要去打听别人比较好。这是基本规矩,懂不懂?”
        沈小茹气馁,觉得王晓涛这人可恶得很,作出和善模样,但骨子里还是在挤兑自己,和江姐何姐两人没什么不同,都是抢占话语权制高点,随时准备挖坑给自己跳。
        但转念一想:人家毕竟刚帮过自己,也许机关的人说话本来就这样,反而是自己太倚靠人,才会有从他嘴里打听消息的想法,及时收住不理智感觉,保持心里头的平静疏远才是道理。
        所以她跟着王晓涛笑笑,转了话题,“你说你是余城人,从小就在这里吗?”
        “是啊,本地土著。”说到自己,王晓涛显然轻松多了,故意皱眉叹气。
        沈小茹被他这样子逗笑起来,“哦原住民,失敬失敬。”
        王晓涛家三代以前就在余城居住,确实算得上原住民,父亲是余城医院脑外科主任,母亲是余城市立专科学校的教授,这样家世在余城,属于小康阶级。
        王晓涛中南科大毕业后,四年前考公务员回来,先在统计局干了一年,后来开发办成立缺人手,王晓涛父亲和老柯认识,打算让他跟着老柯混一段时间,到时候提个副主任,再努力一把,争取三十岁之前当上科长。
        但王晓涛来了开发办之后,发现这里货真价实的藏龙卧虎,就连打杂四室的江姐都属于媲美办公室主任一类不动声色的人物。而副主任的备选如果论资排辈,首先选的就是周寒江,其次刘鲁白烨廷,最后江姐何婉兰,他很不幸的,成为与沈小茹一般的,宋河口中的‘两个年轻人’。
        好歹他也先来了四年,凭什么与沈小茹一样?王晓涛心里头有想法,但不能表现出来。因为这是宋河对他的信任,或者说势力划分,他如果乖乖按照宋河的部署走,会成为宋河在某些部分的亲信。而这一点,是王晓涛觉得,自己能够相比老柯周寒江白烨廷不同的地方。有不同,就有价值,这是很明显的道理。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