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三十二章 打台球
第三十二章 打台球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这话很突然,沈小茹吃了一惊,仔细看宋河模样却不像是开玩笑。www.xslONg.com不由叽咕道:“啥意思……”如果自己要高升为什么还要调回来,直接在办公室飞走不挺好?而且,怎么就有这样的好运气?
        她乌溜溜眼珠无意识在他身上转动,宋河觉得心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强压住心跳对自己说:当断则断!
        淡淡一笑,说,“很奇怪是不是。”
        沈小茹忙点头,眼珠继续在他脸上流连,她发现自己喜欢极了他这个清冷的模样,虽然得不到,多看两眼也挺好。
        “局长要你回来,但逢副市长那边下星期就会发调令。他们正在争,但局长已经输定了!”
        宋河语气清冷坚定,沈小茹看着他有些恍惚,极力把眼神摆正清清嗓子说,“怎么这么确定?”
        幸运即将降临,她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幸运儿。
        解释起来太复杂,宋河不打算费口舌,打开文件翻翻旋开笔帽签上名字,丢桌上说:“这几天镇定点,别让人抓到把柄。”
        局长也许会纵容这种把柄,但他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稀里糊涂捧着文件出门,沈小茹在走廊花盆边定定神才进四室,柳眉已经把东西装的差不多,见她进来也没理,和江姐等点点头就飘然而去。一切都解决了,沈小茹无视其余两人鄙视目光,边低头搬东西边寻思不要让人抓到把柄的具体含义。
        中午吃饭王晓涛叫她和他们一起,沈小茹很感激他这样表示友好的举动,欣然同意,老白站门口说:“王晓涛你和小茹先去点菜,我们随后就来。”见宋河关了门出来,笑道:“主任,我们晚点再去。”
        宋河指指楼上表示另外有饭局,大步走了。
        老白回屋重新泡一杯新茶,对坐那慢悠悠吸烟卷的周寒江说,“喂!什么时候咱也有谱去小楼吃一顿?”
        他说的小楼是大楼里中高层及以上单独吃饭的地方,宋河去的地方很明显就是那里。
        周寒江眼不抬说,“有钱哪儿吃不一样。”
        老白呵呵一声,“我是没希望喽,老兄你等他一走,再排到老柯后头,应该还能干几年。”
        “万一他老走不成呢。”
        “不可能!”老白鄙视对方消息的闭塞,“据可靠消息,他的调令已经报上去了,最多一个月就会有结果。”
        周寒江想如果宋河得罪的人比较强势,那调令就很玄了。他这边帮宋河做的事情不少,知道的东西远比老白深入,所以一点没把老柯的威胁看在眼里,更何况那位本就是不上心仕途的主儿。www.xsLOng.COm他只是搞不懂宋河为什么非要和电解铝厂的事情过不去,一条线带着钱弥安扯上张绍同,于他宋河究竟有什么好处?
        老柯刘鲁过来,又到四室招呼江姐何婉兰一声大家一起出门,溜溜达达到吃饭的地,沈小茹王晓涛正在自助桌旁挑水果。沈小茹端了一盘葡萄过来说,“我们还选了一个哈密瓜,王晓涛削完了就好。”
        “秋瓜不是烂肚子的吗?”何婉兰皱皱眉。
        “又不当饭吃,怕什么。”刘鲁和周寒江交换了一支烟卷不以为然。
        江姐无意抬头看看,说:“咦!局长他们在对面楼上。”
        “敢情吃腻了要换口味。”周寒江见宋河正站在局长身边,看着自己等人不知在说什么。
        那边沈小茹和王晓涛一人端一盘烤肉笑容满面过来,江姐有些佩服沈小茹心态调整的强大,感觉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笑笑对老柯说,“你看,他们俩小年轻站一起还蛮养眼。”
        刘鲁噗一声,“怎么?你们四室想和二室联姻?”
        因为是玩笑话,所以声音也大,江姐说去去少胡说,刘鲁不依不饶,指着王晓涛神态蛮认真,“看看哪儿不好了,家世人品相貌样样一流!”回头对沈小茹说,“怎么样,没意见吧!”
        两人早听见刘鲁说什么,知道是玩笑,沈小茹笑嘻嘻随他们闹,王晓涛扔了筷子在桌上,说,“行啊,小茹说没问题我就没问题。”
        楼上胡局长哈的一笑,指着说,“王晓涛这小子,也学会油嘴滑舌了!”
        李秘书点头表示赞同,“其实他们两人真挺配的。”
        宋河闭嘴不说话,看着两人并肩进去沈小茹脚底滑了一下,王晓涛在背后扶了一把,那只手如此清晰的在她腰线处划过,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吞噬而过,忍不住冷着脸,皱紧了眉。
        胡局长坐到桌边犹自在问李秘书,“王晓涛今年二十七了吧?”
