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十二章 排练
第四十二章 排练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沈小茹站在离张绍同他们较远的地方,一阵香风拂过有个俏丽影子过去,柳眉一身月白裙装加驼色披肩拿了单子笑说:“张书记你们节目单打印出来了,新排的你看看。”她是联谊会主持人。张绍同笑接了连说好好。
        这会门口又有一群人走进来,领头的是刘副市长胡局长,宋河走在最后,笑吟吟和统计局老贺说什么。沈小茹回头瞧见,不由悄悄的后退一步,大半天没见,尽管对宋河感觉复杂,但也禁不住心里头微微哆嗦了一下,毕竟晚间早晨那些痴缠眷恋场景历历在目,呼吸温暖犹在耳边。宋河抬头随意扫视场中,不经意和她目光碰到一起,他的表情是说不出的冷淡,眼神几乎比看到陌生人还要陌生,极为淡漠的一眼就离开了。似乎半日不见冷下去的不仅是他们之间的温度,还有他的内心。
        沈小茹及时调转目光,暗暗心悸的同时也在安慰自己:这段关系本来就不能见光,再说他也未必见得对自己有多深的感情,有这样的态度纯属意料之中,不用想太多。
        说实话,她早就应该做好公众场合彼此装作不认识的准备,没做到是怪她而不应该怪宋河才对。沈小茹吸口气压下感情上因为各种纷乱记忆而涌起的些些不受控制的寒意,迅速让这不适宜的波动风卷残云泯灭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彼此应该玩得起。
        目前张绍同那边还没有人来找她麻烦,她继续站在角落淡定旁观。场中自从刘副市长来到后已经由一边独大变成多头共存,比如刘和张绍同热络亲切的打过招呼后就占据了张斜对面的位置,部分他的手下随从人员开始出击进入张绍同身边圈子,渐次握手闲聊寒暄,成为两人之间的缓冲地带。而部分表示归属不明的群众正沉默的在两人圈子外围发展小群体聚集地,这些发展小群体聚集地的人多半都是人事组织统计统战国土资源等部局。
        沈小茹暗暗打量一下,发现经贸局的人单身落在外面的,只有自己,心头暗惊,但宋河就在经贸局那里,她无论如何走不过去。正好见那边小莫过来,忙拉住笑说:“忙什么呢,陪我坐坐。”
        小莫手里拿着张单子正到处瞧/瞧经贸局那边,见她拉住就侧身坐下,扇风嘘气说真热,俱乐部今晚灯开的又多又亮,人也来得多。沈小茹说也许第一次排练,以后分了节目人就不会一次来这么整齐了。
        小莫把手里单子一展,说:“节目分派名单下来了,我们俩还有吴子建都是合唱。”沈小茹探头来看,小莫笑嘻嘻又说,“你们经贸的宋河也在这里头一起。”
        沈小茹不动声色说哦,在就在呗。
        小莫悄声说我看见他啦个子好高啊好帅啊!见沈小茹只看节目分派单,没有附和她的赞叹,有些泄气叽咕几声就不再说了。
        话筒里工委小张说请大家过来领姓名号码牌。沈小茹起身说小莫我给你一起拿过来。小莫扬扬手,“早拿了,快过去吧待会人多挤。”
        沈小茹分明看见宋河已经过去,有意落后几步,笑说没事反正人人都有,慢悠悠往那边走。
        大家大约也是呆着无事干,见有事做就一拥而上,沈小茹走到外面站站正准备找空隙往里头蹭,吴子建挤出来笑对她说:“不用进去了,我已经给你领了。”
        他手里头托着两张牌子,沈小茹忙道谢,取了牌子回身就走,吴子建叫住她:“嘿走哪儿呢!这边过来排位置,”
        果然那边负责指挥的人在叫合唱部的人过去,沈小茹只有继续表示谢意并快步往台上走,吴子建和她走了个并排,两人很奇异的步调一致。沈小茹看见刘副市长胡局长等已经站到台上,宋河手里拿着号码牌正在一个一个领导的给,发完了回过身,淡淡眼神瞥了一下正在走上台的两人。
        吴子建笑点点头叫了声宋主任。宋河嘴角微笑:“子建你们科长在那边,你不去打个招呼?”
