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二十九章 跳舞
第二十九章 跳舞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实在脚不沾地的很忙,没有在中午更新很抱歉~抹泪,原谅则个
        PS话说我觉得后来改一下效果好多了(偷偷呲牙笑)
        宋河的笑容太具有迷惑性,沈小茹暗暗咽了口口水,对自己再次告诫道:忍住忍住!顶住顶住!
        也罢,且满足他好为人师的愿望。
        沈小茹规规矩矩站好表示可以,宋河却并不立即行动,黑白分明眼睛上上下下打量通透,恍若她是市场上待价而沽的某些活生生的物体,看得她心头阵阵发寒。
        正要出声抗议,宋河已经上前一步环住她的腰握了她的手,嘴角微勾说:“把手放我肩上。”
        腰上透热阵阵发麻,而宋河握着她的手指微凉掌心滚烫,似乎带有电流瞬间传遍全身。沈小茹觉得自己几乎要停止呼吸心脏罢工,而这位还要求……把手放到他肩上?
        他的肩膀柔韧挺括,配着一米八个子恰到好处,再往下是白底银丝衬衣包裹的微微起伏胸膛,沈小茹有些热血上脑,不由自主遐想联翩:诸如乔装滑一跤伏在他胸口听听心跳,两腿一软往前就倒扑在他身上表示晕倒……等等,等等。
        但幻想终究是空想,宋河唇角笑容不善,眼神更是冷冽,和他传递过来的热量毫不相关。沈小茹只知道自己这时千万不能掉链子,硬着头皮无知者无畏的伸手,大大咧咧在他肩头搁了半只手掌,并且意兴阑珊蹙蹙眉,表示自己十分十分的勉为其难。
        其实他的肩头韧性张力十足,自己手指放上面感觉十分舒服。咳咳,只不过,沈小茹暗暗咽口口水,觉得这样的距离和姿态太过危险,有些越过了她防御体系的安全范围。
        但宋河神态正常,举动坦荡,看起来毫无任何让她胡思乱想的地方。作为一个被教育者和一向自认为高攀不起他的小朋友,这会表现出色迷迷的尴尬和主动想歪的不好意思,似乎有点脑袋秀逗了。
        于是,沈小茹尽量不动声色的拉开安全距离,她拧着身子偏着头,脸上挂着应付的微笑,客气的抽动被紧握在他手中的手指,说:“啊主任你好高,这样松下来一点点……哦胳膊好受多了。”
        宋河嘴角噙出一丝冰冷的笑容,目视她因手指抽动而离自己渐远的身体,他从上方可以清晰看到她领口遮掩下的浑圆轮廓-----貌似她虽然很瘦但依旧实实在在很有料。他讨厌厌恶她这种毫不知情但又洋洋得意的样子,他想给她点教训,立刻。
        宋河环在她腰上的手猛地用力,不客气的将她身体向自己拉近,清朗朗声音道:“是吗?这样是不是更舒服一点。www.xslONg.com”
        沈小茹刚借着手的伸长加宽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乍然腰上力道猛增,她整个人都被按向宋河胸膛,半声惊呼险险奔出口,她可不要真的尖叫一声花容失色的去趴在他身上——那多丢人啊啊!
        她急中生智,虽然手和腰都被他控制无法着力,但下面及时屈膝和宋河的腿一碰,成功止住身体往前的运动,在距离他温热身体数厘米的地方险险刹住了车。宋河慢慢咬紧牙,不去理会她圆润腿部和自己腿的华丽丽碰击,抓着她手的手指缓缓收紧,微笑低头,说:“跳舞的时候身体要挺,比如你的腰……”
        他悠然肆无忌惮移动手指,成功看见她红了脸,她的腰确实很美妙,纤细适中,起伏婉转的曲线和他的手指极妥帖的吻合一致,动人心魄。但他注视她微翘眨动的睫毛,那人红着脸正在不耐烦的转动脖颈,漫不经心,似乎对窗户上为什么有风更感兴趣。
        可恶的女子!不知道‘主动’这两个字的意思吗?
        宋河淡淡吹了口气,她的几丝细发在呼吸中一片飘摇,说,“抬头,看着我。”
        那股暖洋洋气流成功让沈小茹心跳再次提高十个百分点,她二十万分不情愿的抬头,他黑白分明的眼眸近在咫尺,俊朗面容迷人诱惑,嘴角笑容带着巨大的杀伤力和毁灭性。她本来就不是高分子高密度材料,这会近距离接受高温烘烤,只怕‘咔’的一声就会化为半缕青烟飘去。她……她实在是受不了。
        唉,总不能明知山有火偏向火山行吧?
