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十章 晚饭和红酒
第四十章 晚饭和红酒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卡在小沈对小宋的感情上了,ccm亲说的有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唔唔最后觉得这么写比较好果然政治斗争是万能药~囧。然后河蟹真无法,俺发誓要少写H,太伤脑筋了太无语了俺不会文艺……,省略号请大家自动代入适宜词句……  路上街市繁华,黄昏归家的人群里多的是成双成对的人,而超市商场挂出打折特价牌子又清楚告诉熙熙攘攘众生明天是周末。沈小茹坐在靠窗位置上,有一站上来对恋人,女孩子坐她身边小伙子就靠椅子站成保护伞,两人叽咕说笑十分亲密。沈小茹暗暗叹气侧头看窗外,手中纸袋微沉,提醒她现在要去的地方和要做的事。愉悦和悲哀都没有,其实更多的是茫然,茫然的任随车辆带着往前走,不管愿不愿意,反正总要到地方。
        试着对车窗练习一下微笑,沈小茹觉得自己很无力,到站下车,不知不觉心慌得厉害。小区高大乔木整齐灌木极好掩饰着她的心情,她一路上不断的深吸气,穿过曲折如迷宫的小径,上五楼开门时还祈祷宋河待会千万千万不要来。但门打开,屋子中央挺拔修长身影迅速回头,吓了她一大跳。
        宋河眉头微皱脸色苍白,神色略带疲惫冷眼瞧瞧沈小茹,垂下手把手机放到兜里,淡淡声音里已有隐藏不住的愠怒:“到哪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很不和善的语气和质问。沈小茹自觉好像还没到彼此交代行踪那一步,勉强笑笑,垂目不看他,说:“路上堵车。”
        进屋回身关门时想:原来他有这屋子的钥匙!
        其实应该早就料到才对,像他那样算无遗策的人,怎么会遗漏她这里。
        手放门把上,关门声音还在耳边回响,沈小茹想:自己盘算那些事情,能够逃过他的眼睛吗?
        如果逃不过,又该怎么办?
        她真的有些害怕,她怕他。
        宋河下班就过来,但却满屋空空迟迟不见她回来,他几乎立刻就想她是不是走了,离开这座城市去了别的地方。尽管告诉自己不可能还是打了无数个电话,但一直没有任何回复。正在焦急难耐准备动身去找寻的时候她却开门进来,一见他满面掩盖不住的吃惊慌乱让他忍不住有了怒气。但她微笑一下,他心软了下来,觉得自己刚才神色太过严厉。
        沈小茹纤细背影还在门前发愣,手上还提着大大的纸袋,看着更是荏弱,宋河吸口气对自己说算了,走过去抱住她,无视她身体瞬息的那点僵硬,说:“拿出手机看看。”
        手机屏幕上是二十余个未接电话,全是宋河的电话号码,沈小茹知道自己是有不妥的地方,喃喃道“对不起”,她那时一定在路上走神,对电话铃声自动过滤了。
        宋河亲亲她额头,“我买了菜,一起去做饭。”以后几天也许都没机会过来,时间很宝贵,她和他的相处,他希望她能尽快明白什么最重要。他需要极快的收复她的心,尽管一些无力的感觉又像潮水一样涌来。
        镇定,他对自己说。
        那个吻威力其实不小,至少沈小茹浑身哆嗦了一下,从胡思乱想中回归现实世界,他嘴唇温热,背后身体的贴合更让她脸不自觉滚烫发烧,她极力让自己身体离他远一点,为掩饰这不自然举动干笑一声手忙脚乱说:“好,我还买了酒。”话出口她就恨不得把自己掐死嘴堵上——太逢迎……太急不可待了……
        她咬唇,但宋河清朗声音已经笑吟吟在问:“哦,为什么买酒?”
