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三十五章 设局
第三十五章 设局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作者有话要说:
    喷了,黄牌已经来了
        --------------------------------------
        删掉了不当词语,只有心理活动,情节还是要发展完善的吧?刘大姐走后沈小茹呆坐一会,觉得心里空空落落,并没有料想中的如释重负。www.xsLOng.COm寻思自己一定还不够坚定,于是打起精神振作起来,决定先过去把钱夹还他。正好手头几份资料也整理完,照例要拿到宋河那里去签字,借这个由头可以走一趟。她又问江姐有什么要一起带过去的,帮人捎带更不会心虚。
        江姐哼一声说:“宋河早开会去了,过去干嘛!”
        沈小茹满腔急于证明点什么摆脱点什么的热情,被兜头浇上一瓢冷水,只得尴尬笑坐了,“唉开什么会啊,这……这些材料又要拖到明天。”
        江姐‘嗤’一声:“你那点材料算什么,人家马上就要调回省里去,以后才不管开发办这点破事呢!”
        沈小茹心里头一空,似乎有硕大一块突然就被人挖走了,痛得入心入肺,几乎一口气喘不过来,幸好回神的及时,眨巴眨巴眼调整出笑容,皮笑肉不笑道:“哦这么快!宋主任是要高升了。”
        语气尽量淡定自然,但心头乱跳几乎想一把抓着**宋河什么时候走,坐哪一班的飞机,准备打包什么样的行李。
        极力控制住霎那间涌上来的胡思乱想慌不择路,沈小茹心灰意冷发现自己一直隐藏埋藏的这份感情,远比理智所能料想的要深要痛要入骨许多许多。
        “哼,私下里都传遍了,就你不知道,也是这事和你没关系。”江姐及时又撒上一把盐,但她并非有意,她只是在想以后谁坐宋河那位置呢?局里头目前还没人表态,自己还是抱定在边上旁观当渔翁比较稳妥。但这会顺着胡局长意思出一把力,只怕也会暗暗加点印象分。
        两人再无话,沈小茹默默低头对表格数字,耳边听得墙上时钟喀哒簇响,只觉得时间无限漫长。神思忽回到刚刚俱乐部里他半抱着自己一幕,回想起来不再慌张竟有淡淡快乐,暗想:我终究是作对了,就这样分手也很好,彼此都有美好回忆留着。总比想起来满心怨恨强多了。
        心思笃定,不再感觉凄凉。
        门响何婉兰进来,左右看看咳嗽一声,对沈小茹说:“你不把做完的资料送过去,让主任签字吗?”
        江姐说:“他不开会去了吗?”
        “刚刚回来,沈小茹你快去吧!”何婉兰这么催却是要沈小茹快走,她有事和江姐说。
        沈小茹听说宋河回来,精神一振正准备起身。电话铃响江姐接了电话就叫何婉兰,“喂,主任叫你过去。”
        何婉兰困惑看江姐一眼,嘟囔一句:“奇奇怪怪找我做什么。”匆匆而去。
        江姐觉得何婉兰样子有点奇怪,端茶杯在门口站站正要喝水,却见王晓涛从主任室出来,步履扬扬满面笑容,似乎心情格外好,见着江姐笑嘻嘻点点头就大步流星走过去了。
        貌似捡到一个金元宝,莫非有什么好事落到他头上?
        江姐寻思:这开发办的好事,不外乎就那么几样,总不会是王接替宋河做开发办主任?
        江姐暗自撇嘴心想凭他也配?论资历怎么也得排到我后面去。宋河开这个会有好几个头头参加,她是知道的。刚回来就接二连三的找人过去,莫非局里头已经表了态了?又想到刚才叫了何婉兰去,更有点烫毛猫儿的坐不住,心道:难道我真的老了么?不过才四十来岁,还可以筹谋一番的。
        外面二室三室响起关门声。老白探头进来说六点了还不走啊!江姐有意等着何婉兰回来探探口风,笑说还早呢。老白叹口气说江姐你那么辛苦有啥用,还不如我老白逍遥。
        这话戳到江姐痛处,沉脸说老白你胡说什么。老白本来就开玩笑惯了,哈哈一笑对沈小茹说:“以后可别学你江姐,活得那么累。”也不理江姐要杀人眼光,悠哉悠哉的走了。
        王晓涛跟着过来,嘿一声说:“小茹晚上我请你吃饭。”声音很是得意洋洋。他俱乐部打球之后,已经把这称呼名字减少了一个字,听起来更加亲昵。
        沈小茹看他就觉得尴尬,忙说晚上有事。王晓涛不死心问有什么事。沈小茹正强笑编织借口,何婉兰进来对沈小茹道:“主任说快下班了,叫你把要签字的文件都给他送过去。”
        沈小茹忙答应对王晓涛说抱歉我这正忙,抱着资料就过去了。
        王晓涛在沈小茹办公桌边站了,还准备再等等,江姐心情正不爽,看他碍眼当下冷冷道:“小王你怎么这么没眼色,人家都说了有事你还在这磨蹭。”
        王晓涛有点窘又不好就这么得罪她,干笑一声。
        何婉兰笑道,“那有什么,不过我看小沈她今晚上真没空,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王晓涛正想拒绝,何婉兰已经拿了包招呼江姐一道,对王晓涛说:“我家那位晚上请吃饭,特意叫你也一起去,走吧走吧!”
