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十二章 知心大哥
第十二章 知心大哥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下午上班没多久,办公室打电话过来叫沈小茹去一趟,沈小茹听刘大姐语气不善,心里咯噔一下,忙把手里的东西收到抽屉里,锁了就走。
        江姐叫等等,说自己有文件要拿去找办公室签字,正好与沈小茹一起。
        两人走路上,沈小茹是心里着急忍不住想健步如飞,江姐是不急不慢,还说:“小沈,你急什么?走那么快。”
        半途碰见人事科的许朗朗,叫了两人一声,江姐笑站住与许朗朗说话,什么父母身体,好久没到阿姨家来玩之类。沈小茹耐性子站了几秒,说一声我还有事就走。后面江姐笑和许朗朗说:“小沈不知道怎么了,办公室一个电话就急成这样,我陪她过去看看。你先忙,我走了。”
        沈小茹很想站住对江姐大吼:我的事不要你管,你离我远一点!远一点!!
        但她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当着人事科的面对老同志乱发脾气,然后被人说脾气古怪不识好歹。
        咬牙忍了又忍,沈小茹低头用步履急急掩饰脸上那点怒气。
        江姐显然还是懂得不把人逼急的道理,一路上也没再说话。
        到了办公室,在门口沈小茹就听见里头刘大姐说:“这事我看不行,那小姑娘做的太差劲了!”
        江姐在背后推她一把,沈小茹忙进去,笑说:“刘大姐我来了。”
        刘大姐抬头冷看她一眼,指指角落桌上的文件袋,说:“自己去看看,上午叫你做的资料,做错了多少?”
        沈小茹过去把文件袋打开,见里面只有自己做的文件稿,没有上午的记录本,就拿出来看看,对刘大姐说:“刘大姐,不知道什么地方做错了,您跟我说说,我马上改。”
        她虽然心里忐忑,还是尽量让眼神不慌张。
        老实说,她这会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机关生涯已经告一段落,也许三个月实习期不到就会叫她走人。
        要知道,这会对她有意见的,不仅是审核监督起草室的两人,还包括了她们的隐形上级办公室——领导的贴心小棉袄。当工作做的差劲成为公认观点的时候,沈小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理由被人家继续留用。
        如果她在余城有点关系网,也许她还会幻想,但她实在是个家世人脉学历容貌都空空荡荡的四无人员。
        但沈小茹有点孤勇,并未想的太过悲观,自觉还可再战,于是抬头看刘大姐说话时,神色还算镇定坦然。
        刘大姐弯弯眉毛一挑,说:“哪里有错要我给你指出来吗?自己对照着本子去看,多少句话都被你翻译错了?还来问我,难道要我手把手一个字一个字教你?”
        一顿突如其来的抢白,让沈小茹有些找不到北,但事已至此,她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刘大姐说她把领导的话修改错了,那她就一定要弄个清楚。
        于是笑笑说:“刘大姐你把记录本给我,我对一下。www.xslONg.com”
        刘大姐沉吟,江姐适时入场,走进办公室笑说:“刘姐,这里有些文件要你签字。”
        刘大姐神色放松,微笑道:“坐,我昨天还说上你家看看,有事耽误了就没去。”
        “正好,我现在过来了,想看就看个够!”江姐呵呵笑说完,又道,“来快点给我把这些文件签了,那边还等着要呢!”
        刘姐拿起来看看,哟一声说:“很麻烦嘛,我还要到李秘书那里给你找专门的章和回条。”
        “没事,我又不忙,你快点找去。”
        她们在那边讨论,就把沈小茹晾在一旁,沈小茹等她们谈话告一段落,忙插嘴问:“刘大姐,我可以自己去找记录本吗?”
        刘大姐冷看她一眼,哼一声说:“人人都自己找,我这里还像什么样?”
        江姐使个眼色,说:“小沈你还不快走,没见刘姐这正忙着吗?”
        沈小茹不走,仰头看刘大姐,“我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您既然说我做错了,我就一定要对照一下,真错了我会改。”
        刘大姐转头淡淡说:“我没空给你解释,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
        沈小茹咬唇平静心情,把文件放回袋子里系上绳子,转身对刘大姐说:“我仔细检查过我的文件,应该没错,刘大姐你忙我就先走了,如果要我检查,我立刻就来。”
        江姐笑说:“小沈,怎么说话的?刘姐你别和她一样见识,小姑娘家家不懂事,口气冲点。”
        沈小茹不去理她,回身走出办公室,下了两层楼,在楼梯拐角站住,吸口气忍住即将呛出来的泪。有人说笑上楼,她装作整理一下袖口,低头继续往下走。
        擦身而过时被人叫住,“沈小茹,待会把四室的文件拿到我办公室来。”
        是宋河的声音,沈小茹大半天没听到他的话声,猛然听到不自觉一个激灵。喔一声答应,抬头见他和一个中年女子正往上走,那中年女子有点眼熟,想想记起是统计局的朱兰,前天开会还见过。朱兰随着宋河望向她,眼里有点好奇,沈小茹这个时候是一无所有的无所畏惧,也不伤心也不难过,见朱兰看她就点头笑一下。
        朱兰也笑笑,正要开口问她几句。宋河在旁说:“我们走吧!”
