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三十四章 导火索
第三十四章 导火索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作者有话要说:
    实在没时间写了,只有这么多……
        国庆节前真忙吖,明天……明天还不晓得能更新不……胡局长电话召唤宋河上去开会,他坐等沈小茹来还钱包的想法只有暂时搁下,关了门上楼时经过四室门口,往里扫了一眼看见沈小茹半边背影和江姐忙活的侧面。www.xsLOng.他适时收回眼神上楼——情况看起来很正常,他会想办法尽量让她从这里调走的,这里想做媒的人太多。
        局长办公室里组织部人事处的负责人都在,和国土资源局交通局两位领导一起,几乎类似小型联合会。李秘书悄声在他耳边说:“都是准备人大会的讨论哪!”
        他用眼神提醒宋河注意:局长叫他来肯定是为了充当资料夹和提点人,不要让这位老大失望。
        宋河表示明白,在局长身边窗口找了个位置靠了,李秘书送上委屈你了的眼神,在角落坐下准备会议记录。
        最先发言的是交通局长,他备细讲了一番人大会时道路的疏通和围防,最后总结性的给了几个数据就完了。大家彼此看着点点头,组织部长用总揽全局的眼神看看人事处长,后者皱眉大口吸烟,和胡局长的烟枪一起弄得屋里烟雾缭绕。宋河微微推开点窗户缝隙,让屋里进来些清凉空气,国土资源局长这才得以喘口气,拍拍沙发扶手不耐烦说,“老孙你快点,大家都等你说呐!”
        人事处长开始掰手指头算:哪里哪里需要几个接待人员,哪里需要几个整理文件的秘书,哪里又需要几个专门的联络员,等等等等一大堆。胡局长听的毛躁,打断说:“直接说要多少人,具体名单你报上头去看,跟我们说这么细有什么用。”
        组织部长不满意,讲:“老胡你怎么能这么说,这些人都要经过政审才能过关,别看职位小,都是传达信息的重要部门,牵一发动全身不注意怎么行?”
        胡局长吧嗒抽烟闲适说你们随意,反正我只知道照这样说下去,到晚上都说不完。
        人事处长干笑一声,“其实吧我说这么多,就是想问大家借点人手,我们是外部考察远距离,你们是知根知底近距离,哪些人比较可靠最好给我先打个招呼,我也好量体裁衣。”
        组织部长点头说这个想法很对,这次人大会涉及市委领导换届选举,工作要做仔细千万别出岔子。
        “人员好定,待会一人拿十分钟写就成。”胡局长说,“我看直接进主题吧!”
        好!大家目光闪烁,都瞧着他和国土资源局两位:主题无外乎就是今年人代会可能热议的议案——开发审核是否严谨,在某些时候步伐过快是否得不偿失。www.xslONg.com
        这个议案是几个区县代表联合起来准备提交的,事先早有人通风报信过来,监察部就叫组织部出头,借着开事前会的由头,把议案涉及的两家重要部门召唤到一起。准备提前看看他们准备工作做的怎么样,能否抗得住代表们到时的诘问。虽然关键时候可以用一句涉及机密无可奉告,但至少数据上要完整,前后程序要挑不出毛病才行。
        胡局长心里明白的很,悠然喷烟看着国土资源局那位不说话。
        宋河闲适淡定继续靠窗,他知道他一直等待的机会已经来了。
        余城开发的内容主要分两块:市内和市外。市内的各项大小型建设圈地什么的都是前几年的风潮,市外远距离大小合作项目才是这两年的热点。国土资源局只管市内,市外这块却由经贸局一手导演。大家看人的目光,多一半落在胡局长和宋河身上,因为都知道他和他的局才是唱主角。
        果然国土资源局三言两语干净利索把自己负责那块讲完,组织部长几乎没多询问就直接说,“老胡,该你们经贸局了,讲细点,有的是时间!”
