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二十八章 看碟
第二十八章 看碟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这话说的对,但宋河为什么觉得听起来很不顺耳,他把微笑转为淡然叹一口气说:“其实你的心情我很明白,他们能不能拿到补偿就看你我的表现,如果你愿意,请和我站在一边。”
        从声音到表情,都完美无可挑剔的向她传送朗朗乾坤我是君子的意蕴。
        沈小茹皱了眉,不知宋河想要干什么,她真有点害怕他,想离他远一点。但宋河却要求她站在一起。也许不是好事。她也该学点利害攸关的思维,鉴别远离危害,但他的笑容确实蛊惑,眼神确实温柔,她的理智在抗拒但嘴上已经极快的说,“好……”
        有点懊丧,不过沈小茹心里安慰自己:得了吧,你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姑且答应着先看看再说。
        “要我做些什么?”
        看到自己话起了作用,宋河心情很好,上前一步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只需在有人问你的时候,告诉他们厂里人病情很严重,其他污染也铁证如山不过证据都在我手里就好。”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眼睫毛都感觉到痒痒的气息,沈小茹尽量忽视微微发热的肌肤,仰首淡定反问,“这样好吗?会不会打草惊蛇?”
        宋河眼眸有些幽暗,似乎在极力隐藏什么不愿意被看见的情绪,他闪烁一下眼神微笑,“打草惊蛇哪有那么容易,你这样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总之你要信我。”
        他眼眸里那点锋芒淡淡的晃了晃,锐利逼人但和树林里完全的寒意不同,似乎想挑开她眼睛里的什么东西,让她的真实想法无所遁形。但沈小茹这些天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防御系统哪有那么容易崩塌,很好的抵抗住了他的试探。
        尽管沈小茹担心他再坚持一下下,多用他的明亮眼神看她一会,她就会扛不住,但好在他已经及时收回了目光,回过头去时再问了一句:“你真的信我吗?”
        沈小茹得承认,她不管做了多少道心理防线,并也自觉认清他与自己风马牛不相及的本质,但依旧还是无法看他在自己面前,失神恍惚的模样。唔,所以说,顺他一次意思好了,反正就当,就当做好事得了。
        于是沈小茹在大脑里翻了一下,发现暂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和他相媲美的人物,遂老老实实道:“还行吧,主任你做事好像给人印象比较靠谱。”
        这么模棱两可含义不明的话,宋河几乎想吐血,不过算了,他可以慢慢来。
        在茶座里待了一会,宋河接了两个电话,沈小茹喝了两杯绿茶,看他不断的写短信拨电话,沈小茹觉得自己确实很闲。近5点的太阳回光返照一样厉害的把**辣光线四下发射,隐蔽在饭店五楼凉棚长廊里的茶座,隐蔽在绿叶子后面,那些半人工半自然的花草灌木茁壮的抒发香气,让座中人远离了红尘气息,恍若处身在清凉洞府。
        沈小茹觉得自己闲的符合周遭环境,而忙碌的宋河也很养眼,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念想,一直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她又喝了一口茶,茶很香,带着秋茶特有的蓬勃劲道香气。对面的宋河,抬首低眉或笑或语一系列的动静各态,真的很养眼。她又有点看得入迷,尽管现在她不再是前几日那样偷偷摸摸,偶尔用眼角瞥一下,而是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的坦然直视,正常的如果转眼低头都不好意思。
        沈小茹握着微烫的茶杯在寻思——可不可以自己悄悄的回到原点,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本来就只是她一个人的迷茫和纵容了感情,起于斯止于斯,春雪流霜片片无痕……,他不知道,永远都不知道就好。
        酸热迅速上脑,眼前模糊起来,咳咳,沈小茹一边嘲笑自己的玻璃心,一边懊恼正常淡定又破功了,调转视线不再看宋河。
        这一转眼,游目四顾中却发现角落里有人在悄悄留意他们。那人穿着没什么特点,但沈小茹很快看见刚刚赶到客房请求他们提意见的某位副理模样人物巴巴的过去了。因为她坐的位置刚好被几盆巴西木挡住,所以看得清楚那两人主要眼神都落在宋河身上。
        逢苏云什么时候回来?
        沈小茹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丝不安,在带队人回来之前这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事吧?
        宋河敲敲桌子,把她从分神的状态拉回现实,“你的舞练的怎么样?”
