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十五章 打球和下棋
第十五章 打球和下棋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沈小茹和柳眉没聊两句,就见柳眉捂嘴打了个哈欠,眼睛也由精神抖擞的明亮转为暗淡。柳眉笑问:“小沈,你家是哪儿的?”
        “遂江。”那是南部一个小城,素以竹器闻名。
        柳眉表示没听过,然后笑道:“我以前在德国留学的时候,很多话不会讲,他们说我就像你现在这样。”
        沈小茹苦笑,对柳眉这样曲折的表明她言谈笨拙不入眼的善意,表示理解。呃呃,不是早有一句话么?她已经对接受点言语上的打击很习惯了。何况宋河早就说过,‘做好自己的事情,别人说你什么我都不理会’——只要直属领导不在意,那就不要额外生枝得罪人。
        柳眉明显没有刚才和她说话的兴趣,谈话至此自然告一段落。
        上午确实有点累,午睡因此很好,沈小茹被许朗朗摇醒时,还在做梦,梦见宋河教她怎么啃筋道十足的排骨,她忙活了半天没吃到嘴,正在着急,许朗朗一摇,好梦顿时化为泡影。
        她叹息一声,许朗朗说:“动作麻利点,下去陪我们打球。”
        沈小茹哈欠连天说:“打什么球?”
        “到了你就知道。”
        两人提前走了,沈小茹慢慢用冷水冰一下脸,脑海里犹自回味啃排骨的美妙感觉。手机上来了条短信,是许朗朗发的,叫她到乒乓球室去。
        一路上喝茶的,聊天的,下棋的,大家都在陪几位领导耗着。但几位领导却不见影。
        到了乒乓室,沈小茹见许朗朗柳眉和一个五十来岁男子正在说话,旁边还有胡局长和刘云。五个人呈品字形站了,那男子处在最中心,说话时兴致极好的用手势辅助加重语气,对面的人都是忙忙点头听得十分认真。
        沈小茹虽然对这张脸不熟悉,但看派头也知道是吴市长。站在一旁看他说什么,听了半天原来是在说打乒乓球的技巧。沈小茹耐心站了一会儿,见宋河从那边过来,手插口袋里大步流星,俊雅形貌在人群中格外醒目,她精神一振,感觉瞌睡虫终于全部飞走了。
        胡局长招手示意宋河站自己身旁,等到吴市长讲完怎么发怎么接怎么扣三连招之后,提议先打两局试试。
        吴市长同意,于是分组,吴市长和柳眉一组,刘云和许朗朗一组。胡局长宋河在一旁观战,沈小茹在一边捡球。
        唉唉,好歹女士优先嘛!
        沈小茹对一个玉树临风一个心宽体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拿着小筐子守在一旁。场上四人技术都不错,乒乓球半天不落下来,沈小茹在边上站着无聊,索性找个凳子坐下来看。
        虽然在领导都没坐的情况下,这样有点托大,但想来领导日理万机,也没空和自己这等小人物过不去。
        她坐在侧面,看打球烦了就去欣赏宋河全身,他颀长挺拔的身形,不论抱臂挽袖还是斜站随意,全部动静皆宜。www.xsLOng.COm还不时和胡局长笑谈两句,嘴角边笑容生动自然,表示他今下午心情非常的好。沈小茹发现,只要他一笑,柳眉就开始丢球,不是随手抡拍子扣到台角,就是一板子把球送飞。沈小茹四下忙着去捡球,暗暗抱怨那位能不能少笑两次,免得她埋头满地乱窜乱找的形象不雅。让吴市长和刘云看了笑话。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抱怨起了作用,吴市长适时叫停,把拍子递给宋河说:“小宋,你来替我打两局。”
        宋河接了拍子,挽袖子上场。
        沈小茹再次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人才啊!浪费袅!!如果是篮球排球足球之类,今下午就可以大饱眼福,看帅哥秀一下肌肉了。
        不过现在场中也是十分养眼,宋河和柳眉,许朗朗和刘云两对金童玉女。可惜许朗朗早有男朋友,不然刘云模样帅气,和她也蛮配。沈小茹暗叹一声,又想起那夜众人八卦,说宋河迟早离开余城进省,所以柳眉一直没有希望。一念至此又觉得宋河太不地道,既然无意就该早点和柳眉说清楚,明白拒绝人家也比耽误别人青春好。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宋河的美色立刻下降数倍,杀伤力归零。沈小茹确定自己还是更注重内在的正常人,心安不少。
        小白球在空中风驰电掣,飞来飞去,沈小茹乖乖拿着小筐子在隔两位观战领导十余步的地方侍立,果然片刻后,因为场上四人控球能力太强而无事可做的沈小茹,就接到胡局长指令,“沈小茹,去搬两个凳子过来。”
        沈小茹利索答应,跑到外面搬了一张凳子进来,加上自己刚才坐那张,一起扯张纸擦干净,恭恭敬敬送到领导身边。胡局长奇道:“你不坐了?”
