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二十六章 探访
第二十六章 探访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余城在本地办事处的人员上门来李代桃僵冒名顶替的时候,沈小茹意外发现那一男一女里的男筒子却是刘云,甫一照面,有些惊讶,道:“嘿怎么是你?”
        刘云也微笑看她,说:“上面交代有个女孩子,没想到是你来了。www.xsLOng.COm”
        刘云的微笑有点点太过亲切,沈小茹觉得有点不太自在,干笑一下,没话找话说,“你房子找到了么?”
        “还没,你不是说帮我问问吗?我正等着呢!”
        沈小茹尴尬笑道,“最近很忙,回去有空我给你打听打听。”心想,不能叫宋河帮忙了,只有找刘大姐许朗朗她们问问。
        “那我提前谢谢啊,诺,回去我请你吃饭。”刘云看着沈小茹,她皮肤吹弹得破配着隐隐红晕打底,面上微微带笑,尽管只是客气应对,但红润嘴唇有一层叫人移不开眼的莹润光泽,他想,和她一起吃饭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宋河是个男人,所以一看见刘云的眼神,就已经清楚明白刘云心里头想的是啥。刘云眼神一直飘落的所在,让宋河心里很不爽:纪委竟然会收纳这种人,堕落!
        而沈小茹,她笑容满面似乎心情甚为愉快——哦,看来她以为此行的任务很轻松,所以还有心思与人言笑晏晏。宋河嘴角浮起一丝淡淡冷笑,不客气的从旁打断,“刘云,你送过来的资料到处都是漏洞,叫我们怎么入手?”
        刘云一愣,收起愉悦的心情,转向他说:“宋主任,资料我是看过的,只有一些具体数据不太清楚,怎么能说到此都是漏洞?这个指责有点过了吧!”
        这个年青男子曾经面试过自己并刷下了自己,虽然那次下棋没和他直接对战,但想来自己竟然输给生手沈小茹也让他多多少少瞧不起吧!刘云知道自己比他还差得远,但也不愿意没事向人低头,是以立刻反驳。
        宋河带着一丝冰冷微笑毫不留情:“受损的区域,停产的项目,责任人牵涉人的姓名职务都没有。你该不会认为这个报告会有任何价值吧!”
        刘云被话里明显的挑衅弄红了脸,忿然道:“你们只需要看看是否确实,具体定性是我们纪委的事。”
        “是吗?你的意思是我们只需要远远瞧瞧就行喽!”
        “话也不是这么说。”刘云低了声音,无可奈何解释道,“我……们地头不熟,这个项目宋主任你比较清楚些,最好你们能弄到更确实一点的资料,明后天……,宋主任你明白的。”
        宋河当然明白,明后天省纪委要来人例行巡访,江城市委书记卢孔明天也会回来,一场盛大的舞会即将开始,好戏上场的时候不加点佐料怎么行。www.xsLOng.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刘云明显示弱的语气,悠然一笑,对站在边上好奇看热闹的沈小茹说:“东西收好了吗?再去检查一遍。”
        沈小茹虽然知道此行没那么简单,但也感觉宋河态度有问题,虽然不好当面说什么,还是用眼神对刘云表示支持,刘云还她一个浅笑,表示自己无所谓可以忍。
        宋河刚才的好心情消失大半,当然,他认为任何一个上司都不愿意看见下属胳膊肘往外拐,暗含冷笑,对刘云同来那位女子点点头就回房换衣服。
        刘云目视他玉树临风的背影施施然消失在房门口,心头有些郁闷,蓬一声坐沙发上不再说话。那个同行的女子叫曾媛媛,是江城本地纪委的,见宋河对刘云疾言厉色对自己又神态温和,有些吃不准宋河的深浅忍不住过来问,“嘿你们这位宋河行不行啊?怎么我觉得他和你不大对路呢?”
        刘云勉强打起精神维护本地,“还行吧,他资格比我老也许看我不顺眼,但能力还是够强的应该没问题。”
        曾媛媛将信将疑。
        宋河回到房内,换了蓝黑色T恤卡其休闲长裤,衬衣是昨晚酒会上穿的,暂时先放到行李箱,以免服务员收拾问询干洗等等多生事端。临出门前照照镜子,自觉一切OK。太阳很好天气很晴心情尚可,他平心静气开门出去,知道今日剩下的时间需要全力以赴不容丝毫有失。
        沈小茹也整理了东西携挎包出来,向刘云曾媛媛告辞,宋河吩咐了他们注意事项就出门。稍后刘云曾媛媛也会出门逛街探访江城朋友,打麻将吃饭待个大半日,所以不用担心穿帮问题。刘云见他没再找自己麻烦倒松了口气。
        沈小茹头上学曾媛媛模样罩了一个浅边遮阳帽,几缕花穗垂下格外俏皮,黄底绿花小衣和军绿休闲裤低帮网面短靴,宋河觉得,走自己身边的是一株活动花卉,嘴角上翘心情慢慢好转。沈小茹第一次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神经高度紧张,觉得他似乎有眼神打量自己,先不管那么多忍不住问:“怎么样?我有没有哪里不对?没问题吧!”
