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三十九章 引子
第三十九章 引子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胡局长的话让江何二人脸色灰败,但胡局长已经不再理会她们,对李秘书摆摆手。后者会意上前请她们出去,并且亲自动手把办公室门拉开大点,以示客气。因为她们很可能就此离开不会回来,这时友好点其实挺有风度。
        胡局长起身大手一挥给这件事做了个收尾:“老周小沈你们两个回去安心工作,今天的事不要到处乱说嗯?”
        周寒江赞同连连说当然,沈小茹也点头表示明白,她不去看旁边站着的宋河,她不想对已经取得全部胜利的他送去任何祝贺目光,但她也不想惹麻烦。
        跟在周寒江后面出了门,下三层楼回到开发办,老白首先就发声询问:“喂怎么回事,江姐何婉兰被安全处的人带走了!”
        被安全处的人带走?
        沈小茹不由看看周寒江,周也有点目瞪口呆:刚刚胡局长不是还叫他们不要到处乱说么?紧跟着这样大张旗鼓的行为,几乎已经是向所有人宣告这两人机关生命的结束,以及与她们相关的人的仕途震荡。
        可大可小,现在这事情是真的变成大事了。
        周寒江皱眉安抚众人:“没事啦!等主任回来他会告诉你们,干活去吧走走。”
        虽然周寒江在打马虎眼,但安全处不带走沈小茹反而带走她们,文件是谁拿的大家心里都有了数。彼此看看,都向沈小茹送去鼓励目光,觉得这小姑娘被连累确实是无妄之灾。
        沈小茹会四室,看着桌上依旧码放整齐的文件和那两人抽屉上打的封条,深吸口气理清思绪,开始动手把最近急需的一些文件整理出来:如果江何二人离开,自己势必要继续留在四室顶岗,那么许朗朗说的调到人代会帮忙的事情就会放空,与宋河再呆在一起她真担心自己会疯掉。
        怎么办?
        沈小茹按奈下心头一点焦急:既然宋河愿意做这个局,江何两人不会是他的最终目标。也许他图谋的人还更高更大,想的地方还更远更宽。不如暂时静观几日,总会找到原因。
        末后沈小茹把二室需要的文件做好送过去的时候,王晓涛正好从里面出来,见她就把头低下匆匆过去了。两人现在确实是没什么话可说,沈小茹其实此刻也有些侥幸,幸好没有真的与他发展什么,否则,只怕比与宋河在一起都不如。
        宋河中午快下班时回来叫大家开了个短会,简短说明江何二人被带走原因,在众人复杂目光中看看沈小茹,说:“四室负责全部文件现在出了问题,这两天大家自己做文件上交签字保管,沈小茹你做完手头的文件就行了。”
        四室就这么撤了?大家彼此打量,都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宋河眼眸闪一闪,在众人认为四室已经被撤了的认知上加一把确定的导引,“相关人员的辞呈我会叫她们尽快交上来,大家可以回去了。”并对着沈小茹示意,“你留下。”
        众人走了,宋河起身关上门,沈小茹脸颊不由自主的晕红,低头退后,宋河轻笑一声:“我是洪水猛兽?这么让你害怕。”
        沈小茹想你比洪水猛兽还可怕。
        宋河上前一步,搂住她的腰把她抱在怀里,微笑温声道:“刚才吓到了吗?”
        原来是这话,沈小茹暗自叹口气,沉吟一下觉得自己应该露出一个笑容,就抬头看他强打精神笑笑说:“还好。”
        宋河一怔,这是昨天得到她以来她露出的第一个笑容,虽然在苍白小脸上不够光芒,但也足够赶走许多阴影显出娇艳的一点边缘,稍纵即逝把握不住,吸引得他忍不住吻下去,他想:终究她是心软了,从今后将全部归属于自己。她的唇舌有丁香滋味,温软身体在他怀中微微发抖,宋河想起那二十分钟的时间记录,一笑放手,说:“晚上等我。”
        打开门沈小茹正要走,宋河叫住她,“待会跟我一起去吃饭。”
        难道他就不怕被人看破么?沈小茹暗暗冷笑淡淡道:“好啊。”宋河中午都是和胡局长他们一起吃饭,她很有兴趣看他准备怎么带自己出面。
        胡局长的眼神,唔,他应该是瞒不过吧!
