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二十五章 出行
第二十五章 出行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第二十五章
        叮的一声茶几上的烟灰缸落到地上,翻滚几下碰到桌子柱脚。惊醒了沉迷中的两人,不,应该是尚未完全醉倒的沈小茹。她竭尽全身力气推开紧紧拥抱她的男子,但他只不过略略松了一点手,就更紧更大力的禁锢住她,纠缠挣扎中两人拥抱着滚落地上,地上铺着极好的羊毛地毯,厚实绚丽如在云端。他火热嘴角呢喃一声,循迹移向她的颈项衣领开口处,俯首下去寸寸亲吻。更猛烈的反抗来临了,尽管醉酒男子的力量极大,大到平时的数倍力气。但她的反抗莫名让他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不由自主松了手,后脑有些剧痛反应传来,四野突然极为安静空茫,一切人声都消失不见,他想站起来去寻找道路,却淬然掉进了极深的黑渊。
        沈小茹衣衫凌乱,呆站看着昏沉沉躺在地上的年青男子,她刚才大力的推他,他后脑撞在茶几柱脚,眼睛里带着些迷恋不舍和微微的惊愕,然后眼睫下垂盖住所有的眼神,他松开了手。沈小茹喘了好一会才有力气爬起来,宋河修长身体犹自毫无知觉的躺在地上。
        他不会被我打死了吧?——沈小茹居然很滑稽的联想到一个形容“谋杀××”
        那两个字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对自己明说,但衣领处被拉开扣子透进的薄薄寒意,却提醒她刚才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切。疯了!疯了!他怎么会这样做?而更离谱的是——她怎么会容许他这样做?
        意乱情迷意乱情迷,沈小茹喘口气,对自己说:你要明白,他只是一个梦而已,认清现实,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而他,只不过是喝醉了,也许任何一个甲乙丙丁路人出现在这里都会有这种待遇,所以,反抗是对的。
        她不断的在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但唇上火辣辣的感觉犹在,除非她立刻把自己变成虚无,否则无法无视那一场天昏地暗的晕眩。但好在现在他昏了过去,一切事情还来得及整理。她还可以深吸气平心跳,可以手指微微发抖的扣好衣服,扯平皱褶拉直筒裙。
        墙上石英钟喀拉喀拉响,提醒沈小茹他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其他人就要回来了。
        光速遁去盥洗室用冷水拍脸,冰凉了眼角和脸颊,再手指沾水梳理一下头发,总算基本恢复形状。浑身上下再没有什么不妥。
        宋河只是简单的醉而且有点晕而已,呼吸平稳正常,沈小茹放了心正欲离开叫服务员进来帮忙送他到房内,蓦然发现他嘴角犹自残留着自己唇上口红的痕迹,忙拿湿巾仔细擦掉,手指抚过他嘴唇的触感十分良好,而他俊朗面容在灯光下入迷一样让人沉醉,似乎仍在向她发出无声的邀请。沈小茹止住心跳再次提醒自己——他喝醉了,一切都做不得数的。
        和服务员一起把宋河送到房内,又草草整理一下皮箱,她和逢苏云两间房中间有门相连,宋河和黄直的房间则相隔了过厅,她把各自行李搬到房里。然后就找了个沙发远远坐着,等人回来。其实大半的时间她都是在发愣,为自己以后,该用什么样的神态语气表情和宋河面对而费神。www.xsLOng.COm
        唔——如果有后悔药吃就好了。沈小茹想。
        不过心底有个声音在对她说,后悔药有什么好吃啊~,还是不要吃了……
        呃姑且算他投怀送抱好了,看在美色尚可的份上,忘掉这一切吧!
        逢苏云黄直回来,得知宋河酒醉已经睡下,表示了理解和肯定。商定了第二天行程就各自回房休息,沈小茹虽然不大有困意,但数绵羊数星星折腾一会竟也悠然入梦。
        梦里她老看见青梅园山顶的小广场,宋河叫她快些上来,她急急忙忙的去,但小广场四周人迹全无,她怎么找也找不到他的踪迹,找了一遍又一遍……就在不断的失落和从头再找中沈小茹醒了,时针指向刚刚八点。这是一个大晴天,秋末最后的阳光毫不吝惜的挥洒最后热情,一大早,就让房间里充满暖洋洋的光线。
        隔壁逢苏云房里有动静,沈小茹忙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开门出去,过厅里静悄悄的,好像其他人都还没起来。沈小茹蹑手蹑脚走几步,沙发上有动静,一个人撑起身坐了,把手里的烟在烟灰缸上弹一弹,抬头开她,说:“哦,你这么早起来。”
        宋河!
