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三十八章 小爆
第三十八章 小爆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说说看怎么回事?”胡局长凌厉眼神把几个人从头到尾打了个来回。
        周寒江上前一步:“局长,事情是这样*……”他*口才很好,简单说来却又条条备细,描述客观态度不偏不倚。于是几分钟后大家都知道沈小茹偷拿了文件,而江姐何婉兰及时发现,他作为机关老同志对此深感痛心,宋主任不在,所以就带着沈小茹来局长办公室等候发落。现场已经通知了保卫处*人负责看管,怎么进一步处理还看局长意见。
        很完美*中正平和有历练可靠形象。
        “真*是这样?”宋河皱眉在一旁插嘴,他问*是江姐,而胡局长显然是正在冷眼旁观他这样越权*行为。江姐忙点头,而何婉兰已经在说,“千真万确,我昨天下班时把文件锁柜子里,今早上文件就没了办公室门又好好*,除了内贼还有谁?”
        “怎么确定就是她?”宋河慢条斯理,也没去看脸色苍白*沈小茹,神态悠然。
        “当然是她,我上个月给了她开办公室门*钥匙,这钥匙只有三把,我和婉兰没问题那必然表明是她那里出了状况。”
        “而且我还听说她最近手头很阔绰,和人在高档商店买东西,不知道一个小小实习职员哪有哪么多钱!”
        沈小茹气急,大声道:“我没有……”
        胡局长摆手神色很不善,“闭嘴,问到你再说话!”
        这满屋*人都面目陌生,沈小茹咬唇不去看宋河,他*表情在自己进门时就偷偷瞧过,他*目光只极快*在自己面上轻轻滑过,神色间若无其事,似乎两人并未有昨日今日*种种纠缠。而刚才句句问话更是冷淡,早已自动拉开了两人之间*遥远距离。
        沈小茹心里忍不住冷笑:这个时候,他再不会说‘我爱你’三个字了吧?早有*结论,只是一步步让她看得越来越清楚而已。
        江姐又多说几句,吞云吐雾*胡局长知道丢失*什么文件时,脸色已经很难看,‘砰’一声拍了桌子,“一份外贸项目合作,两份扩建项目*报批,就这么在你们手里没有了!嗯?”
        胡局长不发火时就很凶,何况是发火*时候,满屋子都没声音。沈小茹无所畏惧抬头,她想反正我没拿,就算你们再怎么说我也没拿。
        但胡局长并未对她发难,而是看向旁边站着*宋河,“你,这几天在搞什么玩意?手下出了这么大*事都不知道!”
        这话说*严厉,有几分苛责分担*意味了。毕竟这是经贸局有史以来第一次发现有人盗窃文件,并且被抓了个现行。
        宋河表情平静,黑白分明眸子扫了众人一眼说:“我觉得文件还能找回来。”
        “那是,我们发现*及时人还就在这儿呢!”江姐淡淡道。言下之意大有马上沈小茹就会跑路*可能。
        胡局长抽了口烟,终于转向事件当事人,“沈小茹,你还有什么可说*?”
        声音轻描淡写,但其中隐隐暗火却人人都听得出来。胡局长一向不喜欢手下人不懂事,更何况是这种吃里扒外*事。
        “我没拿文件。”沈小茹迎着胡局长目光坦然直视。“江姐说文件是昨晚上不见*,我昨天下班后一直在主任办公室和……他做文件,后来李秘书送钥匙来也看见了。并且楼下*门岗那有出入记录,他们应该也能证明。”
        一段话说完隐隐轻松,沈小茹暗暗松口气发现只要给自己一个说话*机会,那么其实证明自己清白*有力证据也不少。
        屋里有点安静,如果沈小茹说*是真话,那江姐何婉兰两人对于她*指控简直就是只乌虚有。江何二人彼此看看,发现刚刚宋河追加*挑动问句,竟然很像有意引君入瓮*标准句型,两人隐隐感觉,她们已经落入一个预先设好*陷阱里。只是,为何会设下这个陷阱,她们两人心中还存有侥幸。
        周寒江感觉宋河看了自己一眼,早有默契*他知道自己还是收回一些想法比较好,遂应景露出微笑:“小沈你怎么不早说,要是真*话,那文件丢失就和你没关系了。”
        胡局长皱眉把目光转向沈小茹提到*这两个人,“是这样吗?”
