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十三章 看房子
第四十三章 看房子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果然和沈小茹料想的一样,晚间新闻里并没出现那两个女孩的镜头,看来她不想多事的一时起念,还无形中帮了自己一个忙。未来几天也许会很麻烦,但沈小茹希望自己能够尽力完成的不出纰漏。
        只有自己足够强大了,离开宋河避免麻烦才能更具有可行性。
        临睡时她还很忐忑,担心某人会突然出现,但这种意外并没有发生,看来早上迷迷糊糊中听宋河说这几天不能过来是真的了。翻来覆去一阵,她比自己预想的要更快沉入梦乡,尽管梦中一直模模糊糊的有宋河影子出现,但并无任何惊吓害怕的感觉,从始至终十分安宁平静迷人的梦境,让她一觉醒来神清气爽。
        她早上一边慵懒打哈欠伸懒腰一边想:这恰恰说明与他保持距离之后,带来的感觉只会对双方变得更美好。
        她洗漱完毕就去整理皮箱衣物,既然要搬走,这事就宜早不宜迟。既然自己已经想好了借口,那么迅速离开无疑会更加主动,更让自己具有信心。
        她相信有工作突然很忙弄不过来的借口打掩护,再加上宋河需要她获取资料,就算搬离了这里,她与宋河之间也不会有太明显的冲突。毕竟他那么老谋深算,不会不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而她,无疑选取的是对他最有利的一种方法。
        不客气的说,作为这种事件的男方当事人应该暗自侥幸并大呼占够了便宜才对。
        他该知足了罢!
        今天周日可以先去宿舍那里看一下,大致踩踩脚印确定方位,然后回来收拾东西打的一车就过去了,非常方便。希望事情会一切顺利。
        下楼吃早饭,路边报摊新出炉的晨报卖的正好,沈小茹手上拿了油条和豆浆,临时起意想买也因为不方便和没零钱而作罢。毕竟她心急火燎的是想着赶快去许朗朗宿舍那里看看情况,与此不相干的事情能少就少。
        机关宿舍在市政府大楼斜对面的棋盘街小区,最早这里只有市机关的宿舍,后来批了地皮下来在这附近开始逐渐扩建家属楼幼儿园生活广场,到今天已经成为余城中心区历史最老要价最高管理最好的一段房子。机关宿舍在小区靠后部,穿过生活广场就是,六层楼小公寓格局,上世纪90年代初修的房子后来刷过几次外墙,远看起来还是很不错。
        沈小茹给许朗朗打了电话,这会就在广场喷泉旁等她,第一次进门总要找人带带,不然也许门卫那关就不好过。
        喷泉旁草坪近冬已经有点带黄,有最近换上的一品红在草坪周围镶上彩边,沈小茹正无意识的随意看,有人叫她:“沈小茹!”
        回头见一个年轻人手里提着购物袋大步走过来,笑得阳光灿烂的,却是刘云,他笑着招呼:“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
        “我等朋友。”沈小茹客气微笑,“你怎么也在这?”她想起上次还在车上看见他,他若住在这里也不用挤车了。
        “我搬来这有两个月,呵呵以前住太远不方便,所以就换了地方。”
        沈小茹想起他说叫自己帮他找房子,结果这件事彻底黄掉,于是说:“真不好意思啊,你的事没帮上忙。”
        刘云不在意扬扬头:“那有什么,你等谁啊?不然到我那去坐坐?”
        “不客气,我跟她约好了,就在这等好了。”
        刘云唔一声说那行我先走了以后再联系。沈小茹看他走远了想:以后这里遇到熟人的机会大大,到处都是眼睛,有人就算有天大的胆子,大约也不敢在这里做什么。
        片刻后许朗朗出现,小提包花发卡小辫子打扮得十分卡哇依,手里还挽个年轻人。到了近前就介绍说这位是自己男朋友夏东,我朋友沈小茹,大家认识一下。
        那男子身材魁梧,很有些英武之气,点头说:“你好。”
        沈小茹也客气一句,许朗朗就带着往宿舍楼走,路上笑对沈小茹说:“以后碰到什么违法犯罪分子找你麻烦,你就找他准没事!”
        沈小茹好奇看那人,那男子显然对许朗朗这种扯着大旗当虎皮的行为早就见惯不惊,笑笑没说话。
        许朗朗拍拍那男子肩膀说:“余城最好的刑侦队长之一,怎么样?牛吧!”
        沈小茹听她那口气就想笑,忍着说:“当然当然,大名轰隆而至,如雷贯耳。”
        刚说完就真听到轰隆的声音,三人抬头看原来是环卫工人正推铁皮垃圾桶到翻斗车里去,大约要更换新的。愣一愣,都齐齐大笑起来。
        许朗朗宿舍在4楼走廊尽头,对门挂着门帘开着门,屋里传出音乐声,是爵士乐架子鼓,还是挺小资型的蓝调,夏东看看那门上牌号,说:“是funk,这住着的是刘云吧?”