        “这个月是,下个月就满二十八。”
        胡局长拍拍头,“难怪!上次碰到赵教授还叫我给她儿子张罗合适的人,我就说怎么我兼职做媒婆了。”
        人事科长晃晃悠悠从门外进来,呵呵一声问:“给谁做媒婆?”
        宋河抬头说,“局长在开玩笑的。”
        “去!”胡局长板脸拍拍桌子,“谁说我在开玩笑,我岳父下星期就要做开颅手术,在这之前,王晓涛的事要有个准信!”
        人事科长惊奇道,“真的?”
        胡局长苦笑一声那还有假,不然我吃多了管这闲事。www.xsLOng.COm
        人事科长想想说沈小茹还真挺合适,她人蛮踏实,历史一清二白,职位未定以后可以随便调走,不会违反规定……
        宋河听得很烦躁,不耐烦插嘴,“老赵你在招聘人手吗?”
        人事科长被猛然打断一时没回过神惊奇看他,宋河镇定下来调转口气掩饰笑说,“弄得给查家谱填档案似的。”
        胡局长不以为然,“这样好,简单明了,宋河你是他们俩上级,觉得他们平时怎么样?”
        宋河想:胡局长一定是故意的!从他老狐狸一样闪烁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有意在试探着什么,有意在搅混水,让自己被动并且乖乖说实话。宋河微笑,决定死扛到底。
        “一般吧,我也不太清楚。”
        胡局长表示头大,指指面前三个人,“你你你,这事你们都逃不掉,早点搞定让她至少上门去见一面,我这边就算交差了!”
        宋河低头吃饭表示没听到,人事科长说,“我看这事刘大姐江姐她们出面最适合。”李秘书点头同意。
        胡局长脸上露出笑容,举水杯示意大家干杯预祝此事圆满成功。宋河跟着举杯,想:她不会答应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王晓涛挺热情,主动给沈小茹盛饭舀汤,沈小茹有些不好意思,何婉兰挑着鱼块撇嘴说,“沈小茹你是不是没让男生这么客气对待过啊?”
        这话说的有点重,沈小茹知道她有痰气,不跟她一般见识笑笑转头不理,江姐打圆场说,“有一个男生对人好就够了,晓涛你说是不是?”
        王晓涛笑扯扯点头,对沈小茹说,“没意见吧?”
        沈小茹既不能说有意见也不能说没意见,只得翻他一眼了事,众人瞧着却分明有点亲密的状态出来了,都是彼此交换会意眼神。江姐见自己一句话效果甚好,暗暗满意,却见向来不苟言笑的老柯脸上笑眯眯的,似乎正为即将见到什么有趣的场面开心,忍不住心下嘀咕这位又在抽什么风。但她自然不敢惹他,只有转头装没看到。
        吃完饭时间还早,刘鲁就提议去旁边俱乐部打台球,王晓涛去选杆子,沈小茹跟江姐何婉兰气场不合,和其他人也没什么话好说,就一直跟着王晓涛看他挑选。王晓涛顺口问她会不会打台球,沈小茹左右望望见没人在近处,才悄声说,“我只会打扑克。”
        王晓涛觉得她在搞笑,决定显示一把,说:“得,有这么蠢的人,不知道扑克是违禁物品,跟我学学台球保证你受用无穷。”
        沈小茹有点好笑,觉得这话很像吹牛,还没来得及撇嘴,听见那边周寒江笑说:“哎局长你们也来啦!”
        胡局长一行正左看右看过来,宋河在老周老白的棋盘边站住,对胡局长笑说什么,胡局长摇摇头,眼睛在场里左右横扫,看到沈小茹和王晓涛眼睛一亮,大手一挥呵呵道,“走!看这两小家伙打球去!”
        李秘书暗急,心想胡局长真是不识时务,那明明是培养他们俩感情的好时机,过去做电灯泡划不来。偷偷拉拉胡局长示意。人事科长也说,“唉唉吃饱了不想运动,我就在这看他们下棋算了。”
        胡局长温和道,“我看我们还是过去,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众人齐齐噤声,不敢再说。
        胡局长悠哉哉大步领队走过去,途中低声说,“你们懂啥!落实了在我们面前的表现,以后无论他们哪个想抵赖都抵赖不了,铁板钉钉这才是正道!”
        啧啧一声,人事科长忍不住竖拇指,赞扬说,“好!大将风范!”