        宋河竖指做了个噤声的表情,在她耳边说:“他们进去乔扮的是情侣,你待会要注意点,别露馅。”
        这是什么意思?
        沈小茹抬头见宋河神态轻松,笑吩咐了她后就在打量透明电梯外的建筑分布,样子很闲适随意,似乎刚才讲的不过是同事朋友之类最普通的角色扮演问题。也对,也许真正的淡然是就事论事不再多想,既然如此,何必平白让人看轻了去?
        电梯门开,沈小茹淡定站近,两人气息可闻,她的头发一缕拂到宋河手臂,痒痒的十分舒服,宋河心头一动,不自觉的有点想抱住她,正好门口有人进入,他适时伸手挽住沈小茹的腰,两人低头貌似亲密的一路行去。
        两人身体靠得很近,宋河笑容适意,搂着她的腰气息一寸一寸吞噬她,沈小茹心跳的很急,眼前有点花,但她平底鞋脚下尚稳,她不断对自己说:镇定!镇定!!——他,就是个路人。
        宋河感觉着掌心手腕胳膊的温热接触,心里突然被填的满满,似乎今日一直隐隐的缺失这会终于全部寻回,而大堂内外直到花圃都碧叶郁郁佳果垂垂,满院香气馥郁绵绵,风行两颊凉意悠悠,蓝天丽日无限高远,——如果就这样,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是否会很美好?
        这个忽然冒出的念头让宋河无限吃惊,转目注视沈小茹神色淡定自然,似乎并没对这挽腰的举动有任何,有任何与打喷嚏打哈欠伸懒腰不同的感觉。宋河不自觉手指加大了力道,沈小茹抬头坦然目注他道:“喂轻点,主任你弄疼我了。”
        宋河及时醒悟放手,笑道:“车在那边”不再等她,大步当先行去。
        他的背影修长挺拔依旧极具有赏心悦目的观赏价值,但不属于自己的风景,远观即可。沈小茹想:只要心态平静,一切情感上的关隘都可以度过。譬如蓝天丽日,依旧是青春年华大把的未来在手中,譬如虽然她不能掌控世界,但尚能掌控心情,譬如袖角有一点淡灰,轻轻一拍就没了,只愿宋河如那点灰尘,一拂即去。
        马甸山山势不高,电解铝厂诺大厂房在山脚远远就能望到。带他们张望的两位村民热心提供打望角度,并指点他们注意厂子西北角的那大半边山坡,山坡上光秃秃寸草未生。村民说那里以前是某承包人的果园,后来氟铝酸钠气体外泄,果树毁损严重,厂里就出钱购置了果园,并把那里的果树都砍光,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再往东走的几里果园,叶片黑斑脱落也是常见情况,村民愤愤道:给市里头的报纸打了电话,来了人拍了照,但末后却做了一个怎样防治病虫害的专题版面,什么电解铝厂的事情都没说。本来果园就是马甸山近几年的新兴项目,前期脱田种果树的村民大半投资都不少,现在一朝成空自然不情愿,于是几十户果农准备联名上访,可名都签了不少人却临时变卦,末了事情不了了之。渐渐有风声出来说这是市里头的重点投资项目,只能开工不能停产,大家觉得也无望,依旧回去种田。
        他们好奇问宋河:他们背景很强你们难道不怕。打量沈小茹更是带上不以为然表情。这么两个鲜花绿树一样的年轻人过来,看着细皮嫩肉不晓得是游山玩水还是无事找事消遣。他们对后面结果实在不乐观。
        沈小茹对这些都很茫然,只有当听众观众并且做传声筒,比如把村民乙说的话告诉正和村民甲讨论的宋河,或者在村民甲顺手一指某处某处典型证据,而宋河正专心看草叶皮树皮没有发觉时,告诉一声提醒注意。
        宋河显然比她有事得多,叫村民带着他们两人转遍大半山头,又看了厂子几个出入口位置,问:“厂子在你们这招了工没?”
        “招了,大约有一百多号人。我前段时间就在那里干活,最近才回来的。”
        “为啥回来?”
