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二十三章 同行
第二十三章 同行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宋河回到市区已经下午6点半,路上他和周寒江说:“把材料拿到办公室,我们吃完饭回来加个班。www.xslONg.com”
        周寒江表示同意,他们到郊区跑了大半天,把一处废弃水坝和几个村子的材料收集起来,准备上交作为某集团投资建设游乐园的依据。此处项目由吴市长亲自过问,开发办自然全力以赴。
        “有些数据可能拿不准,要不要叫个二室的人?”周寒江想找的自然首选是老柯,不过老柯一般不轻易出动,又是初期整理,叫王晓涛来做也一样。
        “好,你给王晓涛打个电话,就说七点半在办公室见。”
        回到开发办,楼道里清清静静,两人开门放了东西就走,下楼的时候宋河听到楼上似乎有隐隐小跑的声音,也没在意,以为是哪位值班或加班的人。等到上了车刚踩下油门,急急忙忙有个女声叫着,“哎哎等一等!”
        车子已经开出去一箭之地,宋河踩了刹车,心里纳闷:沈小茹怎么还没走?该不会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吧?
        周寒江好奇探头瞧瞧,说:“沈小茹来干什么?”
        沈小茹高跟鞋好几次险险崴到脚,她一直在楼上等宋河回来,一瞅见他的车进了广场,马上抱了文件就跑下去,饶是如此,也没两个男筒子动作神速,转眼就开门关门下楼上车。她大急,忙出声招唤,一不留神,差点摔一大跤,险之又险的抓住台阶旁的非洲茉莉,摇摇晃晃几下才维持住平衡。
        周寒江‘哦’一声,嘴角丝丝说:“跟跑杂技差不多啊!”回头见宋河皱着眉,一副神色很不爽的样子。
        沈小茹来不及看自己身上哪里扭伤没,气喘吁吁赶过来道,“宋……呃,这里有份文件要你签字。”
        宋河沉着脸,几乎没好声气,“你乍咋呼呼跑什么跑?好生点走路不成么?没看见树都被你掰坏了!”
        周寒江觉得宋河这话有点过了,不由说:“嘿,别那么凶,看把人小姑娘都吓坏了。”好言对沈小茹道,“把文件给我吧。”
        沈小茹这会才感觉到胳膊肘火烧火燎的,八成被擦破了皮,宋河那副凶巴巴的样子很让她郁闷加委屈,忍不住想申辩几句,但转念一想又忍了下去:后天陪逢苏云出门,走之前还是别生事端了。www.xsLOng.
        转头把文件给周寒江,还不忘拧一支笔递上去:“刘大姐说了明早就要要。”
        周寒江把文件塞给宋河,宋河拿起来翻了翻,文件有两份,一份是项目报表,一份却是暂时借调沈小茹的通知。他虽然一直在推动沈小茹向逢苏云身边靠近,他也分析过逢苏云会比较欣赏沈小茹这样的人。但他没料到事情发展的这么快速,沈小茹在他预定轨道上走的更远,更快的到达了逢苏云的身边。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宋河沉吟一下,在两份文件上唰啦啦签上名,合在一起递还给沈小茹,缓和语气说:“还没吃饭吧,跟我们一起去。”
        沈小茹刚才心里头还在愤愤,这会见他客气问自己,有点转不过弯来,拒绝了,淡定说:“谢谢我不饿。”
        周寒江哧一声,对宋河说:“小沈是今时不同往日,脾气见涨啊!”