        门帘一分刘云出来站住,说:“你小子贼无可贼,听放音乐就知道是谁,跟你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许朗朗问:“你们认识?”
        刘云哼一声说:“只有一次台上台下八百米外见过,你这位男朋友正在戴红花作报告,我们都是去学习的。”
        夏东哈一声不好意思笑:“重点人物跟踪,全市听funk爵士乐还有拉姆乐团限量版碟子的只有那么几个,猜是你其实挺容易的。”
        两人彼此客气笑笑,都有种早在纸上见过你,现在看样子果然差不多的表情。
        沈小茹咬唇,只觉得心里头有点震惊,无论是夏东听音乐就知道是谁,还是刘云看过做报告就知道他是许朗朗的男朋友。这两人其实都挺可怕。
        许朗朗是早对自己男朋友的神技见惯不惊,对沈小茹说:“看来以后你和刘云是邻居了,他这人还不错,你们以后可得互相帮助啊!”
        刘云‘哦’一声看沈小茹,“你也住这?”
        “小茹最近没房子住,我就把我寝室借给她,喂你可注意啊,不准欺负她听到没有?”
        刘云笑的很阳光,“当然当然!”见沈小茹并没有提行李,问:“什么时候搬过来?”
        “快了。”沈小茹觉得自己需要把事情考虑周全,一次搬出,要一劳永逸。
        “好啊,我随时有空,可以帮你搬东西去。”
        算了,沈小茹对此提议敬谢不敏,一边开门一边客气微笑,“不用,我的东西很少谢谢了。”
        屋子总共30几平,有卫生间和一个小阳台,阳台上半个瓷砖砌成的小台,上面放了燃气灶,可以煮东西做饭自己吃。屋子里一张床一个书柜一张桌子两把椅子,简简单单一目了然。沈小茹左右看看,心里很满意,笑说:“朗朗,这地方太好了,谢谢你啊!”
        许朗朗笑:“喜欢就行,既然要谢等发工资了记得请我吃饭。”
        沈小茹点头并建议中午这顿就她请,许朗朗哼声说没诚意,我们还要去逛街呢!夏东这时开口:“我看你就和小沈一起去,我对女人买衣服实在没兴趣就不陪你了。”
        许朗朗一脚跺他脚背上,夏东咬牙忍痛苦笑说得得我什么都没说。但许朗朗也改了主意,拉沈小茹一起去逛街,说是对某人的惩罚。沈小茹拗不过她只有答应,反正离下午开会时间还早,吃完中饭过去正好。
        余城卖女装最有名的是城中的郁金大道,各种旗舰店和批发市场共存,还有大量特色小店里面衣服从低到高都有,卖价翻倍侃价拦腰or脚底一刀都是尝试。这样又磨嘴皮子又打发时间可吃可看可玩的地方,在夏东眼里是顶级到顶的无聊,心不在焉跟着两人乱逛,唉声叹气脸色十分难看,黑沉沉的几乎要拧出水来。许朗朗恶狠狠瞪他,吸奶茶对沈小茹说:“要不是你,今天这街还不知道逛成什么样。”
        夏东叽叽咕咕:“逛街本来就没一个男人能做到,你不能怪我。”
        许朗朗气,指对面说:“你看看人家,陪女朋友逛街怎么那么温柔体贴,比你强了一个火星距离!”
        沈小茹抬头看,愣住了。对面玻璃门里,宋河手上正扶着一个女孩子的腰看她试鞋,那女孩穿一身驼色的薄呢套裙,微染的棕色披肩波浪长发,笑容明媚如三月春花。
        她从来没有觉得身体这样冷过,从心头扩散出来的寒意在瞬间就让她的血液降到冰点以下。让她还没来得及调动理智防线就全面击溃到纵深,她几乎喘不过气,只觉得那两人远如云霄之外,遥遥的举动张扬肆意,像刀锋利刃,在摧毁一切她所能够看到的东西。
        那女子在宋河耳边说了句什么,宋河一下笑了起来,笑容灿烂如恒河明星,耀人眼目。那女孩子突然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宋河笑说了句什么,脸上满是宠溺的神气。那一笑很亮眼,刺入沈小茹的眼中让她清醒过来,虽然浑身发冷发痛,但她已经可以思维呼吸。
        她反射弧特别长延迟效应的想:果然如我所料。——心头自思这真是一句废话!
        许朗朗看着对面神往,喃喃自语:“你要是那天也能像他那样陪我,我会高兴疯的。”
        夏东看对面心头不满,“那不是经贸局的宋河吗?他换了几个女朋友啦?哼!”
        许朗朗不满翻他白眼,“人家根本就没有女朋友好不好,今天这个亲了一下应该算第一个吧,唉不过那女孩是谁呢?回去得打听打听!”
