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快乐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我……我”沈小茹不知如何措词,黑漆漆一个人在办公室灯也不开,就是找借口说加班也没辙。www.xsLOng.她说了这两个没意义的词后,就只有低头无视两位领导逼问道眼神,默默去桌上收拾文件,准备走人,反正,一切就那么回事。
        胡局长打量着她,伸手拿起桌上文件,看看递给逢苏云,哼一声说,“你在做这个?”
        沈小茹知道自己这个文件做的很差,没法,谁叫她一直神游物外,想必,除了模板还勉强合格,各个单位数据衔接都生硬无比,起承转合的说明更是会僵硬不堪入目。
        唉,胡局长一直对她冷漠有加,她也不期望自己能像人民币一样讨领导欢喜,只是对站在后面的逢苏云心怀微疚,觉得自己此刻表现有点差劲,也许上一次相处的好感这回都消失殆尽了。
        当下只闷声回答,“是。”
        胡局长摇摇头,说:“你的工作能力太差了!”
        说吧说吧,无所谓。
        沈小茹用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想法鼓励自己。
        逢苏云发声:“老胡!”
        她止住胡局长准备继续跟进的训斥,上前一步对沈小茹说:“刚开始做这种文件吧?”语气和婉,神态亲切。
        唉唉,孤悬海外满目凄凉失神落魄的沈小茹,看到这笑微微的脸容,听到这似乎还有点关切的声音,眼睛立刻酸热难当,忙用光速低头,掩饰说,“还好。”
        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鬼才知道。
        逢苏云语气更加柔和,“小沈,文件不会做可以多练习,还可以请教其他的人。你这么一直呆在这里,就是流再多的泪,也做不好它啊。”
        这话……,原来逢苏云竟是把她郁郁不欢在办公室待到很晚,看成是……
        沈小茹觉得自己很汗,窘迫揉眼,低声道,“没有没有……,逢市长你误会了……”
        胡局长哼一声,“行了,别狡辩啦。能力不行就多问问,态度再认真人太傻也没辙。”
        沈小茹眼睛里那点酸热早跑光了,汗之又汗的闭嘴不再开口惹事。
        “老胡,不然你教教小沈怎么做。”逢苏云笑道。貌似在说,你既然认为她很傻那你就亲自动手帮帮她。www.xsLOng.
        胡局长有些郁闷,觉得自己没惹到什么人吧?怎么一会这个叫他教沈小茹下棋,那个叫他教沈小茹做文件。嘿!
        但既然逢苏云开口了,他只有勉为其难,挽袖上阵,拿了笔动手指点起来。
        沈小茹的问题,本来就不是文件的问题,所以胡局长几句话一说,沈小茹全都明白了。表示领悟的同时,胡局长认为她在吹牛,于是叫她做一段试试,沈小茹几分钟完成了。逢苏云一边为她的动作迅速而惊讶,一边对胡局长赞叹道:“小沈这丫头,还真有点领悟力呢!”
        胡局长有些不满,说:“她还是很笨的,不过我教她的时候用了点技巧,所以她领悟的快。”
        逢苏云笑道,“当然,好徒弟一定会有一个好师傅。”
        胡局长忙否认,“我可不是她的师傅,除了宋河,其他人都别当我的徒弟。”
        逢苏云笑的更是尽兴,道,“我听吴市长说过,你收的是徒孙,宋河负责教她,对吧?”
        胡局长无奈苦笑,郁闷看沈小茹说,“我怎么找了这么笨的人做徒孙。”
        “看你,还是一局领导,对下属就不能好点么?”逢苏云笑对沈小茹说,“这么晚回去吧,不然就坐我的车送你一程。”
        沈小茹还没来得及摇头,胡局长已经赶在前头说,“哪里用得着你的车,我叫我司机送她回去就好。”
        逢苏云点头同意,胡局长就掏出手机打电话,沈小茹被两位华丽丽忽视了自由意志之后,自然只有靠后站。胡局长接通电话,司机却告诉他,自己下午奉命去送人,这会正在西郊区,可能要一个多小时后才能赶回来。胡局长这才想起自己下午是这么交代的,叫车子送一位退休的老领导去参观了。他本来就不想让人看见逢副市长的车送沈小茹,弄得私下有人议论,叫车队派其他的车来更夸张。
        收了电话对沈小茹说,“我的车派出去了,你自己打车回去没问题吧?”