        但中午饭桌上并没有胡局长,只有人事科长李秘书和统计局的老贺朱兰等人。进了他们平常吃饭的小餐厅,朱兰首先就招呼她:“嘿小姑娘,怎么是你啊!”
        朱兰今天穿了套淡紫色裙衫,不像往常总是灰衣蓝衣,一下子容颜俏丽年轻了很多。沈小茹过去在她身边坐了,微笑说:“兰姐姐今天很漂亮。”
        老贺噗哧一声,“小妮子开始拍马屁了。”
        朱兰瞪他一眼,眯眯笑道:“这样的话我爱听。”
        人事科长伸手掏烟卷,说:“小沈,抽烟么?”
        沈小茹迅速一想,看着李秘书那边,含笑道:“你们三个随意罢,只要不让我们吸二手烟就成。”
        正和李秘书低声说话的宋河冷眼一扫,说老赵你就停停吧,少吸一根又不会死。
        人事科长悻悻收烟卷说你小子怎么口无禁忌。沈小茹抱歉笑笑,伸手拿打火机示意,李人事科长摇头微笑,表示自己决定不吸烟以免毒害众人。朱兰拉她说帮我点菜,别理他们。
        菜选了三荤四素,还有一个皮蛋黄瓜汤,最后加一样银耳羹。朱兰收菜单本子递给服务员,对沈小茹说:“他们每个月都吃不完伙食费,累加到这个月已经十分可观,以后跟着我天天来这里吃。”
        沈小茹以为她是说笑,人事科长已经咳一声说不错,小沈你这两天去小礼堂培训,下了课就和朱兰到这里来吃饭,尽管随意不用客气。
        朱兰笑说正好我讲课,你在下面听着也和我说说哪些地方大家没反应到,免得以后他们怪我没说清楚。
        沈小茹这才知道朱兰要在培训会上讲授,而自己则如许朗朗所说调过去帮忙。她暗暗松口气,起码自己能够如愿离开四室离开开发办一段时间,至于以后能否继续远离,要看自己的造化如何了。
        菜上上来大家吃饭,老贺问胡局长怎么没来,李秘书干咳一声干笑道:“贵人事忙,我们哪知道那么多。”
        朱兰轻哼一声:“你们局长行踪还这么神秘,连秘书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李秘书被呛了一口,提筷子寻思寻思,看看宋河,后者正淡定喝汤,于是道:“大约是讨论议案去了,每年开会前不都忙活这些么。”
        朱兰失笑说倒真是,听说张书记负责的桂南科技园区是这会做范例的,难怪胡局长这么忙。
        老贺笑笑:“讨论议案不是要政协那边的人过来吗?怎么我看见老郑他们都在旁边餐厅里头吃饭。”
        李秘书哈哈笑说:“是啊是啊,来来吃饭吃饭,菜要凉了。”
        这个话题别的生硬,朱兰给沈小茹夹了一筷子菜,顺口问:“听说你们那有人偷偷拿走文件?”
        沈小茹一怔看她,心说怎么这么快上午九十点发生的事,中午就连在统计局的朱兰都知道了。朱兰看她神色已经知道自己听说的事靠谱,笑笑追问:“是有这么回事对吧?”
        沈小茹感觉有好几道目光都投注在自己身上,抬眼看看李秘书人事科长都齐齐低头吃饭,宋河虽然没看这边,但他嘴角有一丝微笑。沈小茹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一方面暗暗感叹宋河算计的精确,一面蹙眉故作为难苦笑说,“这事我不好说,也许她们俩人是真的记错了。”
        朱兰笑笑转了话头开始谈论其他,吃完饭朱兰和老贺告辞,李秘书接到胡局长电话就叫宋河跟自己一起过去。沈小茹得空就去找许朗朗。许朗朗正在街上闲逛,见打电话来立刻叫快过去,说有重要事情问她。
        一见面许朗朗就扯她到角落长椅上坐了,问:“听说竺秘书被张书记电话里臭骂了一顿,你知不知道?”
        沈小茹想起何婉兰,和今中午朱兰老贺那些旁敲侧击,以及宋河嘴角那丝笑,心里头有点明白了,垂眼说:“他们领导发脾气骂人不是很平常,管那么多呢。”
        许朗朗见她不明白,嗤一声分析给她听:“张书记是这会竞选市长的热门人物,这节骨眼上身边秘书出了这么件事,影响可够恶劣的,至少好些人都不满意了。”
        “又不是他秘书做的,怎么会扯到他身上?”
