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三十一章 回去
第三十一章 回去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沈小茹第二日起来过了点,屋里人都不在,桌上有逢苏云留下条子,说明今日有不少会要开,让她就在屋里等,同时还有两包资料最好立刻整理出来。www.xsLOng.COm沈小茹捂嘴打个哈欠,跑到水龙头下冲了冲脸,觉得精神大振,哼着歌拽出包包打开电脑就开始做事。
        资料是昨天宋河带回来的有关电解铝厂的情况说明,宋河准备的很细,立下的格式也非常方便检索,沈小茹没多久就把资料整理成一份文件,坐沙发上看看表,才不过一个小时而已。她觉得宋河这办法真好,以后如果类似他那么做,再整理大部头纷杂文件那种,可以如虎添翼。
        宋河……那人修长身影又在眼前晃动。
        唔,算了,不要想他。
        沈小茹站起来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清清嗓子用朗诵版的口气喟息道,“爱别离求不得,那就是烦恼的根源啊!”挤眉弄眼又做抹泪悲凉状摇头叹气自觉足够滑稽,忍不住大笑起来:虽然现实中得不到,但苦中作乐,这样总行罢!
        服务员敲门进来送报纸,并对她客客气气道:“您换下来的衣服上有酒渍,可能清洗后有轻微痕迹。这份单据请确认一下。”
        沈小茹云里雾里打开一看,见上面是洗衣备细说明,标注内外大小衣服数件,酒渍污染面积有多宽清洗预期结果如何等等。正疑惑间,服务员见惯不惊的送上夜班对客服务记录一份,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笑道:“这是昨晚记录,您请过目。”
        白纸黑字记录得清清楚楚,沈小茹这才记起自己昨晚似乎确乎好像大概喝醉过,见到上面标明在房间只有自己和宋河,沈小茹不由自主红了脸,掩饰笑说:“哦你们记得挺详细。”
        服务员很自得表示赞同并声明江城饭店一直如此优秀。沈小茹心虚往下看,见上面标明饭店方人员送人入房,并在两小时之内,每过十几分钟进房照看一次,得到另一位客人宋河多次赞许等等。沈小茹放了心,点头嘉许道,“我会给你们留表扬信的。”
        好容易等到服务员走,电话铃响是前台打来的,问有记者要采访,她接不接受。沈小茹自然是吃惊之余一口回绝,拿起刚送过来的报纸翻翻,竟然在社会版角落上看见蝇头小字说某冶炼企业存在重要污染,记者已经出动全力以赴采访云云。
        等逢苏云开完会回来,沈小茹把事情汇报,逢苏云微喟一声,黄直说,“八成是村民自己曝光的。”
        沈小茹暗自疑惑,那些村民以前屡次上访都没消息,为何这次还只是空穴来风报纸就有这样迅速的反应?她本想提出疑问,但见宋河似有若无目光带着警告飘过来,想起他吩咐过自己不要随便开口惹麻烦,于是继续保持缄默。反正在场人人都比她水深,她也不用非要不自量力愣充明白人了。
        接下来的一天多时间,就只看见逢黄宋三人频频开会,沈小茹人微言轻多一半的会都没她的份,只在第二天被叫去听了一个情况通报。会议由江城的郑副书记主持,发布的是关于最近市内及附近区县几家企业治理整改意见,其中电解铝厂赫然在榜。
        沈小茹心下暗喜,自忖总算可以给那些人一个交代,虽然自己并未做什么,但也可以沾些喜气。
        开完通报会黄直就吩咐视察结束收拾行李回余城,沈小茹去前台办手续时听到人议论钱弥安被停职的事,说话的人嗓门奇大得意洋洋,道,“钱弥安以为自己抱着大树就好乘凉么?人惹多了大白天也会碰到鬼!”
        沈小茹有意磨蹭,但那人明显属于消息来源广阔但人微言轻的角色,再往后就是与漂亮妹妹打情骂俏去了,再没什么有价值的话。
        沈小茹回去憋在心里半天,终于在去机场路上找了个空,悄声问宋河:“钱副市长被停职了么?”
        宋河淡淡说,“不该问的事就别问。”
        不该问?沈小茹心想不晓得有什么是我能够问的。
        飞机起飞前机场电视上正播报即时新闻,说东部区县最近发现数名病例,病因不明正在详查。镜头晃过,沈小茹看见那位老王也在其中,忍不住担心起来,不知道他们情况是否严重。无意瞥到宋河,他神态悠然,眼眸中似乎隐含一丝笑意。
        唉唉,这些人可真难得捉摸。
        反正自己是打定主意离他们越远越好,相信以后被卖了数钱的几率会大大减少。
        ×××××××××××××
        回到余城,沈小茹依旧打卡签到去办公室。刘大姐也未和她多话,照样甩了几大包文件过来,沈小茹接了尚未开拆,李秘书已经进来,笑呵呵道:“小沈,局长叫你回开发办。这里的事不用再帮忙。”
        沈小茹有些吃惊,第一个念头是——四室哪里需要那么多人?