        沈小茹自然是没有问题,求之不得点头说,“当然可以。”
        逢苏云皱眉,说:“这怎么行,女孩子晚上安全问题最重要,你就坐我的车吧。”又对胡局长说,“你们男同志都觉得走夜路没事,凡事不能一概而论啊!”
        胡局长醒悟:自己忘了逢副市长是个女人,对于同性有些地方会格外照拂。www.xsLOng.
        猛地想起宋河,忙说,“我打电话叫宋河来送她。”
        沈小茹耳朵里嗡的一声,觉得这时候听到这个名字格外刺耳。那边胡局长已经在电话里交代完毕,说,“宋河他马上就到。”
        沈小茹几乎要闷一口血出来,暗叹真是窄路相逢,还要堆出笑模样来表示对胡局长亲自打电话的感谢。胡局长和逢副市长下楼,沈小茹关了办公室门在后面遥遥跟着。前面两人随意聊起宋河种种,言下都大为嘉许,沈小茹在后面听得不住花痴,眼前小红心忍不住乱冒。暗想:也罢,将来比照着他的样子找男朋友就好,花痴总是无罪。
        一念至此,心头就像放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轻松。
        楼下广场上有两辆车停在一起,一个修长人影背对着他们正和司机抽烟闲聊。听到脚步声回头,沈小茹心跳骤然上升十个百分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眼前这人俊朗依旧,唇边笑容完美身形都和前几日并无不同,但看他的人,心境已然不同。
        幸好她站的靠后,而且晚上灯光模糊,宋河并没有看她,也没人注意到她这时的异样神色。沈小茹微微退后一点置身阴影里,慢慢平息心头异样跳动。
        宋河把烟头熄了,走过来给逢胡二人打招呼。
        逢苏云笑道:“小宋,小沈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把她送回家。”
        宋河答应着,胡局长拍拍他肩膀,就和逢苏云一起上车走了。
        转眼逢的车就消失在街道尽头,宋河慢慢回过身,沈小茹虽然依旧心乱,但平静了好一会儿,脸上已经能作出很淡定的表情,微笑点头说:“喔,主任,麻烦你啦!”
        宋河黑漆漆的眸子瞧着她,有那么几秒钟没说话,沈小茹觉得自己好像面对一个不知名的无穷无尽的空间,自己即将要被吸进去,无踪无影片甲不留。她心里不断给自己打气,暗道——稳住,稳住!一定要稳住!
        也许人的潜能真的可观,沈小茹与自己灵魂斗争的结果就是表现的相当的淡然,上前一步大方笑道:“主任,现在就走吗?”
        宋河眼神闪了闪,似乎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回到了大楼前的广场,唇边立刻完美的呈上笑意,“当然。”
        他伸手拉开前座车门,沈小茹本想坐后座,但动手晚了失去先机,只有客气道谢挽起长裙坐进去,宋河关上门坐进驾驶室,开始发动车。
        他知道去她家的路,也没问她,车子拐出广场,就转向去她家的街道。夜色渐深,和刚才不知何处存在的模糊月色不同,这会玉盘当空,星河四野。沈小茹靠着车窗,感觉着迎面扑来夜风,半长发梢贴着围巾飘到耳后,空气中全是浸浸凉意,不觉得冷反而格外让人精神。身旁宋河很安静的转动方向盘,他挺拔上身微微前倾,领口张开的扣子里现出优美的颈部和锁骨,和雕塑感极强的下巴,唇,鼻梁,额头,汇成一幅轮廓感极强的剪影。
        终究是年轻,刚才那些郁闷心情早不知不觉抛诸脑后,沈小茹偷偷地瞄了宋河几眼,就开始用美男夜行图来提神。前面灯光大亮,出现检查交通车辆的暂停灯,宋河放缓车速,说:“把安全带扣好。”
        沈小茹上车就晕乎乎的,一直没扣安全带,听说忙动手去找,但车辆没有减速,眼看已经接近。宋河显然对她的迟缓动作不太满意,一只手迅速伸过来,修长整洁的手指极快的翻出带扣,绕在沈小茹腰上,咔嗒一声锁上了。
        交警出现在车前,对了表看了手续,检查得似乎比平时严格许多。多等了十余分钟才挥手放行。
        看着后面越来越多被阻碍下来的车辆,沈小茹终于忍不住叽咕:“怎么回事。”
        “城南发生一起恶意交通肇事事故,车主开的是公车。”宋河看着前方并未瞧她。
        难怪,宋河刚才看见岗哨时会催着自己扣安全带。
        沈小茹觉得他声音朗朗,和自己叽叽咕咕的言语形成极大反差。何必这样子鬼鬼祟祟,作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呢?
