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十三章 周末的活动
第十三章 周末的活动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晚上K歌十分尽兴,唱完歌,王晓涛提议送沈小茹回家。沈小茹自然不想再次午夜惊魂,欣然同意并且表示感谢。两人一路出门,边走边聊,迎面碰到几个人站住打招呼。沈小茹听人问:“王晓涛,你小子找女朋友啦?挺漂亮的嘛。”
        王晓涛敲那人一拳:“说什么呢,同事而已。”
        “同事更好,近水楼台呵呵。”几个人大笑走了。
        王晓涛有些尴尬,故作轻松笑说:“都是老朋友,开玩笑没分寸。你别在意。”
        沈小茹知道他们是误会,当然不会有什么想法,见王晓涛这么解释倒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该说什么,就笑一下。
        王晓涛又陪着她走了一段路,问:“你实习的事怎么样了?”
        这个?
        沈小茹想一想,只有摇头说:“管它呢,反正三个月还早。”
        王晓涛决定还是提点她一下,“你平时说话做事小心点,别老被人抓住把柄。听说你把材料弄错,办公室那边帮忙也出了问题,这样的事故多了,留下来就困难。”
        沈小茹觉得跟他解释起来很费劲,只有翻一白眼,说:“你不是我,怎么知道全是我的错?”
        还嘴硬?王晓涛想:虽然她嘴硬的样子蛮可爱,但可爱毕竟不能当饭吃。
        送沈小茹到家,两人客气几句分手,沈小茹想起昨晚那两个劫匪,连连叮嘱他快点走,回家又打了个电话过来,确认他确实到家路上没事才放心。
        王晓涛从来,谈女朋友都是风雨挡在前面摆够大男人谱,今天竟然被一小姑娘像大姐兼守护人,电话追着问是否平安到家是否正常无事,并叫早点休息。
        他收了电话,看着屏幕上渐渐暗淡的号码,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
        王母进来问,“刚打电话的是谁?”
        “同事。”
        “女同事吧?”
        王晓涛无语,“妈,您老又开始了。”
        “怎么,你都27了,还不该考虑终身大事?”
        “三十,我的主意是三十,妈您快去睡吧!”
        “30?两年恋爱过了不就30,难道现在不是时候?”
        王晓涛被老妈一连串步步紧逼的反问句搞得有点抓狂,抓抓头嘿嘿笑一声就把老妈推出去关上门。
        王母犹自在门外说:“有合适的就定下来,模样不能太差,人也要老实!”
        王晓涛靠着门想:沈小茹倒挺符合老妈这两个条件,模样不错,也够好对付。回了一句:“没工作的您也要吗?”
        “没工作?”王母眨眨眼,为儿子透露的口风而暗喜,她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扬声道:“那有什么,我们家又不是养不起人,哪天带她来家瞧瞧再说!”
        周末青梅园,王晓涛约了沈小茹一起打车过去,沈小茹见有人主动来分摊一半车费,当然很高兴,到了地正准备掏钱,王晓涛已经先付了。沈小茹下车把自己AA那一份给他,王晓涛一愣,“干嘛?拿走!”
        沈小茹大窘,好心好意解释,“我们说好了一起打车,这钱我该出。”
        王晓涛不在意摆摆手,“行了,我是男人,这钱我还没打算找女人要。”
        沈小茹更囧,她一向秉持吃人家口短拿人家手软的原则,不知道这还钱的事怎么扯到男人女人身上去了,貌似有点古怪的变了味道。
        但王晓涛继续用侧颜和不妥协的气势告诉她:别来烦我,正忙着呢!
        沈小茹惴惴的收了钱,心里在盘算: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青梅园今天来的人不少,好在园子本来就是一座小山,山脚是停车场,山腰平台建了K歌厅棋牌室餐厅,山顶小广场围了栏杆做活动,人虽然多一散开就稀落了。
        许朗朗在四下张罗招呼,见两人来,说:“帮忙照应着点,别傻站着。”
        两人得命,拿了接待单子到门口去等人。今天的活动分三块,分别是唱歌跳舞,竞技游戏,猜谜过关。沈小茹看里头没桥牌扑克,好奇问王晓涛,王晓涛在她头上敲了一记,说:“傻的你啊,有规定不能打牌懂不懂?”
