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十四章 神思恍惚的比赛
第十四章 神思恍惚的比赛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熬夜看电视昏头了,中午没有及时更新,请原谅
        感谢给我做封面的tx,谢谢乃,这个封面很漂亮:)山上球场果然比下面还热闹,蓝花军团黄花军团分成两片,沈小茹从兜里摸出蓝花戴了,边溜达边左右张望,许朗朗早扬手叫起来,“那里那里,还有一个我们的!快过来快过来!”
        沈小茹正跟随她的话声四顾,老柯在那边吼一嗓子:“说的就是你呢,快过来!”
        沈小茹忙惴惴跑过去,不晓得自己这会又被划到了什么队伍里。
        许朗朗一把把她拽过去,抱怨道:“怎么不早点上来?”回头对前面大声喊,“报告队长,我们这边人齐了。”
        “人齐了那就开始吧!”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声音浑厚,挥挥手说,“大家配好对子,我这可是严格记分,谁也别想耍赖!”
        沈小茹在众人哄笑的时候,晃眼一圈,看见胡局长老老实实的别个小黄花站在队伍末尾,一只脚和一个同样胖团团的中年人捆在一起,然后许朗朗的一条腿上挂了朱兰,老柯一条腿上挂了统计局的老贺,队伍的侧边,宋河和人事科科长并肩站在一起。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沈小茹眼花缭乱还没回过味来,刘大姐已经扯了她推到一人身边,说:“逢副市长,你跟她一块。”
        喔!
        沈小茹面前正站了一身干净利落休闲装打扮的逢苏云,她短卷发发梢微带金色,白皙面孔上一副秀气淡黄透明珐琅眼镜,笑容温和,说:“小姑娘,你能行吗?”
        “啊。”沈小茹这时大脑已经当机,口不择言,说:“怎么玩,我没见过。”
        许朗朗在后面听着几乎要吐血,逢苏云手上拿根带子,比划说:“看见这根带子了吗?我们一人一条腿用这个捆着,然后齐心协力跳到终点,哪一组先到就哪一组胜利。”
        她话里头文绉绉的词用的太多,循循善诱像幼儿园大班的老师,沈小茹不知不觉很汗,红着脸点头说:“明白。”
        心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实在有够傻,八成被人看作脑子进了水。所以说领导是个毒物,能够敬而远之一定要敬而远之,如果不幸与他/她们为伴,十成九是开年忘了烧香拜佛。
        不远处宋河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根本没有始作俑者的自觉,正眼都不带看她一下。
        前面在吹哨子叫各就各位,沈小茹接过带子把两人腿捆在一起,逢苏云试了试觉得力道不够大,说:“要不要再捆紧点?”
        “不用。www.xsLOng.”沈小茹尽量让自己平静点,为掩饰内心慌张撸起袖子放粗嗓门说,“只要我们步调一致就行,绳套有弹性还能避免咱俩不协调,摇晃摔跤。”
        逢苏云表示赞同,说:“我们跳的时候数一二三怎么样?”见沈小茹点头,立刻笑道,“那你来数。”
        沈小茹试图推脱,逢苏云已经拍拍她肩膀,表示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沈小茹唯有默认。那边中年人吹了一声哨子,喝道:“准备!”
        这场比赛,男子组和女子组同时起跳,不过为公平起见,男子组的距离要多一圈。大家彼此取笑,小广场上热闹的像开锅滚水。除了两人三只脚的蓝队,还有拿着小气球小旗帜的黄队,他们充当拉拉队角色,盖因逢副市长来了,原本属于他们的猜谜游戏也提前结束。
        沈小茹站在乱哄哄的队伍里,心里犹自在想:吴市长没来么?王晓涛白白在山下练歌拉嗓,结果却不相干。向山下张望两秒,确定自己也帮不了他,收转目光专心比赛。无意中看到宋河,靠在护栏上瞧着自己神色不善,她心头打鼓不知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现管。忙扯扯嘴角送上善意笑容。
        宋河早把眼神轻飘飘略过她,转向一边的几位科长,相谈甚欢。沈小茹白费表情,只有把嘴角收拢,悄悄打量身边和自己捆着一条腿的逢苏云。
        逢苏云正和隔壁厢朱兰笑语,见沈小茹回头张望,就说:“小姑娘,我和她打了赌,赌我们一定赢,你有没有信心?”
        沈小茹自觉后背冒汗,心中很囧脸上大义凛然道:“当然!”