        舞?沈小茹愕然一下,脸心虚的红了红,说,“哈最近有点忙,所以……”
        宋河很不想和她废话,但这会心里有些顾忌,也只有忍着气道,“你是不是以为到了逢副市长身边就高枕无忧了?哼!三天后你回去,照样打回原形。而且……”他淡笑笑,懒得再说。
        ……而且枪打出头鸟,她还会被踩到水底,用不了几日就会走人。抓住机会尽量博取逢苏云的青睐,是沈小茹目前的唯一机会。至少他知道逢苏云在某些时候好为人师,喜欢跳舞,但并不愿意教一窍不通的生手。最好的人选是一知半解正在歪歪扭扭上路的新人,如果那人资质够好一点就透,那更是一个良好的话题和纽带,可以维系她和她的私下友谊。
        比如统计局的朱兰,若非她和老柯一直若有若无的传闻,她也不会最后被逢苏云放弃老柯也不会至今还屈居他的手下。
        自从朱兰走后,逢苏云身边亲信除了黄直再无他人,男女终究有别,还要注意风言风语,这时一个可靠的适当的,有一定共同兴趣爱好的可以被信任的同性,将会是最好接近逢苏云的人选。
        沈小茹在他或明或暗推动下,已经走得很接近,只不过还缺少代领导应酬的基本功,比如她还不会喝酒,不会跳舞……。www.xsLOng.COm无论怎样,宋河已经下定决心让一切运转快起来,跟上他的步伐。当然前提是她要能够做得到,不要让自己的心血被浪费了。
        一再的提点还不知道感激,这人脑袋就是榆木疙瘩,做工具不行只有拿来烧火。不过他隐隐的期望,沈小茹不是那样的人。
        沈小茹知道他说的一定没错,只是纠结自己要不要再接受他的帮助,但官场的水深岂是她这种菜鸟可以看透的,既然宋河笃定的告诉她结局,沈小茹除了迎着他伸出来的手走也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她还不至于非要破釜沉舟,抽身离开的想法在上午十分强烈,中午到达顶点,现在却又开始考虑起杂七杂八的事情来。比如她至少也该先找到备用单位之后,再理直气壮志气高强的离开。但这会,她似乎至少也要陪着他把这出戏唱完,她希望可以在沉船和滞留水上之间寻找中和之道。
        是以,沈小茹虽然不知道跳舞和陪逢副市长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这时依旧很明智的回避宋河目光,心虚笑道,“还好,我把碟子带来了,现在就可以回去练习。”
        宋河听到她这样表面恭谨骨子里疏远的表达,又生起一种熟悉的无力感,他想,我虽然帮了她,但她将来会不会帮我?目前看来,似乎有点可疑。
        抬腕看表卡了点,说:“走吧,副市长她们要六点回来,一个小时的时间,姑且拨给你半个小时。”
        回到房间服务员刚刚整理出来,沈小茹去房间里打开行李箱取出那盘碟子,叹口气暗暗自语:你总算要派上用场了。她曾经翻过那本十元钱的国标舞初级教程,里面各种图形看得她眼花缭乱,现在要亲自上场实践,沈小茹一想到宋河的样子就有点心虚。
        若是跳的不好,只怕他的脸色不会很好吧?哎管他,他生不生气管我啥事!
        沈小茹给自己打强心预防针。拿着碟子到过厅,正见那位客房部的经理面带恭谨微笑正与宋河闲聊。——嘿半个小时前才来过,这会怎么又来了?
        她哪里知道饭店也很难做,来了好几个电话把饭店的负责人臭骂了一顿,现在只有全程24小时盯紧,不时派人过来看看聊聊,让他们二人再没金蝉脱壳的机会。
        沈小茹把碟子放进影碟机,她满意的发现机子很好,电视也是等离子的屏幕,到时清晰度一定一流。只可惜那客房经理老不走,犹自坐在那无视宋河冷淡的眼神滔滔不绝。沈小茹按了暂停,去倒了一杯茶,走过去不轻不重一放,说:“经理不好意思我们很忙,您先喝口茶再走。”
        客房经理脸色尴尬,又不好装没听见,只好呵呵笑一声起身告辞。宋河笑笑也起身相送,但吩咐沈小茹去传真室给胡局长发一条传真,修长手指夹着一张纸条递给沈小茹,上面龙飞凤舞几个大字“事情已调查清楚,即将上报纪委”
        他微微含笑,目若朗星,看着客房经理和声道:“我们这位小姑娘不大熟悉这,麻烦经理给带个路。”
        沈小茹微囧,暗想你怎么乱放电,只听客服部经理已经连连点头说,“行行,没问题!”
        宋河看看沈小茹,后者正拿着纸条反复瞅,乌黑细眉皱的紧紧,宋河咳嗽一声,说:“沈小茹,快去快回。”
        他目送两人远去,悠然微笑浮现在脸上,关了门对自己说:“好戏就要开始了!”
