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十八章 成人之美
第十八章 成人之美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沈小茹星期一被借调到办公室帮忙,从此远离开发办四室两位前辈的左右夹击,从个人好恶来说,应该是相当值得欣喜的一件事。www.xsLOng.
        但沈小茹觉得奇怪,她拿着装茶杯签字笔小夹子的小盒子并自己的小挎包,去办公室的时候,心情并不怎么好。
        虽然她得宋河许可,可以两头跑,可以在办公室那边没事的时候回来帮忙,甚至早上签到打考勤在不忙的时候也可以在开发办这边完成了,然后她上三层楼去办公室。——但她总觉得不大自在,心里头阴沉沉的,好像早上刚刚搞掉了一大笔钱,现在荷包空空,一无所有。
        她走的消息迅速传遍开发办,王晓涛灿烂笑脸和她打招呼道别,老白端着茶杯似笑非笑,周寒江嘴里叼着烟卷靠着门框吞云吐雾,老柯纹风不动的低头看报纸,刘鲁哼着京剧小调晃晃悠悠,还有本应大快人心,让她心头暗爽的何婉兰脸上的一点不甘心和江姐脸上的一点神态复杂。
        一一落在沈小茹眼里,鬼使神差的让她大动黯然神伤的玻璃心,甚至还有几分依依惜别的味道。这种感觉恋恋不舍浓浓如酒,缭绕挂怀,挥之不去,让沈小茹开始怀疑自己斯德哥尔摩症状的被虐倾向。
        不过也可以解释,比如说这边好歹情况基本熟悉,办公室那边先有刘大姐凶神恶煞打下底色,后面还不知有什么。忐忑,不舍,都是正常的。
        刘大姐的样子貌似已经不耐烦,沈小茹决定,要更加小心的在办公室这边做事,不可差得太多。
        宋河瞧样子是在低头看文件,对门前走过的沈小茹恍若未闻。他还慢悠悠的喝茶,泡水,尔后点燃一支烟,打电话叫老柯和老周老白待会来开会。
        老柯唔一声问具体什么时间,说自己还要到局长办公室去一趟,不如姑且等他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再开。
        宋河同意,笑说本来准备让他们过十分钟再来,现在就当多延长十分钟好了。
        老柯一笑挂机,顺路走过三室门口告诉老周老白一声,“等我,二十分钟后开会。”
        老白笑拿茶叶纸筒扔他:“你变主任啦?待会回来等着被训吧哈哈!”
        宋河来了之后很少训人,除了几次对白烨廷声色俱厉,一次找周寒江长谈之外。他几乎没有当众或主动给别人难堪,或让人下不来台。
        但就算是这样,他的威慑力也极强的传播,让人不敢分毫忽视。这威慑力一半来自于他的背景,一半来自于他总能在正确的时候做正确事情的判断力。所以大家暗暗有种认同,觉得被他指点,那一定是确实有问题需要改正,既然是确实有问题,那么挨几句说,也是自然而然可以让人接受的了。
        当然江姐不以为然,“咬人的狗不叫。www.xslONg.com”她对何婉兰解释,“越是这样的人越可怕,你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给你下绊子,究竟是怎么动的心思。”
        故而,早晨沈小茹挨那一顿训斥,才让大家这么好奇。因为这个小姑娘,抛却一些有色眼镜,她确实是挺谨慎勤快,而且还挺尊老敬上的一个人。如果江姐何婉兰老白周寒江等等找她麻烦,大家都可以心照不宣,但竟然是开发办的标杆和全局掌控者宋河找她的麻烦——那就有点稀奇了。
        真的有点稀奇。
        这会白烨廷笑话老柯,老柯也不与他计较,慢悠悠背着手走了。
        宋河正在看报纸,外面说笑渐渐消失,他额角微微的,有一层细汗渗透出来。
        他眼睛里看着报纸,其实心里在想别的事。
        “最近很忙,我在某件事上投入的精力太多了。”宋河对自己说。
        他不像某女子,细节看似聪明谨慎,大处一塌糊涂,见微不能知著,什么都可以找到奇奇怪怪的解释,对关键点两眼一抹黑的忽视掉。他今天发了火之后,就敏锐发觉自己已经不对头,很失态,做错了。
        ——沈小茹和王晓涛有什么事和他有啥关系?
        他们愿意怎么眉来眼去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他自己为何会因此忍不住,想敲打敲打某人?
        敲打的目的是什么?