        大家都精神一振,李秘书偷偷擦擦汗——重点汇报的对象该登场了。
        胡局长咳嗽一声,指指宋河,“喏,给领导汇报汇报,讲细点别漏了蛛丝马迹,不然看我怎么找你麻烦。”
        对这样明显指桑骂槐的话,组织部长装没听到,对宋河露出亲切和蔼眼神,表示:说实话才是好同志。
        宋河脸色沉静垂眼整理一下思路,就一条条侃侃道来。他从经贸局前年介入的第一个市外项目讲起,一直到今年10月底。重点是投资上8位数的项目。他讲的简洁明了,对于有可能涉及的关键数据都备细说明,对于根本无法质问的现场情况地势人脉原因等等,都只略点即过。组织部长开始还对其中忽略的地方不依不饶追问,但几次反复后就发现追问只不过画蛇添足而已。
        他选择重点写了两笔,看看一旁刷刷做记录的李秘书,和意态悠闲有持无恐的胡某人,寻思:宋河这小子准备得似乎太充分了点!
        准备这么充分,要不然就是工作特别好,要不然就是心特别虚。
        当然,联系他掌握的宋河背景,也可以认为宋河是希望借此机会好好表现一下,以便顺利拿到调令回到省里去。www.xslONg.com
        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况,要慢慢推论诱导才能下判定。
        在树林子梢头飞了几十年,他不会被胡局长几声咋呼和宋河小年轻的几句忽悠,就轻易摆平。
        经贸局两年多来的对外合作项目,只有意向的不算,衍生的辅助项目不算,投资低于8位数的也没算,一共剩下7个。这7个项目里就有最近明面上没啥动静,暗地里闹得沸沸扬扬的电解铝厂。主抓电解铝厂项目的市委常务副书记张绍同,是近年出任下届市长呼声很高的人物。既然涉及到即将换届改选的市委班子成员,知情人都听得格外认真。
        反倒是组织部长为了避嫌,也为了不流传谣言,对于宋河汇报电解铝厂事件的诸多数据没进行任何格外的关注和追问,故意轻描淡写的忽略过去了。反而对今年初另一起项目格外上心,那起项目是与另一城市合作的桂南高耗能工业园区建设,抓项目的负责人也是张绍同,经贸局协助报批,投资比较大,前期工程已经开始上马,目前各样信息反馈回来都表示一切顺利。
        这个项目是经贸局开发办递交的初始意向报告,然后核准向上报批的是胡局长,所以宋河讲完归纳总结一句:“该项目预期市场收益良好,社会效益上佳,资金回笼较快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他气定神闲说出这一句话,背后有一点冷汗微微的冒出来。
        其实这个项目很有问题,比如说虚抛的标底,购入时人为炒作提高到地价,表面看起来光鲜实际不靠谱的分红策略,还有根本无暇分神它顾的资源企业。大家都只看得到数字上的虚假增长变化,繁花着锦一样日日更新,但内里是否属实远没数字变化那么简单。
        但宋河相信,除了几个受益人,这项目的知情人不会超过三个,就是他,江姐,还有何婉兰。
        组织部长老早就盯着这个项目,其实他不介意张绍同出任下届市长,毕竟有能力的人数量有限,适时相助一把不见得有什么坏处。
        他拿过李秘书的记录仔细看看,下结论说,“不错,数据很妥当。”肯定点头的同时还是把球踢给大家共同决定。
        “如果把它做为人代会上给各位代表参考的,余城对外合作项目的典型范例,大家觉得怎么样?”
        众人互相看看,宋河在回旋的目光扫射中依旧神情沉稳容色淡定,血脉气息中那一点点微不可觉的紧张被他强悍的压制下去。他知道这个意见报上去自会有人否决它,这个项目宣扬和公示的可能性,在负责人有麻烦的那天起就被取消,列入怀疑对象留待进一步观察。组织部长刚才这番话要么就是真的不知道,要么就是故意放水出来试探众人深浅。
        他只担心胡局长会出面拦下问题,经贸局显示的越多越没有任何好处。但胡局长明显没在意,正慢悠悠的吸烟吞云吐雾,对于组织部长试水的话基本没反应。
        宋河暗暗松了口气,但组织部长已经极快的瞄准他,亲切说:“小宋,你说说你的看法。”
        宋河微微一笑:“我经手的项目,我觉得没问题。”
        这话虽然简单,但言简意赅,组织部长寻思一下,点头说也行,那就这么决定了,把这个项目做范例报上去,到时候代表要问就用这个举例子。
        好彪悍的决定!
