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二十一章 夜归
第二十一章 夜归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如果傍晚时候的沈小茹是凄凉黯然,那么深夜此时的沈小茹则是心如小鹿般跳动的兴奋,只是,这样华丽丽的反差,怎么能够被事先预料的到呢?
        宋河说:“我朋友的房子你去过的,上班也方便,他早叫我给他租出去,我看了一圈,觉得租给你比较合适。怎么样?搬过去。”
        这里确实是太不方便了,沈小茹岂会没有这个认识,但她还是感觉,就这么麻烦别人,终究是不太好的,何况还是对她精神上有毒害的宋河。她曾经很明智的认为——要极快的忘记对他不恰当的感觉,减少见面的机会,让时光来打理一切。
        但宋河又这么玉树临风的出现在她面前,神态间貌似并无察觉,并无察觉到她的小心思。他照样时而温和时而冷漠,但不管说什么样子的话,吐什么样子的词,他做的事情,貌似都是为了她好。
        就连昨日那次发火,也只不过是去办公室的前奏而已,如果不看后来柳眉的调动,去办公室,岂不正是繁花着锦的一件好事?虽然她为这个难过,那也与别人无关罢!
        现在他叫自己搬去他朋友出租的空房,离开这破旧的房间和夜晚阴森森的巷道,按道理,沈小茹实在应该找不到理由来拒绝。沈小茹几乎就在想:我答应他吧!
        但心底里有个声音在警告她——喂喂,你不是说要离他远点的吗?怎么这会又接受他给予的帮助。这是一项便利的帮助没错吧?
        她说:“那里太贵了,我住不起。还有……”她绞尽脑汁找理由补充,“环境太陌生,我有点不适应。”
        官腔啊官腔!沈小茹想自己现在禄蠹之气大增,什么不适应,其实就是害怕而已!
        她又拒绝了他,宋河觉得阔别自己一天多的无力感又涌上心头,为什么这人就看不到那么多那么明显的好处,总会惹得他生气呢?
        他脸色很严肃,平静看着沈小茹,“本来我不该管这些闲事,不过身为你的上司,又在切身体会过一次的情况下,如果对你放任不管,出了事情怎么办?”
        最后一句,他的语调十分的温柔,沈小茹本就因为面对他而强自按奈的小心脏,又开始激烈并猛烈的跳动起来。
        天!她想,他太过分了!
        他难道不知道深夜对一个女子如此温柔的说话,会被误以为是小提琴伴奏下的款款情话么?他难道不知道眼神要保持含蓄,不能这样满含宠溺的明亮么?
        如果她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他,她一定会被这一句话就收复,乖乖做了他的俘虏,傻乎乎为他做他想要她做的事。
        唉!
        幸好她,早有防备。
        所以尽管她心跳加快,但她还能保持镇定,并且有些忧郁的想到——唔,心怎么跳的这么快?看来我要对他更加提防!
        她摇头说:“主任,谢谢你!我会考虑换地方住的,但你朋友那里就不麻烦了。www.xsLOng.COm”
        宋河知道自己的杀伤力,他以前也对沈小茹用过,效果好明显,但她今晚奇怪的不同往常,她对他的一切视若未见,镇定的摇头,说着拒绝的话,将他的影响力阀值归于零。
        怎么回事?
        难道今夜就像传说中,接到舞会邀请函的灰姑娘,眼中有了更大的目标,所以志向开始高远?
        不过就是逢副市长对她关心了两句而已,宋河很想告诉她:那些都没什么了不起,你不要太幼稚。但这些话好像刚才在车上已经说过,对她影响甚微。
        眼前这女孩已经开始进一步行动,准备脱离他的控制,“很晚了,主任您先回去休息吧!我上去了。”
        “等等!”宋河立刻开口,止住她。“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拒绝我的提议?说实话。”他的声音平静温和,但又有点点无奈,带着好心被人拒绝之后的微微懊丧和不解。
        沈小茹暗暗惨叫一声,心里想:不是你的错啊不是你的错,是我没办法没办法……
        尤其是见到他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墨黑眉睫带了一点淡淡的失落,但他还是微笑着看她,似乎隐忍也是一种风度。她真有些慌了手脚,心底的警惕界碑不断摇晃——算了,他又不知道我想的什么,我又何必难为他,让他不开心呢?
        就接受一次,一次就好?
        沈小茹咬着唇,又开始绞手指,宋河近距离俯瞰,可以在她光滑下颏上看见柔软的唇被主人的牙齿恶狠狠任意碾压成不同的形状,白皙手指也随着她的惶然开始扭曲。他心跳骤然加快,忙转开眼睛——他想,最近真的是太累了,或者应该考虑和柳眉多交往交往。毕竟柳眉比她美,比她有实力和权力,他可以借助柳眉很多,但他突然觉得很累,想——我需要靠她吗?