        她吸一口气坐正了,回应道:“没抓到人吗?要这么查勤。”
        宋河听到她明显清朗大声起来的回话,瞧了她一眼:“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办公室,还让胡局长打电话?”
        “咳咳,做文件做的有点晚,大约领导路过,所以……”沈小茹简单把晚上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宋河脸上神色有些若有所失,“逢副市长对你印象不错。”
        沈小茹点头,“我也很喜欢她。”
        宋河听这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说法,忍不住皱了眉头:“沈小茹,你以为自己还在幼稚园吗?”
        沈小茹不知道自己平白夸人一句,和幼稚园有什么关系,奇怪道:“我说错了么?”
        宋河不理她,问:“你同住的朋友回来了吗?”
        “呃,她已经在买了房子,应该不回来了。”
        前方路口已经在望,宋河把车子滑到路边,踩下刹车,说:“我送你进去。”眼光微瞥中发现沈小茹身上的安全带勒的很紧,纤毫毕现的勾勒出她的细腰,貌似她本来就没二两肉的身体,被带子一束之后,更是连一点面子都不给主人留的全部显现出来。好像弱的一只手就能折断。确切是一只手还是一只半,宋河不大能够确定,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个人太瘦了点。
        这样好?
        沈小茹有些惊喜,但本着远离毒药的原则,客气道,“里面好乱,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她盘算宋河对她现在住的地方并不喜欢,也许下车钻进破败巷子走一段路,对他来讲是非常厌恶和不得已的行为。
        但宋河已经下车,沈小茹只有解开安全带,揉揉勒的太紧造成的压痕,叽咕道:“谢谢啦!”
        夜晚的巷子里没有灯,只有路口墙上一盏80瓦的电灯泡,照得进来的人个个魔影幢幢,交错间几乎看不清面目。他们进巷子的时候,正好半路有人过来,脚步声杂乱,沈小茹不由自主的后退,背后一暖,已经顶上了一个人的胸膛,他两手极妥帖的在身侧扶住她,嘴上在说:“小心。”但指尖的温暖似乎要噬人入骨。
        沈小茹心跳的很快,极力镇定,笑笑:“这儿很黑,什么都看不清了。”
        宋河感觉着手中她纤细但并不嶙峋的腰肢,呼吸微微的加快,他有些迷茫的想:比刚才的想象更好。但立刻被她冷静镇定的声音惊醒,松了手同样镇定的笑:“只要不扭到脚就行。”
        几个人从他们身边匆匆而过,杂乱的脚步声和不明其意的眼神,都让沈小茹有些胆怯,但好在身后就是宋河,她胆子壮了些。宋河沉默的看她,用身体把她挡在后面。沈小茹涌起十分的愧疚,低声说:“麻烦你了……”
        宋河早就料到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极大,只是笑笑。沈小茹有些恍惚的想:这样黑暗污秽的巷子里,他的笑容实在太过美好。
        沈小茹住的地方是有点老旧的筒子楼,宋河在楼下站住,说:“想不想换一个地方住?”
        换地方?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换?沈小茹摇头准备拒绝。
        “以后你晚回来的时间会比较多,你该不会每次都防备被人打劫吧?”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