        但火山的眼神很冷淡的制止了她的任何回避行动,一边持续不间断的烘烤她一边居高临下不屑一顾慢悠悠开了口,“跳舞的时候,姿态最重要。你就不能够站的直一点吗?”
        沈小茹皱眉撇嘴暗想要我站直,你也得把手上的力气松一点,我又不是石头铁块要这么用力握着,或者也不是泥鳅黄鳝之类的哧溜物,攥这么紧有必要么?
        她觉得宋河说不定类似某些蹩脚老师,不知道怎么教人但却谱撑得蛮大架子做的很足,到头来肚里没有二两真材实料。寻思未定闪他一眼,后者的眸子正迅速结了冰,冷酷无情寒意沉沉的看着她嘴角那丝撇嘴的纹路。
        喀哒!沈小茹心跳过速,一口气噎在胸口几乎不能呼吸,一直坚持到现在早已经大脑供血缺氧许久,不由自主脚底发软往后就栽。宋河两只手如她他所愿如她他所不愿的,终于一把抱住了她,尽管成功止住了她的去势,然而沈小茹就像打了速冻针,立马僵硬当场。
        他的手指很凉,掌心滚烫,
        他的怀抱温暖似海,沈小茹就像溺水将亡之人一样不由自主的剩下一个念头:沉下去,就没活路了!
        宋河第一次咬了唇,他的牙齿白得很好看,他迅疾松手让她不倒翁般栽倒在地。www.xslONg.com
        幸好极厚的地毯,她摔下去一点不痛,宋河居高临下俯瞰,冷峭峭发音:“不要动来动去像只老鼠。”
        沈小茹勉强微笑,暗暗大汗淋漓为自己劫后余生而侥幸庆幸,客气小声提建议,“要不然我先看碟子练练,您在边上指导?”
        语态谦恭,形态无可挑剔。
        宋河冷瞅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小茹觉得心头发虚,硬着头皮咳嗽一声自言自语,“呃随意吧反正我无所谓……”随意吧随意,她得承认这会她已经快溃不成军。
        她真什么都不知道?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笨的人?宋河自觉那股无力感又翻江倒海而来,他很想找地方扶墙好好吐几口血,然后,再吐几口血。
        他若有所思并不说话,但他眼里的冰凌子融化了好些。沈小茹觉得这人有把人立刻冻成冰也有立刻把人化成水的本事,这会冰雪消融的目光一转,就已经忽悠了她半片心去。飘在空中不知所在何处。
        好在,她脸上的防御体系咯吱响了几声,最后还是稳稳的停住没有掉下来,唯有小眼神有可能暴露。她垂眼,宋河已经俯身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指尖温柔得像蓝天下阳光的一声叹息。她似乎有些难耐的晃动了一下,宋河提示她——该顺着杆子爬起来了。
        还跳舞么?
        这是沈小茹偷偷在心里问的一个问题,但显然宋河并没有***自己的爱好,拉起她之后就甩了她的手,好像她的手是不定时炸弹,利索转身同时表示她的碟子太烂太差,立马光速去宾馆商店买盒碟子回来自己练习,顺便,还甩给她几张老人头。
        沈小茹暗翻小白眼:有钱人就是这样,将就看看就行的东西非要买什么正版原装,咳咳罢了,只要不再看见他寒意凛凛那张脸就是万幸。当然,更好的是他不陪自己练了,这个是最危险的肇事端。
        去宾馆商店挑最贵的碟子买了好几张,把宋河给她的老人头都花的干干净净,剩下几块零钱换了个赠品,一个软陶的小老虎,黄油油的漆面十分可爱。沈小茹觉得那个,很像他。貌似山中大王,其实咳咳应该像某位伟人所说纸老虎一个,理论上是该藐视的。
        小老虎脖子上还挂了个小铃铛,沈小茹乐呵呵扭着铃铛把小老虎摇来晃去,小老虎虽不会说话瞪着大眼额头‘王’字浓墨重彩,但那模样只能说可怜又可爱。
        在营业员的热心建议下,沈小茹还给它选了一身红褂子,套上后圆滚滚脑袋和小尾巴露出的格外怯生生。沈小茹心情大悦,对营业员赞扬道:“非常好!”
        营业员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也热情应和,并建议她可以给它挑选小房子小汽车之类成功人士的全部配置,并说明再买888元光碟可以获赠老虎伴侣,卡通粉红浓情淡紫**橙红都可选择。沈小茹忍不住问:“那有没有老虎子孙?”