        沈小茹不理他们转身自走了。
        加了班,第二日宋河进办公室门的时候,眉角还有些困乏。昨晚王晓涛顺口说一句:主任这些事都好叫我们来做,你也这么熬夜多不合适啊。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也间接说明宋河这会想做的是啥。
        吴市长明年调任,接替他的人选是谁目前还不清楚,据说目前呼声最高的是张绍同,其他的刘逢等副市长都是待选背景色。宋河在某种程度上对继任人选不关心,他只对能否跟随吴市长一起到省里去比较热衷。但在这之前他要解决掉一些麻烦,希望一切事情都还来得及。好在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不过一个来月时间沈小茹已经很成功的接近预想,步伐比他快。
        他把江姐找来,告诉她:“小沈要陪逢副市长出去,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她做的,提前看看打个招呼,免得到时候找不到人。”
        江姐心头动荡几下,又忍住了,答应着走了。回到四室就告诉何婉兰,两人叽咕几句,都认为这是宋河在向两人示威,江姐虽然曾经打算与沈小茹私下结纳表示一些软化态度。但这会也有些嫉妒心发作,冷笑道:“看能得意到几时,我自有办法让他们鸡飞蛋打。”
        江姐前脚刚走,宋河这里就接到李秘书一个电话,说,胡局长有事相请。
        宋河去胡局长办公室的时候,沈小茹正抱着文件从屋里出来,一见宋河来到门口,电光火石的,念头竟然迅速转到胡局长昨天找自己谈话那件事上,昨晚没来得及说,这会不由担忧的看了他一眼,用眼神暗暗提示他注意风险,低着头走了。www.xslONg.com
        宋河自然发觉沈小茹眼神忧心重重,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对胡局长叫自己来谈话小心起来。
        胡局长却没有直入正题,而是先告诉他:“明天陪逢副市长出去视察几天。”
        “为什么要我去?开发办还有事情。”宋河表示疑惑。
        胡局长踱步一圈,寻思究竟有没有必要给这位下属交底,虽然开发办和经贸局是一条船,可柳眉是另一边的人,不能明确宋河和她关系的情况下,他决定透露口风点到为止就好。反正等到宋河回来,站队就已经站的很明确了,所谓预支前程不外如是。
        “这次出去要对一些项目考察,你一起去,有些事情可以提点建议。开发办那边,由老柯负责带几天。”
        宋河知道胡局长的话是什么意思,昨天在郊区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逢副市长这回出去名义上是视察参观,其实是有人暗中上告,说东南几个合作项目存在大量猫腻。只不过那几个项目由张绍同主持,吴市长选了逢苏云来调查这件事,皆因这两人暗暗有不相容的气场,所以物尽其用而已。
        他本来不打算涉身其中,现在胡局长明显把他推出,作为经贸局站队的一枚棋子丢到逢苏云那个队伍里头去,是他没料到的。按理讲,经贸办有沈小茹站队已经够了,为什么还要搭上他?
        胡局长不是笨人,很少做亏本的生意,难道他对自己有了什么看法?
        一切都在一低头间被宋河思忖过,他抬头看胡局长,说:“好吧,我服从命令。但为什么首先考虑我?”他只能服从,但他要问个明白。
        胡局长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说:“柳眉最近在你们开发办工作怎么样?”
        “还好。”宋河其实早就考虑过——柳眉是市委宣传部的,宣传部是吴市长手下,虽然她硬要来开发办有点不妥,但其实也是利弊参半各有所需。难道这也和经贸局目前的抉择有关?