        沈小茹忙点头:“不用不用,我喜欢站。”
        凳子百余米外棋牌室才有,又是稳重扶手椅,她一趟吭哧搬一张过来已经觉得很不堪,对领导要她也坐的‘好意’——只有敬谢不敏。
        刘云哈的一笑,沈小茹见他和许朗朗都看着自己做鬼脸,心知这两人早猜出自己想的什么,还一个苦瓜脸回去,表示自己实在是迫于无奈才这么说。
        刘云笑嘻嘻的瞧她,明晰五官在笑容衬托下格外生动,又在打球中和许朗朗说几句,宋河这边突然发力,连着几下横板直抽,数球扣在对方界内,刘云手忙脚乱,接救不及,竟是输了这一局。四人刚才已经三战一胜一平,加上这局,宋河组赢了全场。
        吴市长起身笑道:“好球,攻的好守的也好。”
        柳眉笑说:“那还不是您先说的方法好,是吧?宋河。”
        宋河笑把拍子放了,说:“市长曾经是国家运动员。”
        “真的?”沈小茹正搬板凳,听说这么牛叉的事发生在胖团团圆滚滚的吴市长身上,不由惊叹一声。www.xsLOng.
        众人都好笑瞧她,胡局长皱眉:“沈小茹……”
        吴市长倒和颜悦色,“暧,都是年轻时候的事,老了老了。”
        又说,“去冷茶厅,我请客。”见沈小茹忙着搬凳子走,微笑问道:“小姑娘,你去不去?”
        沈小茹自然认为自己理所应当说不去。却见站在最后面的宋河极快的对自己使了一个眼色,她迟疑一下,本来到嘴边的‘谢谢了,我不去。’变成“谢谢了,我去。”
        胡局长脸色有些难看,刘云倒对她很有兴趣,许朗朗柳眉彼此对视,摇头不说话。
        吴市长一挥手,“走吧!”
        冷茶厅是青梅园极有名的地方,特色梅子冷茶和枫露冷茶都是招牌,现在才九月底,枫露喝不成,梅子却可以用往年的代替。一人一杯梅子冷茶,吴市长就问各位女士准备吃什么点心。许朗朗和柳眉商量一下决定选蛋挞配樱桃,服务员看看单子,说:“下午订蛋挞的人太多,只有两个了。要不要再订点别的?”
        “呃,两个就好,你以为我们是大胃王吗?”许朗朗把点心单递给沈小茹。
        沈小茹对这方面讲究不多,想起大学时曾听老师神吹过,似乎英国下午茶是要配曲奇饼的,就指了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美观的小曲奇说:“就这个。”
        服务员弯了半腰说,“这是早晨供应的,现在没有。”
        大家似乎都在瞧她,沈小茹本来就不够强大的内心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目光洗礼,忙笑说,“那就随意,你看着给我配一样吧。”
        柳眉不出声的撇嘴笑笑,对她这样土包子的行为颇感无奈。
        服务员点头答应,把点心单递给男士那边,胡局长扔给宋河,吩咐说,“他们这还有几样果脯,一起配着喝茶。”
        宋河点完了,不一会各种东西上齐,沈小茹发现自己面前那份点心和宋河他们的一样,看来服务员图省事,将就宋河的单子,也给她来了一份。
        两色果脯是葡萄和覆盆子,配的萨巴雅蛋糕摞果塔,萨巴雅里头夹了薄薄一层甜酸果酱,和优格味道的果塔配上,很醒口。葡萄是烘烤出来的,挂着盐霜,里头脆脆的籽焦香味美,与只用糖水渍了一下的覆盆子揉合得恰到好处。
        沈小茹端坐,表面不在意,其实内里很严肃很热切的品尝。
        吴市长看看点心,问宋河:“为什么不选松饼?”
        “我觉得那些下午茶的规矩太麻烦了,随意点还可以下棋。”
        服务员正从柜台里端过来国际象棋的棋盘,吴市长感叹一声,说最近不常练,不知道手生了没有,叫刘云过来陪自己下棋。
        刘云对吴市长嗜好略知一二,但国际象棋还不知道棋路深浅,有意推脱,说:“宋主任,你来一盘怎么样?”
        宋河说我的棋艺都是胡局长教的,不如他们两位直接对战。胡局长笑骂,“臭小子,敢推我们出来挡炮火!”
        吴市长摆摆手,“这样,我们观战,宋河和刘云下。”
        这话自然大家都没异议,于是打开棋盘摆上棋子。
        沈小茹吃着点心观战,她对国际象棋并不懂,凑热闹瞧瞧,还是很茫然。看见旁边棋盘盒子上有说明,就反转来细看,许朗朗在旁边说:“光看不练还是不行。”
        柳眉端蛋挞靠桌子慢慢吃,闻言抬头,“沈小茹你也会国际象棋?”