        迟疑站起叽咕道:“这这……就回去么?”
        “当然,你马上收拾东西过去。”李秘书站在门口并不走,做了一个加快速度的手势,似乎并不介意亲自陪同。
        沈小茹准备偷偷打电话问许朗朗的念头落了空,只有动手收拾东西,刘大姐丢了一个盒子过来说,“赶紧的,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耽误了人家的事多不好。”
        李秘书不好意思笑,“嗐刘大姐这事和我也没关系,您说我干什么。”
        刘大姐回头自顾打字不理他。沈小茹捧了盒子表示东西都收拾完了,和刘大姐道别也没得到回应,惴惴跟李秘书下楼,循着原路回到三楼开发办。www.xsLOng.COm李秘书笑眯眯领头到了宋河办公室,呵呵道,“我把你的人带回来了,查收查收。”
        宋河正接电话,脸色不善,抬眼见李秘书进门后头还跟着沈小茹,摇摇头一副你怎么动作这么快的无可奈何表情。李秘书眼神点点沈小茹说,“你回去吧,我跟你们主任有事说。”
        宋河站了起来,哼一声冷笑,“边走边说就好,你不和我一道去看看江姐?”
        沈小茹看他去的方向,是四室,心头大喜:自己正担心进门会被涮,这样有人挡着倒省了不少麻烦。
        李秘书皱眉暗想见她们干嘛,她们女人眼对眼记仇记上自己一笔可就不好了。俗话说得好小人女子都难养,直接叫沈小茹回去,让她自己在那边摆平,搞不定来哭来闹再劝几句就罢了,何必亲自动身倒像是站在沈小茹这边支持她了似的。
        但宋河都走过去了,李秘书也不好后退,只得跟着。
        柳眉正在四室笑和江姐讲自己度假奇遇,屋里笑声朗朗,沈小茹暗自苦笑闭目祈祷——我什么都没看见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她跟在最后面,听到宋河一进门屋里就安静了,然后宋河笑吟吟声音道:“局长让沈小茹回岗,李秘书你和大家交代一下。”
        李秘书愣住想关我何事,但宋河踢他出去也只有硬着头皮上前呵呵一笑,对柳眉江姐何婉兰陡然凌厉起来的目光避而不视,说,“小沈工作不错,回来继续工作继续工作!”
        大家都没说话,柳眉只管瞧着宋河,江姐何婉兰都看着他们俩,然后又转眼去瞅沈小茹,沈小茹眼观鼻鼻观心默念时间快点过去快点过去。念头还没转完就听到宋河声音说,“柳眉你把东西收拾了,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说完也不理会屋中众人眼光,回身对李秘书说你不是有事吗回去再谈。
        李秘书当机立断笑道:“事情不忙,我改天找机会再跟你说。”并说胡局长那还有事,自己不能多耽搁就走了。
        柳眉沉默,然后起身大步跟上宋河,小高跟点得地板又快又急。
        宋河并未说沈小茹回来干什么,而那张桌子还摆着柳眉的东西,沈小茹一个头两个大,左右张望一下走到放打字机等杂物的桌子前把东西放下。清一清桌面腾出一块空地,回身去拧帕子抹灰,出门的时候隐约听到身后有人哼一声,半似江姐半似何婉兰,她也懒得去管:走一步看一步,又不是没见过她们的手段,左不过暗地里使绊子而已,足够小心就不会有事,更何况她已经萌生去意,心态更加淡定。
        只不过,目前有一个问题很直接,那就是四室并没有多出来的椅子。桌子可以随便凑合着用,椅子没有总不能站着办公。
        迎面看见王晓涛,沈小茹眼睛一亮觉得可以找他帮忙,笑说,“你好啊,我回来了!”
        王晓涛表示疑惑,问:“啥??”按道理听说沈小茹风光跟着逢苏云出去视察,应该高升或者待在办公室不走才对,怎么会又打回原形回到开发办?而她还貌似很高兴,不像被打击到了,是以王晓涛表情是相当的愕然。
        沈小茹笑道,“我没有凳子,你们办公室有没有?借我用用改天还你。”
        王晓涛感觉这种举动站队的意识流好明显,自己尚不愿意搅和到莫名其妙的战争中去,于是说:“我们办公室没有多余凳子,不过主任办公室有,你找他要去么。”
        这才是正理,谁惹的麻烦谁去站队,王晓涛瞥一眼宋河办公室记得柳眉刚才好像进去过。对沈小茹表示同情笑容,并低声说,“别怕他们,进去吧我在这看着你。”
        沈小茹暗想我疯了才去做电灯泡,摇摇头走开去洗帕子。回到办公室把抹布搭在架子上,何婉兰已经咯咯一笑,声音愉悦道,“小茹还愣着干嘛,这份文件你拿去找主任签个字。”
        沈小茹忙笑道,“好的好的,我待会就去。”
        可何婉兰本就成心让她去做电灯泡,哪里会轻易放过她,笑得满面春风悠然说,“十点钟就要把文件报上去,这会儿55了你自己手脚利索点吧!”
