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十六章 准备学跳舞
第十六章 准备学跳舞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晚饭果然像工会主席说那样,水煮鱼大碗大碗的上,番茄,红烧,葱油,清蒸……沈小茹望一眼大圆桌上巨大盆子里满满当当的鱼汤鱼头就头晕。www.xsLOng.她找了桌上的玉米馒头,掰了几块吃。王晓涛坐在旁边座位上,心不在焉的东张西望,没发现她脸色不太对。
        沈小茹想起他说那个唱民歌的领导,就问他:“你说那人来了没有?”
        王晓涛有点不自然,“张书记开会,没时间。”又问,“听说你上午下午都挺忙的?”表情挺漫不经心,但话里头有些落落寡欢的意思。
        沈小茹有点不好意思,早上还说好和他在一组,后来自己走也没给他打招呼,中午见面也没说。虽然当时是被兴奋紧张冲昏头脑,大脑高速旋转的结果就是歇息时出现部分当机空白,但也确实有没做的妥当的地方。她觉得,自己和王晓涛算是一类人:都年轻,家庭背景也不是权势阶层,还说的上话,王晓涛也好几次表示了善意和关心。自己对他,要有点那么不同。
        所以沈小茹把上午下午参加的活动简单讲了一下,并且说明,自己真是比较稀里糊涂的状态,如果活动中有什么不恰当的地方导致以后被洗涮,那也只有自认倒霉。
        王晓涛眼睛亮了亮,拿过饮料瓶给她倒了一杯果汁,说:“那没什么,初次参加这些活动肯定都会不自然,你可以问我,我在机关呆的时间比你长,有经验。”
        沈小茹见王晓涛说这话时神情语态都很亲切,言语中很明显的关心,不像白天那样大男人谱摆得足足的样子,忍不住小报复他一把:“才怪,我怎么没看出你有经验?”
        王晓涛气定神闲淡笑,“首先,我人缘比你好。其次,没人敢像对付你那样来对付我。最后,我的直系和跨级领导都对我印象不错。”说完扬扬眉头,“怎么样?这三点你都比我差远了吧?”
        他这话确实挺客观,沈小茹有些不服气心想:我的直系领导,也对我印象不错呢!
        一念至此就去瞄宋河在哪,眼睛逡巡一圈也没看到他。大家笑的笑闹的闹,人影织密中独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沈小茹心里头有点失落,吁口气暗想:贵人事忙,岂是我等小民可以找得到的。
        沈小茹也是个省事的人,虽然不舒服,也没跟王晓涛讲。吃完馒头说完话,就窝在座位上没动。鱼腥味她倒不觉得刺鼻,只是觉得胃口奇差,头晕晕沉沉的而已。
        好容易等领导来了又去,各桌大小头目分别按照职务高低来巡逻了一遍,星期六整整一天的狂欢休闲活动,终于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王晓涛被几个人拉走,他和沈小茹打个招呼并试图邀请她与他们一路,沈小茹听他们意思似乎是坐其中某人私家车回去,然后还要去唱K。www.xsLOng.COm她怕自己万一在路上吐了,恶形恶像嗝应不熟的人超级囧,于是婉转拒绝。
        她找了大客车靠窗位置坐了,预备等会万一恶心反胃不时之需。刘云视线比较好,看到她在车上,就敲敲窗户,写了一张电话号码条给她,说:“以后再联系。”
        沈小茹对他笑点点头,想人家是货真价实的天之骄子,大学毕业能进纪委的,一般在读书时候就里外三新并且有红本——自己一介真正的‘草民’,没必要的话,还是保持距离算了。
        一个小时后到城里中心广场下车,司机招呼大家都下了,沈小茹寻思找人搭伙打车回去,但下车的人都迅速走光,原来不同路的都早搭车蹭车另外走了,大客车载的都是到最近站的人。
        九点半,又是一个不早不晚的时候,沈小茹在广场上彷徨一阵,准备硬着头皮去坐半路回总站的公交车,常听说瘾君子流动性很强,今天应该已经不在前晚上那个位置了吧?
        正向公交站踟蹰,手机响,蓝色的屏幕在黑夜里泛起温暖光晕,沈小茹看见熟悉的宋河的电话号码,心里一喜,忙接通,“主任,有事吗?”