        沈小茹摸摸头,觉得这家伙怎么可以随意动手,抱怨道:“喂!你有话就说,干嘛敲人啊!”
        王晓涛觉得这个女子真有点蠢,连什么是亲密朋友的玩笑什么是心怀怨恨的敲打都分不清。不过看她脸蛋红晕自然,在青梅园的蓝天丽日花香果香里,嫩如娇花似乎吹弹的破,也就不跟她计较了,摆手说:“让开点,后面来人了别挡路!”
        沈小茹忙跳开,见路上胡局长正稳步上行,忙拿起篮子里的活动单,跟在王晓涛背后送上去。胡局长一手叉腰一手抹汗,唏嘘和王晓涛说天气越来越热,沈小茹拿着活动单在旁边傻站,正觉得胡局长废话太多,胡局长已经转向她发话:“沈小茹,我听说你工作上不够认真啊!”
        沈小茹暗叫:来了来了,嘿嘿,果然跑不掉!低头说:“是,以后我会改正的。www.xslONg.com”
        胡局长哼哼:“以后,哪有那么多以后。”
        王晓涛在边上陪笑说:“局长你快进去吧,他们应该等急了。”
        胡局长‘唔’一声结束了对沈小茹的训话,进去了。
        沈小茹的好心情被局长打击了一下,有点混乱,站着发愣。王晓涛回头对沈小茹教训:“以后领导说什么,别拉着脸,神态要自然点,听到没?”
        沈小茹打起精神,“知道啦!”
        王晓涛又指点了几句,大意是待会见到领导怎么相处之类,最后加一句:“我这都是为你好,懂不懂?”
        沈小茹很奇怪:他前天吃饭还吞吞吐吐,今天怎么说这么多,莫非昨晚上和许朗朗她们一起K歌增长了感情?叽咕:“知道啦。”
        王晓涛见她样子乖巧,心情很好,决定今天姑且罩着她,豪迈一挥手:“行了,人来的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
        沈小茹看看名单:“不好吧,还有十来个人没来。”
        “那行,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帮忙。”王晓涛想:这女孩子领悟力太差了。
        沈小茹疑惑他这话似乎在生气,见他脚步声通通的往里走,决定继续维持目前还算良好的关系,多个朋友多条路么,跟上去说:“行啊,一起走。”
        王晓涛觉得沈小茹现在越来越有眼色了,满意用谜底大揭露的口气告诉她,“知道今天有谁会来吗?”
        沈小茹摇头,王晓涛正要讲。
        宋河声音问:“你们在这干什么?”他从小路上来,光洁额头微微有汗,黑衬衣灰色长裤非常简单的穿着,反而越加显得身形修长挺拔玉树临风。
        王晓涛说许朗朗叫自己和沈小茹来这接人,宋河拿起单子看看,注意了一下签到的人名,说“你们先进去,我在这守着。”
        进去路上沈小茹继续追问今天要来什么人,王晓涛卖关子说:“待会你就知道了,总之那人是唱民歌的好手,你跟我一组就是。”
        许朗朗招手叫他们过去,说:“拿着这盒子里的花去分,红色是一组,蓝色是二组,黄色是三组。”
        沈小茹见她衣领上配的是蓝色花,知道她待会要参加竞技游戏,正寻思自己选什么颜色,王晓涛伸手拿了红色的花戴了,说:“看什么呢!随便拿一个不就完了。”
        沈小茹想起他说要自己和他一组的话,就也拿红色花戴了,见王晓涛高高仰头,小心问:“每次搞活动都这些项目?”
