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三十七章 早晨
第三十七章 早晨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wWW.xSong.cOm wWw.XSlong.  wWw.xSLOng.com     “你该走了”沈小茹的声音冷冷清清,“你不会希望被人看见和我在一起吧!”
        背后有暂时的无声,宋河的手指慢慢从她腰肢上移开,他轻轻笑笑,说:“好,那我先走了。”但他说完就把她身子扳过来,一个灼热的吻落在她的唇上,极有技巧的挑动,他撩起了她的睡裙……
        比傍晚更加热烈和强硬的占有,他喘息着不断吻她,两具身体在朦朦晨色中纠缠在一起,他精美挺秀的下颔颈项微扬,胸膛宽厚温暖,身体修长坚韧,□时比穿着衣服更具有悦目的视觉享受。沈小茹凄凉的想:姑且当作他主动的服务,我就不用给钱了……。
        虽然没有昨日那么痛苦,但她从心底里抵抗他带给她的感觉,她极力咬唇克制,但他的技巧太好,她蜷缩双腿几乎是自暴自弃的发出呻吟。潮水一样的快乐慢慢消散,埋首在柔软被褥中,她对自己除了怨恨再也剩不下任何感情。
        宋河愉悦的笑笑,他在一步步摄取身下女子的灵魂,除了感情,他要她全身心的属于自己。不管他能给她什么承诺,她必须是属于他的。
        抱她到花洒下温暖水流共浴之后,他用极大毛巾包裹着她放到沙发上,笑吟吟找出吹风机给她轻整发型,一边感受着指缝间柔软湿润发丝的凉意,一边悠然微笑开口:“看来以后要买个梳妆台,我给你弄头发的时候,你可以在镜子里看我。”
        他身上随意捆扎的浴巾懒洋洋挂在腰间,手指在她发间慢慢滑动,很舒服的感觉,沈小茹有丝丝恍惚,他的举动和神态太温柔,触动了她心底某些柔软的部位。毕竟她以前曾是那么的喜欢他,而如今人就在面前,那种爱意却再也不复存在,只剩下无比的陌生。默默垂下眼睫,她对他其实已经没有说话的**。
        指尖的头发慢慢俏软如云,宋河对自己的打理成果很满意,而她垂下的眼睫是湿润的漆黑,映衬着唇色太过苍白,宋河忍不住又去吻她,满意的看见樱桃色重新占据成为两瓣绯红,嘴角微勾笑容宠溺在她耳边轻叹道:“再待下去今天就不用出门了。”
        他终于转身,穿好衬衫长裤,拿起外套走到门口。看着他修长挺拔背影,沈小茹嘴角忍不住有一丝淡淡凄冷的笑意:拖了好久才做这必须的一步,他的耐心还是很不错的。
        手放门把上宋河微有迟疑,转身看她,她坐在沙发上与他遥遥对视,不过是半个房间的距离,却好像是咫尺天涯隔了极远的沟壑,他好像再也抓不住她。那丝不安的错觉出现的如此不合适宜,宋河暗暗皱眉,微微一笑,用疏懒随意的语气问:“晚上吃什么?”
        沈小茹愣了愣,宋河唇角笑容悠然生动,声音清朗温柔,“晚上我买菜回来,我们一起做来吃。www.xsLOng.COm”
        门打开又关上,脚步声渐远,他终于走了。
        沈小茹有浑身脱力的感觉,软绵绵伏在沙发上再也无法动弹。
        宋河的车子停在街角,车外是喧嚣市声热闹早晨,他换了衣服驱车回到这里等她出现,他其实一直都不放心。她有极大的可能离开这座城市,从此踪迹全无鸿飞杳杳,不过他自信经过绝佳的几层丝网布设,她应该再也没有力气举起她的小翅膀。至少,今早不会。
        今早不会,就够了。
        在耐心半个小时的等待后,他看见一个窈窕身影穿着灰蓝色短装套裙,手臂上小包妥帖伏在身侧,下楼走到了车站。公交车很快来了,那身影上了12路,方向路线一切正常。
        今早终于平安度过。
        手机响李秘书打电话:“早点过来,今天要送资料送人过去,弄不好局长会发脾气。”
        “知道了,马上就到。”
        宋河挂了电话想:上午10点一定有个碰头会,而她们应该在9点左右闹出东西不在的事端,然后纷纷扰扰到局长那里正好是会前一干领导最无聊的时候。
        早点过去刺激刺激她们按时发动而不要延后也挺不错。
        沈小茹进大楼还没来得及上楼梯,旁边有人笑一把拽住她,“死丫头,瞒我瞒得好惨!”