        她小心翼翼又满含希望的问道。
        “明天去书城买盘交谊舞碟子,自己学学。”
        “啊?”沈小茹诧然。
        “以后我们开发办出去办事,光刘鲁一个人不行,你要多练练,准备搭把手。”宋河问,“你是开发办一分子对吧?”
        沈小茹无话好说,唯有苦笑一声,表示微末的抗议。
        “身不由己的事情很多,你要学着慢慢适应。”宋河今晚说话的声音恢复了冷峻,不再像昨天听她抱怨时温柔。沈小茹认为,这是他本色终于恢复的表现。
        “公车来了,我先挂机拜拜。”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宋河出乎她意料,但正好满足她心意的询问。
        哦,天上掉馅饼了。
        “谢谢,不用。”沈小茹边说边无奈摇头:唔,面对这样好意还只能先客气一下表示拒绝,这样口不应心,沈小茹都有点鄙视自己。
        她暗暗祈祷:宋河一定要耐心多多,再三坚持送她回去才好。
        可惜的是,宋河很正常,所以没有她幻想的那样不正常。
        “好吧,你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唔…唔…”
        沈小茹收起声音颜色一下子全部消失的手机,心里有些空空落落,唉唉,寒夜微凉嘛!
        好在她自我恢复能力超快,转念间就已经释然——自己刚才的念头简直不正常,除非宋河疯了,才会出现那种神迹。www.xslONg.com
        公车并没有在站上停下,直接开走了,大约它是看见沈小茹孤零零一个人站着打手机,不像要坐车的样子。沈小茹大汗,懊丧挥拳,伸手摸钱包数过零钞,准备打车。
        左等右等一辆小黑车停在她面前,“喂,沈小茹你怎么还在这?”
        沈小茹眉开眼笑,“王晓涛啊,原来是你。”
        ××××××××××××××××××××××××××××××××××××
        回到家里,沈小茹发现自己的头更痛了,明天可能爬不起来,不过管它呢,周末不用上班正好休息。
        沈小茹几乎躺了一天,屋里没吃的她又只想睡觉,肚子饿的咕咕叫还只能安慰自己权当减肥。下午被电话铃惊醒,她敲着昏沉沉的头,接起电话。
        “书买了吗?”
        沈小茹听到宋河声音一激灵,忙坐起来老老实实回答:“喔忘了,没买。”
        宋河对她这样干脆的回答有些无语,沉了沉才说,“沈小茹,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不是不是。”沈小茹慌忙找借口,弥补电话中那人的不悦,“我今天有事耽搁了,明天,明天下班顺路买好不好?”
        宋河淡淡哼一声,转了话题,说,“局里下周要开舞会,你下午五点到我朋友房子那里,我教你跳舞。”
        呃……,跳舞?
        还是‘教你’跳舞?
        这样的好事?
        想起宋美男那晚华丽丽的身姿,沈小茹咽口口水,但手软脚软爬不起床的她只有恋恋不舍说,“唔,不好意思,今天不行。”
        “你有事?”宋河显然没料到沈小茹竟然会开口拒绝,大约是愣了片刻方才反问。
        沈小茹发现拒绝别人也会带来出乎意料的愉悦感觉,顺口笑答道,“没有……哦,不,有事。”
        “具体说说。”宋河竟然没有失去耐心,慢悠悠的问。
        “啊,逛街吃饭……”沈小茹仓皇道,“总之,总之都是很私人的事情啦!”
        宋河语气淡淡的说:“有事也晚点做,我在你家巷口等你。”
        馅饼变得更大,太诱人了!
        沈小茹再次咽口口水,发现自己不大想拒绝。管它,跟着宋河混,至少晚饭一定能有着落。她边为自己突然找到如此目光短浅的理由而囧然,边回话,“嗯,那怎么好意思……”其实心里在叫着——来接吧来接吧
        “不客气。”宋河的声音更淡淡,有些寒丝丝的,“十分钟后我来接你。”
        十分钟?哇,可不可以半个小时啊。
        沈小茹本想建议,但宋河已经挂断电话。
        她仓皇想自己还没梳洗,还要出门走那么远的路,还两眼金星直冒双手双脚发软浑身无力。
        可是,用脚后跟想也知道,得罪宋大主任的后果是什么,尤其在他主动提出要来接自己的时候。沈小茹大汗淋漓也只有撑着爬起来,找了毛巾勉勉强强抹了把脸,梳梳乱草一样的长发,然后在衣柜前转两圈,考虑到要去陪人,哦不,被人教跳舞,总得穿像样点。但事实是,她也没有什么可选择的,于是抓一条长裙+短T穿了,套上小高跟挽了包匆忙忙下楼。
        这些事情,对于这会两眼发花的沈小茹来说,相当的不容易,才走到一半楼梯,她自己感觉衣服里的小背心已经被汗湿了全部。
        正勉励自己坚持就是胜利,美色和美食就在不远前方时。宋河电话过来了,“你怎么还没到?”
