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帮忙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作者有话要说:
    祝各位看文的筒子:中秋快乐,合家团圆顺顺利利!!中秋快乐,合家团圆顺顺利利!!
        明日晚上8点更新~888一路发!抱头遁唐市长刚刚和逢苏云谈崩了,她既然要一意孤行他也不会客气,但开战前还可以顺手来个下马威。www.xsLOng.COm他知道逢苏云不是很善于喝酒,所以故意拿了一瓶干白过来灌人,大家都识趣的避在一旁,就连她手下跟班黄直动作都迟疑起来。
        正在他准备再灌逢苏云几杯就收工的当儿,一个年轻姑娘过来,放下手里的杯子拿起他带过来的干白,哗啦啦倒了一满杯,说:“唐市长我代逢副市长敬你。”
        唐市长想你算老几,小虾米一个也配和我喝酒?板着脸对逢苏云说:“这位是谁?我不认识。”
        他知道她是谁,一个勤杂工作人员,站在他面前都抬举她了。但他或许轻估了逢苏云开战的决心和被他惹怒的不满,所以逢苏云立刻开口说:“她是我秘书沈小茹,小沈这位是唐迁市长。”
        她伸手引引,沈小茹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为了逢的秘书,但还是很识趣的点头微笑表示这话童叟无欺。唐市长呵呵笑一声,说原来朱兰之后又是一个女秘书,逢苏云你身边秘书走马灯一样换啊。
        沈小茹见逢苏云不说话,就代替她回答:“都是工作需要,谢谢唐市长额外关心。”
        唐迁探照灯两眼立马扫过来,但他眼神虽厉害,却比不过宋河笑吟吟含刀子的目光杀人来的利索。沈小茹这些日子练得就是淡定功,瞧见他那模样,只是若无其事。照样端了杯子好奇等他应战喝了这杯酒。
        胜之不武不胜为笑,唐市长决定不和这个小丫头一般见识,自然留待其他人来教训最好。不过这么一打岔,灌逢苏云的兴致不由大减,闲扯两句,说去隔壁李书记处打招呼,点个头就走了。虽然他没喝沈小茹敬的酒,间接表示了藐视,但沈小茹也不是玻璃心,觉得这样挺好,既然任务已经初步完成,就对逢苏云说:“副市长没事我就先过去了。”
        逢苏云说:“过去干什么,就坐我这。”
        又对黄直说,“你和宋河去钱弥安那边转转。”
        黄直走了沈小茹只得留下,逢苏云喝了口果汁,扫扫左右无人低声问沈小茹,“你带了那个东西没有?”
        沈小茹忙道我去买。提了包出去,在附楼的小超市买了塞在小包里拿回来。她电梯时间赶的正好,前后来回不过几分钟,在逢苏云身边坐下,逢苏云眼错不见拿起小包出去了。沈小茹心满意足举目四望,觉得自己刚才的事做得利落漂亮,那边宋河和几个人笑谈,偶尔扫了这边一眼,虽然目光平常但沈小茹莫名觉得他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正不知这个感觉是否正确,有人已经端了酒杯过来,笑道:“小沈我敬你几杯。”
        来的是徐主任,和刚才她义愤并在宋河鼓动下找唐市长挑衅不同,这会沈小茹很心平气和,所以忙站起来,握杯子客气说哪敢。
        徐主任呵呵笑,“小沈你那只有一半酒这怎么行。”
        提瓶子咣咣咣给她满上,举杯道:“合作愉快。”自己先一饮而尽。沈小茹只得跟着喝了,好在这干白的味道爽口,不十分上脑,正以为完事,徐主任又给两个人满上,笑道:“以后我去了余城还要你多多关照。”举杯示意,又干了。
        沈小茹只得又跟着喝了一杯,徐主任笑道:“我比你年长几岁,不介意你就叫我大哥!”
        沈小茹虽然喝酒喝得急,脑子还很清醒,忙客气道:“不敢不敢。”
        “哦”徐主任脸沉了沉貌似不高兴,“我说出来的话还没有改口过,来,这杯我先干了。”又是一杯不见了踪影。
        沈小茹见徐主任也不知哪根筋搭错,左一杯右一杯劝自己喝酒。虽然三杯酒下去还没什么,但哪里抗得住他三寸不烂之舌的忽悠。只怕拒绝又拒绝不了,喝得太多又要晕。嘴上支吾应付,眼睛慌慌张张在场里巡视一圈找帮手。
        黄直在那边与钱弥安客气呵呵,自然没什么指望。宋河和几个陪同抽烟说话,正对着她这边应该最容易看见最有可能帮忙。但他眼瞅着沈小茹求救目光频频,竟是更加悠然毫不动声色,顾左右言它继续笑谈。
        沈小茹见求救无望,硬头皮笑道:“谢谢徐主任好意,不过这一杯实在不能再喝了。”
        徐主任叹气说那就最后一杯,以后我就认下你这个小妹喽!