        营业员瞠目片刻后才明白老虎子孙指的是小老虎,为难摇头,建议她可以自己DIY几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是个好建议,沈小茹又去看了看那边货架上摆得老虎伴侣一眼,决定暂时放弃,小老虎不需要伴侣,有她就足够。
        把穿小红褂子的老虎连同碟子塞进挎包,沈小茹心情甚好下楼,刚下到大堂还未来得及闪进对面直达客房电梯,就见大门口前呼后拥一群人进入,不是逢苏云等是谁。她好巧不巧刚刚赶上。
        宋河跟在逢苏云身边,和徐主任正在笑说什么,对站在角落里的她视若未见,好像两人刚才并未有不成功的舞蹈一次,也没有白天同进同出上山下坡的相处。倒是徐主任看到她还笑点了下头。黄直点头示意她跟上,于是沈小茹迈步进入队伍末尾,低调谨慎随行。
        逢苏云等先回房休息片刻,六点半八楼宴会厅唐市长做东宴请众人。
        待来陪的徐主任等离开,逢苏云就问今日成果,宋河选取重点汇报,黄直在旁记录,逢苏云听到电解铝厂污染导致职业病等等,将信将疑,说:“这个能够确定?”
        “去年贵溪有个厂就是这样,半年时间几名职工已经接近晚期,后果影响很严重。我觉得电解铝厂的事情不可不防。”宋河目视逢苏云,说话语气平静自然坦坦荡荡。
        黄直闻言也微微点头,这话说的确实,逢苏云此行主要是为了给吴市长一个交代,其实她本身职权范围并不能直接管理项目违法与否,但将全部事实利弊都调查清楚详尽汇报,是为重中之重。就算小小的危言耸听也罢,至少也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如果没把事情讲透讲细漏掉了什么,以后出了问题追究责任,曾经的视察者就要担去一半,最不上算的做法,莫过于此。
        逢苏云微蹙眉头,转身问沈小茹,“小沈也同去,你说说你的看法。”
        宋河低头在看黄直的记录,沈小茹想起,他曾说过不论任何人来问都要一口咬定事情严重铁证如山。难道,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逢副市长么?
        是不是搞错了,她应该说实话?
        不过实话是什么,难道是厂里头的人都很健康啥事没有?
        前后两个说法都与沈小茹的认知不符,沈小茹谨慎选词,说了在厂里见到听到的一些病容反应,表示看起来和正常人区别也不大,只不过脸色格外黄一些憔悴一些,或者是太阳晒多了风太大,农活干多了生活艰苦。不过她也迟迟疑疑说明第二种情况可能——厂里根本就没地方晒太阳见风沙,据说食堂饭菜挺好吃不完的荤素主副食都往下水道扔,刚进来的员工都迅速长胖但又过不了多久迅速消瘦,奇奇怪怪不能一概而论。还有带路的女工说从未进行过劳动病检查,工厂一年半只请人吃了一顿,以后就每次放过再没来查。
        沈小茹皱眉结论,“都有可能。”
        不过想起临走时那些人的眼神,心下莫名恻恻:宋河说他们能否获得赔偿就看你我表现,不知自己这表现是不是不够合格。
        她认真分析的当儿就没去管全场众人神色,只管对着逢苏云哗啦啦说了一通,这会转眼,见宋河靠在沙发上,斜偏头看黄直奋笔疾书,并未望她这边。忍不住拧眉叽咕:“我就随口乱说,黄秘书你别记了。”
        黄直却道,“说的很清楚,怎么不记。”
        逢苏云清清嗓,“那就这样,先暂时搁着。徐主任该来请我们去吃饭了。”
        大家一起点头,于是逢苏云回房换衣。
        逢苏云并未立刻做决定,沈小茹心里有几分轻松,但不知道是否如宋河所愿,暗暗瞧他,见他和黄直说话,神态似乎还很自若。
        晚宴十分丰盛,聚集起来的领导也比昨晚多了好几倍,唐市长穿灰衬衣卡其西裤,半谢秃顶衬着一双眼睛探照灯一样醒目。众人说话间都或多或少有点拍马。钱弥安笑容谄媚,逢苏云略好些,也是一副专心听讲的表情。
        沈小茹一向是做背景色专心吃饭,但,宋河在桌子底下踩了她的脚,说:“去帮副市长挡酒。”
        沈小茹抬头看见那位唐市长站逢苏云面前,左一个师兄右一个师妹,还有什么巾帼不让须眉红颜辣手名声远震之类,两人面前一瓶干白已经下去了小半。逢苏云两腮晕红神情有点尴尬,黄直正蠢蠢欲动准备上前代替——沈小茹奇怪想这不好好的吗,为什么要自己去?
        但宋河表情不容置疑,就是让她上去充当人体盾牌。沈小茹咬牙斟酌,——看在逢苏云对她不错的份上,姑且上去喝两杯酒,反正她对葡萄酒还有几分容量。再说,那个唐市长总不能没脸没皮的揪着她死灌罢?
        沈小茹考虑一下觉得没什么危害,就拿杯子麻起胆子上了前。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