        逢苏云一拍巴掌道:“好,我们两个携手,八成也要所向披靡。”
        沈小茹忍不住噗哧一声,心头紧张早卸下去大半。
        两人站在三号位,发令枪一响,就手互相搭着腰,一起喊一二三跳了出去。人多嘈杂,尖叫惊呼不断,混杂不时响起的大笑,一起一落间就有不少人乱了阵脚,摇摇晃晃,前仰后合,连着摔倒两个,现场笑闹的更厉害。
        沈小茹在大学里参加体育项目的机会不多,最拿手的就是打羽毛球,现在轮到脚上发力,笨手笨脚不比年近40的逢苏云强多少。好在她年轻身体敏捷,及时调整重心,才没有导致两人都起步就摔倒的后果。
        两人初次合作,步伐大小都不一致,虽然身高差不多,但各自力道有轻重缓急,起步下脚都没确定,两人只勉强保持在中间速度,不过庆幸的是还能维持平衡,没摔倒。
        见前面许朗朗和朱兰跳得飞快,沈小茹抹抹汗,继续喊一二三,渐渐两人协调起来,速度也慢慢上去。www.xslONg.com
        逢苏云擦擦汗,说:“不用担心,我们就得第二名好了。”
        沈小茹笑说:“好!”
        她沉下心来,口令慢慢喊的符合节奏,两人速度更快,看看和许朗朗齐平,朱兰推许朗朗说:“小许快点儿,人追上来了。”
        许朗朗咯咯一笑,说:“宋河那组早赢了。”
        大家抬头看,果然宋河和人事科长一跳一跳已经在往回跑,宋河笑得十分之灿烂,整个人在阳光里似乎都有光晕,沈小茹眼睛有些发直。人事科长满头大汗,看她们几个嘘口气说:“喂,你们要加把劲!我们快赢了。”
        许朗朗大嗔:“你们欺负人!”
        他们呵呵笑着,一转眼就过了几人身边。
        逢苏云推沈小茹,悄声说,“趁她们不注意我们快走。”
        沈小茹忙喊一二三,许朗朗一下回过神,扯着朱兰就往前跳。两人笑几声,见众人纷纷快到终点,忙抖擞精神继续往前跳。
        来来回回好几次,两人这组总算赶了个后半截,没做最后一名。
        前面又在摇晃小气球,第一轮没被淘汰的继续第二回合,除了第四名许朗朗朱兰,第九名沈小茹逢苏云,其他八名全是男子组。
        这一回合,哪组先把自己圈子里的小气球踩完哪组获胜。
        沈小茹和逢苏云配合了一会也有经验,拉着对方两只手,用没捆着的那只脚去踩气球,噼噼啪啪声中转眼就踩完一角。隔壁正是宋河那组,两个大男人不如这边女子身形灵巧,忙活半天也没踩烂几个,宋河长腿一伸,跨界反而把沈小茹这边的气球踩爆不少,沈小茹跺脚大喝:“喂!多管闲事。”
        话音未落,旁边众人都有默契,一人伸一只脚出来,噼噼啪啪转眼就把沈小茹这组的气球灭掉大半,沈小茹急道:“我们赢了!”
        人事科长抹一把脸上的汗,呵呵笑道:“你们气球都被我们踩光了,你们输了。”
        沈小茹见这位领导也像三岁小孩一样耍赖,眼珠一转以赖反赖:“明明是我们气球自己爆的,你不服气自己问它们。”
        人事科长瞠目,说:“小妮子狡猾的很嘛!”
        沈小茹咯咯笑,身边逢苏云说:“对的,老陈,你自己问它们,它们回答你一个字,我就给你发全勤奖。”
        哄笑声中,第二轮沈小茹逢苏云组大胜。
        两轮结束,午饭时间也到。餐厅在半山腰的小广场,大家结伴往下走,沈小茹游戏中还没什么,游戏结束就觉得自己呆在逢苏云身边不自在,虽然逢苏云样子和气温婉,不像不好相处的人。但毕竟不是自己一类人,秉承离领导越远就越自由的原则,沈小茹有意落在后面,找到许朗朗,和她一路。
        朱兰是东北人,正说她们家过年包饺子,饺子馅里要放一枚铜钱做利事,没铜钱就放甜枣或花生,总之一切和肉馅不同又寓意吉利的东西。沈小茹以前在寝室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过,听得神往,插嘴问怎么擀面好吃,许朗朗也请教怎么拌佐料。前面老柯回头说:“今天正好,中午吃饺子。”
        朱兰笑起来:“真难得,青梅园还能吃到饺子。”
        余城是南方习俗,面食都在早晚,中午吃饺子是有点稀奇,何况是以南方菜闻名的青梅园。
        老柯扬扬头,眼神指前面说:“那边好几个都来了,吃一顿饺子大家清净。”
        许朗朗朱兰都明白,沈小茹自然是不懂,不知道那几个是谁,正想打听,见前面王晓涛过来,叫住她问:“你刚才到哪去了?”