        宋河想如果到时面对数百名代表揭露这个项目原来是一个空壳,那么几年时间吴市长这套班子辛苦打拼的形象就会在骂声中轰然倒塌,如果运气好,也许会典型事件内部通报传阅,于是相关责任人永无出头之日,纷纷在村县以下地方了此余生。如果运气不好,铁窗囹圄就是无可奈何的消遣处。
        他迎着李秘书询问目光,胡局长疑惑目光,国土资源局长探询目光,人事处长旁观目光,组织部长审视目光笑笑,说:“没问题!”
        他知道自己在赌一局,这把谁胜谁负完全不定,虽然靠着慎密推断可以占六成的起手,但世上事从来千变万化,大罗金仙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更何况是他!
        然而事端已起,导火索已经埋下,经过慢长燃烧再无退路。此时引发炸弹,还可以有机会盘回本钱,日后引爆,唯有全军覆没一条不归路。
        所以这是最不可能中最好的选择。
        会议接近尾声,主要事项都已讲完,气氛轻松起来,组织部长微笑说:“老胡,我听说你们局里有个叫沈小茹的,逢副市长好像很欣赏她。”
        一抹微笑跳上宋河的嘴角,在这样烟雾缭绕暗水沉沉,人人面目模糊不辨的房间里听到她的名字,就像一颗夏日最后的野莓,清甜适口,唤起紧张神经中久违的有关味觉嗅觉色彩音乐之类所有美好的感觉和体验。
        胡局长拧眉抹抹头发,‘嗐’一声摇头道:“不过就是一个黄毛丫头,有什么欣不欣赏的。逢副市长也就是顺口说说。”
        “是吗?我看老胡你想的太简单了,黄秘书已经给我打过招呼,忙完这几天就会调她的档案上去审查。不过她好像还不是正式的编制,这是怎么回事?”
        胡局长板着脸不说话,宋河看一眼李秘书,后者正眨巴眼睛寻思沈小茹这步调动是否合适,见宋河眼神扫过来,省起这事自己最有发言权,但看胡局长脸色,忙低头表示啥都不知道。
        组织部长见这架势,有些不悦,直接点名宋河,“你,说说这沈小茹的情况。”
        宋河淡淡说:“她是我们开发办招进来的新职员,在办公室帮过忙,跟着逢副市长出去视察过,从工作成绩来看比较可靠。”
        胡局长恶狠狠咳嗽一声,宋河默默闭嘴,垂目不语。
        组织部长皱皱眉,心想老胡也太多事,一个刚进来的小职员,随便哪个同性领导调过去用用,即使破点格那也是成人之美,何必这么计较。更何况要常常提携后辈日后才能根脉广植,这么小家子气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
        胡局长的痰气他领略过,也不想和他一般见识,于是摆摆手,表示自己已经明白,说:“既然她编制还未满,这回就跟着人大会跑跑勤杂,锻炼锻炼。老孙你说怎么样?”
        人事处长‘唔’一声自然没有异议。
        宋河不动声色掩饰眼角一丝愉悦,听到胡局长哼一声问李秘书,“那事办的怎样了?”
        李秘书愣愣想想,恍然笑道:“已经成了,刘大姐开会前给我打电话,说沈小茹已经同意了,这周末她就带她去他家。”
        这一串‘他她’说的流利,恍如极锋利的链子刀,嗖嗖风声还没响到十足就已经没入胸口,宋河一时站在那里没有知觉,而那边众人都笑了起来,说:“老李,你这个他字太多了吧!”
        胡局长悠然一摆手,说:“你们懂啥!”
        窗外秋意已浓,远山近树褐雾沉沉。几位负责人开始离开,胡局长起身送客,李秘书跟随其后,却见宋河手扶着桌子看窗外若有所思,忙碰碰他示意。宋河回头看他一眼,双眸墨色暗黑沉沉,无端的叫人觉得心底寒意阵阵。
        他不知道宋河哪根神经搭错,奇怪欲问,宋河已经转开眼神笑笑说:“我那边还有事,先下去了。”
        “局长没说叫我们走,待会说不定还要开会呢。”
        宋河笑笑拍拍他肩,“就和局长说我下去取材料了,有事叫我,嗯?”
        “行,去吧去吧!”李秘书想刚才那阵长篇累牍,肯定也把宋河累坏了,放他下去休息休息也是人之常情。
        宋河笑笑转身走了。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