        沈小茹掩口压下一声惊呼,喘息道:“你……你……”
        虽然在早晨返照的阳光衬托出的阴影里,他的面色并非十分清晰,但黑白分明的眼睛格外明亮,让他整个人都有一种锐利闪耀的光芒。
        宋河皱眉,“大惊小怪,沈小茹你别老这个样子乍咋呼呼的。”语气明显不悦,三分的不耐,四分的不以为然,两分的冷冷淡淡,一分的漫不经心。
        好像他从来不记得自己曾经对面前这女孩子做过什么,如果有,那也是良宵梦一场。
        沈小茹吸了一口气,她早镇定了,还了一个不冷不热的淡笑,漫不经心的说:“哦主任你怎么不声不响的坐那不动啊?大清早的我还以为见到鬼了。”
        这话说的不够好听,但切合沈小茹的心情,她愉悦的看到宋河脸色微变,笑吟吟迎着摁响的门铃走过去。服务员送早餐来了。
        逢苏云从房间里出来,沈小茹笑招呼并问:“您想吃什么?”
        “一碗粥,两个素馅包子。”逢苏云很随意的吩咐,对宋河说,“怎么样,醉酒都恢复了吗?”
        宋河笑表示早已没事谢谢领导关心,并也随意的抬头吩咐沈小茹:“面包切一片厚的,多涂点芝麻酱,牛奶里不要放糖。”
        黄直正好出来,沈小茹笑往旁边让,说:“黄秘书你吃什么,我给你盛去。”
        黄直客气道:“那怎么好,你是女同志,女士优先我还是自己动手吧!”
        沈小茹眨眨眼,说:“您真是个很有风度的人。www.xsLOng.COm”
        黄秘书虽然不知为啥会得个软拍,但寻常言语活络气氛也没什么不好,欣然接受了,说:“那是当然。”
        逢苏云笑道,“小沈说话嘴巴很甜。”
        宋河想:沈小茹明明就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可恶,小心眼越来越多。但听到嘴甜几个字,不知为何心跳快了几分,好像有个温软身子正靠在怀中,而唇齿间也有缠绵悱恻的清甜余味。一定是昨晚喝的太多,今早还没全醒才会胡思乱想,他暗吸口气平息幻觉。其实宋河宿醉恢复的很好,当然某些情绪的抒发功不可没,但醉里干过什么,他有意无意都忘记了。或者是因为做的都是他清醒时不敢做的事情,所以在潜意识里早已制止了回想的可能。只剩下植物神经不可逆转的一些回忆,仍在不断刺激他的神经。
        沈小茹见他对她轻轻巧巧几拳回击采取淡定态度,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也不知在想什么。暗想罢了罢了,不过就是举手之劳何必与他针锋相对寸步不让,被人看出端倪可不好。遂不再说话涂了面包连着牛奶米粥包子一起端过去,把米粥和包子放到逢苏云面前,问道:“吃粥用咸菜丝还是放糖?”
        “放糖?”逢苏云有些失笑,“出来第一次有人这么问我的。”
        沈小茹不知逢苏云这话何意,忙道:“我就喜欢粥里放糖,甜糯糯的可好吃了。”
        宋河突然开口,“那是给小孩儿吃的吧!”他插话很有技巧,声音平和随意不动声色。
        沈小茹见他给自己言语归类到幼稚无知范畴里去,心里有些不满,也不好十分表现出来,正想淡定准备不理,黄直端着豆浆油条过来,说:“副市长最爱粥里放糖你也知道?她可从来没敢在外面表示过,一直老老实实吃白粥。还警告我也不许提,说是要控制体重哈哈。”
        逢苏云笑指他说:“老黄,你竟敢当众人面揭我老底,胆子越来越大!”
        沈小茹忙笑道,“那有什么,我们读书的时候寝室女孩子都喜欢这么吃,口味不讲,至少还能美容养颜呢!”
        宋河嘴角有一丝浅笑,觉得这女孩虽然今早莫名其妙不给自己客气,并且冷语相对目下无尘太过可恶,但灵性却是傻乎乎撞上就来。他有意借力再烧一把火,慢悠悠插嘴道:“吃个粥也能美容养颜了?都是你们小姑娘小丫头自我安慰罢!”
        逢苏云倒有些严肃了神色,认真说:“小宋你别看不起这些讲究,中医都说了确实有效。虽然我们女子喜欢些甜食,那喜欢的也事出有因。”
        宋河摇摇头,笑道:“真的吗?我还是不大信。”
        逢苏云抬头对沈小茹吩咐道:“去给你们主任盛一碗粥过来,放上糖。”又回头对宋河道:“你昨晚上喝多了酒,糖粥润肺养胃,可以补点元气。”
        沈小茹答应一声,片刻就端了碗轻盈如杨柳站在宋河面前,宋河感觉着她身上被窗口微风吹过来的一丝香气,懒洋洋靠后,伸手接了碗,心想:任她怎么计策,都只有乖乖跟随我的脚步。只不过,她手指晶莹纤细,腰肢纤瘦盈盈,他眼神掠过微有怔忪,觉得有种美妙无比但又无法抓住的感觉,像触电一样划过他的心脏,眉心一跳,如星一样的眸子里情不自禁的带了热情。
        他藏匿眼神极好,但那迷蒙而又狂热的目光,就在昨晚才在这过厅里发生过,沈小茹心头一哆嗦,忍不住浑身有点发软,好在她及时转身端过来下早点的小菜,并且一边努力建设强大小宇宙一边自我排解,片刻后气场重回镇定。
        有的人喝醉了,但她没醉,所以,她一定会想办法保护好自己的。
        早饭很快结束,因为来陪同参观的徐主任已经到了门外,听到门铃声沈小茹过去开门,徐主任带着几个陪同客气笑道:“都吃过早饭了么?今天天气真好啊!”
