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十一章 筹备
第四十一章 筹备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第二天天不亮宋河就走了,临走时候说:“这几天我都不能过来,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他缠绵温柔的长吻让迷迷糊糊的沈小茹更不清醒,含混叽咕几声继续酣睡。
        温热的身子,暖暖的馨香,迷糊醉人的呢喃,宋河觉得好景良宵怎么如此短暂,他克制住自己过分快速的心跳,在她耳边低语,“过几天,我们好好在一起。”
        下床穿好衣服,回身再吻她一下,因为是临别这个吻稍稍激烈了一点,宋河觉得自己几乎不想走了。
        但是不行,今天是周末,他有好几顿饭局和应酬必须前往应付,白天这样走出去的行迹太张扬。他不能冒这个险。怀里女子疲软的一直睁不开眼,此时早已落入梦乡继续呼呼大睡,她的睡态很可爱,蜷缩得像只小兔子。宋河又亲了她一下,他知道自己只要再待下去,理智就会无法控制感情。
        必须离开,他对自己说镇定,难道一夜温柔眷恋就这样把持不住。
        默默松手轻轻给她掖好被子,宋河转身时看见床头矮榻上有她领边一朵扣花,不由伸指取在手中。小小珍珠的材质无知觉的在他指间反射一点点光芒,柔和的像星星的叹息。他放在唇边亲了亲,然后放下。心里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太过疯狂,竟然几乎……想不管那么多麻烦留下她的一点身边物……,疯了!真是疯了!
        他宋河怎么能这样?
        他立在暗黑晨色里的身影依旧俊美挺拔,但心里空空的有一些迷惘的遗憾,不知道是遗憾自己竟然没有很好的克制感情,以至于淡定破功一时狂热。还是遗憾自己竟然无论怎样计算构思,也无法随心所愿。抿抿唇角,依旧是俊朗清挺的轮廓,沉着淡定的表情。他的侧影完美清冷,回身的时候几乎不带起一点风声。
        该走了!
        好在这里的满室春暖只属于他,他和她会有好长一段幸福的日子可过,……如果……,如果她表现足够良好,也许……。
        宋河心跳的很快,慢慢关上门,门锁在他手下灵滑的脆响咔嗒一声。拉拉门确认关的很紧,宋河笑笑,回身下楼。街道上的风很冷,尤其在接近初冬这个季节的早晨。打开车锁踩下油门加热发动马达,懒洋洋等待可以开车的数十秒,宋河清醒了好多,他发现自己沉迷的比预想的要深很多。
        其实前日要她就已经是无法克制的行为,甚至到最后抱着她说我爱你,再到今日流连的缠绵。是不是应该克制一点,保持和她的安全距离?
        这几日不过来,正是一个良好的降温时间。她刚刚情怀初动,应该是对他朝思暮想吧!他希望看见她为自己痴迷情狂的样子,那会让他感觉身心愉悦。
        最后给那远远高楼上的暗黑窗格投下一道目光,宋河嘴角完美微笑驱车离开。
        晨曦初起,夜雾散去朝风清冷,这是一个非常迷人的早晨。
        沈小茹一直睡到八点,闹钟响了两次才勉强清醒过来。昨天小组培训的老师说了今天要到市政府大礼堂去布置场地熟悉环境,定好的时间是10点,应该起床收拾赶过去了。虽然昨晚宋河后来收敛了些,没有太过于让她脱力,她依旧是腰酸腿软,但沈小茹在卫生间镜子里却看见自己脸色是奇异的粉红,娇艳的似乎要滴出水来,眉眼都春山秋水一样带着明丽的气息。
        傻子都能知道是为什么。
        沈小茹咬唇在化妆盒里找了一番,终于找出粉饼彩妆匣子,里头东西是去年还没毕业跑招聘会临时购置的,因为当时太过匆匆,又第一次下手没有经验,买的时候光看模特展示的很酷,结果到手才发现粉底彩妆都属于寡淡苍青的风格。因为买价太贵一直没舍得丢掉,现在刚好拿来临时弥补。
        细细把粉扑在脸颊额头下颏,然后再略施眼影描画眉毛,片刻后一个面色淡白形容清雅的模样出现镜中。那些桃花颜色杨柳气息都很好掩盖在妆容之下。虽然今天是布置会场,但已经叮嘱过这些天制服套裙小高跟一样都不能少,好在她拿到的衣服是粉蓝颜色,倒正好配这个妆容。
        沈小茹提前半小时到市政府大礼堂,两个组织部给他们上课的老同志站台阶上,眼神极其严厉的上下扫描来到的二十来号男男女女。聚集的这批人男的白衬衣蓝领带黑裤子,女的套裙分两种颜色,粉蓝和酒红。酒红只有一个人穿,统计局的朱兰,她娴雅立在队伍旁边,细细打量这些无一例外激动兴奋的年轻面孔。沈小茹立在末尾,感觉她眼神在自己身上转了好几圈,暗忖自己身上没什么破绽,于是气定神闲表情淡然。
        朱兰上去,组织部的常婉华问:“怎么样?”