        却是许朗朗,笑嘻嘻的看她满面都是促狭神色。沈小茹心虚不由自主出了一身冷汗,左右看看没什么人注意,拉她到一旁低声说:“你不是去外地出差了吗?怎么一天就回来了?”
        “宋主任打电话叫我回来的,说有事,我可不只有回来了。哎别说我,你的事情是重点!”
        沈小茹低声道:“瞎说什么!”
        “看看!”许朗朗斜眼看她伸指头在她额头上使劲点点,“还没当什么就这副训人的口气,怎么?已经想学不怒自威的领导作风了?”
        沈小茹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见她打太极不说明意思,极力镇定轻声道:“不和你说了。”正要走,被许朗朗扯住,伸手在她面前悄声笑道:“想走没这么容易,拿喜糖来吃吧!”
        一语如同晴天霹雳,沈小茹眼前一黑几乎要摔倒,忙转头向着墙壁努力镇定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www.xslONg.com”
        其实就算他们都晓得她和宋河于她也无太多危害,她本来就是一无所有。但她现在只想离这段感情越远越好,不愿意在俗世中再被人与他放在一起,用眼光指点谈论。
        风过无痕,浓情已逝,她有办法暗地里解决掉与他的纠葛,但并不愿意在此时就发动,白白叫人看了笑话去。
        “喝!你要去某家相亲,那个人的名字就不用我说了罢?”许朗朗显然对她的装无辜表示不满,“行了行了,就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别那么大惊小怪的。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原来是这样,沈小茹苦笑一下,这件事已经物是人非,再也没有提起来的意义和必要。
        她勉强微笑,黯淡的对许朗朗说,“那是一时顺口胡乱答应的,其实我和王晓涛一点都不适合,我想我是不会上他家去吃饭了。”
        “为什么?王晓涛家条件挺不错的啊!”许朗朗以为她没充分了解王晓涛家庭的优越性,忙给她普及知识,“他爸爸是余城第一医院脑外科主任,省科技带头人,妈妈是余城大学教授人好说话得很。家庭优裕人也不错,你别耍小孩子脾气,听我的话去他家吃饭是最好的选择。”
        我现在还有选择么?
        沈小茹极力让凄冷的笑容掩藏在面具之后,做出和悦的样子拍拍许朗朗的肩,“谢谢你啊,我以后会考虑现在先上班去了啊!”
        “等等!”
        沈小茹无奈苦笑,“还有什么事?大小姐。”
        “这回是真的恭喜,你要升上去了,我这先给你通个风。有什么事,注意着点嗯?”
        许朗朗几句话勾勒大概,沈小茹这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调到人大会上去帮忙了,而以后的走向,许朗朗也不大清楚,她只表示:好好干,一定会有前途的。
        沈小茹几乎是立刻想到宋河曾说过的话,逢苏云的行动力看来比胡局长的行动力有效得多,她一眼看出自己在人大会上锻炼的后续途径,就是到逢苏云身边去。
        沈小茹只是很奇怪许朗朗怎么会知道,而许朗朗说是刘云打电话告诉她的。“也就是顺口一提,我听着就多问了些,他就全告诉我了还叫我通知你小心点。”
        沈小茹笑笑谢谢朋友关心,回身上楼的时候,她想看来我可以继续在这里留下去,也许,事情可以向着更适合的方向发展。好像在黯淡前景中微微出现一点光芒,告诉了她努力的方向,但她没有预料到暴风骤雨一下子来的这么突然,铺头盖脸几乎将她打落船头永沉海底。
        何婉兰说,办公室的几份重要文件不见了。
        昨晚最后离开的是沈小茹,所以闻声过来旁观的二室三室众人都顺着江姐的目光看向了她。
        昨晚确实最后离开的是她,沈小茹几乎无力回答何婉兰,关于自己在她们走后究竟在做什么的质问。她那时正和宋河在一起,被他********的占有,这能说么?
        “我……我没拿……,真的!”