        沈小茹含混弥补失言之过:“红酒养颜……呃你也可以喝点……”话再次出口她又想把自己掐死。宋河忍不住的笑,挑起她下巴轻声道:“不要酒也可以。”
        沈小茹很想说还是喝点吧求求你,但这话脚趾头都能想到的无聊,宋河已经抱起她走向床边,沈小茹认命闭眼:也许他说的很对,有没有酒都一样。虽然酒精可以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很多,只单纯的享受快乐。
        但宋河显然并没有让她不清醒的打算,脱了她的衣服,浑圆玲珑曲线在雪白身体上是无法抵挡的诱惑,宋河解了衬衣,俯身压住她,尽管她已经是他的了,可她依旧紧张的夹紧双腿。宋河慢慢抚弄,晕红早已浸满她的双颊,他笑笑,说“吻我”。身下女子微微迟疑后张嘴吐出舌尖,在他唇角舔了一舔。
        过份!他想。抓着她小手放到皮带扣上,她手指颤抖慢慢打开扣链,他肩背宽阔肌肉匀均,腰腿修长坚韧,她的动作太慢,他忍着心急慢慢等,……挺进去一分,说“把舌头放进来。”他耐心指导,她嘴唇早已经完全变作嫣红,撑起身子亲住他的唇,慢慢把一点凉凉的小舌放进来。他擒住她的舌尖,身体猛沉,□到极点的温暖瞬间传遍全身。他进入的太快,疼痛感让沈小茹禁不住惊呼,但宋河唇边笑意张扬,他低头注视她慌乱表情不断沉腰,感觉……被他胀得满满,**入骨的感觉让沈小茹大口大口无力喘息,宋河轻轻笑笑,托着她的腰开始慢慢前后……,沈小茹手撑在后面,……,……,嘴唇娇艳欲滴,眼睫是**的乌黑。宋河抱着她的腰力道不断加大,屋子里一片呻吟喘息的靡靡之声……
        天色微暗,宋河看看手腕上的表,起身穿衣,悠然说:“二十分钟的三倍,感觉好么?”
        沈小茹伏在被褥里,几乎没有力气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宋河满意一笑,问:“晚上吃什么?”
        厨房里有不少食料,宋河找出一条围裙挂上,准备做晚饭,不过没有人打下手,他靠着门框对紧紧裹在被单里的长发小脑袋说:“喂,出来帮忙!”
        沈小茹浑身好痛,挣扎低声说:“不吃可不可以……”
        “不可以。”宋河笑得很坏,“我还要喝你买的酒。”
        沈小茹觉得自己这样躺在他面前太过危险,撑着爬起来,在柜子里找了T恤和长裙穿上,突然想起这是当初急急跑下楼去等他来接的衣服,一时有些迷茫,当时他就要带自己到这里来跳舞吧!错过了,但却更不可料想的来到这里和他纠缠。
        宋河眼睛一亮,走过来扶着她的腰,说:“这身衣服很衬你。”小小穿衣镜里是纤长穿撒摆大长裙的女子,月白短T有些紧身,乌黑长发搭在肩头如云朵挂落,娉婷婀娜。
        宋河指尖在如云头发里轻轻梳弄滑动,闻一闻温声道,“早上我给你吹的,保持到现在很完美。以后我一直给你吹好不好?”
        镜子里他笑意微微,眼中的浓情似乎浓的化不开。
        沈小茹有些恍惚,暮色余辉中他与她咫尺相依,形态间情意绵绵,他的举动妥帖迁就,似乎她是稀世珍宝小心翼翼,那些些惧怕恍若庸人自扰,不再明晰。唔,她不是爱他的么?现在让她心动不已的人就在眼前,举动温柔浓情如水。她想:这一刻是快乐的,对吧?
        虽然以前他设局用她做棋子,但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和他还有未来大把的幸福日子可以期许,何必那么执念?
        至少她可以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对吧?
        可以一切懵懂,又何必清醒。
        得过且过且珍惜。
        沈小茹闭上眼睛,她发现自己永远对他没有抵抗的余地,只要他愿意,她挣扎到最后似乎只有沉溺一条路可选。
        镜中她眼中浓情几乎化不开,尽管极快的闭了眼,但慌张的睫毛和呼吸已经出卖了她。宋河微微含笑,心情很愉悦:她终于对他无能为力,心甘情愿,身心全部归属。这两日一直担忧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宋河松口气,扶着柔软如兰肩膀在细白耳垂边啄了一下,轻轻吹气成功看见火焰颜色烧过耳廓,忍不住又吻一下,魅惑低语,“今晚还很长,现在只是刚刚开始。”
        刚才虽然很激烈,但只是开胃小菜。
        沈小茹脸颊晕红,低头被他牵到厨房里去。
        宋河买的东西不少,蔬菜食材都搁在案板上,还有一条鱼在水里吐泡泡。沈小茹恢复了些神智,左右看看选了鸡蛋青菜和豆子,两人都喜欢吃鱼,于是沈小茹决定把那个可怜的家伙半边红烧半边清蒸,再炒两个菜炖一碗汤。宋河对她的主意不置可否,解下自己围裙给她系上,吻吻她的额头,说:“快点,我饿了。”
        但沈小茹很不幸的打烂了两个碗,砸碎了半个盘子,菜刀哐啷一声落了地,鱼儿在水槽里翻来滚去不肯屈服。闲闲靠在沙发上等待的宋河终于忍无可忍,进厨房拽过她扯下围裙自己捆了,说:“快点走吧!”