        答案很明显:否定。
        他神游物外,站在那里若有所思,脸色开始变得有点苍白,乌黑的眼眸依旧亮如明星,显得精力似乎正在被无穷尽的透支出去。
        沈小茹心头发软,看着他几乎发不出声音:算了,什么疏远明哲保身小心谨慎都见鬼去吧!他别在她面前这样强撑行不行?
        她忙笑露满嘴小牙,用没心没肺的口气说:“嗯嗯,只要主任你能给我房费打点折,我住过去当然没问题。记住,要打折啊!”
        这样?呃……
        宋河有些无语:“沈小茹,做事情大方点,别老想着钱。”但他也松了口气,这女孩应该还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内。
        宋河跟着她上了楼,打量一下她屋里简单的陈设之后,就极快的下了不容置疑的建议和命令——简单收拾一下,把东西装在他车上,然后就跟着他过去。www.xslONg.com至于屋里剩下的东西,可以交给房东处置或者日后闲暇时再来搬取。
        他用不容置疑的话语说出决定,然后在沈小茹想反驳的时候说:“天太晚,我很累了。”
        那个女孩本来睁的圆圆的眼神,因为他这句话有些小闪烁,似乎有点心软,在为他难过。宋河一直很享受这样的眼神,这次也不例外,他知道自己的杀伤力,所以一向自信不会失手。虽然因为她太笨而不好明示,但他觉得自己有把握,把事情在不动声色和对方的心悦诚服中完成。
        沈小茹也实在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除了几件衣服鞋子,其他东西本来就购置得不多,而电脑本来就是房东提供的老式机。于是屋里转一圈之后,一个行李箱就把一切搞定。宋河对她这样精干的效率表示赞赏,正要出门,沈小茹想起一件东西,忙回头去启动电脑,打开光驱,退了一张盘出来,说:“你叫我买的碟子,我还没来得及看。”
        宋河拿过来瞧瞧,见是自己上周末吩咐她准备的跳舞教程,本来他打算的时间很充裕,但也许目前情况下,尽快掌握基本舞步最重要。只不过沈小茹这样的菜鸟,学习这些不知难度怎样,至少也要让人看得过眼,可以拿的出手而不损面子。这点其实他并没什么把握。不过也罢,死马当活马医,总要试一试才知道。
        他把碟子放进盒子里,伸手提起行李箱下楼。沈小茹抱着几样零碎东西,跟在后面一溜小跑。唔,她想:这么麻烦他可真不好意思。
        把东西放到后备箱里,沈小茹向曾经住过数月的旧居行注目礼。房子还有一个月租期,明天和房东说说,也许提前让他放房子出去,可以减掉自己这个月的费用。
        宋河已经坐进车里,摇下车窗叫她快点,沈小茹忙上车,关好车门同时不忘系上安全带。静谧中车子沙沙行驶,拐弯上路桥,一直往东开。沈小茹枯坐片刻,暂时的忙乱烟消云散后,觉得头有点点晕,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似乎在告诉她刚才紧张过度的后果。对了,她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
        然后中饭呢?似乎也没有好好吃。
        眼前有些花花的,似乎低血糖的症状比较明显,沈小茹自己翻翻白眼,想:这一个月太过辛苦,几乎一日顶十年的在用,偏偏为节省资金攒下跑路费,她还过得像苦行僧一样节约,再何况……,今日又这样大喜大悲……,是人都会受不了!
        前方道路蜿蜒似乎无穷无尽,沈小茹只期望,能够快点到地方,然后打发走宋河以后,把压在行李箱底的两包泡面找出来吃掉。无论清水泡抑或干吃,都左右相宜。正在盘算,肚子貌似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一声,沈小茹心虚暗瞅,宋河正在转弯调头,没有发觉。感觉即将面临不断的肚子咕咕声,沈小茹决定防患于未然,淡定开口,说:“主任,有音乐么?开来听听。”
        有意思,宋河想:她越来越有主动发言的倾向。好像从以前的被动接受变为主动出击,难道灰姑娘接到邀请函之后,整个人的精神态度就都发生改变了?
        他伸手打开车上音响,萨克斯的音乐慵懒而又华丽,绵绵如水,在静夜里挥洒流淌。
        沈小茹肚子叫几声,打个哈欠,觉得头又开始发晕,强打精神没话找话,“呃……我一直以为,小黑车应该放钢琴曲才够品位。”
        这话很欠抽,沈小茹愉悦的发现,宋河脸色微变。
        但他没理她,沈小茹悻悻的把自己缩成一团,暗暗想像美味的大餐。
        排骨排骨,鸡腿鸡腿,……
        夜色很浓,红灯亮,转弯车灯的光芒照进车里,宋河奇怪身边的人突然没了动静,回头看了她一眼。却见沈小茹脸色灰白,头靠着车窗神情有点犯迷糊的样子,微微一怔,叫了她一声,“喂!”