        沈小茹心想我可不可以把文件丢还回去,并理直气壮说要去你自己去呢?如果她气焰再嚣张一点也许就会这么做,可她觉得自己实在没有这么彪悍的本钱,外加和发飙引发矛盾相比——去宋河办公室签字真没啥了不起,该得罪的早就已经得罪,躲在后面还不是一样会接受夹枪带棒的袭击。
        于是沉默拿起文件就去主任办公室,身后众人眼睛兴奋发亮,准备聆听柳眉骄傲被侵犯的怒喝。
        其实沈小茹想自己运气还是好,比如走到门口听到宋河叹气说你干什么时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于是及时回身乔装掉了什么东西在地上一通好找。听到周寒江问她:喂小姑娘你找什么时,沈小茹抬头笑说:“我笔掉了。”
        周寒江摇头说笔掉了我这再给你一支,进来吧。
        沈小茹松口气忙说那当然好谢谢周哥啦!
        进门周寒江一边慢悠悠在抽屉里翻盒子找笔,一边问小沈你这回出去感觉如何,有没有看到什么好玩的吃到什么好吃的等等。
        江城饭店一日三餐都十分丰盛,沈小茹确实吃了不少好吃的东西,见问就老老实实回答,还行。
        老白放下拿报纸的手摘眼镜说,“听说你挺能喝酒的,还帮逢副市长挡了几杯酒。”
        沈小茹大窘心道这事怎么这么快就被这边的人知道了,苦笑说,“还好。”
        传闻在当事人口中得到证实,周白两人交换一下目光,老白再次开口笑容里就带了两分亲切,“小茹你这丫头一向靠谱,回来开发办帮忙我和老周也可以省很多心了。”
        沈小茹有点惊奇,暗想三室一向对自己挑拣比较多,怎么这会开始夸奖起自己来。转念一想也许是他们使唤不动柳眉,所以念起来自己的好罢!
        周寒江取了笔出来说小沈你别管他,说的好听是为了让你给他干活呢。沈小茹忙客气说没啥。接了笔出去,心里头那些紧张已经消减不少。
        宋河办公室门大开,柳眉眼神幽怨瞧着对面站的宋河,宋河脸色漠然抱臂不语。沈小茹知趣敲敲门,两人同时惊觉看她一眼,沈小茹觉得自己立马就会被两只探照灯烤焦。硬着头皮干笑说,“主任,何姐叫我找你签字。”
        她现在也没那么傻,该撇清的关系一定要撇清了,反正来做电灯泡不是她自己的主意就好。
        柳眉怒瞪她一眼大步气冲冲走了出来,从她身边经过时飘扬起的秀发满带不屑。沈小茹心里暗自侥幸,她没找自己发火什么的,素质比江姐何婉兰她们那是高了好几个层级。
        宋河听着柳眉小高跟由近而远,心头如释重负,看沈小茹直愣愣眼神瞅着自己,心情不知不觉大好,淡淡一笑,用最自得的玉树临风POSE伸手出去说,“把文件给我吧!”
        其实任何事情都不管的话,她回到他的手下,让他的心情很不错,一如此时。连办公室里的几株不知名植物也无花而香起来。沈小茹却有些期期艾艾,迟疑伸手递给他文件,趁机指了指他的颈部,咳嗽一声轻轻道:“主任,那里……那里有颜……色。”
        宋河微微一怔,沈小茹暗暗着急,瞅着那娇艳的鲜红唇印留在他身上,又难为情又有几分失落,打起精神说窗户上玻璃反光,您可以看看。为避免他恼羞成怒,慌忙添加辩解:“我没什么,我对您和柳姐的感情挺钦佩的,但叫其他人看见就不好了。”
        宋河转身一看,果然,沉着脸扯抽纸擦拭,沈小茹瞪大眼睛看他怎么毁灭证据,但见他下手用力虽然大但不得法,还有一点晕红留下。遂再次建议:“听说用醋比较好擦……”见到宋河几乎要杀人的目光一转,忙改口道,“实在不行用茶水也行。”
        宋河端了杯子片刻搞定,脸色却越加不豫。沈小茹暗暗叹口气心道棒打鸳鸯,我就是那根棒,也难怪人家会心头不爽。
        为把无妄之灾的危害减少到最低,沈小茹极力解释说,“我在办公室做的一直很好,这会回来完全不是我本意。”
        宋河正坐下,闻言虽知道这是趋利避害的客气话,但心里难免有几分失落,淡淡冷笑,“是,我忘了你快调上去当秘书,自然看不起我们开发办这种小地方了。”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