        “还行,我昨天叫他们注意穿着方面基本都做到了,就是一个个看起来太兴奋了点。”
        组织部老孙插嘴,“能不兴奋么,我看他们都等着在会上好好表现呐!”
        “这也是好事。”
        “唉,希望他们不要不知轻重惹出麻烦来。”
        常婉华笑笑说老孙你真是,有热情这不挺好的有什么可担心的,指指那边,“我看那位小姑娘就挺安静的,可靠的人多着呢!”
        朱兰见她指的是沈小茹,笑笑表示赞同,说:“不过老孙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待会态度不能太客气,现在凶一点,也是为了他们三天后好过关。”
        大礼堂里要布置的地方有限,早有专业的安装队伍负责,这会正在钉背景板挂大帷幕,还有标语欢迎横幅,都不是这些机关各路人马小年轻能干的事。另外礼堂里头摆设的花花草草,也早有绿化部门用车子运了不少过来,养在楼下小广场,等着明后天一起布置。
        沈小茹没来的时候挺好奇,对来做什么很揣测,但进了现场,发现基本没事做,至少在这布置阶段,根本就没有太多能插的上手的活儿。想想也是,他们这群人的用武之地,本来就应该在大会开幕之后,奔忙于各个大门小门之间才对。
        但常婉华带着大家在礼堂里走个来回,就开始指点大家到外面去帮助绿化工搬一些盆栽进来,动作要快响动要轻,虽然都觉得很莫名其妙,但都很热情的去搬。
        人多力量大,转眼就搬了百余盆放在礼堂几个角落。这些放盆栽的地方都有图纸,朱兰看过所以在边上指点得也像模像样。但三个人显然在有意拖时间,一会这里没摆对一会那里没摆对,总之老重复。沈小茹搬了两盆花,看没事可做,见地上洒了不少土,就叫上两个看样子同样是很无聊的女孩子一起去找扫帚撮箕。
        她们刚扫了两下,就见吴市长一行人鱼贯而入,尾随的电视台记者肩扛短炮手持话筒,声势浩大。众人恍然明白,纷纷干活更加卖力。
        吴市长身后跟着市直机关各大小头目,十余人一路巡视而来,气焰相当强大。沈小茹看见刘副市长和张绍同在他身边,胡局长走了中间靠后的位置,逢副市长却没看到。吴市长一路指点,记者随之一路高低上下左右摇晃镜头。沈小茹看看他们快到这里,忙示意另两个女孩跟着自己撤,但她们都恍若没看见,拿着撮箕扫帚十分卖力的忙活。
        沈小茹见状没法,只有自己先不动声色的拿扫帚闪过一边。
        那边记者摇镜头过来,果然就圈定了正在花盆前忙碌的两小姑娘,吴市长的讲话和大礼堂布置也录的差不多了,就把镜头对准她们,要她们说几句。
        两人面含微笑巴拉巴拉一通讲完,沈小茹在远处站着真佩服她们出口成章,虽然同样是机关里头混,但显然自己远远不如她们。
        礼堂里众人都瞧着那两人,觉得她们颇会看准时机,不过这么一出风头,大家集体做了她们的陪衬,未免有点微微不满。
        吴市长看完场中布置,和身边大小头目交换了一下意见,众人均表示十分满意,于是吴市长转头过去和朱兰常婉华老孙三人打招呼。问了朱兰几句培训内容,又问常婉华对这些受训人员的感觉,最后是老孙对未来几天大会工作保证成功的承诺,接着招呼记者过去,给了几个握手镜头,领导参观视察事宜到此基本结束。
        吴市长等人走后,常婉华也宣布大家任务完成,可以回家休息明天下午再到礼堂集合,那时正式分派小组发放任务。
        其实说起来,各项任务都有人心里暗自掂量过,虽然理论上给领导小组派送东西负责联络含金量更高,但也有一个站队风险的问题。今年大会又是市政府换届选举变动最大的一年,市长市委书记接班人,以及几位副市长权责调动,几大炙手可热部门负责人的更替,都会很明显。在局势尚未明朗之前,分到哪里都是听天由命。
        而逢苏云今天没出现,其实很多人心里都在揣测: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逢苏云这几年负责的企业转项目开发部分形势不错,虽然只是余城对外经贸开发的一部分,没有市里头的直接投资项目那样效益明显,也算稳中有升。但最近也有不少人非议,认为逢苏云做事手法太过柔和,耽误了不少开发好时机,错过不少机会。客观讲这只能是见仁见智,但俗话说的好,心有多高,天就有多大。当思想一放开闸门,是非功过评价就比较激进起来。