        沈小茹知道多半人家问的不是自己,而是表示给领导听了,说明他们礼数周全。于是只笑笑。身后逢苏云说徐主任来了请进。沈小茹遂闪在一旁,徐主任等鱼贯而入,与逢苏云黄直等热情寒暄客气热闹,然而沈小茹却发现——宋河不见了。
        宋河不在小厅里,他到哪儿去了?
        淡定,他去哪里关我什么事?
        徐主任那边道:“今天安排您参观我市的高耗能工业园区,九点出发市长意下如何?”
        “很好。”逢苏云表示。
        沈小茹看看墙上挂表:时针已经指向8:40,也就是说二十分钟之后出发。徐主任突然笑道:“昨晚上宋主任喝醉了,我们钱副市长特意叫我问问,不碍事吧?”
        逢苏云看看黄直,黄直摇头笑道:“小宋昨晚也是太高兴,一时多喝了两杯没什么,不过这会还醉酒没醒,参观可去不成了。”
        徐主任见说,就表示要去看看,当然黄直就带他过去,片刻后徐主任出来,略带歉意对逢苏云说:“看来小宋今天是不能去了。”
        “我们先走吧,至于小宋么,”逢苏云看看沈小茹,“就让小沈留下来照顾他罢!”
        沈小茹本想反对,应该是黄直留下来照顾宋河,自己跟着逢苏云,但现场哪有她发言的机会。逢苏云说了,就是定了。她目送众人离去,暗想宋河在搞什么鬼。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难道……他,他又要做什么坏事?
        沈小茹冷汗大冒,握拳想到——若如此,就跟他拼了!
        身后宋河声音说:“傻站着干嘛,快点收拾东西。”
        沈小茹愣愣问:“收拾东西干嘛?”
        “废话怎么这么多,叫你干嘛就干嘛明白不?”宋河样子很有几分大势在握的嚣张,抬下巴指沈小茹房间,“换一双轻便的鞋,再把自己的证件带上。”
        姑且听之,沈小茹虽然一百二十个疑问,但也明白逢苏云黄直宋河一起演戏,一定是别有所谋。至于为何要在这堂堂正正的政府官员出巡过程中,做这些奇奇怪怪的事,那就不是她这样小人物所能操心的。
        宋河所说的证件,大约是身份证之类的东西,沈小茹一直把它放在钱包里,是以回去把挎包清一清就好了。
        她站在床头柜那,正低头整理,听到身后脚步声,知道宋河进来,心虚害怕,不由半自卫回头,勉强笑道:“主任你……做什么?”
        “把这个照片贴上。”嗖一声一个蓝色塑壳小本本飞过来,‘啪’一声落在柜子上,犹自转了半个圈。
        沈小茹看上面封着记者证三个字,宋河已在旁边说:“待会有人来这顶替我们,我们俩……”他说到‘我们俩’时,眉头轻抬,似乎有点无可奈何的不以为然,“我们俩去城西马甸山看看。”
        马甸山有东明国际和余城合资的年产10万吨电解铝项目,已经投资了9.4亿,预期的年销售收入可以达到14亿,是余城目前最大的外城投资项目。但举报信里说由于厂子的防污染环保工程没做好,造成马甸山百分之七十果树病害,部分村民四处投诉,一旦捅到环保局有可能停产整治一年半载,于是现任厂子负责人开始偷偷转移资金,不少车间内部项目已成空壳。
        这个电解铝的项目是钱弥安和张绍同亲自负责,前期吴市长旁敲侧击都没见报上来什么问题,于是这边派了逢苏云出马,实地视察了解情况。逢苏云昨晚欢迎宴上就知道对方对自己一行未含太多善意,于是索性让宋河私下去探访一番。
        带了沈小茹一路,却是为了好打掩护。
        宋河平平静静叙述此行任务的时候,秋末暖阳正恰如其分的勾勒出他全身轮廓,五官生动立体,眼眸明亮坦然。他注视沈小茹的时候,毫无任何可愧可疚,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丝毫表情。沈小茹就是他面前的最佳合作伙伴,他正与她商讨了计划,说了自己初步设想,并不失温和的鼓励。
        不再有早晨微微茫然的目光,不再有喝粥时乍然一现的热情,俨然就是一个在正常不过的上级,这时正作出亲民的假象,扮演做她年长几岁的大哥,循循道来亲切和蔼。
        沈小茹在想:这个人……,他究竟还记不记得昨晚上做过什么?还是他一直在乔装遗忘?
        结论很明显——不再提起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沈小茹觉得既心虚又心寒,用冷漠外壳包装淡定城墙打底,淡声说:“放心,我当然明白!”
        既然有人漠然表示不知,她更要坚定原本的决心,不要再去看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鸿爪雪泥掩埋个干净罢!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