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二十二章 陪同
第二十二章 陪同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沈小茹从床上蹑手蹑脚爬起,宽大厚实的床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地上放着一双粉红色拖鞋,沈小茹歪着头想想:好像自己并没有这么一双。www.xsLOng.COm穿还是不穿?地上有点灰,沈小茹看看雪白的床单,估量一下拖鞋的价格,最终决定暂时买下它。
        于是趿上鞋,溜到窗口打望一下,外面天角微白,穹顶依旧黑夜沉沉。沙发上的宋河呼吸缓缓,睡颜沉静,颈项处的线条一如既往的诱惑。沈小茹悄悄悄悄地瞅了一眼,他好像没有发觉,又转过脸仔细的盯盯,依旧没有反应,胆子更大些再瞧瞧,呼吸还是沉沉,不由专心托腮花痴起来,这样的机会百年难有,如此近在眼前怎能不好好把握?
        慢慢口水和红心交替出现,她想:真是好运气,可以看到美男夜睡图。不由无声微笑傻笑。
        但适时宋河微微一动,灯光下似乎有微微张眼的可能,沈小茹大骇,忙风驰电掣的走人,一溜烟到了门口稳稳神,确定他还没醒,这才松口气:常言道窃玉偷香,她这样的行为充其量只能算是***,看看睡颜不犯法吧?
        一边自我安慰一边蹑手蹑脚在门口玄关的柜子上找到自己小挎包,摸出手机看看——5点半。
        轻手轻脚回到床上,连打几个哈欠后沈小茹想:我还是很饿啊!
        迷迷糊糊一觉被闹钟吵醒,鲤鱼打挺起身,屋角小灯已灭,沙发上的宋河也已经消失不见。
        恍若一梦,醒来后没有留下分毫踪迹。
        好在她还有回忆,还有脑补。
        沈小茹坐在早餐桌边喝汤的时候,还在想:要是我再长胖点,宋河昨晚会不会拿我没辙?虽然宋河没告诉她什么,但沈小茹脑补片刻,已经推论出事情概貌。心里暗暗懊悔竟然晕了过去,好歹也该留点神智,不至于一点印象都没。可惜了这样的片段,只怕是以后再无。
        不过也好,反正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知不觉反而不会难过。
        吃完面付了钱,沈小茹哼着小曲挤公车去上班,上车下车有人叫她:“咦,沈小茹你怎么也坐这辆车?”
        沈小茹闻声抬头,见竟是那日在青梅园见过的刘云,遂客气点头,说:“是啊,很巧。”
        到站下车两人一路闲聊几句,沈小茹这才知道刘云住在五站后的城南,虽不是本地人士,但有个姑姑在此处,他平时就借住在那里。
        刘云并向沈小茹打听,哪里有便宜又好的房子出租。沈小茹想:宋河关系广,一定知道,有空问他帮刘云打听一下罢,于是点头答应。刘云笑伸手相握,说:“谢谢帮忙,改天请你吃饭。www.xsLOng.”
        举手之劳而已,沈小茹边和他握手边想:何必费那么大事。
        到办公室打卡签到,刚整理完卫生,刘大姐就给她一张表,说:“拿去给局长签字。”
        沈小茹答应一声接过单,刘大姐又叫住她:“局长签完后拿到开发办交给宋河。”
        唔,明白。
        沈小茹很没本事的有点小兴奋。
        进局长办公室的时候迎面碰见李秘书,看她一眼笑得亲切,沈小茹忙站住点头表示打招呼。李秘书顺手推开门给里头胡局长说了声:“局长沈小茹来了。”
        然后示意她进去。
        沈小茹暗想这样举动算不算礼遇,自己又为什么得到礼遇。进去把材料递上,胡局长大笔一挥把字签了,递还给沈小茹,在后者正准备收起回身走时,说:“沈小茹,你对宋河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这话突如其来没有半分征兆,幸好沈小茹正在寻思李秘书对自己的笑容究竟是空穴来风还是别有预谋,一时没回过神,奇异道:“啊?”
        一忽儿明白过来局长说的是宋河,延迟效应虽有惊讶还没到十分,或者是冲击力已经大大减弱,想一想居然也很镇定的回说,“这……呃,应该还算好吧!”
        胡局长两只眼就像高压电灯柱在沈小茹脸上大幅度旋转,扫视一圈竟然一无所获,不由大为失望,用一个手指头点着桌子,加重语气道:“说具体点。”
        具体点?