        清蒸红烧,还有木樨肉白斩鸡蒜泥青豆番茄汤,沈小茹忍不住叫:“暧,够了够了。”宋河看看桌上盘碗叹口气收手,张开手臂:“过来给我解开。”
        这么快第二次……,太急了吧?
        沈小茹脸红红的,伸手去解他皮带,‘啪’一声被打开,宋河似笑非笑看她,咬牙说:“让我吃完饭。”
        沈小茹回过神,这才明白是给他解开围裙带子,他捆成了死结,带子在修长腰上勒得很紧,沈小茹忙了好一会,宋河忍不住道:“别乱摸。”他声音有点哑,水色极好的黑白眸子看着她流光溢彩,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沈小茹心慌意乱,俯身用嘴去咬,宋河嗓子里闷哼半声,丝丝吸气,轻轻道:“用牙齿不好。”
        但带子已经解开,宋河极力止住喘息垂头看她,淡淡睥睨,“去盛饭,摆筷子。”
        如果不是还没吃饭……,宋河瞧着她小脸红润润的娇艳模样,轻哼一声。
        小碗,盛饭,还有两双筷子,洗得干干净净锃亮的小勺。宋河叫她:“再带两个杯子过来。”他正在开酒,修长身影拿着酒瓶倾斜转动木塞的模样都优雅入骨的好看。沈小茹端着碗在厨房门口瞧着,有些发愣。
        宋河扬眉笑笑,“站着干什么,过来。”
        她那副样子,是让人牙痒痒的心动。但宋河决定,待会再算总帐。
        杯子放桌上,酒倒进去潋滟晶莹,红宝石般的的透亮明润。很好看的颜色,沈小茹暗暗赞叹一声,为自己的眼光感到欢喜。
        宋河尝了一口,微微皱眉:“口味很不好。”
        沈小茹有些被打击,咬咬筷子尖,窘迫道,“不想喝就倒了吧!”
        宋河笑笑不说话,吃了两口菜,举杯示意。
        不想喝可以不喝的啊!
        沈小茹眼巴巴看着他仰脖把酒喝了下去,伸手把酒瓶拿到自己这边放了,说:“算了,这酒味道是不太好。”新酒菜鸟尝尝还不错,而且明显是属于加糖略多,如宋河这样常喝酒的人物,自然是不能下咽。
        但他这样明显为了哄她的迁就,沈小茹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
        宋河看她一眼,说:“后天你到人大去帮忙,你会被分在六组。”
        沈小茹点点头,也喝了一口酒。他自然会知道这些事情,去哪里都是他分派好了的罢!
        宋河眼神微闪,“那里由逢副市长带领进行政策违规议案讨论。你把与张绍同有关的资料找出来给我。”
        他给她舀了一小勺青豆放在碟子中,后者正快乐的埋头数着数一颗颗掂起来细嚼。
        宋河俊朗面容平静自然,“何婉兰一定会报复你,你要学会自保。”
        “把张的材料找出来给我我会帮你留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嗯?明不明白?”他看着她的眼眸乌黑明亮,让人身不由己。
        他说的很对,何婉兰会恨上她,虽然偷拿偷录文件被发现的处罚很可怕,会有公检法机关介入。可他是为了帮她,她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不是么?
        “好啊。”沈小茹笑说。
        宋河暗吁口气,把酒杯放到一边,看她正在小口抿面前杯子里的酒,微笑说:“喝醉了很不好。”
        沈小茹笑笑,脸颊边有些桃花颜色,“味道很甜呢,我喜欢。”
        “正宗的干红哪有这么甜,产地虽然是阿根廷,但已经过了好几道加工。”
        沈小茹咯咯一笑,说好啊,那你明天陪我去买一瓶好点的红酒……,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又不好弥补什么歉然低头。
        宋河皱眉,说:“你醉了。”伸手拿走酒瓶放到一边,淡淡道,“我不喜欢女子喝醉酒,明白吗?”
        他皱眉的样子很好看,嘴角微抿,证明他是真的生气了。黑白分明的眸子消减了水色,留下清冷明朗的目光,像要穿透人的内心,如果她有什么心思,此刻也灰飞烟灭无所遁形。
        话说的太多了,真的很不好。
        沈小茹有些囧然,低头又喝了一口酒。
        宋河笑给她夹了一块鱼,叫她小心些,不要卡到刺。
        鱼味道做的很好,酸酸甜甜又带点辣味,沈小茹啧啧赞几声,问:“这是你自己会做的么?”