        “唔工作过得去就成,但宋河我提醒你一定不要把感情带到工作中来。”
        这话说的有点重,宋河立刻回答:“当然不会。”
        “哼会不会以后才知道。”胡局长显然对他和柳眉之间心有芥蒂,但他哪里知道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他转而吩咐,“沈小茹也要一起去,不知道逢副市长怎么选中的她,你去找她谈谈,提点一下别给我们经贸局惹麻烦。”
        宋河至此知道自己猜想正确,逢苏云果然对沈小茹青眼有加。这既在他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看来沈小茹还是有些灵气超出他的预期。
        宋河下楼时还是有点郁闷,他觉得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胡局长看了个透亮,所以宣布战斗前就首先断了他的后路。让他只能绑在大船上一起沉浮。其实自从他的开发办推动经贸局表态开始,他宋河就该知道,世上的路往往没有第三条可选,既能坐收渔人之利,同时又能保证不惹火烧身的段位,可能他宋河还差些火候,不能做到收放自如。
        想起临进门前沈小茹那个小眼神,宋河心里头微微有点不爽:看来沈小茹是早知道了,但她并没有告诉自己,明显的城府见涨。他要找她谈一谈,确定以后的走向。
        沈小茹回家刚洗完澡,就听到敲门声,边问谁啊边凑到门上猫眼去看,见外头宋河手插兜里侧身玉树临风一样站着。她忙道:“等等,马上就来。”光速遁去柜子里找了家常衣服套上,胡乱拧一把头发,咳嗽一声方来开门。
        宋河其实有钥匙,但他还不想吓着她,在门口站许久,耐心几乎要消磨殆尽。是以门打开,两人面对面时的表情,竟然都是不悦甚至带了丝不耐烦的。
        沈小茹是因为给自己树心理防线太重,明知道得不到还老看着,暗暗咬牙要自己狠一点。最好是惹得他厌烦了老死不相往来就罢了。
        宋河是因为前番种种,而就在一日以前,他还吭哧吭哧抱着她辛苦爬了五层楼,累得汗流浃背。那会儿温顺如猫咪的人现在行动自主不把他当回事,宋河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所以尽管他涵养好,也不能表现得足够亲切和蔼。
        开门两人对视,气氛很冷淡,沈小茹面上足够淡定,心里却在暗呼侥幸——幸好自己一直没有傻乎乎的七情上面,否则这会被冷眼扫死还不知到哪儿说理去。
        还是宋河先开的口,“怎么,不请我进去?”
        如果沈小茹够狠,她该说:“主任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这正忙着呢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巴拉巴拉”
        但沈小茹只是一个外表坚硬内里酥软的油撒子,见宋河面带微愠,眨眨眼,侧身让了一条道出来。
        宋河大大方方的嚣张走进去,把沈小茹碰到一边挥手关上门,说:“明天我们都要陪逢副市长出去,局长教我们商量一下分工合作的事宜!”
        沈小茹吃惊道:“你也要去?”心里头不期然暗暗欢喜,但听说是局长指示,乌溜溜眼珠转转,小心翼翼询问,“主任,出去我们有必要商量么?”
        “怎么没有必要?”宋河微微冷笑,“你以为出去视察就是游山玩水,吃喝玩乐?”
        难道不是?沈小茹暗想——而且,他明明就是找我来发火的。想虽然想,但宋河虽然面容线条硬一些,也还是花痴的好物,也就姑且暂时制止住自己的腹诽。
        宋河交代一番外出注意事宜,重点在于她不要没眼色惹来更多的麻烦,并申明一点——没事多问问他,别一个人傻乎乎的干蠢事。
        沈小茹虽然不以为然,但涵养够好的不做声。宋河多说几句,见她一直淡定微笑,不知为何无力感又滚滚而来。他喘口气想:这女子为何总惹得自己心神不宁?
        也许他以为她容易掌控,但却慢慢发现她难以掌控。他决定结束这无聊的谈话,及时抽身离开这里。
        沈小茹却好心好意的开口提醒,“主任昨天胡局长找我谈话说到了你。”
        看来这个人还没有完全不可救药,宋河想。
        于是沈小茹简略说了昨天的事。
        看来沈小茹无意中作对了一件事,然后导致后续一系列事情的顺理成章。比如她没有告诉许朗朗,如果告诉了,如此口风不严的人也就没有后来的学习和指定。而江姐何婉兰如果知道是自己在沈小茹进来之初的一系列打击,让她现在处处小心谨慎以至于作对很多事情,那她们一定会忍不住吐血。
        他没把这点感慨表露出来,回身开门走了。
        第二日交代完杂事,宋河下午接到李秘书带来的飞机票,18点-19点至江城的航班。三天后返回。同行的除了沈小茹还有一名工作人员,一行四人由车队送到机场,登上飞机片刻后就消失在暮色渐起的天空中。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