        李秘书点头,“是啊,所以我一直觉得奇怪,沈小茹怎么会去拿文件,难道宋河没注意?”
        宋河成为全场注目*焦点,他很平静*点头,笑笑说:“沈小茹说*都是真*,她昨晚做了什么我最清楚。”
        沈小茹有点恍惚,想到他*占有,忍不住暗自打个寒战——难道,这就是和他交换*代价吗?如果自己当时没有同意,或者采用了什么办法抗拒,那么他这时候就会翻脸不认人,和江何二人把自己一起推落深渊,永不得翻身?
        虽然她早知事情很残酷,但这样一步步揭露出来也太过生猛。好在她一直脸色苍白,此时就算更白也没有人会疑心。
        事已至此骑虎难下,何婉兰突地心头一动抬眼说,“沈小茹又不是全部时间在办公室,中间总有出去*时候。也许就是那时候去拿了!”
        宋河看着她笑笑,嘴角笑容适意潇洒,何婉兰觉得自己就像被猫抓住*老鼠,有一种无能为力*恐慌和绝望。宋河回头看沈小茹,问:“你有你们办公室*钥匙吗?”
        沈小茹突然觉得手心发冷,这是他很久之前叫她做过*一件事啊!难道那时他就料到有今天了么?
        但她早已经比较镇定,平静摇头说:“没有。”
        “你胡说!”江姐怒上前冷笑指她,“我上个月17号把办公室*钥匙给了你一把,沈小茹你敢说没有?”
        沈小茹觉得江姐她们已经输定了,输在那边站着不动声色甚至眼眸中还带一丝笑意*男子手中。他布局布了这么久,江姐她们还怎么逃呢?
        “上个月我调到办公室帮忙,我就把钥匙交给宋主任了。”
        宋河点点头,笑瞧瞧李秘书:“老李那段时间要局里头各科室*钥匙,我就给他了。唔,老李你那登记过*吧。”
        “当然。”李秘书摸摸鼻子,想:宋河这小子做事情还真滴水不漏,钥匙在自己这里他跟这事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胡局长用一种很阴险*目光打量宋河,后者容色正常目光无惧笑容坦然,但胡局长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一头奸计即将得授*小狐狸。而小狐狸这时正慢慢把手□裤兜,衬衣包裹*修长身体靠在巨大办公桌边,对他露出居心叵测*询问微笑:“局长,你看……”
        胡局长冷着脸,“沈小茹虽然把钥匙交给你了,但谁也不能保证她没有复制一把,也许这才是真相。”他虽然不知道宋河为什么要设这个局,但他还是认为要做局就要做得完整,起码经得起拷问。
        这话一出,江姐何婉兰都是精神一振,“局长说*有理,这种可能很大。”
        胡局长怜悯*看她们一眼,心想你们不知是那根筋搭错,选了这么个千疮百孔*方法来栽赃沈小茹。唔,不过话说回来,其实这方法也没什么错误,只是沈小茹身边*宋河早就步步设防,除非不想用这个丢失文件*方法栽赃,否则换了谁都没办法逃脱今日*格局。
        但胡局长愿意在情况不明*时候搅搅局,看清楚情势再说,虽然江何二人有官场上*利益权衡,但她们做这事也太过疯狂,出格过了常规底线。不过同时,他也看不惯宋河这么嚣张*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为所欲为。
        总要叫他知道,谁才是真正*老大。
        于是胡局长摁熄烟头,和蔼对江姐何婉兰说:“这事情我心里已经有数了,你们放心。”
        心里有数?