        绿灯亮起,宋河踩下油门发动车子,同时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冷汗正在渗出来,他说,“怎么这么凉?”
        沈小茹迷迷糊糊的张眼,依旧没有力气的靠着,伸舌头舔舔嘴角,说:“主任,你……呃你开车的动作好慢。”
        她刚才已经啃完了一份双包的牛肉拌饭,犹自齿颊留香,这边宋河还没有把车开到地方。郁闷!
        “肚子叫得那么厉害,还不知道闭嘴。”宋河脸色冷冷。
        杀伤力堪比原子弹的话语,把沈小茹立刻轰至渣化。她从迷糊中惊醒,眼前物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旋转,脸红过耳强自镇定,但并不知道怎么反驳,手足无措急道:“关你啥事!”
        声音很微弱,宋河当没听见。
        车子在拐角处停住,宋河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摇起车窗,下车锁门往远处疾步走过去。
        沈小茹趴座位上有气没力的寻思:“他要干什么?关了窗又锁车门,难道是想把自己闷死在这里?二氧化碳可是要中毒的。”
        透过玻璃,可以看见宋河修长身影闪进一间24小时便利店,片刻后,他拎着两大包东西沿原路返回。
        他把东西放进车后座,坐进车里塞给沈小茹一包暖乎乎的东西,冷冰冰的说:“喝了它。”
        车子轻轻颤一下开动,沈小茹看见手里是一包热牛奶,眼睛有些放光,咽口口水,淡定道:“多谢!”
        因为穿了大半个城,到那栋房子的时间要比那天稍微晚点,十一二点,夜阑人静,沈小茹下车,宋河拿起车后座的两大包东西,说:“走吧,上去!”
        沈小茹本来想表示一下帮他拿点,说明自己不白住并且男女平等,都被宋河很不耐的否定了,并抬头示意她快点爬楼。沈小茹撑栏杆爬了一层楼,就觉得眼前发黑,她强忍着继续,却直接在楼梯当中就摇摇晃晃往后倒了下去。
        她只来得及哼一声,宋河及时侧身,甩了手上的东西拦腰抱住她,吸口气放她靠在自己身上,闷声道:“没事瞎逞什么强?除了捣乱没有一点用处!”
        他一直在等着她开口求他扶一把,但她就是没开口直到晕倒。他突然觉得她很像自己,无论何时都一定要嘴硬强撑到最后一秒,心里微微有点疼。
        沈小茹脸垂在他肩头,身子软绵绵靠着他,两眼迷迷糊糊的,他拍拍她的脸颊,又在人中处掐掐,她毫无反应显然已经暂时失去意识。宋河无奈叹口气,弯腰抱起她,往楼上走。
        公主抱固然适合瘦弱的女生,但高楼之高也不是浪得虚名,尤其是抱着人往上走。沈小茹的身子虽然瘦软而且纤细,宋河还是觉得自己紧贴着她身体的心脏,跳得又快又急。汗水从额角滑落,掉在怀中人脸上,宋河在想:这是我第几次这样抱女生?
        ………………
        弄堂口一如既往的僻静,沈小茹摸着包里铁棒,小心翼翼疾步快行。前面黑影一闪,沈小茹扑通一声一跤摔倒,头撞在墙上,发昏二十一半天没爬起来。
        完了完了,这样的状态怎么对付劫匪……,沈小茹眼前大星星套着小星星,身不由己的哧溜往地下滑,她努力让自己离脏污的地面远一点,但情况并不好。
        “不要……”这是她昏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
        人中那儿很痛,有人在拍她脸颊,“喂,沈小茹!”声音忽近忽远。她一激灵醒过来,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一个人,那人大声问她:“你这么样?”
        努力收缩瞳孔看清那人,沈小茹吃惊起来,说:“我怎么会梦到你?”
        这竟然是宋河,出于对做梦时身处未知区域的恐惧,沈小茹努力爬起来,拧了自己一把:一定要醒过来。
        宋河扶着她,用模糊的声音说:“我送你回去。”
        “先把我弄醒啊!”沈小茹有些着急,“这里很危险知不知道?很晚了没有人,万一碰上坏人怎么办?”
        宋河不说话,她似乎看见他笑了笑,然后他的身影靠拢过来,沈小茹眼前一花,已经被抱起,她无奈叹气,“做梦也要有分寸,我要回家。”
        然后就再度沉入黑暗中。
        ………………
        “糟了……”这是她醒过来第一个念头,平躺在床,身上盖着被子。屋子里很安静。
        她一骨碌爬起来,屋角有一盏柔和小灯,照着被防尘布盖起来的家具,床,沙发,还有沙发上躺着的人,宋河闭着眼看样子睡得很沉。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