        沈小茹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她求援的目光扫过众人,但老柯刘鲁不动声色,周寒江老白神色冷沉。王晓涛在最末尾,沈小茹本能的心虚几乎不敢看他。刚低头却听见他叹口气,说:“昨下午下班我去四室,看见小沈样子是有点不对劲。”
        沈小茹愣愣呆住,几乎不敢置信,她和他一直是说得上话的朋友,更在某个时候成为她心中理想的选择对象。但现在他轻轻一张嘴,就把这从前过去所有一切打成齑粉。
        有了他的指证,这事在众人眼中的颜色就隐隐变化了,因为好几个人知道,昨天刘大姐来说的是什么事。而昨日中午俱乐部那场风波,其实也是因他们而起。这样的情况还有这样的指责,要么就是有人要破釜沉舟,要么就是有人真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王晓涛看看大家,摇摇头,不想再说什么的回身走了。
        这样的沉默更有力量,本来冷眼旁观好戏的众人,开始肃然看待这件大小皆宜的突发事件。
        刘鲁干咳一声,“叫主任过来吧!这事他来处理比较好。”
        周寒江点头同意。
        老白惋惜看沈小茹一眼,说,“我去叫他。”
        何婉兰冷笑一声,“主任开会去了,一大早就上了局长办公室,我看啊,带她到局长办公室那里,一了百了。”
        老白叽咕,“何必呢……”
        “哟老白,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办公室出了这件事,不查个清楚水落石出,谁敢再干?”她瞥一眼沈小茹,哼声说,“我可不愿意给人背黑锅!”
        江姐叹口气,“小沈我们也不是为难你,这事情你不说清楚是不行了,走吧!”
        局长办公室外,人事科长正和机关工委的刘干事比烟头长短,后者表示烟头长并不能代表质量好。李秘书从屋里出来招呼大家进去开会,见到沈小茹一行人,不由扶扶眼镜奇怪道:“咦,你们来干什么?”
        周寒江苦笑一声,示意李秘书跟他到一旁去,悄声说几句,李秘书神色微变回头打量沈小茹迷惑不解但依然利落说:“行,你们等着,我进去告诉局长。”
        人事处长和刘干事知趣走远几步,继续比较烟灰落下的速度快慢。
        李秘书很快转身出来,点头示意众人进去,并对那边两位抱歉说:“稍等等,有点家务事要处理。”
        家务事要处理的对象是谁,很明显是站在排头那位女子,两人都饶有兴趣的打量她。后者脸色苍白神情凄楚看着却让人有几分同情。
        办公室极大,宋河就站在局长办公桌旁,锐利眼神让俊朗面容看起来冷峻威严,他一只手撑着桌子冷冷打量进来的各色人等,微皱眉头脸色沉沉一言不发。胡局长则吸着烟卷靠在扶手椅上,眼神里浓浓的兴趣全部集中在排头的沈小茹身上。
        胡局长已经听李秘书说了事由,他只是很好奇,这回这个小丫头会不会从这种死局中险中求生。何婉兰江姐两人的背景他都了解,他不认为她们有栽赃她的必要。
        江姐低声说:“老周,今天的事就你负责和局长说吧!”
        周寒江挺挺胸口,他突然发觉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展示自己的口才细密思路慎重条理清晰,这会他的身边不再有宋河,不再充当宋河思路和言语的补缺者拾遗者,为他人做嫁衣。他将全权负责这起有则改之无则思过,灭掉政府机关工作机会并带来隐性惩罚的事件处理。
        不偏不倚是最公正的办法了吧?
        其实这种事很难寻到实证,当事人绝大多数时候也会一口咬定没拿,于是文件十分严重的多半移交监察机关进一步再审,一般性质的文件丢失泄露会给当事人警告记过降级或者撤职、开除。但不管是哪种,最后机关中都会有案底记录。证据确凿的会在当事人档案中隐秘留痕伴随一生。
        沈小茹本来就还没有正式编制,这事之后八成会收拾东西走人,即俗话说的‘疑人不用’。他周寒江应该做的,是怎么大事化了小事化无,尽量少伤害到继续留下来的人,比如江姐何婉兰王晓涛,比如直属领导宋河。
        对同事要尽量维护,开脱责任,比如不注意不经心造成危险等,对直属领导则要尽量少涉及,最好是直属领导什么都不知道,这事与他全然无关。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