        这话在这时候说出来,并不能够起到足够安抚人心*作用,反而让心虚*人更心虚。江姐何婉兰选择忽视话*前半截,对后半截‘你们放心’表示接受,齐齐露出欣慰笑容表明自己愿意听从胡局长吩咐,并接受其安排*后果。
        宋河想胡局长心里能有什么数,今天这事*真相无足轻重,除非他知道*是年初那个项目文件被拿走*情况。固然他认为胡局长绝不可能知道,否则自己早不能安然站在此处,但宋河也很愿意试一试,看看胡局长到底明白多少。
        于是他跟着胡局长*话头,微微笑意补充完整剩下*意思,“局长说*有道理,我看最好调安全处*夜间监控录像来看看比较稳妥。”
        宋河淡定巡视众人,“我们可以看到沈小茹昨晚有没有在四室有行迹可疑*停留。”
        “可能么?”周寒江忍不住提出疑问,他刚才一直保持沉默,这时决定出来选择一个角度站队,就算以后被批眼神不好使看错人也比一言不发被定了性强。“据我所知,安全处一直用*都是集成磁卡录影,一卡有一年*存储量,一般轻易不会外借。”
        宋河微笑不置可否:只要胡局长想和自己叫板,批张条子调个卡过来简直是轻而易举。
        屋里有短暂*安静,江姐明显想到了什么不可预知*事,脸色有点变,何婉兰强制镇定,两人对视一眼都有点心虚。
        胡局长想想,伸手拿笔签了一份文件条交给李秘书,“请安全处*于处长配合一下。”
        李秘书出去,胡局长开始招呼众人坐,并叫宋河,“告诉王科长和刘干事,今天上午*会暂时延后,11点再开碰头会。”
        现在是9点45,宋河笑笑说明白,出去到小接待室告诉两人,人事科长忍不住多问几句,“那小姑娘出了什么事?”他没明说但当然指*是沈小茹。
        “哦。和她没关系。是另外有人把文件带回家搞掉了。”
        还有人做事这么不谨慎,刘干事插嘴,“是谁啊?”
        “局长不让说我也不好开口,以后你们就会知道。”宋河报以稳妥内敛笑容安抚,回身走了。
        人事科长想幸好和沈小茹没关系,不然自己等会提*人选名单里就要把她排除在外了。
        宋河出去,胡局长就和江姐闲聊做菜*手艺和诀窍,江姐积极应对,而何婉兰立时过来在旁边笑嘻嘻听并适时插嘴,周寒江站胡局长扶手椅旁,偶尔加入谈话圈对局长*话表示支持。只有沈小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默默看手指地毯,神态绝不是拘谨反而有几分落寞。
        胡局长暗中打量,想这小妮子还是很可怜*,摸摸烟闲闲*招呼:“沈小茹,给我们一人泡杯茶过来,大家都渴了。”
        沈小茹站起身,片刻续水端杯子过来,一人手上拿了一杯,她站后面,刚才剑拔弩张你死我活*气氛不知不觉消散,这样安静下来反而让有些人开始觉得尴尬。
        江姐抿着茶,寻思这是不是胡局长有意让自己等人收手*暗示,目前看来文件失窃能够扯到沈小茹身上*机会已经很少了,见好就收以后再说。或者前进半步坐实她左右一个说不清楚,让她离开也是很好*选择。
        宋河进来在沙发上坐下,胡局长笑笑说:“沈小茹,给你们主任端杯茶过去。”
        他很想看看这两人面对面接触时有没有什么可疑*蛛丝马迹。但在烟雾缭绕中,只看到宋河神态很正常很随意,而沈小茹*表情反倒是故意做出来*客气笑容成分比较多,骨子里*生分和冷漠却几乎无法伪装*明显。
        胡局长自问看人*眼光基本没出过错,沈小茹*生分和冷漠既是她顾虑重重*表现,也是她刚受到指控之后*本能反应。虽然宋河在帮她,但这丫头可能这会看谁都是浑身戒备。胡局长又抽了两口烟,决定:卖逢苏云一个面子,把沈小茹给她调过去。
        其实他向来不介意成人之美,只不过前提是不能丢自己*脸,然后在做事*时候要有眼色识进退。沈小茹以前给他感觉就是不十分有眼色,现在看她对帮助她*宋河依旧能保持疏离防备,可以知道她已经长进了不少。
        沈小茹不知道自己转头时那些感觉已经全然落入胡局长旁观*眼里,退到一旁想:经过今天这一闹,是不是自己该马上走人了?
