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十五章 碰面
第四十五章 碰面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沈小茹上班的时候,在门口碰见刘云,对方正边关门边看表,样子介于有事可做和无事可做之间,见她出来,眼神一亮‘嘿’招呼一声,笑说:“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守望相助的好同事。
        沈小茹谨慎低调处理,“哦我回来的比较晚。”早上5点过回来当然算晚,这话说的很靠谱准确。
        刘云也没再追问,看看表说:“你还没吃早饭吧?一起吃早饭怎么样?”
        “谢谢了我已经吃过……”沈小茹点头以示真诚,微笑补充,“面包加牛奶。”
        “这样……“刘云摸摸头,有些没辙决定实话实说,低声笑道,“是夏东想见你,他就早上这会有时间,一起坐会行吧?”
        夏东?许朗朗的男朋友,沈小茹立刻想起许朗朗说的那句话“余城最好的刑侦队长之一”。她觉得在这个敏感时期有些人最好不要去打交道,但真找上门来也没办法拒绝。何况人家是采用了这么隐蔽的方式:一起吃早饭。
        拒绝好像没机会,一个纪委的刘云,一个刑侦队的夏东。沈小茹找不出理由,于是点头表示同意。
        刘云如释重负,笑带路下楼,路上问她有没有吃过余城最好的千层包子。千层包子是余城名小吃,沈小茹虽然吃过,但也不知道所谓余城最好在哪里。刘云就兴致勃勃告诉她:“最好的千层包子师傅以前就在机关食堂,后来退休开了一家鸿福包子小饭馆,生意好得很。住这里的人和几个小区外的人都会过来吃早饭。”
        那么热闹的地方,沈小茹想:该不会人太多太打眼了罢!
        刘云见她垂头下去沉吟,知道她心里担心,就解释说明:“夏东家就住这附近,他说他每天早上都会过来吃早饭,我们就是朋友,碰上了一起吃饭没什么。”
        要换了以前,沈小茹也就理解了这句话,但现在不知不觉想法却顺着宋河的思路往前走:看来这些人想的很周到,半有意半无意的来碰个面,到时候说什么交代什么只怕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责任卸不掉,而他们的行为却可有可无。
        呸呸,顺着他的思路走做什么?
        沈小茹尽快赶掉心头那个影子,笑笑说:“行那就见一面吧。”
        昨天已经知道张绍同的事情,自己得罪竺秘书在先又有电解铝厂的牵扯在后,这时候和纪委刑侦队的人见一面其实挺好。至少可以告诉有些人,下手已经来不及如果还想泄愤请趁早,当然,破釜沉舟来对付她这个小人物只怕有点浪费了。
        刘云放心,一路上找些有趣的事情说笑,沈小茹应景对以适当表情,路上认识刘云的人显然比认识沈小茹的人更多,不时有人或点头或扬手的跟他打招呼。转眼到鸿福包子铺,靠里头一张四位置的小饭桌旁坐了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瞧见他们来了就说:“起床要早点,瞧稀饭包子都被抢完了。”
        刘云笑:“夏队长早饭最积极,还怕没吃的。啧啧啧买这么多,看来夏队长是花了血本了。”
        桌上果然很丰盛,包子油条稀饭豆浆摆满了,夏东不好意思笑,眼睛已经看着沈小茹,“小沈,坐!”