        “你懂什么,这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张书记前段时间负责江城那个电解铝厂的项目又有问题,我看……”许朗朗左右看看没人,悄声道,“他竞选市长的可能基本没有了。”
        沈小茹想起朱兰说的桂南工业园区的话,心里有些隐隐端倪,只是说,“你想多了。”
        “行行我瞎想,哎好心好意提醒你一下,你还不领情。”许朗朗愠怒状要走,沈小茹忙一把拉住她,苦笑道:“我这不是害怕么。”
        许朗朗觉得这话有门,八卦因子兴奋起来,说:“你怕什么,快讲来听听。”
        沈小茹寻思现在只有她还能帮上自己一点忙,于是字斟句酌说:“她们可能知道我要到人大会帮忙,看我不顺眼,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现在就害怕,如果得罪了那些实权人物,暗里再摆我一道怎么办?”
        许朗朗蹙眉点头觉得真是这样,沈小茹叹口气,“你知道就好了,我想换个住的地方,机关宿舍你能帮我要间房吗?”
        只有正式编制的才能要宿舍,到外面去租房子必须一次就给付半年租金,沈小茹也没有那么多钱,机关宿舍耳目众多,她相信在那里宋河也无能为力。
        许朗朗点头,“我手上正有一间,我现在都在外面住也没回去,里头什么东西都齐备,我把钥匙给你你以后不方便了就去那住罢。”
        沈小茹松口气,由衷感激,接了许朗朗拿出来的钥匙放包里,暗想总算有个安身之处。
        宋河下午收到何婉兰和江姐递上来的辞呈时,表情平静得让人看不出任何心理活动。对面两人则脸色不善,其中一个眼眶虽然有点红,但神态是恶狠狠破釜沉舟的模样,抱着臂居高临下发声:“宋河,走多夜路小心碰到鬼!”
        宋河淡淡一笑,伸手从桌上拿起笔,旋开笔帽在两人辞呈上签字,同样的龙飞凤舞,只不过一个写的是同意,一个是不同意。同意的才上交局长批复,不同意的直接就否决了。
        对面两人清楚看见他写的什么,脸色都有点变,宋河已经抬头看江姐神色温和:“江姐你是老人了,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
        如果江姐足够有骨气应该冷哼一声表示拒绝,但人谁能无侥幸,何况她并不像何婉兰有个得力老公,所谓辞职回家不过是换个部门再拿工资的托词,更何况这样站队的结果也是利弊参半,如果留下也许反而还能算上有功之臣。在这微微迟疑中,何婉兰已经怒火腾腾,高傲冷笑一声回身就走。
        宋河微笑把辞呈给江姐推了回来,说,“局长认为这事与你无关,你回去做事吧。”
        沈小茹下午已经接了人事科通知去小礼堂培训,见江姐回来倒没什么。交接文件时江姐叫住她,叹口气问:“你恨我罢?”
        沈小茹摇头笑笑,觉得她们也算误入局中,说:“算了。”
        江姐苦笑一声,点头说:“好,你心肠还算不错,以后多小心。”
        沈小茹想这算是忠告么?回身感觉那中年女子一声叹息虚弱不堪。
        宋河很麻烦,要小心对待。
        下午一起培训的有二三十号人,都是各科室抽调过来的,沈小茹只看到几张面孔熟悉,其他的大多不认识。培训内容很繁琐,从进门登记出门打卡,签收文件勤认人脸勤记名字巴拉巴拉讲了许多。沈小茹满满记了二三十页笔记,累得头晕眼花腰酸背痛。好容易等到六点下课,收拾好东西跑出去,通勤车已经开走了。
        选择回家路线时沈小茹有片刻犹疑,但还是上了12路去东城那个房子,她打算下周搬走,现在还要暂时住在那里。路上乱糟糟的开始堵车,几辆车抢道结果后面前面全动不了,于是公交车司机骂骂咧咧表示乘客最好下车自己撒丫子走路,否则等到明天还到不了家吃亏的只有自己。
        沈小茹下车走了一站路,看见附近有家超市,寻思片刻走进去,在红酒专区买了瓶产地和色泽看起来还不错的新酒,付了钱荷包空了一半。
        既然要相处,她希望这个过程愉快一点,至少酒精可以麻痹一些神经。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