        走人她倒不怕,某种程度也可以算解脱,但还是有点不甘心,毕竟这完全是无妄之灾,黑锅背*莫名其妙。如果再是因为某人*安排才一步步到今天这样子,那,更是让人无法不愤怒。
        她坐在沙发一角想*又多又杂乱,好在李秘书很快回来,并指挥一个安全处干事抱来一套放映工具,把录影片子放入开始读卡,屏幕上跳出来选择符号,安全处干事问选哪一天*。
        “当然是昨晚上。”何婉兰极快插嘴。
        安全干事继续用眼神询问比较说得上话*领导,胡局长在修剪烟盒上*锡纸,好像根本没注意,李秘书看看宋河,宋河笑笑上前,拿过遥控器询问如何操作。安全处干事细细讲解,宋河就随意试了两帧,片子出来大约是年初*某个时候,沈小茹看见屏幕下面标号显示日期是二月份。快进倒退几次,宋河夸奖说你们把带子保存*真好,这么久效果还这么清晰。安全处干事谦虚说还行。
        江姐像热锅上*蚂蚁,浑身吱吱烤得难受,何婉兰不阴不阳笑笑,说主任您快点,局长这还等着开会呢,可没时间为我们这么点小事磨。
        胡局长摸摸头发,觉得宋河这举动很有意,虽然不知道宋河想试探什么,但先把正事办了最重要。于是开口说把带子放来看看吧。
        时间轴调到昨晚,于是从何江王三人最后离开开始。沈小茹看着画面上空寂长廊,和宋河办公室大敞开*门,手指在袋中扣得死紧,虽然监视摄影本来就没带音效录音,但她知道那一片安静中其实在暗暗进行什么。她两颊不自觉*发烧,但浑身只感觉一阵阵*冰冷,于是除了嘴唇奇异*嫣红之外,她*脸色只比刚才更苍白。
        宋河*侧边就是文件柜,柜子上玻璃*很清晰*映像出沙发角落那女子*身影,她此时*模样,是一种虚弱到极点反而娇艳到极点*形貌。他觉得心跳得很快,几乎不能自持*一直看她*影子。好在他面对*是一片冰冷*柜门和墙壁茶几书架,没有人看得到他脸上*表情。
        李秘书示意安全干事调动加快帧,画面上宋河*办公室大门一直敞开着,走廊上也一直没有人,直到下面数字跳到27分16秒,宋河办公室门口有人影闪动,然后,亮起了灯。
        沈小茹心如滚水火烧,强自镇定暗暗看了宋河一眼,对方正好转过身来,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神态若无其事,但嘴角有一丝笑意,那分笑意她明白其中涵义,只觉得浑身似乎被抽光了力气*发软,幸好她一直不动声色,这会也没看出什么异常。
        又过了十余分钟,就看见李秘书摇摇摆摆上楼,在宋河办公室门口站站,笑说了两句宋河出来两人一起往楼上走了。画面上宋河办公室门依旧大开,屋里一片安静。沈小茹拿没拿东西就全看这会,江姐神色不佳何婉兰心有不甘,宋河神色淡然胡局长表情高深莫测。几分钟很快过去,宋河和李秘书重新进入镜头,宋河手中多了一件外套,沈小茹从里面走出来,三人站门口说了几句,然后就关上门,下楼了。
        李秘书说我到门卫那查了昨晚进出记录,这就是最后离开*时间。
        画面干巴巴*移动一会,何婉兰不甘心*抢过来快进几番也毫无变化,宋河站起来,翻着手中*记录本轻描淡写冷冷发声:“既然没有人拿,你们手里*文件到哪儿去了?”
        江姐看看何婉兰,勉强笑道:“也许是搞错了,我们再回去找找。”
        何婉兰回头看沈小茹笑笑,“你何姐弄错了,冤枉你了,对不住啊!我回去再看看是不是放到别*地方搞忘了。”
        就这么说一句搞忘就了事?
        沈小茹有点哭笑不得,但这时她阴暗*内心希望就这么发展下去,她很想知道宋河是怎么打算*。想必这样*结果不会是他希望*吧!就一句道歉话,并不值得花费这么多*力气。
        她于是腼腆微笑,表示自己准备就此答应。
        宋河俯身在胡局长耳边说了句什么,胡局长狐疑看他,他肯定*点点头,于是胡局长开口了,“三份文件,既然沈小茹没拿,就这么凭空消失掉了么?”
        他慢慢喝着茶,老鹰一样*眼睛在江何二人身上打了个转转。
        “不会没有。”何婉兰镇定一下说,“既然没人拿,我就再找找,一定能够找到*。”
        胡局长慢条斯理*说:“你们肯定以前也没有出过这种掉文件*事?”
        “当然没有。”何婉兰笑容不由自主*有点僵硬,江姐低头不做声。
        胡局长哼一声,在烟灰缸上弹弹烟灰,说,“限你们11点之前把文件交出来,不然我只有告诉安全处*老于了。”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