        沙发很软,他坐下顺手拿起遥控打开了影碟,他要选一个比较简单但看起来还可以拿的出手的舞步,至少速成的话也要像模像样才行。
        片刻的等待后,他看见了……
        活色生香的场面在屏幕上如火如荼的展开,诸多喷血场面火爆上演,变幻色彩靡靡声响中宋河石化当场,其实满屏幕的限制级火爆场面他并未太多留意,他心里反反复复只是在想——她,她……她想干什么?
        门上响起轻叩,“主任,我回来了,开开门。”
        一层冷汗从宋河后背不停向上蔓延,他站起来,停顿片刻之后按下遥控器按钮,深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过去打开门。
        门外沈小茹的身影正被夕阳勾勒出动人曲线,而宋河此时的心态——很很不好。
        他一把攥住沈小茹的小臂用力一扯,沈小茹正往里走的步伐加速了几十百分点,踉跄一下之后摔在沙发上,而门早在电光火石的霎那间砰一声关上。沈小茹半声惊呼呼出喉,又及时咽下,她疑惑想:出了什么事情?难道是有人追杀过来了么?
        也许她回来后总在脑子里走马灯过黑社会片枪战片,不知不觉已经有点惊弓之鸟,于是此时此刻立马想到的就是这个。
        但屋子里很安静,宋河就站在距门口一步之远的地方,他静默站立并没有嘘声提示她小心杀手之类巴拉巴拉,而只是,站在那里不动。
        落地窗上朦胧白纱微微拂动,屋里依然光线很好,对比走廊上的24小时人工光线更加明亮。沈小茹看见宋河光洁额角上密密的一层汗,他黑白分明眼仁里似乎夹杂了几根血丝,挺秀颈项宽阔肩膀修长身躯都有点微微呼吸急促的起落,但他只在那一霎那就闭上了眼睛。从她这个角度看去他闭眼睛的样子极为俊美,但她这会只是满心茫然震愕,不知道自己突然被他拽飞到沙发上是为什么?
        看样子,他似乎在生某件事的气,闭着眼嘴角抿的极紧,而喉结处的滑动和呼吸表示他正在忍耐……,忍耐怒火?
        为什么?
        到底怎么了?
        沈小茹直觉这事情和自己有关系,她慢慢从沙发上爬起来,小心翼翼整理长裙,期期艾艾试着开口:“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宋河慢慢睁眼,瞧着她,目光很亮很冷很嘲讽很郁闷甚至有几分失落悲凉。沈小茹心里有些惊,忍不住疾声问:“是不是他们对你下手了?”
        嗐!她早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可现在该怎么办?
        跑路还是等逢苏云回来再说?对了还有胡局长,虽然事情来了这些人不一定可靠,但总比她这个小屁民强的多,宋河不快去找他们,站在这对着她干嘛?
        沈小茹忍不住跺跺脚,“你愣着干什么快打电话啊!”但想到宋河性子高傲不一定能接受自己的指令忙又转变语气安抚说,“没事,你不方便我去打。”
        宋河喘口气,又一次闭上眼,以手指她哑声说,“你闭嘴。”声音无力甚至可以说疲惫,毫无气势汹汹的喝令压迫,但语音里已经被压抑到极限的克制和无奈让沈小茹几乎是立刻就收了呼吸静了声音。——貌似,他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到底到底,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这短短是十余分钟之内,让宋河脸色苍白神情迷离,看着她的眼神变幻不定,压抑愤懑茫然交替上演,就好象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很想揪着宋河衣领大力摇晃,歇斯底里问几声为什么。不过这会,也只有自己对自己翻翻白眼罢了。
        对了……难道是昨晚的事情被他发现了??
        沈小茹一激灵,脊背已经炸出一蓬毛毛汗:唉!!要惨,也不能这样惨啊!
        但紧接着她就否定了自己这个荒谬推断:昨晚的事情要想起来他早就想起来了,哪根筋搭错了才会折腾到现在,这也太不通了罢!
        她犹自在哪儿脑电波高速旋转,宋河已经开口,道,“过来。”
        “啊?干嘛?”
        沈小茹承认自己这话反问的有点挫,但没法子谁叫他此刻气场太过强大,那样子看起来似乎不好好折腾她一番不会罢休。而她完全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过来,跳舞!”宋河华丽丽的扬起下颏,嘴边微笑三分嘲弄四分幽暗两分戏谑一分不肯罢休。
        啊?哦行,沈小茹忙趋上去拿沙发一角丢弃的遥控板。准备让音像与3D人物齐舞。但那位3D人物打掉了她手里的遥控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不用,我抱你跳。”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