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十九章 明白的残忍
第十九章 明白的残忍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宋河在档案柜前放文件,听到背后敲门声,随口说:“进来。”
        浅跟鞋轻轻笃笃几声,来人轻手轻脚在沙发上坐了,宋河心中一动,抓着文件的手指不由紧了紧,他暗暗吸口气,依旧漫不经心的翻文件,恍若没注意到身后人的存在。
        晾一晾她,疏远两人之间的距离,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
        他侧身低头就着窗口光线翻看手中文件,身后人托腮笑吟吟打量他被光晕勾勒出的优美轮廓。虽然他还没回过头来,但她一点都不急,他和她以后将会有大把的时间相处,不知道那时,他又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作出什么样的抉择。她其实有点好奇,她很想看看,宋河终于不得不面对她时,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但这个人好像有点故意拖沓,慢悠悠的准备晾后面人一个冷板凳。
        柳眉忍不住了,咳一声。
        宋河一愣,迅速转身,及至看见沙发坐着的是一身桃红套装的柳眉,而不是某位时,心头竟是一阵失望。垂眼把文件放到桌上,说:“哦,怎么是你?”
        柳眉观察力十分敏锐,虽然他极快的将眼中变幻的感情遮挡住,她还是发现他有些不大对劲,只不过这不大对劲明显不是因她而起。她有些气馁。咬唇笑道:“怎么,不欢迎?”
        “哪里,热烈欢迎宣传部的柳组长莅临指导开发办工作。”
        柳眉对这官腔十足的回答暗暗生气,瞪了站在办公桌旁淡漠微笑的宋河一眼,笑道:“我今天来可不是以宣传部的身份。”
        “唔,柳眉组长高升了?”宋河拿杯子去接水。
        “我现在是你的手下,满意否?”柳眉赌气道。
        宋河身子一震,水洒了大半出来,柳眉在边上喂喂叫着:“宋河你不用这么失态吧!”
        宋河冷峭道:“你说什么?”
        “我以后就是你的人,顶替沈小茹的位置。”柳眉毫不客气的对视,昂头道。
        “你……你,简直是胡闹!”宋河气得把纸杯‘啪’一声砸进垃圾桶,“你这样想干什么?”
        “放心!”柳眉微笑,“我不会影响你的前程,你明年就调走,我们之间的事情不会有任何妨碍……”
        “好了,打住!你现在最好快点回去。”宋河神色间毫无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要回去?”柳眉气道,“我现在有正式的调令,没事把文件当儿戏吗?”
        宋河看着柳眉递到面前的调令,忍一忍怒火,冷笑一声,“这是谁的主意?”
        柳眉笑仰头,“反正不是我,后面的人多了。”
        宋河无语半响,叹口气说:“柳眉,你这么优秀,我一直把你当作普通朋友,何必破坏这种感觉呢?”
        柳眉眼睛眨一眨,笑嘻嘻的说:“哎话扯远喽,我们现在不是普通朋友么?以后怎样以后再说好了。”
        ××××××××××××××××××××××××
        柳眉中午请许朗朗吃沙冰的时候,郁闷的说:“谁想和他做普通朋友?如果他不愿理我,干脆普通朋友也不要做了!”
        许朗朗有些懊丧,道:“也许男人都这样,对追得太紧的女人反而没感觉,我这样是做错了吧?”
        柳眉打起精神,仰头一笑,“无所谓,两年了,这件事也该有个结果,我正好趁这个机会相处一段,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从此后再不见这个人!”