        两人坐下来,夏东也不客气,直接了当开门见山:“小沈,这回有点事需要你工作上的支持。”
        沈小茹也不说话,就看他。他们既然有备而来,推脱敷衍也没用,但答应什么显然也不可能,不如以静制动。
        夏东见她这样,倒有些沉吟,想一想说:“我们和纪委一起,他们负责明面上的审查,我们负责细节上的调查取证。你放心,叫你做的事情都是组织的决定。”
        沈小茹低头看筷子想:用不着这样吧!还把组织抬出来吓唬人。
        “据我们所知,江城电解铝厂的调查你曾经亲自参加,我想问你一些细节问题……”
        夏东问了一些当时情况,沈小茹想想,就按照当时向逢苏云汇报时的大致内容说了,反正她当时老老实实说的都是真实情况,现在再重复一遍也很正确。只不过和宋河之间的一些细节对话就没讲。因为她明显觉得,那些话说出来对宋河并没有好处。
        但夏东明显对这部分更感兴趣,总反复启发她当时和同伴之间有什么交流。
        她当时的同伴不就是宋河吗?沈小茹很囧笑笑表示:宋主任没说啥。
        虽然自己和他现在弄不好已经势同水火,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自己,但背后下刀子之类的事情还是算了,她干不出来也没兴趣。
        几番启发交流,夏东微微有些失望,转而问她有没有看到同伴和外部什么人有沟通,比如打电话发消息递纸条之类。
        沈小茹想起当时宋河在茶座打的一通电话和后来叫她去发的传真,这些都是在公众场合做的,想来他也没打算瞒人。于是老老实实说了,并且附加声明——其他什么时候还有自己就不知道了。
        夏东更失望,因为据他们所知,宋河当时除了和逢苏云等人在一起,其他时间就是沈小茹,她都说没有什么,那他就真的羚羊挂角没有什么痕迹在里面了。但其实他们都没注意到沈小茹曾经喝醉过,那两个小时之中,宋河可以做很多事。
        夏东心里对宋河那点怀疑被压制下来,他看看刘云,后者显然跟他想法类似,但表现得更悠闲,好像这件事与他无关。夏东想不是你小子提议查查宋河的么?否则谁有这个闲心。当然也不排除刘云在故意转移视线,或者沈小茹在说假话。
        不过这两天和宋河接触,夏东也觉得这人确实有些不一般,事情处处都无迹可寻反而更挑起他浓厚的兴趣,如果有可能把宋河作为对手较量,夏东会觉得很满意。
        他把心中对刘云的怀疑暂时归档,微笑致意说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以后有事的话……他摸出名片说,“可以给我打电话。”
        接还是不接是个问题,虽然在大庭广众下说这么久话,早已经被有心人看到眼里。而且夏东昨天在经贸局,今天又来这,明显在到处撒网也不避讳自己的行动。但沈小茹并不愿乖乖跟着他做选择题,低头打算婉拒,刘云已经把名片接过去:“行我代收了,哎你该上班了吧啊?”
        夏东也无所谓,起身告辞走了。
        刘云把名片揣了,叫服务员拿纸袋过来装了些包子和豆浆,说我们走吧,上班时间要到了边走边吃。
        到了市政府大楼前广场分开,沈小茹去右边的大礼堂后筹备处小楼,刘云去左边的办公楼,正要走,兜里手机响,朱兰打电话来说:“小沈你去统战部拿一份代表名单过来。”
        统战部就在纪委楼上,沈小茹只得转身跟着刘云走一条路,刘云听她脚步声回头停下,笑得满面很阳光:“怎么你也走这边?”
        沈小茹点头微笑说有事,两人一路,刘云个子高步伐大,有意放慢脚步等她,沈小茹见他边走边吃,忍不住提醒进大楼被检查纪律的老同志看见还是不好。刘云笑说没事,瞧瞧她想说什么又没说,只道快走吧!
        沈小茹心有所思走几步忍不住问:“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本来她不想问,觉得刘云也未必会告诉自己,但还是没忍住。
        刘云知道她说的是刚才夏东来调查,和声安慰:“放心,与你无关只是他们的公务。”
        见她样子并不大信,想一想决定做一点提醒,认真看她轻声道:“我觉得你要小心宋河,他没有那么简单。”
        这样……,沈小茹想我比你明白,不过还是感谢他肯说实话,点头微笑。见要进大楼了他手里的东西还没吃完,就伸手说:“来,我帮你解决掉一个。”
        刘云恍然表示自己没注意,笑着递给她口袋。沈小茹取了一个放嘴里,千层包子虽然名为千层却很小很袖珍,只有三只手指圈起来那么大,但进到口里才发现除了很好吃外还有点烫。沈小茹手忙脚乱咽下去丝丝吸气,摇头说:“好烫!”