        哦,让她变得聪明点,警醒点,——不,聪明警醒都是借口,他其实是想要她把目光转向他吧!
        于是他先开口提醒,再然后在某人继续犯傻的情况下擂了桌子。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如果有经验丰富的人旁观,可以明确的给他这样的行为下断语:
        这个人,在吃醋!
        吃醋……
        可笑,他宋河万花丛中走,片叶不沾身,美女见得多了,怎么会对这个顶多算是中人资质的人感兴趣?还动声动色,七情上脑。
        他敏锐感觉到了,及时收住话头,打发沈小茹离开,然后在李秘书根据早上电话沟通的结果过来进一步确定的时候,他大力推荐沈小茹离开开发办四室,去办公室驻扎。——这一系列行为都在他暗暗心惊的情况下不动声色的完成。
        谁都不会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宋河抬起头,看看桌上的盆栽:一定是不注意才会发生这种思维脱轨的情况,只要时间多几日,自然一切都会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至于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的缘由,宋河决定不再多想——没什么缘由,只是自己这段时间太累了,然后那边项目的漏洞隐患被引爆的时间越来越接近,自己有些焦虑,于是不自觉的放纵了一点点感情。www.xslONg.com
        及时发现遏杀就好。
        门上有叩击声,宋河抬头,见是江姐带了文件过来签字。
        他一一看过,旋了笔帽签字,江姐笑吟吟道:“主任,你的毛笔字也写得好,哪天给我写个短幅,我让人裱了挂客厅里,也沾点书香味!”
        宋河笑:“江姐,你是存心笑话我。”
        笑谈几句,江姐道,“唉主任,小沈一走我们四室就有点忙不过来了。”
        “唔。”
        “小沈那边也忙,我们可能指望不上了。”江姐悄悄的打量宋河的神色,“要不,再找个临时的来代替小沈在四室的活?”
        宋河皱眉,“需要吗?”
        这话有门!江姐眼睛一亮,笑道,“这个……,我们四室的工作量主任你也看到了。全开发办的文件都要从我们这出,小何她最近身体不舒服,我呢家里又忙。如果能找一个人来,那是最好的了。”
        “你说的有道理。”宋河点点头,“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不然回头给他们人事科沟通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江姐没有料到宋河答应的这么爽快,都说沈小茹是他的人,现在看来,八成是棋子作用太弱,为顾虑平衡他也开始调整态度了。
        “既然主任答应了,那就早点办吧!”江姐一边收文件一边说,“快十月份了,年底人事科那边都比较忙,早点打招呼比较好。”
        宋河微微点头,江姐含笑出门。她自有办法,去试探宋河这话是敷衍还是行动。
        宋河把手放在额角揉一揉,迅速的下了决定,打电话给人事科的许朗朗,问她,“沈小茹去办公室帮忙了,你那有合适的人没?抽一个到开发办来。”
        许朗朗有些惊奇,说:“沈小茹她不回来了么?”
        “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开发办的工作都停下来等她吧!”
        许朗朗牙缝里吸气,“啧啧,宋大主任,您可真是的,好歹人家小茹才刚走,你就在这边断人家回来的后路。哎你这样用完就甩,也不怕让人寒心啊?”
        宋河心跳加快了一分,暗自想自己怎么用过沈小茹了,皱眉压抑住似乎就要开始的胡思乱想,开始打官腔,淡笑说:“小许,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觉着小沈能力很强,也许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所以我们这需要一个帮忙的,明白吗?”
        “行啦!明白明白,您放心,我们干部二科其他的不会,找人的本事一流。”许朗朗眼珠转转,说:“我去问问,看有谁合适。”
        电话里的俊朗男子笑说谢谢费心,许朗朗思忖:我就要借这个机会,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别耽搁了人家的大好年华。
        她拨给柳眉,问:“开发办沈小茹借调走了,宋河有意再找个人,你想不想去试试?”
        “我试干嘛?”柳眉娇俏笑着说,“弄成上下级关系了,不更没戏。”
        许朗朗啐了一口,“得了吧你,当初去报名面试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和我打太极,嗯,差得远呢!”
        柳眉咯咯的笑,转而悠悠叹口气,“人家就不愿意看见我,所以换了别人,我还有什么想头。”
        许朗朗鼓动说,“所以你就要抓住机会啊!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对他有意思了两年,总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就到他身边去,全程跟踪贴身护卫,摸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到时候办个手续调走就是,依旧金童玉女一对,规则又有什么用。”
        柳眉沉吟一下,下定决心,“也罢,就按你说的办吧。只是他那边……能同意吗?”