        许朗朗赞一声好,说:“快刀斩乱麻。”
        柳眉进驻四室,江姐何婉兰笑颜相迎,老白周寒江心照不宣眯眼,王晓涛看着这个久闻其名的大美人啧啧对老柯说,“从此后我们开发办可就名声在外了。”
        刘鲁笑扯扯的抽烟,说:“羡慕吧?赶明儿也把女朋友弄到办公室来。”
        王晓涛瞪眼笑道:“我疯了才干那种事。”瞧瞧宋河办公室那边,若有所悟。
        沈小茹忙碌一上午,终于把数据整理清楚,下午做文件的时候,试了好几个模板,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想起前几天在开发办看过一个相似的文件,心念一动,对刘大姐说:“我这份文件想找个参考,开发办有份相似的,我去看看。”
        刘大姐‘哧’一声笑,点头说,“得,有人顶替了位置不放心,去吧去吧。”
        沈小茹心里想——我没那个意思吧?但其实是不是她自己都说不清。既然见刘大姐同意了,马上带着文件袋下楼。下了一层楼,看到老白端杯子正从另一个楼道下来,忙笑打招呼。
        老白笑眯眯瞧她,“哟,沈小茹回来啦?”
        “没有,我是回来取文件的。”
        “哎,小沈你现在是贵人事忙啊”
        “你又笑话我了……”沈小茹和老白边说话边往开发办走,感觉这样回去也比较自然不太尴尬。
        到了楼梯口,老白却站住了,说自己还有事继续往下走,沈小茹只有一个人进走廊。王晓涛从对面过来,见了她有些奇怪,“你回来干嘛?”
        沈小茹觉得人人见她都问这句有点囧,皱眉笑说:“我有事回来拿文件。”
        “哦,那就好。”王晓涛摇摇头,“我还以为你被办公室赶回来了。”
        这话说的,沈小茹有些气,扬眉低声说,“回来又怎样,我还有编制在这里呢!”
        王晓涛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瞧瞧她,突然想起个事儿,脸上露出点笑容,“待会下班有空没?我跟你说个事儿。”
        前面黄影翩然一闪,进了宋河的办公室,沈小茹忙调转眼神,装没看到,说:“八成没空,这两天事情挺多的。”
        接着就问王晓涛有没有看见类似汇总说明的文件。
        王晓涛摸摸头,“这些文件都在主任那放着吧!要不然你去四室问何姐。”说完就走了。
        去四室,还是去主任室?
        沈小茹看着前方左右两个门,踟蹰之心大起,但脚下已经不自觉走近主任室。
        心跳莫名其妙很快,紧张让她浑身竟然微微发抖,至此她从楼上下来时的淡定已经全部跑到九霄云外。沈小茹骂自己疯了疯了,但手已经不听指挥的敲了门,人也已经站到了门口。办公桌后的宋河与站在他身边给他看文件的柳眉都抬起头来。沈小茹只看见柳眉艳丽得让人不敢逼视的美貌,自己像最暗淡的沙砾一样渺小可怜。眼睛呆呆落在柳眉身上,竟是没有勇气去看一边的宋河。
        “咦,沈小茹?”柳眉奇道,“你来有事吗?”
        沈小茹摇摇头,觉得自己这会心情低落,什么也不想多说。
        “没事……”柳眉看看一边的宋河,剩下的意思是说没事她回来干嘛?
        宋河低头喝茶,继续看文件,没说话。
        沈小茹说,“我想找份汇总文件作参考。”她发现自己快说不出来话,忙转开眼神对宋河说,“主任我记得你那里有……”他的形貌依旧清晰,但她这会眼睛里模糊的厉害,什么也看不清。她努力让自己镇定,告诉自己万万不可失态,但扶在门上的手指已经转来痛感,她无力想:糟了,我会在他面前哭出来的。
        宋河没等她说完,就淡淡抬眼看柳眉,“你去给她找找。”
        “在哪儿呢?”柳眉靠在桌边,一手拿着文件,一手轻轻抚摸桌上盆栽的绿叶,悠悠道。
        “文件柜那么多,你带她去看看就知道了。”
        柳眉‘咯’的一笑,收起文件转身就走,边招呼沈小茹说,“跟我来吧!”