        刘云看她眯眼摇头的样子说不出的娇俏,忍不住就说:“我中午请你吃饭。”
        沈小茹正要拒绝,却见门口台阶上站了一个人正看他们,修长挺拔身影不是宋河是谁。她的眼睛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与他碰到一起,明晰晨色中只能看到他黑白分明的眸子夹杂血丝,似乎有幽暗的火苗在眼底燃烧,但眸色却是黑暗沉沉,一如即将卷起狂风暴雨的海洋,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嘴角紧抿容颜如冰,手插在兜里冷冷站在那里看着她,和她的同伴。
        沈小茹心弦狂震几乎要摔倒,但刘云在面前,她及时回神,告诉自己不能被外人看出破绽,注目刘云用刚才的慌乱微笑:“这样好么?”
        刘云大喜,笑说:“有什么不好!”
        沈小茹微笑,听见自己声音清清脆脆的说:“好!一言为定,中午不见不散。”
        宋河慢慢走了下来,刘云这时才注意到他,心情很好的笑点头招呼:“宋主任你也这么早。”他极快的发现宋河看着他眼神幽暗,神态冷漠,气场锋利的让人畏惧。
        难道宋河知道了夏东调查他的事?
        刘云心头微惊,他不愿让沈小茹看到这一幕,低声对她说:“你先走吧,中午我再去找你。”
        沈小茹深吸口气镇定下来:既然她已经离开,就要毫不迟疑的宣战或保持姿态的独立昂然,她没有必要怕他的。她对刘云笑笑,说:“行,我等你。”
        转身进门,她和他擦肩而过,宋河的气息冰冷,她从他的身边擦过可以感觉得到。如果战争的结果是一片荒芜,她也愿意去迎战而不愿意蒙上眼睛躲在沙土中做鸵鸟。至少擦身而过的瞬间他没有当众抓住她,说明她已经选择了一条最安全离开他的途径。楼梯的级数很清晰,沈小茹确定自己可以稳稳的上行。
        刘云第一次得到沈小茹肯定的允诺答复,而最后这句话还有点主动,心里头一点不欣喜是假的。虽然宋河站于对面,也依旧忍不住眼底眉梢有喜意。他决定既来之且安之,坦然面对宋河的质问,大不了,告诉他这是工作需要。纪委所管的不就是这些事,没有必要人人都交代清楚。
        他坦然看宋河,平静问,“宋主任找我有什么事吗?”
        宋河淡淡看他一眼,笑笑:“刘云,上回去江城你给我的报告还有没有底稿?最近有人正找我要。”
        刘云一怔,宋河脸色虽然有几分苍白,但眼神这会瞧着他锐利如星光闪耀在刀锋之上,不由自主的,一阵心虚。他不知道宋河了解多少,他只是对他有些不忿和怀疑而已,毕竟当时事情几乎是在宋河回来之后就开始逆转,他本能的推测宋河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并让夏东着手,说不上太大恶意。
        但宋河此时的目光太过于具有侵略性,隐隐已经将他看做打击的对象,虽然其中隐含骄傲,似乎并不屑于将他提到对手的位置。但他这话其中深意明显,让刘云不得不想到别的地方去:
        这话是威胁?还是打击?
        他不会准备告诉夏东是自己的报告才挑起了后续的调查,于是自己一直隔岸观火坐收渔人之利。他自己倒没什么,但他怎么能让宋河这样可能的指证成立?牵扯到不该牵扯的人,然后让这一切全变作有预谋的策划!
        刘云不自觉脸色发白双拳紧握,宋河苍白面孔上漆黑眼睛不动声色的淡淡和他对视。
        两人之间的对峙只有短短的几秒,沈小茹遥遥觉得刘云纯属无妄之灾,被自己拖进局中而不自知。但她确实无法独自面对宋河的气场威慑,她需要刘云的帮助和支撑。她绝望的对刘云暗中说抱歉,如果可以,她愿意尽自己所能补偿。
        宋河的眼神默默向他后面飘移一下,慢慢像是结了冰,刘云有些不能抵挡,颓然后退了一步,说:“我尽量找找……”
        看着楼梯口那个纤细身影收回关切目光转身上楼,宋河淡淡开口:“东西你回去好好找找,我中午过来取。”
        不再理还有些愣神的刘云,转身走了。身后刘云诺诺似乎想叫住他,但又迟疑忍下,宋河微微冷笑,走出楼前小广场却终于忍不住喘了口气:他现在该去哪里?