        他笑起来就有春风化雨的感觉,和熙温暖。吴子建不由觉得自己很被他看重,对传说中的他敌意减少不少,同时又有些感激他的提醒,忙笑答:“好,我马上过去。”回头对沈小茹说:“我先过去了,待会回来。”
        吴子建实在没有专门向她报告的必要,不过沈小茹决定客气相对,无视宋河已经慢慢冰冷的气场,笑说:“好。”
        本来她很想加一个“快去快回”但末了还是忍住,她并不想用这个办法宣战,她和宋河之间应该是吃醋也不用的境界。大家只是成年人在一起彼此愉悦,末了好聚好散,然后借用路人发泄什么的,还是不要了。
        宋河果然一如她所料的继续淡定冷漠的无视她,回身与其他人笑谈,也许开头是有意避嫌,那么现在则是被她激怒的气恼了。
        这不正好吗?这样大家彼此做戏也会少点内疚。沈小茹低头装没看见,正要绕开前面一排站的领导往后面走,王干事过来叫住她问:“有做合唱指挥的经验吗?”
        沈小茹吃了一惊,忙摇头。王干事显然已经成竹在胸,把曲谱塞给她说:“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我做两遍你看着,以后就照样子学。”
        说完就走过去给领导打招呼去了。
        沈小茹干站在一边,心里头盘算自己真要硬着头皮上?
        刘副市长听王干事说了两句,就朝沈小茹这边看看,呵呵笑说:“小姑娘,我们等会就全看你喽!”
        沈小茹干笑一声挤出笑容表示自己一定不负重托。见那边柳眉笑吟吟抱臂走了,心里有点恍然,暗自苦笑不知柳眉这是帮自己出风头还是准备踢自己下水。
        不过她觉得,要踢自己下水还是不太容易的。这首《长城长》以前学校合唱常常见到,不算非常陌生。沈小茹依稀还记得校乐队那个教授指挥的样子,虽然现在模糊画面中只是双臂在空中无意识抖动而已,不过他都可以那样抖,待会再参照一下王干事的动作,自己也可以依样画瓢。
        合唱众人排了次序站好位置,除了第一排全是女同志,后面刘副市长胡局长站了第二排,宋河第三排,王干事把曲调大致讲讲,正把手一扬,说声“起!”刘副市长身上电话响了,大家脸色都有点僵硬,刘副市长笑说不好意思啊对不住你们继续继续,走下台子到一边接电话去了。
        于是合唱重新开始,沈小茹在旁边专心看,一遍下来大致明白点意思,正琢磨,却见刘副市长已经不动声色的和秘书从小门走了。他走了倒没什么,只是张绍同本来好好站在远处的,这会也慢慢踱过来,一边吸烟一边气定神闲看台上。胡局长呵呵笑说老张一起上来练练嗓子。张绍同喷一口烟雾笑眯眯说你们随意我就看看。话音未落,胡局长身上手机又响了,胡局长笑容可掬的点头走一旁,听完电话对宋河招手,示意他过去。
        张绍同微笑,对旁人说:“这电话方是方便了,但也有害处,比较吵!”
        身旁人附和,张绍同又说:“今年人代会不知道有没有限制手机使用的提案,凡是公众场合接听的,都要扣工资。”
        大家都哈哈一笑,因为都知道这是张书记的玩笑话。
        那边胡局长和宋河说完几句话之后,神色诡秘的看看张绍同,对着宋河充满嘉许的点点头,拍拍他肩膀转身就走了。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对胡局长那个诡秘眼神忍不住心里头七上八下的猜测,但谁都不敢表现出来。
        张绍同把烟头丢地上踩了,笑笑说,“老胡什么时候学会挤眉弄眼了,你们说他那样子是不是像唱戏的那样好玩儿?”