        沈小茹觉得打人不能打脸,人家这么热情不好太过拒绝,只得又喝了一杯。
        徐主任说,“好啦,你随意。”踱到一边去了。
        沈小茹刚松口气,那边又有人爽朗笑着走过来,却是钱弥安的秘书,他说没想到大家是同行,前辈后辈这个无论如何也要浮一大白,并且既然喝了徐某人的就岂能不喝他的。左讲右讲沈小茹不得已又仰脖勉力灌了两次。
        钱弥安秘书走了,但沈小茹分明看见还有人端着杯子要过来,她一个头两个大,暗想这可如何是好,这些人似乎太热情了些,而她的推辞根本就不顶用,醉倒当场可怎么好?她直觉今天可能溴大了。
        逢苏云声音在身后响起,“服务员把这些杯子撤下去,换果汁上来。”
        领班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趋近表示正有刚煲好的浓汤,要不要来一碗。
        “行。”逢苏云很从善如流的点头,“收拾一下桌子,看着乱糟糟怪烦的。”
        立时过来几个服务员,麻利的把桌上的酒杯酒瓶都撤走,换了汤煲和骨瓷小碗,用玉色长勺舀了汤热气腾腾的放两人面前。
        那些准备来敬酒的人自动消失了。逢苏云喝得有滋有味,沈小茹喝了两杯酒,被热气一熏有些上头,感觉胃里都是满的,只拿汤匙在碗里象征性划几下,就罢了。
        钱弥安过来对逢苏云道,“省里的纪书记来了,唐市长请您一道上去见见。”
        逢苏云点头起身,沈小茹头晕晕沉沉的也勉强想站起来,逢苏云看她一眼,叫,“小宋你送她回去,小茹有点醉了。”
        宋河送她回去?沈小茹想:其实我没醉,不过几杯酒而已,算……算得了什么……
        她说:“没事,我好的很,不用人送我自己可以走……走。”有些酒气上冲,话到嘴边飘了两下。
        逢苏云摇摇头,对钱弥安说:“你们徐主任太过分了,生生把我们小沈给灌醉,哼!”
        钱弥安干笑两声表示这件事他毫不知情,说,“回头我会好好批评他,小沈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沈小茹认真想——我真没醉!但没人理会她准备说什么,逢苏云已经和钱弥安黄直等人走了,看着走近的宋河,沈小茹歉意笑,“主任,又耽误你了,呃……你不怪我罢?”
        省里头来了人,沈小茹寻思宋河不是一直打算调回去么?错失了这么个露脸的机会真可惜。故而提前和声表示安慰。
        宋河的脸有点模糊,她不大看得清楚,他示意左右两个服务员上前扶住她,一起协助送回去,自己一声不吭就当先走了。沈小茹虽然觉得宋河这样做很多事,但也分明觉得自己脚步虚浮,走起路来有几分歪斜,姑且……唔随他去罢!
        走两步想起刚光顾着喝酒没吃什么东西,万一半夜胃痛可怎么好,遂停了脚步,叫服务员给自己打包半只白斩鸡还有一份肉末千层饼。
        服务员小姑娘探头看看宋河站在大走廊上抽烟,回头悄声说,“刚才那人好帅。”
        沈小茹心里认同——当然。
        另一个人瞧瞧沈小茹,大约觉得她样子迷迷糊糊站的远肯定听不见,当下撇嘴拧眉低声说,“看她醉醺醺的模样,还要他送回去,他心里肯定气死了。”
        “可不是,唉,听说他还没有女朋友。”
        “哈你怎么知道?”
        “我听徐主任和钱市长秘书说的,他们好像挺欣赏他,唉这种人哪可抢手了!”小姑娘样子有几分花痴。
        沈小茹虽然喝醉了但听力出奇的敏锐,这时插嘴说:“呃他有女朋友的别幻想啦……”
        两个小姑娘有些尴尬,互相看一眼不再作声。
        沈小茹拎着装鸡和油饼的饭盒带着两个小姑娘出门,走廊上很清静,与刚刚的热闹形成巨大反差,宋河在抽烟,但沈小茹没闻到烟味,她只觉得顶灯有些暗,深一脚浅一脚走近宋河,打招呼说:“嗨,走……吧!”