        “不会不会,我只是看看热闹。”
        她们这壁厢说话,那边宋河已经拿了棋子,说:“嗬,不要谦虚,过来下一盘。”
        沈小茹不知他是不是存心想看自己热闹,摇头加摆手,“我真不会,你们玩你们玩。”
        吴市长笑说,“宋河棋艺好,他和刘云对阵刘云吃亏了,干脆换个人,老胡你带小沈,我带小刘,这样也公平。”
        胡局长眼神迅疾转到沈小茹身上,沈小茹芒刺在背,尴尬微笑。胡局长嘴角抽动一下,换了淡定表情,“好啊,小沈你过来,今天这几盘就看你了。”
        这话说的轻描淡写,潜台词是你要下不好就别混了。
        奈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沈小茹硬着头皮坐到宋河刚才的位置,淡定感觉身下余温,掌心发冷,勉强微笑抬头争取自己的权利,“刘云,我确实不大懂,待会手下留情哦!”
        刘云笑得白牙显显,“放心,我不会赶尽杀绝的。”
        胡局长暗哼一声,沈小茹忙同声传译出此时的意思,“你也太托大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许朗朗笑,“快开始,光动嘴不动手这棋怎么下?”
        柳眉掩唇笑道,“你别催小沈,没看她紧张得脸都白了。”正笑着,朱兰过来找她,说逢副市长叫人过去唱歌,拖她去当裁判,柳眉虽然不想走,禁不住朱兰催促,只得一起去了。
        沈小茹脸确实有点白,皱着眉头盯着棋盘如临大敌,刘云看她样子有点好笑,有心说两句话逗她,看宋河沉着脸,胡局长虽然脸色平静,也不是喜笑颜开的表情,于是闭嘴。
        沈小茹执白,刘云执黑,两人重新摆子。沈小茹只记得刚看过的规则上说王对王,后对后;白后站白格,白王站黑格。其他棋子都按刚才晃眼见宋河摆的格式一一放上,勉强没有摆错。正想抹汗,就听对面吴市长说:“老胡你这徒弟还行嘛,初次摆子竟然没错。”
        沈小茹一听不由无语,刚才他说的堂堂皇皇貌似很公平,让自己与刘云对阵,不让宋河占了便宜。可他明明心里头清楚的很,自己根本就是白手一名,——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地道?
        胡局长唔一声,刘云这时已经先走一子,沈小茹也来不及质问他为何不让自己女士优先什么的,忙忙把一边的棋盘规则拿过来,看一下,伸手挪子。刘云笑说:“喂,你怎么看规则。”
        许朗朗在旁边帮腔,“小茹菜鸟,看看规则又没啥。”
        刘云笑着又走,沈小茹忙跟上,见对方有个空隙,放了车过去,胡局长闷声说:“不能越子。”
        沈小茹忙退了子,改中路,刘云有些轻敌,打算二十步之内就把她的王和后拿下,没有注意两侧,沈小茹一把抓住一个过路兵,吃了放一旁,兴奋道:“吃你一颗。”
        刘云表示无所谓,“吃的都是皮毛,还早。”果然转身就吃掉她一个车。沈小茹正不知怎么落子,胡局长有些忍无可忍,指指宋河说:“我收个徒孙算了,你给我看着她。”
        宋河见局长发话,就过来坐沈小茹后面,看她局势,指点了两句。沈小茹还不算太笨,何况人急智生,囫囵按照规则和指点行棋,马走中间,卒拼底线,车满场乱飞。第一局磨掉了刘云十颗子,第二局竟然过了两个卒逼到对方底线,升级成大将,拼掉了刘云的王后,虽然被刘云将死了王,但积分也缩小到20分之内。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沈小茹忙着看局算分,一口水也没喝。刘云见她经常出乎意料乱走棋子,又有宋河在后面指点,虚虚实实分不清究竟是走错了还是别有险招,纠里纠缠鏖战有些晕,喝了几大杯水,上了好几趟厕所,十几盘下来,两人积分竟然持平。
        许朗朗算了一遍,拍手笑道:“平局!”
        刘云脸有些红,嘿嘿笑几声,吴和胡在旁边桌上聊天,见这边积分相等,吴市长就拍了一下刘云,嘿声说:“好小子,你把我面子丢光了。”
        许朗朗笑道,“这边小茹有人指点,刘云只有一个,输了也不能全怪他。”
        沈小茹这时才感觉到身后宋河呼出的气息,还有身上极淡的松木薄荷烟草香味,后颈痒痒的很舒服,脸不由一红,见对面刘云正看自己,慌忙找话说,笑道:“彼此彼此,刘云你棋艺很好,我哪天有空再向你请教。”
        刘云点头:“没问题!我把电话号码给你。”
        宋河觉得这俩人在自己面前笑得太肆无忌惮了点,看着很刺眼,起身说:“沈小茹你把棋盘收了,还给柜台。”又叫刘云,“走,我们去听她们唱歌。”
        刘云瞧瞧沈小茹,本想表示帮她收棋盘,但被宋河一把就拉走了。
        一转眼人都走光,剩下自己收棋盘。沈小茹伸伸腰叹口气:这些人,还真的把人当消遣,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哼哼,等以后自己发达,定要他们左右前后侍立,捧手捧脚伺候。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