        很早过来把一圈七八栋大楼小楼附楼看过,终于发现了她,她却正在和一个男子言笑晏晏,并从他手中拿出东西吃掉,神态亲密。嫉恨的火焰霎那间就将他淹没,一股愤怒像毒蛇一样在他心脏里涌动,有种可以叫做杀机的东西弥漫开来,迅速遮挡住了他们的容颜,她的笑容和身影都变得模糊,宋河默默握拳,指甲深入肉里,用最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开始清醒。
        她还在微笑,说“不见不散”“行,我等你”她看着他的表情冷漠而又淡然,镇定沉着,恍若他是世界上最遥远的陌生人。恍若以前许多个夜晚都不曾存在过,他并没有带着她坐车回家,抱着她上楼,然后,再拥有她的所有。那晚采撷她时的冰冷泪珠还留在他的手指上,而她已经不再认识他了,用平静的态度对着世界展示他们的不相关。
        很可笑,不是么?
        他眼前不断晃动着她对刘云的微笑,对刘云远远投注充满担心的目光,那些东西像毒辣烈火一阵比一阵蓬勃的燃烧,让他心脏如被滚油烹煎,而浑身四肢却如坠冰窟麻木得没有知觉。他很想立刻就抓住她,带她到没人的所在全力肆虐,他要问她为什么会这样,他必须要她说个清楚!
        但她很安全,娇美平静的从他身边走过,他甚至不能动手去抓住她,不能去碰她一根手指。宋河分明听到了自己浑身血脉愤怒咆哮的声音,他极力忍耐,嗓子里开始不可抑制的泛起丝丝腥甜,咬牙忍住心口的疼痛,无力的感觉一如从前铺天盖地而至,宋河喘了口气,松开手指,那股嫉恨愤怒的烈火此时只烧成深邃的冰冷残烬,让他心神俱空,无力自持。
        此时广场前的一切都漠然的安静,上班高峰已过,树枝上只有还未凋谢的叶子晃晃荡荡。
        组织部长远远走过来,打招呼说:“小宋你怎么在这?”
        组织部长老远就看见宋河站在小广场前台阶上发愣,脸色苍白眼神深邃幽暗不知道在想什么。出声招呼,宋河身子一震墨黑眼睫微动已经掩饰了情绪,不动声色平静笑笑就要走。
        组织部长叫住他,看着面前这个俊朗年轻人心里有些复杂的慨叹,他昨晚刚接到省里发过来的文件,知道有人的调令已经被取消了。他很想安慰安慰他,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按常规,这件事应该在到达当事人所在地方的两天之内,就和对方以组织的名义深入谈论交流一下。
        但组织部长感觉,这事情还没到交流的最好时机,他要好好考虑一下措词,怎么才能又得体的表示安慰,又能够得体的表示期望和勉励。他其实一直很看好宋河,如果这年轻人能够不走,组织部长很愿意,从胡局长哪里把他抢过来,做自己的助手兼接班人。
        组织部长笑笑:“最近天气有点凉,多加点衣服别病了,年底事情很多。”
        宋河黑白分明的眼眸微眯,和墨色眉睫一起组成一个极为沉暗的弧度看着组织部长,后者感觉有点心惊:这小子似乎正用敏锐的嗅觉发现事情的真相,和他掩盖在关怀下的隐秘打算。组织部长呵呵一笑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并拍肩以示鼓励:“好了,上班去吧!”
        宋河平静点头致意离开。组织部长目送他远去,思忖:虽然到了一定年龄回省里就没有什么太大价值和实际意义,但如果他能安心在自己手下工作,自己以后还是会尽量帮他一把的。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