        “跟家里的阿姨学的,她是北方人,但我们都爱吃南方菜,所以这味道就不南不北。”
        原来是这样,沈小茹微笑,在听他说家里人的时候有些些神往,他的身份证她看过,他住的地方她也知道,在某地某区某条街道某处房子里,有他的家人热热闹闹生活在那里。但她不愿意表现出太多的兴趣,以免引起他不必要的误会,于是继续吃菜,调转话题:“唔,逢副市长好像对我很有好感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唉。”
        他并没有生气,略略考虑淡淡道,“逢苏云是前些年优化上来的,省常委有人也是女干部,所以她是要作为后备人选锻炼的,再过七八年就会上调,只要策略得当前途基本无虞。她最大的爱好就是跳舞,但现在升上去已经不可能随便下舞池,所以教身边女孩子跳舞成为她的一项乐趣,从前统计局的朱兰曾经在她身边待过一段时间,因此也是跳舞的一把好手。”
        难怪他老要她学跳舞。
        沈小茹微笑:“哦,这个兴趣还蛮风雅。”她轻轻接一句,“逢副市长好像……很受看重呢!”
        宋河懒懒道:“她和省里也许有分歧,不过现在不明显。你只要到她身边去就行了。”慢慢拿起水杯喝一口水,上面反光清晰可以映照出对面女子的神态。
        “你想不想学跳舞?”宋河淡淡问。
        沈小茹看着他心里突然有些悲凉,勉强笑说:“当然想啊!你教我罢!”
        她的表情似乎不大期盼,但看着他的眼神太过专注。名利心她还不具备这是好事,有她对他的感情,宋河有信心让她做最适合自己的事。
        “这只是最初步,”宋河轻轻松松放下水杯,眉梢轻抬神态悠然,“以后你听我的,要做的事情会更多。”
        透明玻璃杯里的红酒一晃一晃耀人眼睫,沈小茹眼有些花,又抿了一口,她小小打了个酒嗝,掩嘴觉得头有些沉。
        他在默默吃菜,他吃菜的样子很好看,显得出家教极好。想起初初他在绿水教自己吃菜的样子,沈小茹的心热烈跳动几下。当时竟然不知道,那就是最好的时光。
        就那么一直下来多好,他继续领受她弱小的崇拜,走着星光灿烂的道路。唔,不过世上本来就没有免费吃的午餐呢!
        他早早设下这个局,再打破了这个平衡,她愿不愿意都无法自处。
        局中棋子的命运会怎么样?
        好像以前以后有太多范例,棋子的命运都很悲惨。
        或许棋子会有很快乐的命运,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快快离开罢!到他够不着的地方。免得为他一闪念而沉迷,溺亡在深水里。
        沈小茹举杯,用力在他手上水杯碰了碰,说:“我敬你,干……杯。”
        刚刚还妄想降落到他怀里,但事实证明他是天上流云飞雾,不太像她这个俗世的人可以落脚的地方。
        至于他和她的过往,唉,看他美色在前,身材一流且又免费服务,姑且算两不相欠罢!
        她觉得自己真是足够爱惜羽毛的,为何不肯做那飞蛾一只,扑进火里烧个干干净净?
        唔,我烧干净了,对我和他,都没什么好处。
        身子是轻轻松松的软,一口气把杯里酒喝个干干净净,舔舔唇,沈小茹笑意嫣然的瞧宋河:“你一直说要教我跳舞,今天很好的机会呢!怎么样,愿不愿意赐……教嗯?”
        她偏着头瞧他,眼波如水,曼妙佳人不过如此。
        宋河又开始回味与她在一起的美妙滋味,静夜沉沉正是及时行乐的好时机。他嘴角淡笑起身关了屋里大灯,独留沙发边落地灯一点光线,伸手拉起在桌边掩嘴哈欠的她,指尖温软,她靠在他怀里时两腮酡红,鼻端是极好闻的甜酒香味。宋河微微有些后悔,也许该和她一起多喝几杯,虽然酒不是好酒,但有了这个人,其实什么都不重要。
        勾着他的脖子,脚下跟随他的步伐慢慢移动,耳边他正低声数着拍子,清朗声音温软如三月暖风深宵软被。窗外远远近近有风声,屋角小灯淡淡,两人身影依偎在壁间流连。渐渐嘴唇又被他火热封住,衣裙件件散落,两人身体缠绕在一起时,沈小茹迷蒙想起一句话:好时光总易抛。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