        沈小茹很茫然,没法只得实话实说,“很多地方都对我们下属比较好啊!比如文件做错了会指点,然后我晚归还送我回家,嗯等等。”
        胡局长见她说的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只有直接挑明主题,“你对他和柳眉怎么看?”
        额!沈小茹有些茫然,不由反问道:“局长,这个……呃不是上下级不能……”
        胡局长心想这小妮子还脑筋反应蛮快,其他不讲避实就虚来得挺顺手,当下把威吓神色加重两分,沉声说我问的是你对他们的看法,谁问你其他的了。
        沈小茹面对胡局长的诡辩,没法只得谨慎道:“柳眉我见过,能力很强,她去了开发办,工作一定会做的很好。”
        “你觉得他们在一起工作挺好?”
        明显质疑她口是心非的言语,让沈小茹有些愤懑不平的反弹,“局长,他们怎样您一定比我有数,我只是一介实习生,评说谁怎么看也轮不到我。www.xsLOng.”
        喝!这话说的,回话的时候凶巴巴的,不过怒气都埋在话底下了,一时还挑不出什么错来。胡局长有点明白逢苏云为什么对这丫头有两分看重的缘由了。
        罢了罢了,他挥手让沈小茹下去,这番乱弹倒让他明白,宋河在下属心中基础挺稳,就算很明显的忌讳也被大家忽视不见。还有沈小茹这丫头,虽然看起来不够聪明入神的样子,其实慢悠悠的反应,倒好像交托事情挺可靠。
        沈小茹越往楼下走越心惊肉跳,暗想胡局长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有人要对宋河做什么文章?其实就算人脉不广消息不灵通如她,她也知道所谓上下级关系在机关里怎样忌讳怎样可凶猛可神兽。但许朗朗曾经告诉她柳眉后台很强硬,绝不会出事没有问题,胡局长这样的谈话是不是一个提前的警告,她应该去问问许朗朗吧?
        想什么就来什么,沈小茹在两层楼下看到笑和人打招呼说话的许朗朗,她几乎就要开口叫她,但话到嘴边却顿住了,沈小茹想:这话我能告诉许朗朗么?
        结论毫无疑问是不能。
        胡局长问下属对某人某人的看法,然后下属把这事告诉与某人某人有关的某人,然后某人又把这事告诉某人某人,——所谓消息满天飞,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她如果把这事告诉许朗朗,那么以后有什么风声传到胡局长耳朵里,她被挂墙头的悲剧一定免不了。至少,她可以做到的是,让这件事隐秘一点。比如用其他的方式去暗示当事人。
        如果这被问话的是她的朋友,其实她面临着两方面的考验,一方面是领导看这人嘴巴牢不牢靠,一方面是领导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的瞧她怎样背叛朋友,低声隐秘不给予提点。
        其实好点的领导都不会这么做,这么做的多半原因是因为这位领导自我意识太过膨胀,打算将这位下属的一切都归纳充公,并且美其名曰推动他/她前途更上一层楼。
        宋河和柳眉,都不是胡局长眼中她的朋友,所以胡局长现在只是考验她前者。
        沈小茹姑且退后,觉得这两天或者是今天,别去主动找许朗朗比较好,然后正好要去交文件给宋河签字,可以到地方看情况再定。
        宋河没在办公室,她坐沙发上等了会,老柯进来,见她在屋里点个头就准备出去。沈小茹忙问道:“您知道主任去哪儿了吗?我有份文件找他。”
        老柯慢悠悠瞧她一眼,伸手说:“给我吧,我替你交给他。”
        呃……
        沈小茹立刻条件反射想起保密守则第N条:不得把自己经手的文件转交其他不相关的人。
        虽然老柯是开发办无形的领袖,虽然老柯气场强大宋河都要敬他五分,虽然她只是一介菜鸟新手。但沈小茹此时还是觉得,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于是她很不好意思的笑,说:“谢谢,还是我亲自交给他,您告诉我他在哪就好。”
        老柯脸上有嘲讽,“宋河去郊区了,回来要晚上,你愿意就在这等,随便什么时候都行。”
        老柯扬长而去,沈小茹想:我八成又得罪了一个人。然后,宋河竟然去郊区了,是不是今天一早就开车去了?昨晚有没有睡好?会不会带黑眼圈?……
        罢罢,先回去再说,她懒洋洋想——大不了交还给刘大姐,等着挨一顿怎么这么笨的训斥了事。
        往回走,人事科长半路瞧见她,招手叫她过去,说,“下午有事没?”