        “差不多,只是具体内容不一样。自从去年领导与民同乐以来,我就没见它们变过。”
        “那还不如搞个球类联谊赛什么的,各个科室也可以活动筋骨。”
        沈小茹觉得这主意不错,心里有点雀跃,“等会我告诉工会的杜老师,说不定这个主意可行。”
        在学校球类联谊赛,一般可以看到各式美男,沈小茹决定集中火力把机关男队一眼饱览。省得花时间透过现象看本质,在各科室深深大门后发掘隐藏的标青人物。
        对了,还可以看美女,比如排球之类,身高第一首选,到时候满场婀娜,洗眼睛是好物。
        沈小茹两眼放光,王晓涛嗤声表示她的想法太笨:本来这些活动就是市里十来个中高层领导轮流下来与民同乐的行为,比赛起来如何轮流?再说无论哪样球类联谊赛,部分高层的年龄和体力都难以支撑,这样笨的念头只有沈小茹这种以为全世界都和她一样年龄的人才会想出来。不过王晓涛当然不想大说领导是多么多么老,走不动跑不动所以球类联谊赛不行,于是干脆不吱声,让沈小茹自己去碰壁领悟。
        只道:“老实点,别吱吱哇哇找事。”
        两人挨个去问站在山水园子里的各位来客,不一会盒子里的花都被分完,王晓涛被统计局老贺拉着说话,沈小茹就往后走,见宋河正和老柯走过来,两人都没带花,忙说:“我给你们找花去。”
        朱兰在那边招呼老柯过去,老柯丢话:“别给我整那些玩意,我不喜欢。”就走了。
        沈小茹在前面走,宋河带着宋河来到许朗朗那,见屋子里人都不在,桌上盒子里只剩蓝黄两色,想起王晓涛说的话,就问:“主任,待会是不是要来一个重量级人物?”
        宋河抬眼略有错愕,问:“谁告诉你的?”
        沈小茹含混道:“我听人说的,还讲那人是个唱民歌的好手。”
        宋河沉吟一下,说:“吴市长要来。”
        沈小茹表示恍然,但不知道吴市长来不来有什么关系,弄得王晓涛莫测高深,宋河眉头紧皱。她决定言归正传,问:“你参加什么组?”又把各样颜色的代表组讲了一遍。
        宋河想起刚才看见她和王晓涛,一人戴一朵红花捧着盒子满园乱走,样子又傻又呆十分碍眼。顺手拿了朵蓝色的戴了,说:“把花换了。”
        沈小茹有些懵懂,宋河看她歪着头样子愣愣的,有些好气好笑,伸手把她衣扣上的红花摘了,拿起一朵蓝花塞她手里,回身就走了。
        沈小茹摸摸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换,换了等会王晓涛问自己可怎么说。正为难,工会的葛姐兴冲冲进来,“小茹外面正唱歌呢,你还不快去!”
        沈小茹忙把两朵花都塞兜里,一溜烟跟出去。
        唱歌选在一间大屋子里,二十来个人分几组霸占麦克风,沈小茹见王晓涛在窗户那,就过去。王晓涛正和一个俏丽背影女子说话,没空理会她,沈小茹东张西望一会无聊,问旁边的年轻人:“准备做什么呢,是不是要比赛?”
        因为她看这阵势,有点彼此K歌定胜负的意思。
        那年轻人还没说话,俏丽女子已经回头,看见沈小茹,说:“好巧,沈小茹是吧。”
        却是柳眉。她今天装扮得宜,俏美五官淡施粉黛,更加明丽不可方物。
        沈小茹见对方还记得自己,有些小兴奋,笑说:“是啊,你也唱歌吗?”
        柳眉嫣然一笑:“说不好,我再看看。”
        突然眼眸一亮,说你们忙吧我还有事,急急就走了。
        王晓涛有些扫兴,叫沈小茹,“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选碟子。”
        果然分了几组是准备比赛,一首民歌一首流行交错起来,谁输了就喝掉一大瓶水。沈小茹自觉自己嗓子还行,但王晓涛分析了一下,挑了三个人做队友,叫沈小茹做替补。沈小茹很气馁,在边上旁观,同时很好奇那位重量级人物什么时候到,按常情推断,应该会在下半场赶过来。
        正在做围观群众,兜里手机响,是宋河打过来的,屋里太吵沈小茹接通出门,宋河问:“我们这里缺人,你要不要过来帮忙?”
        “你在哪里?”
        “山上做游戏的球场。”
        沈小茹看过安排,知道今天游戏项目是两人双脚跳,捡沙包之类,觉得这么大人还乱没形象在球场蹦蹦跳跳,别人看着不笑死才怪。所以答应了王晓涛,选了最淑女文艺的歌来唱。现在听宋河问她,忙推脱,“啊,我们这边正忙呢,恐怕没空。”
        “我在这等你,上来吧。”
        宋河也不等沈小茹回话就挂了电话。
        沈小茹只得恋恋不舍往屋里看一眼,屋里正热火朝天喧嚣四起。她边吭哧吭哧往山上爬,边想:待会自己像只大虾米一样满场乱跳,肯定会让N多人笑歪嘴,真无聊啊!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