        李秘书虽然觉得这事和大将风范没什么关系,但也觉得这么断人退路的办法挺好,笑碰碰宋河,悄声说,“看不出局长还挺狡猾。”
        宋河心想他本来就是一只老狐狸,狡猾只是小儿科。
        他看着站在台球桌边的那两位,王晓涛笑哈哈的满面容光焕发与沈小茹说话指点,沈小茹半低着头抚弄杆子不时抿嘴一笑。光线良好,背景色浓淡适宜,胡局长在前面叹一声,朗声笑说,“好一对金童玉女,我们过来观战不介意吧啊?”
        宋河觉得自己胸口像被人突然打了一拳,有些闷得喘不过气来。
        李秘书靠后感觉他气息忽然紊乱,好奇看他表示你怎么了。宋河已经缓过一口气,他知道沈小茹不会打台球,他嘴角微笑无比生动附耳低声说,“吃了饭真不适宜多走。”
        李秘书点头表示理解,示意他小声些别被胡局长听到,毕竟他们只负责助兴,自身不适能忍就忍。
        王晓涛很高兴,很高兴胡局长说的话,也很高兴众人过来强势围观,他呵呵一声谦逊道,“我技术一般,正打算教她,不知道她会不会。”
        胡局长有些扫兴:原来其中一个人还不会,这样围观未免有点无趣。转念一想两眼放光点头说,“好好,早听说你台球技术高超是局里第一把好手,今天我就看看你教人的本事怎么样。做的好有奖!”
        旁边有人忍不住插嘴,“胡局长你们经贸局台球打得最好的是小宋,小王技术我不知道但应该没有他强。”
        说话的是工会主席老章,他正拿着一个保温杯俱乐部里游走,看见这边热闹就过来插一脚,听到胡局长这么不靠谱的夸奖,忍不住出声打断。他心里想:呵呵,我的台球技术也不赖。
        胡局长本想忽悠王晓涛在众人面前好好表现,没想到被工会主席打断,又不好不给他面子,悻悻道:“你懂什么,小宋很久不打早已经手生了。”
        老章见他犟性发作也不好多和他计较,只是叽咕道,“怎么会……”
        宋河笑吟吟附加肯定说,“是啊,我的技术是是要差些,很久不打已经有些手生。”
        他已经看见下棋的统计局长过来观战,果然那位听着忍不住嘿一声,指他说,“你小子那回怎么赢的我,还安慰我说全局就你技术最好我是虽败犹荣,喝!现在倒谦虚起来了啊?!”
        旁边统战部几位也在笑哈哈帮腔,说对对,不然他们两个来比一场就知道高下。
        胡局长很郁闷,他想这个俱乐部应该按时段开放,一个局一个时段进入,那就不会有这么多不相关的人在这里纷纷扰扰。
        不过他分明见到沈小茹好奇兴奋目光这里瞅瞅那里瞅瞅,唔,脑中灵光乍现,胡局长暗暗点头——王晓涛,这也是你好好表现一把的机会。他主意打定,呵呵一声对台球桌旁众人打了个整体目光,说,“行啊,我老头子说话不算数了,就让他们两个来现场展示一下,免得你们说我搞一言堂。”
        宋河敢当着他面赢吗?
        结论当然是不可能!
        围观各位人士都暗暗撇嘴摇头,又不能表现明显。统计局长叽咕,“他敢赢才怪!”胡局长两眼探照灯一样放过去含笑道:“老赵你说什么?我耳背没听清。”
        统计局长哼一声不再说话。
        大家都看着宋河,那位正玉树临风侧着身抬下巴眯眼瞧瞧台球桌,并台球桌旁边站着的两人。
        沈小茹觉得他的脸色比早上苍白一些,但眼神比那时更亮,他嘴边笑容迷人的让她想起很多不该想的事,脸上卷起一片火热忙低头重铸防御体系。
        胡局长示意他快上,并暗示绝对不能赢。宋河心情很好,笑吟吟过来拍拍王晓涛肩膀,在他耳边低声说:“我们俩比谁输了都不好,是不是?”
        王晓涛又不是笨人,自然早看明白胡局长因为自己的事和其他几个头头扛上了,自己虽然一定要站在胡局长这边硬顶,但要宋河当众输球似乎难度更高。呃呃,有时候天高皇帝远,县官还是不如现管。
        于是点头苦笑说,“怎么办?”
        宋河搁在他肩上的手加大力道,淡淡说,“不如我教沈小茹两把,然后你和她比。”
        这也能行?
        王晓涛怀疑皱眉说,“她啥都不懂啊!”
        “只是玩玩,何必当真。”宋河微笑松手淡瞧着他眼,“只要领导有台阶下就好。”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