        “不知道,应该有事吧。”
        “有事也先放放,下午去参加一个学习。”
        沈小茹点头,但说:“我要问问刘大姐。”
        刘大姐如果不同意她去开会,那也没法。人事科长表示理解,但加一句叮嘱:“别迟到。”
        呃,能不迟到我当然不会。
        沈小茹回去,把这两件事和刘大姐一说,果不其然就听到一阵数落,譬如为何没想办法留给开发办,文件很急难道把事情押后。譬如下午事情很忙根本就走不开,她应该及时回绝人事科长以免刘大姐自己来当恶人等等。
        沈小茹心里默默数数,到了100开始抬头,委屈嘟囔:“我有啥法。”
        刘大姐脾性发过火就算了,闻言只是瞪眼说:“没法也要想办法!”但把材料依旧递还给沈小茹,命她尽快今日之内把文件交到宋河手中,明后日要是耽误事情唯她是问。至于下午人事科长说的学习,刘大姐毋庸置疑道:“告诉他,没空!”
        沈小茹一边拨电话一边寻思:是不是人事科长惹过刘大姐,以至于这位说起他来好大怒气。
        电话里沈小茹致以歉意,说办公室事情太多走不开,下午开会不能到场云云。
        人事科长倒没让她做夹心饼干,说去不了也没关系,他叫干部一科的小常来把材料带给她学习就好。
        小常不一会就来到办公室,把文件夹教给她,叮嘱道:“看完了就打电话给我,我来取。”
        沈小茹打开文件,是一份工作人员保密守则,和那天宋河给她并无太多差别。她一目十行看完,看看时间才十五分钟,只有又从头看一遍。刘大姐瞧见她看得漫不经心,哼一声手上不停,说:“东张西望的小心点,待会提你去考试就有的你瞧。”
        沈小茹大惊失色,忙捧了文件再啃,刘大姐满意自己言语的效果,闲适道:“好位置也没那么容易上去的,丫头,小心驶得万年船!”
        沈小茹觉得她这话似有所指,但具体含义十分模糊,想来刘大姐耳目灵通,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内部消息,但她也没傻到去刨根问底,一方面是觉得没必要,该知道到时就知道。一方面是觉得刘大姐看见自己急赤白脸询问,说不定还更看轻了自己,为那点尊严也我自巍然不动任它东南西北风好了。
        第三遍勉勉强强看完,电话已经响起,小常打电话来问:“文件看完了吧?”
        “看完了。”
        “好,我马上来取。”
        不一会小常出现在办公室,收了文件递给沈小茹一张表叫签字。沈小茹签完,小常又拿出一份卷子递给她,说:“时限二十分钟,开始做题。”
        刘大姐真是一个好人,沈小茹在心底里由衷叹息一声。虽然她说话带刺神态间毫不留情,经常打击她并不客气,但关键时刻肯出言提示,那她和她之间的所有印象也有了一点温情的掺杂。
        沈小茹自然明白,拿笔开做,单选多选,还有几道简答,二十分钟之内全部完成。小常收起卷子点点头离开,沈小茹其实一直欲言又止,她心想:到底是什么事情?
        以前宋河给她看文件时她还会以为那是开发办出去办事,现在人事科这么做显然不会再让她有这种误会。为避免刘大姐不客气敲打,沈小茹一边动作麻利做事一边寻思,正未得其果。门口一敲,人事科长进来,笑向刘大姐点头,刘大姐适时抱起文件,眼错不见的从人事科长身边出去了。
        人事科长转向沈小茹,温和亲切活泼严肃的说:“小沈同志,这里有份通知你看一下。”
        沈小茹茫然又茫然的接过他手中那三分之二A4纸加盖大红印章的通知,目光梭巡两遍已经愣住。
        “兹调沈小茹同志于某年某月某日陪同逢苏云副市长至某地某处视察。”
        行文好怪异,沈小茹呆看半响,明确确定后面没有再写钦此两字,抬头看人事科长准备听他解释。
        人事科长轻描淡写的点头说:“看明白了吧?逢副市长是女同志,你陪她一路出去方便点,这是组织对你的信任你可一定要……巴拉巴拉”
        等人事科长走后,沈小茹盘算一下:某日就是后天。不晓得这两天还会不会有事请找自己。想起桌下文件,犹自寻思怎么今日见到宋河并交给他。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