        再加上逢苏云又是女的,暗中议论她应该退位去兼任闲职的说法开始慢慢增多。
        所以今天没看见逢苏云前来,大家几乎都认为她有被排除出领导班子的嫌疑。
        众人各怀心事散去。沈小茹一个人回家,虽然是周末路上很热闹,她也无心逗留。转车上楼开门,扑通一声栽进大床里,沈小茹觉得四肢百骸彻底轻松下来。不知不觉一觉沉沉,被电话吵醒已经是下午。
        电话是工会小张打来的,问她晚上有没有空去俱乐部排演节目,原来是快到年底,开始筹办机关联谊会。沈小茹寻思找点事做也好,一口答应。说好晚上6点在俱乐部门口集合,沈小茹看表已经3点半,于是换衣服找针织衫牛仔裙套了短靴,下楼吃饭。
        小区附近没卖吃的,穿了两条街才找着一家馆子,因为时间不早不晚,只有临时叫炒饭吃,正等着,背后有人招呼,“沈小茹。”
        回头一看,却是许朗朗和另外一男一女,三个人走过来,许朗朗笑说:“碰到你好巧。”
        沈小茹忙站起来打招呼,那两人却是上午在大礼堂见过的,男的叫吴子建女的叫小莫,也是一起参加培训的人员,彼此都认识。坐下来问问,原来都要去俱乐部排练节目,哈哈一笑于是碰水杯表示甚为有缘。
        许朗朗问了她吃什么,就对那两人说:“扬州炒饭不错,不然我们也都来一份?”
        那两人明显唯许朗朗马首是瞻,点头说挺好。吴子建又点了凉拌皮冻炒瓜尖,抽筷子用茶壶里的水烫烫,笑对沈小茹说:“你就在这附近住么?”
        沈小茹顺口打马虎眼,“我住的地方还远,今天周末没事,随便逛到这的。”
        吴子建‘哦’一声,把手里烫好的筷子放她面前,又接着涮。沈小茹早拿了一双筷子在手里,对他这举动装没看到,她的饭先上,招呼一声就自己先吃,只用勺,不用筷子。对面小莫许朗朗已经讲到晚上可能要排的节目,说是工会这次准备的挺充分,诗朗诵群舞什么的搞了不少。伴奏原本打算请市歌舞团的,但弹钢琴的到时要出去巡演,可能来不了。也许到时会临时调换成集体宫廷双人舞。
        如果是跳集体宫廷双人舞的话,小莫有点小兴奋,笑说一定要宋河来领舞,他舞姿是全机关最帅的,能够跟他搭档最好不过,只可惜他的搭档八成是柳眉。吴子建不高兴哼一声,说到时宋河都调走了,没空领舞。许朗朗清清嗓子咳一声,说不相关的人少管。吴子建见沈小茹一直低头喝茶,悄声问:“说你的上司你不会去打我们小报告罢?”
        沈小茹勉强笑笑,觉得他话太多,说,“你多心了。”
        许朗朗喝口茶:“听说上午电视台的采访你们了?”
        小莫撇撇嘴不说话,吴子建哈哈一笑,“走过场而已懒得管它。”大家说说笑笑,吃完饭慢慢走去俱乐部,到时正好5点45,不早不晚。
        工会主席在台上说注意事项,沈小茹看见张绍同和其他几个领导模样人物穿着白衬衣黑裤子在一角热火朝天闲聊。小莫悄声告诉她,领导有出节目是诗朗诵,第一次排练张绍同喜欢亲自到场,以后可就说不定了。
        工会主席敲桌子叫大家过去领节目排练单,沈小茹拿到单子,见张绍同他们的诗朗诵是《黄河》,后面标着钢琴伴奏,再后面几乎都是单簧管木琴笛子古筝之类的乐器。至于小莫他们说的宫廷舞,却是还没看到影子。
        看来只为这么个朗诵就留下巡演的人弹钢琴,是有点劳师动众。沈小茹扫了一眼节目参加人员名单,没看见逢苏云的名字。倒看见刘副市长和胡局长统计局长人事处长等等的大名郝然在上。虽然市政府领导只需要来两个表示亲民意思一下,不用全体出动,但沈小茹有点奇怪的预感:如果到时候宫廷舞换下了诗朗诵,逢副市长一定会出现在某个节目中做临时后备队员。
        张绍同现场看着很具有亲和力,与机关普通职员说笑得十分热络。沈小茹自觉站远点,她知道自己不一定和他们气场相合,既然已经得罪人有可能被报复,保持姿态上的站队很有必要。至少那样只得罪一方,而不会同时被两方落井下石。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