        “这……”村民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说,“嗐不习惯,总觉得那里闷得很,再说也不自由,前段时间生病老不好就请假回来没再去。”
        另一个人插嘴说,老王我看你就是心理有问题,感冒咳嗽也算是病?早八百年大家都不干活了,周家几兄弟都在哪每月往家里拿好几千,人家三天两头感冒咳嗽都从来不带请假的。
        沈小茹想:好端端的,怎么都喜欢感冒呢?
        望向宋河,后者正盯着不好意思尴尬笑容的老王目不转睛。
        “能不能有什么办法混进厂里去看看?”宋河问老王。
        老王想一想痛痛快快拍了胸脯,“没问题,我家就有工作服,再找人借一套你们就可以中午轮休的时候进去。”
        “不用两套,我一个人就可以。”
        “那不太好吧!”沈小茹想起以前在电视上看到那些私访者被保安毒打的场面,感觉宋河被打坏了就不能再看,反对说,“两个人一起进去有个照应。”
        “嗬,你能照应我什么?”宋河轻挑眉头,有十分的不以为然。
        沈小茹皱眉想一会,认真提议,“我看还是我进去,你不一定能瞒得过。”
        “你进去?”宋河感觉她在开玩笑,“你懂什么?进去瞎逛一圈看热闹?”
        老王摸摸头插嘴说:“我觉得这位大妹子说的对,大兄弟你个子高太打眼就是穿了衣服也不像,大妹子装一装兴许还能混过去。”
        另一人也赞许点头,搭调说:真不太像看模样就太假了之类。
        三个人交换会意目光,表示英雄所见略同:宋河只怕披块麻袋也玉树临风标青显眼,别说去调查,只怕没进门就被保安关小黑屋痛打了。他当局者迷,大家可都是旁观者清。
        宋河微愕自己竟然会被沈小茹孤立,断然否决道:“不行,你不能一个人进去!”开玩笑,她一个人进去人生地不熟到时候不见了去哪里找人?
        沈小茹还想再说,宋河已经做了决定:“一起吧。”
        厂子很大,沈小茹把额发扒拉一些下来遮住一些脸颊,戴个口罩跟着老王宋河一直往前走,路上有打招呼的,老王都说是新介绍的他兄弟和兄弟媳妇,报道后由他带着,厂子里里外外走一圈熟悉情况。
        车间大小通道仓库设备,甚至墙上的树叶都趁人不注意捡起来瞧瞧,宋河感兴趣的地方太多。他头上歪戴了一个宽皮帽子,口罩蒙上半边脸,露在外头的部分抹了点灰,沈小茹的意思本来是叫他尽量佝偻着背低头走别让人发现。宋河却毫不在意动作迅速,除了偶尔见人多收敛一下,大部分时候都快步如飞让老王带着他们在厂子里查看。
        沈小茹本来觉得自己是没发言资格的,但这会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开声,“主任你动作太明显了吧?被保安发现我们就完蛋了。”
        宋河看她一眼没说话,等老王回头在门口望风让他们在空荡荡车间里四下翻看时,低声道,“你以为我们没被发现?”
        沈小茹不自禁一个寒战,勉勉强强笑道:“怎么可能。”
        “这个项目我和刘鲁负责采买的全套监视系统,一个陌生人从进厂到离开只需要五分钟就可以鉴别。何况我们这样全车间乱穿。”
        “那怎么办?”
        宋河微微冷笑不语。
        沈小茹急得无法,转念一想宋河这人一般不干笨事,既然这样说也许还有法子,干脆淡定登记设备编号不做声。宋河本以为沈小茹会跳脚会着急会一个劲催促离开,没想到她就这么个表情,做事的样子比刚才更认真,忍不住说:“哦,看来你没被吓住。”
        难道他竟是为了吓唬自己?寻常人做这些无聊举动都是为增加感情,她和他之间有这个必要么?沈小茹觉得自己唯有用无视表达对这件事的无声抗议,依旧低头继续登记设备编号。
        宋河见她镇定功夫如此强悍,忍不住要再刺激她一下子,笑笑说:“我们虽然被发现了,但我知道监视器的漏洞在哪里,等会一定可以安全离开。”
        沈小茹再也忍不住,气道:“喂主任你怎么这样?到底什么时候离开说一句准话啊!”
        她嗓门一大门口的老王也听到了,跑过来问道:“咋回事?要走啦?”
        宋河忙好言宽慰,并表示绝没有任何后遗症事后株连,老王将信将疑。
        沈小茹心里忍不住抱怨——宋河明明知道会被发现还拖了老王进来,自己两人不是本地人,到时候潇潇洒洒拍手就走了,也不怕麻烦上身,老王留在这里被报复怎么办?
        宋河已经带着两人往东面的厂房走去,说:“资料收集得差不多了,我们走快点别叫人追上。”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