        “你要再等会,我马上就过来。”
        “是吗。”宋河笑笑,声调转冷,“我有事先走,这事改天再说吧。”
        哦天!
        馅饼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散发出焦香美味之后就飞走了,做人不带这样的。
        沈小茹头晕目眩摇摇晃晃,加紧往楼下奔,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说:“别……别……”
        电话已经干脆利落掐断,只剩下话筒中嘟嘟忙音。沈小茹看着手机欲哭无泪:这样是不是太不厚道了点?她辛辛苦苦汗流浃背的奔下楼来,就得了这么个结局?
        太不像话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沈小茹愤愤骂一声:可恶!
        转两圈跺跺脚,又想:罢了罢了,自己太认真了点,用小脑想想也知道他不会教自己跳舞,这些人的事情不要太忙,也许他本来就是故意涮自己玩。
        切!消遣出雅兴来啦?我又不是解闷的。沈小茹怒目。
        好在,此时她觉得一早远离的胃口食欲全部蓬勃的生发出来,她决定立刻去动嘴开吃,毁灭一些可以嚼烂压碎的东西,以抒发心中郁闷。
        在小馆子坐定,慢慢吃面,嚼肉,喝汤,沈小茹渐渐有点心平气和——算了,在人家手下混饭吃,姑且忍让罢!大不了,去买盘碟子,自己多在家练习,有没有他教都无所谓。
        于是吃完两碗牛肉面,沈小茹抹抹嘴,提着小包溜达到书城去买碟子。
        营业员热情向她推销三套装的一组,沈小茹见标价299元,就说:“我只学最简单的国标,一张碟子就好。”
        “一张101。”
        “嗯,其他的呢?”
        “没了,我们这只有这一种。”
        沈小茹飘了两圈,淡定微笑走掉,出门想自己是否该去城南最大的音像批发市场瞧瞧。路旁鬼鬼祟祟钻出一个背着挎包的人,“小姐,你想要买碟子吗?”
        沈小茹精神一振,忙问:“多少钱一张?”
        “你要普通的,还是特殊的?”小贩笑眯了眼。
        “什么是特殊的?”
        “那……”小贩转转眼珠,“当然是质量特别好,内容特别精彩的喽。”
        “价格呢?”
        “普通的十块,特殊的二十五。”
        “跳舞碟子有吗?”
        “有有,请问你要跳什么舞?”
        “交谊舞,简单的就行。”沈小茹想一想,决定卖宋河一个面子,大出血选盘质量好点的。于是加一句,“给我拿特殊价格的。”
        小贩用感动外加钦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似乎在为她的勇气叫好,迅速抽出一张碟子塞到她手里,抓起钱就要走。
        沈小茹忙叫住他,“等等,你放来看看,万一没内容呢?”
        小贩瞠目,大汗淋漓的说,“假一赔十,这……光天化日的,怎么看啊!”
        沈小茹仔细打量他,小贩神色慌张,正以为自己碰到便衣巡勤的女警,沈小茹已经摆手,“算了,看你样子挺老实,我姑且相信你一回。”
        二十五虽然花得心痛,但沈小茹决定表现的大方一点,作出一掷千金的态度。小贩连连点头陪笑,转身就一溜烟不见人影。
        沈小茹琢磨了一下封皮上仪态高贵的燕尾服和露肩长裙,个人表示对这个价格很满意。又到书店花十块钱买了一本跳舞基本步伐,附带两斤苹果满载而归。但遗憾的是,电脑的DVD驱动貌似出了问题,沈小茹捣弄了半天也不行,最后只得放弃努力,决定等发工资后再叫人来修。
        晚上早早休息,第二天起床时,沈小茹觉得精神抖擞,逝去的力量又重新回来了。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