        大家继续保持脸上适度笑容,宋河回身,正好迎上这边的目光,台角那边空落落的,他一个人站在暗色背景里头,显得格外醒目。沈小茹莫名觉得这样的场面并不好,但为什么不好以及不好在什么地方,她并不能具体说清楚。
        见到王干事走过来,忙笑迎上去悄声说:“我们这队走了好几个,张书记他们排后面都等急了,我看今天就先练到这儿吧。”
        王干事左右看看又瞧瞧时间遂点头同意,拿了话筒对大家说:“今天第一遍不急,先就这样,回去看看谱子下次再来。”
        有人问什么时候,王干事问沈小茹什么时候能把拍子学会,沈小茹摸头咬牙说‘五天’,王干事摇头不悦表示这样太长,于是最后定为三天。看着从台角那慢慢走过来的宋河,沈小茹心头一动暗想自己回去就可以收拾东西搬到许朗朗寝室去,反正他这几天不过来,到时候宋河第一次发现追问,自己就用合唱练习指挥忙不过来的理由来搪塞好了。
        先脱离他的实际控制,再徐徐图之。
        宋河从她身边走过时脸色更冷,只对王干事点了点头,几乎就当没有看见她一样,视如不见的走过去。王干事倒有些奇怪,说小沈,你们主任对你有意见吗?
        沈小茹笑笑说:“我现在已经不在开发办了。”
        反正如果以后不能去逢苏云那里,再调她回四室的话,她是一定要走的。这么说也不算不靠谱。
        王干事‘哦’一声表示理解,说人走茶凉是没法。
        那边吴子建正和同事几个商量待会去哪里,宋河左右看看随意走过来,见到他站住扬扬头说:“喂,怎么还不快走?”
        吴子建纳罕他怎么对自己这么热络,但也立刻用友好态度回应说:“马上”话出口省起宋河可能是在找晚上一起玩的人,就马上热情邀请说:“宋主任待会一起去。”
        宋河闲闲笑笑:“我看他们都走光了,晚上女同志回家不安全,你要没事就送送她们。”
        几人都以为他是在给自己送柳眉打掩护,都会心一笑,异口同声答应:“行,没问题。”
        吴子建见那边沈小茹已经快走到门口,忙说那行那我先送一个回家去再说。急急忙忙就走了。
        大家都笑说吴子建这小子看样子是瞧上谁了,见到他低头边走边说话跟在沈小茹身边,有人忍不住啧啧说宋主任是你们开发办的小沈。回头看宋河早走没影了。
        沈小茹出门时见吴子建过来热情说天黑女孩子走路一个人不安全,要送送她。她不好拒绝也不愿意和他走太近,急中生智叫小莫一起,说:“行啊走吧!”
        小莫说我住城南你住哪儿?沈小茹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住的地方,以免以后和宋河夹缠不清。就顺口说最近房子租期到了正借住在同学那,过两天还要搬家。直接过去在城中广场分手就好了。
        除了在俱乐部门前有两条小街和巷子十分僻静,往外去东城的住处都是通衢大道灯光明亮,城中广场坐公交车可以直接到小区外街道,十分方便,根本不用男士相送。
        吴子建有些不甘心但有小莫在场也不好多说,只有干笑说嘿嘿那就下次再出来玩。小莫捂嘴巴笑正准备说我是电灯泡我要走之类的话,沈小茹把她挽的紧紧,边走边说明天我们要分组了我好紧张啊。
        小莫来了精神,见已经走到外面,悄声对沈小茹说:“我听老孙的意思,他们是要选你做联络组的组长了。”
        沈小茹愣住,吴子建点头表示这是真的,左右看看学老孙的口气和腔调咳嗽一下沉声道:“你们啊你们,让我怎么说你们好呢?还不跟人家小沈学学,那才是踏实稳重上得台盘的样子。”
        小莫嘻嘻一笑,“全组的名单我们都找过,就你一个人姓沈,不是你还会是谁。以后这些天你可得多照顾我一点。”
        见沈小茹心神不定的样子,又转了口气安慰,“哎放心,他们既然选你一定有选你的道理,你自个做好自个的就行了呗!”
        刚刚才被弄去做什么指挥,这边又告诉她要做联络组的组长,沈小茹觉得一个头变成两个头那么大,晕乎乎的摸不着北,低头掩饰脸上乱糟糟表情,只说:“快走吧!”
        挽着小莫大步就往前走,她发现自己应该尽快回去看看今晚的晚间新闻,那里应该会告诉她点什么。她这么既不掩饰微笑也不慌乱否定也不客气笑谈为自己的好运气辩白,反而是严肃表情,倒把小莫和吴子建镇住,两人都急急忙忙跟上她的脚步,忙着赶回家去了。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