        沈小茹这会已经逼下去眼眶中的不适应物体,应一声,低头侧身让柳眉,趁着转身极快瞥一眼宋河,见后者正看别处,并没有瞧她。幸好这个动作极其快,沈小茹自问没有人发觉,心怦怦的跳,暗骂自己真是疯了疯了疯了。
        心中激荡懊悔,激荡这会情绪不受控制,懊悔自己根本就不该下来,沈小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过江姐等人的审视法眼,又不能不跟着柳眉走,暗自惶然。
        好在江姐等人明显把她的一点点彷徨,看成她对自己职位不保的担心,所以都很默契的没有开口说话,各做各事,对她视若未见。
        柳眉左右瞧了瞧,指指文件柜二格,说:“可能在那,你自己找找罢。”
        她略坐了坐就带着几份文件,说要上去给局长签字,和江姐两人打一声招呼就走了。
        沈小茹草草找了一圈,竟是没有找到,随便取了一份数据分析的,关上柜子门,去江姐那里登记。
        江姐这会才抬头说:“找到啦?”
        “没有,不过这份文件有点类似,先用它代替吧。”
        “那怎么成,不然你去主任室看看,说不定是他收了。”
        沈小茹全身雷达都发动,呼啸警报声中淡定微笑,“算了,懒得找了,我就参考一下,过去又要挨说。”
        “哟沈小茹看你说的,主任以前对你可不赖。”
        沈小茹身上雷达直接逼近危险最高级,继续淡定微笑道:“主任对我们大家都不赖。”
        江姐摇摇头,签完字给沈小茹,“别忘了早点拿回来。”
        沈小茹答应了,带着文件出门,走廊里空空落落一个人没有,宋河办公室有电话铃声,许久都好像没人接,沈小茹想:他怎么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几乎想要过去看个究竟,但脚下一步快似一步,竟是片刻不停就回到办公室。
        刘大姐见她回来,问几句柳眉的情况,见她有点郁郁,倒也收住话头,反而宽慰她一句,说安心干活,走一步看一步。
        末了说自己要去农牧局一趟,叫她听着电话,匆匆走了。
        沈小茹慢慢整理文件,快要做完的时候,听到楼道里有人叫宋河,不由蹭的一声站起来,回过神发现外面天色已经昏暗,时针指向七点,下班已经有好一会儿了,她竟是没有发觉。
        夕阳在窗边吐出最后一阵光晕,就湮灭在四野渐渐升腾而起的暮霭中,沈小茹凭窗站一会儿,夜风吹得脸上凉飕飕的,伸手一摸,竟然满手都是泪。
        咯噔一下,她耳畔仿佛听到心里深处某个地方塌陷下去一大块,沉沉不见底,让她迷失迷茫隐隐灼痛。
        咳,原来是,她早不知不觉喜欢上了他!
        疯了!
        沈小茹无力握拳,看着天上慢慢升起的几颗亮亮的大星子。
        秋天的星空格外高远,澄净得好像一块墨色大琉璃。月亮不知去了何处,但树梢枝头依旧可以看到它柔和光晕,遥远的市声喧嚣,车水马龙都像在另一个世界。沈小茹枯站了许久,放纵思维散漫由缰,一忽儿想到初见面觉得他任性傲慢,一忽儿想到他扯下自己扣子上的花,塞了另外一朵到自己手里,他温暖的手指划过自己掌心,当时毫无感觉,此刻回忆却格外清晰。她一直乐呵呵的花痴美男,毫无压力,只是渐渐有点觉得,在他面前会格外快活,那些窘迫的紧张和小心翼翼都在看到他时烟消云散,她一直以为是因为他形容养眼的缘故,没想到不知不觉已经陷了下去。
        那是火山焰口,只能远观不能近看的地方。
        好在还没人知道,似乎还不太迟。
        沈小茹默默擦泪,想:如果叫别人知道,一定又会在宋美男掳获芳心的册子上记一笔。
        她既然无意做那等茶余饭后的消遣,或者也间接不愿意证明他无意放电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那就该打住的尽量打住好了。
        她心酸又不无黯然:幸好自己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远离他的地方,七情六色,都不会上脑。
        正在默默发呆,有人咔嗒一声打开灯,说:“谁在这儿?”
        沈小茹悚然而惊,回头见胡局长和一个中年女子站在门口,那中年女子微卷短发衬着玳瑁框眼镜,显得格外精神。胡局长看看沈小茹,又打量一下屋子里,说:“怎么回事?为什么不下班还留在办公室?”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