        给江姐使了一个眼色,江姐虽不明白但也换上笑容对王晓涛说:“竺秘书叫你就去吧!改天再约小沈也一样。”
        两人出门落锁,何婉兰又推推是否关严,对主任室那边喊一声:“小沈我们走啦,你有钥匙自己开门啊!”
        沈小茹探头出来答应一声,说:“我马上就好。”
        何婉兰微微一笑,高声说:“文件柜的钥匙就放在抽屉里,待会记得把文件放回去。”
        下楼叫王晓涛先等等,她和江姐去取车,途中何婉兰凑到江姐耳边悄声说:“沈小茹要高升了。”
        江姐一惊骇然道,“怎么会是她?!”
        何婉兰继续窃窃,“沈小茹高升到逢副市长身边做秘书,王晓涛也有可能调走,但我问宋河他又不肯明说,只问我对二室的工作熟不熟,有没有兴趣,哼!”
        江姐回过神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对王晓涛的嫉妒这会都转到沈小茹身上,忍不住冷笑道,“她怎么这么运气?”
        “哼,我看那小妮子一定是给黄秘书灌了**汤,不然能够一回来就有这种好事?她上去倒没什么,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让她飞上去,凭什么!”
        江姐忙嘘一声,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是黄秘书?”
        “那还能有谁?”何婉兰撇撇嘴,“总不会是宋河,我看他对那丫头基本没啥意思,刚才跟我说起她调动的时候,冷冷淡淡风不兴波不起的。”
        江姐再仔细问,才知道刚才何婉兰和王晓涛办事回来,正好看见宋河从楼上下来,宋河看见他们就淡笑叫住王晓涛,说有事。何婉兰慢悠悠继续往前走,就听到身后宋河说了半句“以后有事可别忘了开发办……”
        后来接了电话去主任室,宋河开口第一个就说的沈小茹要调走的事,吩咐她和江姐最近工作上注意点,别叫要调外单位的人插手太多,弄得局里面有意见。接着就问她对考察评估之类的事上不上手,何婉兰自然随口反问是不是二室有人要调走,宋河微微一笑并未回答。
        他虽没回答,但神态也没否认。
        何婉兰分析——那样子十有**是有人要高升别处了,至于为什么是王晓涛而不是资历更老的老柯和刘鲁,这也许王晓涛家里动用了什么关系,毕竟王晓涛年纪轻轻,老跟着开发办末尾蹉跎时间也不是个事儿。
        江姐对这点倒很认同,点头说:“有可能,胡局长岳父要做开颅手术,王父可是关键人物,你没见局长都张罗着做媒么,趁热打铁调王晓涛走也正常。”
        “王晓涛的事不管他,但我听宋河的意思——”何婉兰凑近点小声说,“沈小茹给上面打过我们的小报告!”
        江姐怔一下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他亲口说的?”江姐比往常更有耐心。
        “他问了我对二室业务熟不熟之后来了句——‘李秘书说小沈常和他讲开发办的情况,你以后不要像她。’这话这么明显,不是沈小茹向上头打小报告才怪!”
        江姐挑挑眉,沉着脸不说话。
        何婉兰低声说:“其实这小妮子惹人厌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看江姐一眼字斟句酌的说:“要真的那样,其实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可以让她乖乖回家去,以后别再出来上班了。”
        “那不正好么?”江姐忍笑道,“断了她退路,相亲的时候人也会乖一点听话一点。”
        “哼,这话可不对极了。局我已经设好,王晓涛这算一个,宋河待会也会来吃饭,我已经把几份重要文件弄出来了,你以前给了沈小茹一把钥匙罢?明天我们就说她一个监守自盗。“
        沈小茹抱着文件过去的时候,宋河正站在窗前看远处,极远处的山脉已经因为太阳逐渐西沉而雾气隐隐,秋已至深,碧树绿色沉为靛青,而其遥遥相对的一望无际平川,却是浅灰淡紫相互辉映。他的背影就在这深浓浅淡各色余辉中修长挺拔得让人心动,沈小茹对自己说:记住,他就要走了,更不能功亏一篑露出蛛丝马迹。
        咳嗽一声并敲敲门,宋河回身,墨色沉沉的眼睛瞥了她一眼,冷冽锐利的光辉几乎冻住了她一半以上的心脏,沈小茹被定在那里,愣愣中不知不觉握紧了抓文件的手指。宋河唇边突然有一丝笑意,层云掩月般的穿过他轮廓分明的嘴角,上衍到他俊朗眉宇间,他淡笑,说:“进来,坐!”