        沈小茹已经恢复镇定,感觉到夏东目光扫过来,她必须表现的淡然,不要让这个见微知著的刑侦队长发现丝毫端倪。忍着心头绞痛微笑道:“管他的,我们还是别管别人的闲事了。”
        许朗朗恋恋不舍收回目光,摆手说走吧走吧,明天我开动全城搜索不信找不出她来。
        夏东咬牙看看许朗朗,又看看沈小茹,抱歉笑说:“小沈不好意思我和她先走一步,你……你自己再随意逛逛好不好?”
        沈小茹求之不得,在这种心神俱乱的状态下还要在警察面前保持镇定淡漠,风淡云清,考验强度实在超过以往所有,她怕自己等会会撑不住。于是平静微笑说当然可以,你们随意我无所谓。
        许朗朗这回倒没提什么反对意见,任由夏东挽着她大步走了。
        沈小茹走到街边,随意上一辆巴士找最后一排位置坐了,看窗外景物不断变换,许久之后低头自嘲:果然是不够死心,否则也不会感觉这么痛。
        其实心理建设一直在做,包括昨天还安慰自己要好聚好散,今早还在收拾东西,但其实她还是对宋河不舍的吧!什么都不及现实中伴随他出现的这一幕杀伤力强大。她同时在怀疑,怀疑自己这样的心态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怀疑自己一直打算的离开,是不是只是一句无聊的自我安慰?
        或者今天不搬家陪许朗朗他们去逛街,在路上闲走,都是在回避最后临门一脚的行为,是在隐隐的拖延。她一直很冷静的设想怎么离开宋河,其实都是假的。因为早就在意料中的发展,至今还能够带来如此心痛的感觉,那只能说明她依旧还在心底抱有幻想。
        怎么彻底杀灭这些幻想?沈小茹看着窗外心乱如麻。
        手机铃响是朱兰打来的,说:“今下午早点过来别迟到了。”
        她没多说什么,沈小茹表示明白自己一定会准时到场,然后看时间,原来已经两点钟。忙下车转车,赶到机关小礼堂正好三点。
        虽然是周日,小礼堂门口还是站了保安,而培训人员里又增加了几张新面孔,朱常孙三人早来了,掐着时间就宣布分派开始。32个人分了6个小组,每组分别负责不同项目,总联络协调由朱兰负责,老孙常婉华负责监督,分管的联络组组长是沈小茹,由她负责汇总各小组工作完成进度,向朱兰汇报。而其实朱兰随时在现场跟组监督,沈小茹这个分管的联络组组长负责的事项也就随之可多可少。端的看朱兰愿意交代她办多少事情。
        其他人不知道,沈小茹听见是心头一松,这样的安排也就意味着她可以在朱兰的指导下开始工作。有人带路指点那就没什么太大问题了。
        分了小组之后,就是熟悉明后天开幕的人代会资料,这次人代会分了建设规划,民生社保,投资开发,教育办学,农林渔副等几个方面,每个方面由一名市政府领导担任组长归纳议案参与讨论。建设规划方面负责的是刘副市长,民生社保方面负责的是石书记,投资开发由逢苏云负责,教育办学由张绍同负责,吴市长最后抓了一个农林渔副。
        沈小茹除了分管的联络组组长,还直接在逢苏云那组联络员里挂了个名。和当初宋河说的一模一样。小莫在刘副市长那一组,吴子建在张绍同那一组,沈小茹暗忖以后三人见面机会可能会很少了。
        分派完小组名单,各小组组长和沈小茹被留下来,到小会议室开会,会上例行学习保密守则,然后分发了手提和U盘,吩咐不可以把物品带回家,每天各小组组长要把东西交给沈小茹检查,沈小茹检查完之后再汇报朱兰。最后朱常孙三人在工作记录上共同签字确认。
        这一忙,就一直忙到晚上9点。中间保卫处的送了盒饭过来,沈小茹也没什么胃口,吃得并不多。常婉华关心问几句,说年轻人压力不要太大,多学多看就好。沈小茹诺诺。
        最后散会回家,朱兰叮嘱明早八点一定准时到大礼堂准备,她要开车送沈小茹回去,沈小茹不好拒绝于是说自己就住在机关宿舍,很方便走回去就是。朱兰显然有话和她说,竟然一直陪她走到宿舍,途中慢慢讲一些领导的喜好会议的注意事项,沈小茹自然不敢大意仔细听,待她讲完已经到了寝室门口。朱兰说就这样吧你先回去有事明天再说,骑虎难下,沈小茹只有微笑点头回身开门进去。
        门一关,沈小茹反而心定了下来:这里还有些许朗朗留下来的被褥脸盆镜子等杂物,将就凑合一晚也未必不行。
        有人敲门,开门看是刘云,他有些纳罕说你搬过来啦?
        沈小茹说还没,不过开会开晚了,所以就先到这来住一宿。
        刘云说你那东西可能不齐,缺什么就过来说一声。沈小茹表示谢意。关门不到一会,刘云又敲门,拿了一瓶热水并新被褥新被套给她说:“刚楼下买的,不嫌弃就将就用吧!”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