        “放心,这个调人归我们人事科管,他只有旁观权,没有发言权。”
        许朗朗说干就干,拿着柳眉的材料各个主管处盖章去了。到了办公室,刘大姐不在,沈小茹起身相迎:“朗朗,有什么事?”
        “借公章一用。”许朗朗想起自己这事和沈小茹还有一定关系,就告诉她说:“你从开发办出来了,正好把柳眉调过去,呵呵,他们两个人近距离相处一段时间,看感情能不能再上一个新台阶。”
        边说边觉得自己是在玉成朋友心心念念的好事,实在是莫大功德,神采奕奕满面都是笑容。
        沈小茹愣一愣,马上道:“这样不行吧?”
        “怎么不行?”
        “我……我不是还在四室没走吗?”
        “你这不是出来啦!”许朗朗奇道。
        沈小茹急得想:我立刻就可以回去。但自己也觉得这话说起来莫名其妙而且神叨叨。整理一下思路说:“我在这边帮忙而已,过几天事情忙完了就要回去,到时候编制没有了。我岂不是只有卷铺盖走人?”
        “赫赫,原来是为这个啊!”许朗朗恍然大悟,好笑道,“你放心,放一百二十万个心,这边柳眉她只是借个机会而已,人家才看不上你那个豆芽菜职位呢,绝不会抢你的啦!”
        沈小茹被她一顿说有点脸红,俨然她口中自己就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小心眼人,但浑身上下一万个不舒服,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只有叽咕道:“什么不会抢啊!看你说的。”
        许朗朗拍拍她肩膀,“你相信我吧?”
        沈小茹迟疑一下点点头,她和许朗朗交往几次,知道许朗朗对自己不错。
        “那就得了,我给你保证,只要柳眉和宋河两人事情搞定,她立马走人,把位置给你让回来。”
        沈小茹期期艾艾想说话,许朗朗忙把另外一种情况也一并说明,“还有,如果你这边事情忙完了,他们那边还没结果,我和她一起想办法,随便给你找个闲职做就是。”
        “再说了。”许朗朗趴沈小茹耳边小声说,“柳眉她人脉很广能力强得很,她说一句话比我管用,只要你帮了她的忙,你的这份工作就算铁板钉钉了。”
        许朗朗用一种你怎么这么不懂的目光提醒她,这样做是很正确的,沈小茹茫然想:是吧是吧?这样子是最佳选择是吧?
        但为什么我心里这么难受呢?就好象有一样宝贵的东西,这会已经与我无关了。
        许朗朗盖了公章走了,外面刘大姐进来,捧着一摞资料问:“许朗朗刚从这出去了,她来干嘛?”
        沈小茹翻签字记录给她看,说:“给调人单子盖章。”
        刘大姐见她让许朗朗签了字,而且还写明原因,满意点头,说:“规矩一步都别差,该记录的东西别少了。”
        再仔细瞧,咦了一声说:“柳眉去四室?”
        看沈小茹一眼,说:“你有啥想法?”
        沈小茹没提防刘大姐会这么直接问自己,一时有些慌了手脚,说什么都觉得自己很假打,干脆闭嘴不吱声。
        刘大姐上下打量她两眼,啧啧说:“位置都没有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办。”
        沈小茹觉得自己这会就像无根之木,孤悬海外,再没个可借靠之处,但脸上还是装的淡然,或者是不淡然也要装的无所谓。刘大姐却也没再多说,把资料给她,叫她做两份文件出来。
        资料是关于城西开发的利弊分析,有水利局环保局农牧局等等单位提供的数据,要做的文件是将这些条分缕析,将重复部分省略,不相关部分剔除,全部整成一个有头有尾的总体说明。
        各个单位大约怕说自己不完备,零零碎碎的东西不少。
        沈小茹看得有些抓狂,心浮气躁去接了两杯水喝,勉勉强强坐下又站起,到窗口前面去透了口气,看见楼下广场,突然想起开发办就在三层楼下,一时忍不住有想下去走一趟的冲动,旋身回来在屋子中间又站住,心说:难道这里我也呆不下去吗?
        虽然知道自己只是借调,留不留的下来真与本人RP指数没有任何关系。但事已至此,退无可退,只有原地作战,再无它法。
        她暗暗叹息一声,坐回去慢慢看文件,偶尔一眼瞟到窗外流云,心说:这会柳眉应该已经接到调令了吧!许朗朗带来盖的,是最后一个章。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