        声音清朗,一如既往的温和,沈小茹这时才发现他脸色比中午在俱乐部那会还要苍白。眼底沉下去一些隐隐的暗色,越发显得眼眸黑白分明,看着她时带着摄人的吸引力。
        沈小茹莫名觉得有些口干,偷偷舔舔唇答应一声,走进屋把文件放桌上说:“这一摞是要签字的,这一摞是……”
        宋河摆手止住她的话,问:“我的水呢?”
        什么?水?
        沈小茹这才想起他叫自己给他打包冰水,确实早忘九霄云外去了,不过这水随便在哪接一瓶就有,现在说这个不是有意为难她么?
        于是叽咕道,“忘了。”
        宋河随意的把眼神调转至一旁,说:“没事,改天请我喝一杯就行了。”
        沈小茹心想我哪敢请你,你都要高升了我还那么没眼色不是自找没趣。你或者觉得这么接触很正常没什么,但我可受不了。
        何婉兰在那边高声叫她,她得个空松口气探头出去答应着,回身却见宋河笑吟吟的看着外面,似乎想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蛊惑,眉眼间说不出的生动,沈小茹决定立刻长话短说给自己一个痛快,逃离这无底苦海。
        当下呵呵一声从口袋里掏出皮夹搁在他面前桌上,眨巴眨巴眼睛开始报账:“两杯红茶一杯冰水一杯橙汁,一共56元9毛,零钞都在里面,你点点。”
        宋河慢慢拿起皮夹看看,淡淡道:“你喝了一杯橙汁?”
        呃,不至于算的这样清楚吧!
        沈小茹很囧,利落干净撇清关系道,“橙汁是何姐喝的,与我无关。”
        宋河不动声色抬眼看她:“你看了我的身份证。”他的眼睛亮的像星星一样,锐利得让他无所遁形。
        沈小茹几乎立刻被击溃得不成形状,感觉自己偷偷摸摸那些举动都被他收入眼底,强悍硬头皮摊手说,“当然,要找钱怎么能不看。”
        宋河却不再追击,把皮夹收进兜里,问:“你周末有没有空?”
        “嗯?”沈小茹没反应过来,愣愣看他。
        宋河微微一笑,旋开笔帽,慢慢在文件上签自己的名字,一笔一画很类似龙飞凤舞。“我请你吃石斑鱼,听说西岸那边新开了一家馆子,很不错。”
        沈小茹觉得头有些痛,暗念顶住顶住,笑对宋河说,“周末我要和刘大姐去别人家里吃饭,事情很重要不能推掉。不好意思谢谢你了啊!”
        她说的有些狼狈慌张,但话一出口突然就觉得很轻松,如释重负一样的感觉,也许这就是所谓快刀斩乱麻脱了羁绊。暗想总算把该说的都说了。
        宋河道,“那就只有改天了。”
        沈小茹心说改天也不行,他只要再随意笑几次放电几次,自己苦心孤诣做的事情全都会泡汤。摇头客气继续拒绝:“谢谢了,真不用。”
        宋河却停了签字的手,说:“过来。”
        沈小茹以为是文件出了什么问题,走过去看,宋河略路侧身,她自觉的往后靠些,宋河轻笑一声,手臂已经抱住她的腰,紧紧把她揽在怀里,低头对着唇就吻了下去。
        轰隆一声沈小茹整个人都傻掉了,猝不及防的惊呼被他硬生生噎在嗓子里,只是呆看他……。办公室门还大大敞开,门外似乎有人笑谈走近,沈小茹惊恐万状中猛然极力挣扎,喃喃道:“有人……来……来了”
        宋河淡淡一笑:“他们都走完了,没有人会过来,除非你愿意喊。”
        脚步声果然已经转到楼下,但沈小茹根本就没有喊的意思,宋河嘴角边微笑越发明显,身子下倾,怀中人不由自主后仰,后背触到坚硬木桌才知道已经被他压在办公桌上,他的身体修长坚韧,就像带着火苗。
        宋河吸一口气在她耳边低声道:“不完全得到我怎么能放心。”修长手指已经极快的扯开了她的衣服……
        门并未关,楼上楼下人来人往,如果她挣扎叫喊,如果她愿意,任何人都可以在门口一眼就可以一览无遗,但宋河愿意赌这一把,赌局的这一头是何物那一头是什么,他清楚的很。但他宁愿冒一次险也不能袖手旁观见她转脸对别人露出笑颜。他一路走来羚羊挂角无迹可循的掩饰,或者在今日就姑且喜怒贪嗔一次,或可无妨。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