        两人转身时,宋河扫了沈小茹一眼,见她眼神空落落的,似乎正在看自己,又似乎谁也没看。宋河心中一紧暗暗皱眉,正不知怎么提醒她不要在公共场合失态。
        沈小茹发现了宋河眼神里的担心,或者说是关切,心里头莫名一暖,打起精神转身走了。宋河这才放心,继续和朱兰讨论刚才的话题。
        朱兰却转了方向,说:“你们开发办这位小姑娘,比前几天看着有气质,也沉稳了!”
        宋河随口应,“是吗?”想要不是自己敲打,她今天一定裹了抹布就来上班,气质沉稳什么的,从何谈起。
        沈小茹回到四室,何婉兰说有文件要送去市委宣传部,交代沈小茹好生听着电话,自己飘然出门。两个人都不在,没人再来刺激她,沈小茹心情好了点,把今天按规矩要交给主任看的文件收拢,码了一摞抱过去。
        宋河已经回来,正立在档案柜前取资料,手在柜子里随意翻着,见她进门,就叫她先在沙发上坐着等自己。又顺口问:“喝茶么?我给你泡一杯茶。”
        沈小茹突然想起上午那会刘大姐泡一杯茶就让自己感激得不行,心里头有些冷,峭声说:“不用麻烦了!”
        心里头说,你们这些人的茶,我喝不起!
        宋河停了找资料的手,回头看她,见她眉宇间神色略有凄惶,却是平常这几天从来没见过的,心里头微微一沉,不知道她惹了什么麻烦。关了柜门走到桌后坐了,问:“怎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沈小茹残山剩水的自尊心反弹力出奇的旺盛,听了他的问话,只淡淡公式化微笑:“主任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宋河确定她是出了问题,而且看样子有点支持不住的感觉,修长手指轻敲桌子,说:“我早说过,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问我。不要担心,告诉我,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
        沈小茹还要硬撑,说,“没什么,你多虑了。”
        宋河笑笑:“是有人挤兑你了吧,刘大姐还是江姐,何婉兰?”
        沈小茹有些抓狂,闷声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她不知不觉脸色发白,手指卷曲成拳。
        宋河沉默,过了一下轻声说:“有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他声音和缓,乌黑眼眸中与之相应的全部盛满温柔,与沈小茹四目相对,似乎在不断的对她进行心理暗示——相信我,相信我……
        沈小茹冷笑,说:“我为什么要信你?”
        宋河觉得眼前这女子突然不像平日那么好打理好说话,句句都锋芒毕露,一笑说:“你现在讲话的口吻,好像那天面试,每句话都不客气。”
        沈小茹狠声道:“早知道开发办是这个样子,打死我也不踏进来半步!”
        宋河知道她正在不自觉的纾解郁闷,也不打断她,反而推波助澜,嘴角蔓延开一丝微笑,鼓励中追加问句:“为什么这么想?”
        沈小茹怒气一发就有些控制不住,咬牙说,“你们办公室人人都有点变态,专门折磨人。”
        “具体点。”
        沈小茹怨恨看他一眼,住了口不说。
        “哦,是让我说。”宋河喝口茶,“她们不断打击你,暗示你就要被开了,而你如果反抗会加快被开的速度。对不对?”
        沈小茹这些天的郁闷和委屈都涌出来,瞪他一眼,表示你说对了又怎么样,谁叫你幸灾乐祸所以一样收获我的白眼。
        宋河心情甚好,不与她一般见识,唇边微笑反而更加温暖蛊惑入骨,“你不敢和她们对抗,心里又郁闷,所以甩脸色给我看,是不是?”
        沈小茹心头发酸,眼泪一下子冲到眼眶边,强忍着咬牙冷笑说:“拜托你别给我压帽子,我可没胆子甩脸色给主任看!”
        宋河瞧见她眼睛里泪珠晶莹,心头微微一动,自己也说不清楚什么感觉,站起来倒了一杯水,放到她面前:“无所谓,反正我大脑神经都超强,从来不怕人说。你愿意就尽管来泻火,我绝对比110有耐心。”说到这里,想起早上沈小茹笑眯眯青春洋溢的脸,和现在这会忍气吞声的小媳妇样判若两人,自己早上郁闷,这会心情却是甚好,不由笑笑。
        沈小茹愕然一下,想起早上一幕,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自己随口胡说的话,脸有些热,低不可闻叽咕一声:“胡说八道。”
        也不知道是说他还是说自己。
        宋河的神情转变得严肃,开始加重语气:“你可以冲我发火,我无所谓。但对其他的人,还是要和以前一样,不要闹起什么矛盾,知道吗?”