        沈小茹说在山上比赛来着,王晓涛和她走了几步,悄声说:“纪委的人来了。”
        “他们来干什么?”
        “来玩,与民同乐,所以我们中午只有都吃饺子了。”
        沈小茹恍然,觉得自己消息也开始灵通起来。问他,“吴市长来了吗?”
        “听说下午才到。”
        说话间已经走到餐厅门口,众人分了几大桌坐了,沈小茹自然是和王晓涛在一起,刚坐下,就见对面一席上,柳眉正坐在宋河身边,笑盈盈如沐春风,正和老柯划拳。宋河脸上也是轻松适意的表情,抬眼间,已经和沈小茹四目相对。
        他眼眸微眯,有几分不耐烦的转开眼,沈小茹眼神5.5,连他黑眸子里一点涟漪都看得清清楚楚。暗想自己并未得罪他,乖乖听话上去助力,没得一句好话或眼神体恤,平白被他眼光谋杀了N多回,难免有点叽咕,也索性不去理他。
        那两个纪委来人坐在角落一桌,席间大家都非常自然,沈小茹没觉得有任何异常。
        吃完饭,沈小茹估摸着活动差不多结束,剩下的都是一些特别有闲的人,却听工会主席上台宣布,说:“下午打乒乓球羽毛球,完了拔河比赛,晚上7点吃了饭自有大客车送大家回家。”
        沈小茹听得一个头比两个大:上午联谊下午比赛,如此密集的体力劳动,搞不清楚究竟是来休闲还是来野外拉练的。
        果然就听到有人笑:“老肖,你成心把我们累死?拔河比赛就算了吧!”
        工会老肖笑眯眯弥勒佛一样,“都要上都要上,这会走也没车,晚上我已经吩咐厨房加菜,水煮鱼保证每人都有两大碗。”
        只要领导走了,大家也可以撤,众人都悄悄看那边,见几个领导都有坚持下去的打算,这才无奈妥协,各自找休息的地方去了。
        青梅园有一栋三层小楼,上下客房分了标牌,可以给来客午休夜宿。沈小茹和许朗朗朱兰走一处,三人商量好了住一间房,半途朱兰却被逢苏云叫走做伴,于是许朗朗笑道:“不如把柳眉叫来一块。”
        把钥匙给沈小茹,吩咐她上去开门铺床,自己给柳眉打电话。
        沈小茹把门打开,又开了窗户透气,伸手一拂,不注意把窗帘上的夹子打掉下去。下面有人嘿一声抬起头来,却是纪委其中一人。沈小茹对他们的脸虽然只认了一个大概,也知道是谁,忙陪笑说:“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打到您疼吗?”
        那人二十多岁,样子很年轻,靠窗户边看沈小茹说:“我认识你。”
        沈小茹揉揉眼,想起开发办考试时碰到的那个南大毕业生,不由压下半个惊呼,笑道:“好巧!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那南大毕业生笑道:“我叫刘云,你呢?”
        沈小茹觉得与他在窗户边一上一下应答,被人听见有点不妥,说了“沈小茹”,就指指窗户说,“不打扰你休息了,再见。”
        刘云探头看看天,说,“好,那就下午见。”
        沈小茹关了纱窗,拉上窗帘,清脆小高跟脚步由远而近,许朗朗和柳眉走进来,招呼一声:“都收拾好啦?”,两人继续坐在床沿上叽叽咕咕。
        沈小茹见柳眉专心和许朗朗说话,也没有和自己打招呼的意思,就去卫生间洗刷一番,脱了鞋***裹被子打盹。
        许朗朗扔了一包零食过来,“哎,别睡啊,也不怕长肥肉?”
        沈小茹接住零食,见是一袋花生,正没胃口想放到床头柜上去,耳边听到柳眉笑说:“小茹进开发办一个星期了罢?”
        她语音婉转,叫人一听就觉得有些放不下的舒服妥帖,沈小茹忍不住爬起来,回答她说:“是啊!”
        柳眉托腮瞧着她,眼波微转,嫣然一笑又接着问:“同事相处的还习惯吗?”
        “嗯,还行。”
        “宋河他没难为你吗?”
        “没有。”沈小茹老老实实说,并觉得柳眉眼睛在这会儿显得有些格外明亮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