        她很奇怪为啥字词从嘴里冒出来都要拐一个弯,让她觉得说话挺费劲。宋河声音有些朦胧,他说她醉了扶住她。然后沈小茹手里的东西就被拿走,胳膊也被控制住。沈小茹撇撇嘴觉得这人做事真麻烦。
        进了电梯,电梯里头玻璃钢的四壁透亮如镜,沈小茹清清楚楚看见宋河被映照在自己面前,忍不住傻乎乎一笑,对自己说:“可能我真醉了。”
        下楼出花园上了南楼,电梯门开宋河用手挡住,沈小茹眼前花的厉害,但觉得这么麻烦两个小姑娘不好意思,遂叽咕道:“你们……可以走啦!”
        两人很明显没听见她说的什么,互相望一眼摇摇头凑过来准备问,宋河说:“别理她。”两人遂罢了扶着沈小茹出电梯,宋河跟在后面。到门前沈小茹掏钥匙卡,也不让人帮忙,自己一次两次竟是没刷开,钥匙卡还碰落到地上。
        宋河弯腰捡起来,对她说了几句什么。扶她的两小姑娘都被他的模样吓住,觉得他不高兴说话的样子还是很凶很凶的。但沈小茹全没听清,这会她只剩两眼迷离的傻笑,皆因她看他,觉得十分美好合意,所以笑容也有些迷迷糊糊。她满脸绯红却不住唇边浅笑的模样,宋河几乎可以认为那是蛊惑力十足的邀请。他开门对两人说,“行了叫她们泡一壶茶过来,你们可以走了。”
        关上门,屋里的灯次第亮起,沈小茹扶着墙摇摇晃晃,一边往下滑一边犹自叽咕:怎么这么多亮晃晃的东西。宋河俯身一把捞起她,她毫无所依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眼睛倔强还要睁开,眼睫毛和眼皮混乱战成一团。她的身体很细很软,宋河抱着她穿过过厅放在沙发上的时候想:非常适合拥抱。
        他把她放到沙发上,拂开面上碎发,她绯红小脸上的酡□人的深,娇艳得不像话,但她尚在微微摇晃着头,好像要赶走遮挡在眼前什么越来越明显的东西。宋河笑了笑,低头下去吻住她的唇,她只来得及在喉间哼一声,甜润柔软的感觉瞬间弥漫,纤细腰肢在他手里合适的柔软扭动。宋河浅浅的尝了尝,适时放开,起身喘了口气,心跳得有些过于快,他有些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超出预想的事。
        门上响起笃笃声,宋河说,“进来。”客房服务员端进来热毛巾和一壶茶。
        “放到茶几上,再找些柠檬来。”宋河接过热毛巾,并且说今晚有人酒醉要请她多帮忙。服务员理解点头,表示自己每过一会就来看看。
        宋河笑笑,服务员不知他这释怀笑容所为何来,但也间接承认这笑容比较闪耀,让人好感顿生,热情说我马上就去拿柠檬,急急走了。
        宋河回到沙发边把沈小茹扶起靠着自己,她的唇色因为刚刚的接触变得格外鲜艳,红润娇嫩似樱桃,宋河低头看了她一会,伸指抬起她下巴,在她耳边低声说,“这是惩罚。”然后再次吻住她,甜润的滋味,不断引领着他向更深处探寻,极美妙又似曾相识,噬魂入骨,好像是他找了许久的东西失而复得。她的唇舌在他的挑动下渐渐回应,柔软身体的挣扎变成迎合。他微笑,在她耳边说:“你是爱我的,对吧?”
        她很明显是醉了,软软躺在他怀里,对他的话并未有任何回应。但她意态迷离唇瓣笑容愉悦,美丽如春天最浓时的玫瑰,宋河轻轻把她放下,脱了她的鞋,然后去房里拿了一床软被把她裹住,她的身体在吸引他作出更多的事情。好在,这时他安排的服务员又开始再次敲门。
        很好的柠檬,金黄泛绿的果皮散发出阵阵清香,让人精神清明,共是五个,服务员表示刚到餐厅去要的,是今年最好的品种。
        宋河拿起来闻闻,说,“谢谢。待会你还要过来看几次。”
        “当然了,您不用客气,我每过十五分钟过来看一次可好?”
        宋河想:十五分钟可以做很多事。他笑点点头,那笑容太过有情太具有杀伤力,服务员不敢多看忙告辞出门。
        宋河把柠檬切开,挤了果汁在水里,把沈小茹扶起,她的唇正像夜深花瓣一样缄默收拢,想到它刚才乍然开放的样子,宋河笑喝了一口柠檬水,含住它,慢慢导引它让它咽了下去,然后顺着颈项处一路往下,她衣衫凌乱他气息微微急促起来。
        门上又响起笃笃声,宋河一寸寸细细摩挲而过,给她扣好扣子,想:终究是,不可以!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