        “为什么?”
        “很简单,和为贵,作为领导我不希望手下科室乱纷纷,你刚来,难免有点不协调,多磨合一阵就好了。”
        沈小茹叹口气,决定陈述事实,“我觉得我没希望留到三个月之后。”
        “未必。”宋河不动声色,在潜意识里给她布防,“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别人说你什么我都不会理会。”后半截话他加重了语气,明确告诉沈小茹——自己才是最关键的去留决定人物,她想得太多没有任何用处。
        沈小茹眼眸中有些希望,盯着问一句,“真的?主任你就这么相信我?”
        宋河觉得她有时候聪明,有时候又笨的出奇,尽量耐心的点头:“当然,我和老柯他们对你印象都不错,觉得你踏实肯干,脾气和顺,是开发办极好的人手!”
        一顶高帽飞过来,沈小茹进机关第一次感觉到被戴高帽的滋味,不由有些晕乎乎的,脸红笑道:“谢谢!主任你们相信我我就放心了,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宋河微笑,对眼冒兴奋红星,浑身继续充满HOT值的沈小茹这话表示欣赏。
        明白就好!对自己道谢,希望她以后再帮着自己数钱。
        沈小茹这一通由悲愤转郁闷后发泄再欢喜的精神历程,让她浑身轻松,一个星期来的种种压抑委屈患得患失,全部都烟消云散。微笑起身,说:“那我走了。”
        “等等。”宋河说,“别把这些话告诉任何人。”
        沈小茹大力点头,她又不是傻子,对这种明显照拂自己的行为,不知道隐藏还拿着去和别人讲。
        宋河觉得可以对她的承诺放心,于是接着问:“跳舞唱歌怎么样?”
        “不会跳舞,但会唱几首流行歌。”
        看来周末这女孩子不能做到出彩,也罢,只要她表现能勉勉强强过关就行。宋河觉得自己目前不能对她期望太高。
        沈小茹步履轻快的回到办公室,江姐还没回来,不知道她在办公室会不会继续不显山露水的说自己风凉话。但想到有宋河站在她这边,或者至少宋河很中立的看到了她的优点和长处,并且表示肯定,沈小茹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收拾心情,抖擞精神,继续再战。
        再想起那俊雅男子一直看着自己微笑,春暖花开一样的,溺死人不偿命。沈小茹暗暗叽咕:这样的笑,如果放在男女之间,杀伤值该有多大啊!不过用在上下级之间就成了职责所在,可惜了。
        在办公室忙活了一阵,把几样资料给二室和三室送过去。刘鲁正站在门口喝茶,见她过来,招呼她,“小姑娘,晚上我们出去吃饭,要不要一起去?”
        “谢谢刘哥,我晚上还有事,不去了。”沈小茹和刘鲁话都没说过两句,自然对这个邀请拒绝。
        刘鲁对屋里笑一声,说:“看看吧,打赌我赢了。”
        变成给人解闷的了,要没宋河刚才打两剂强心针,并充当知心大哥哥温言抚慰,沈小茹压抑一天的情绪说不好这会就要爆发,并造成灾难性后果。但她现在只是觉得挺有趣,对刘鲁这行为表示同情,并顺口问,“哦,彩头有没有我一份啊?”
        刘鲁哈一声,指指沈小茹,说:“听见没有,人家也要找你要彩头,你可别赖帐。”
        这时沈小茹已经走到门口,看见屋里沙发上坐着许朗朗,正笑的前仰后合。
        她站住嗨一声,说:“是你啊!”
        屋里除了许朗朗,还有王晓涛也在座位上歪着头旁观,老柯却不在。
        许朗朗笑拍拍身边位置,说:“过来坐下,我听听你要我什么彩头。”
        沈小茹把文件放办公桌上,说:“才不,你要搓弄我,我彩头没弄到性命还有危险。”
        王晓涛哈哈大笑,指许朗朗,“你淑女形象变四大恶人了!”
        许朗朗白眼道:“去去,我和小茹说话,”转脸柔声唤道:“小妮子,听姐姐话过来,好处多着呢!”
        沈小茹就过去靠她坐了,笑嘻嘻说:“来就来,你该不会吃了我。”
        许朗朗从兜里拿出一份假日K歌城的入场券,“团委给诸位的福利,自己找时间去吧!”
        沈小茹想起宋河问自己会不会唱歌,伸手接了说:“好东西,我喜欢。”
        “就知道你喜欢,多练练嗓,别像那天麦霸吓死我们。”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