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十六章 挣扎
第四十六章 挣扎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宋河回到开发办,办公室里各人依旧有序忙碌,他例行巡视一圈老白和他开几句玩笑他也淡笑应了,神态自若一点看不出什么端倪。老柯慢悠悠画图纸,基本没理他,宋河在他身边站了一会,说:“数据图这个我一向不精通。”
        老柯不说话继续画,王晓涛已经调到九城去临时驻扎,往常这份工作本来是由他来完成。刘鲁在桌旁看报纸喝一口茶吸一口烟,笑:“嗨!主任你学这个干什么,老柯他都和我说了,这都是可有可无的玩意,没准将来机器还比他画的好呐!”
        老柯静静抬眼,看刘鲁道:“闭嘴!少说两句话多喝几杯酒,比什么都强。”
        刘鲁知道他犯了痰气,哈哈一笑也不以为然,继续抽烟喝茶看报纸。宋河在边上站了一会,见他画斜一根线,伸手拿橡皮碰掉在地上,宋河弯腰捡起递过来。老柯也不理会,扶扶眼镜看看图纸卡一下尺寸,就着那根画斜的线从另一边画起。
        宋河墨黑眼睫垂垂,低声说:“画错了。”
        老柯淡淡一笑,“斜点有什么要紧,刘鲁出去一杯酒就摆平。”
        刘鲁正想说这关我什么事别扯我身上,小心惹毛了我发火。就见宋河笑笑,脸色苍白俊朗面容中有些寥落之色,说,“既然这样,我凑合着来学学你总会带我罢?”
        宋河从未这么说过话,就算他一向在开发办都是谦和有礼,那也是往沉稳不怒自威那条道上走。而今这话却说的有些隐忍压抑的黯淡郁郁。
        老柯扯扯嘴角,几乎可以算是皮笑肉不笑,轻描淡写道:“比我强的人多多了,主任你有空就去找他们闲扯,前途大大的好。我这里正忙着,你请随意。”
        刘鲁嗓子眼噎了一口茶下去,心说这老柯吃了火药弹,往常只对宋河才具有的维护周全这会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是绵里藏针的处处不留情。
        也许和王晓涛有关系,虽然刘鲁对这些科室里的小年轻都颇不以为然,明里暗里看准了他们将来会怎么变化,而王晓涛不过就是恰好变成他料想中的一种而已,所以走掉也不奇怪。但老柯毕竟手把手带了王晓涛这么久,没有师徒之情也有教导之谊,看人不顺眼冷淡两句也十分正常。
        宋河静静站一会,轻轻吸口气回身走了。
        刘鲁看他身影清冷,忍不住慢吞吞凑过去问:“唉老柯你干嘛呢?宋河他又没惹你,甩他脸色做什么。”
        老柯不出声冷笑,“你把我看得太高了,我这两句话给宋大主任挠痒痒都不够,他什么时候会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放在眼里。”
        刘鲁想想确实也是,自己刚才想法纯属杞人忧天无聊之举,其实他是被宋河那点寥落神情勾动了好奇心,忍不住想跟老柯探讨探讨。
        当下兴致勃勃拉椅子过来坐下,问,“你说宋河最近是不是碰到了什么烦心事?”
        老柯对这无聊的开场白冷淡以对,继续低头画图纸。
        刘鲁只得换一个方向,“你说他的调令最近会不会下来?”
        “哼。”老柯淡淡冷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缓缓说:“别操心别人的事了,想想自己吧!老刘你就真打算在开发办当一辈子酒坛子?”
        刘鲁把手里烟头丢到门背后垃圾桶里,耸肩说:“得,要不是你算我朋友,我还真不敢告诉你实话——开年我就要调走了。”
        “去哪儿?”老柯有些小惊讶。
        “省文联。”看着老柯惊讶至极的表情,刘鲁呵呵一笑,悠然说:“没想到吧?”
        老柯点头,“没想到有人想走走不了,你却是一走就走成了。”
        开发办谁想走走不了了?刘鲁想沈小茹,王晓涛,何婉兰,自己……加宋河,这不都走得干脆利落么?
        当然,想起人走茶凉这句话,刘鲁思忖谁走不走掉都和自己没关系。
        走廊里宋河办公室门冷冷清清开着,似乎正被这清寒料峭阳光淡软的上午,带着一同寒冷冰凉起来。刘鲁摇摇头,给自己又泡好一杯热乌龙,再打开一份报纸从头看起,不再管其他。
        办公室里很安静,宋河站在窗前,看外面渐渐萧瑟的树梢草坪,残叶黄花。‘萧萧远树疏林外,一半秋山带夕阳’,虽然阳光还是早晨,但他的心境已经类似于夕阳西下,茫然萧瑟,举目四顾,没有一点边界可循。有些东西在一天之内接连失去,但以往热切追寻的东西的消失,出乎意料并未让他感觉如何心痛,反而是那个一直认为理所当然拥有的让他这会感觉无比失落和疲惫。
        把头靠在窗玻璃上,感受着冰冷的接触,他想:为什么她会给自己带来前所未有的欢喜,然后转瞬间灰飞烟灭又让大脑几乎失去理智?
        现在此时,他想自己也许该收拢心神为仕途将来做点什么,但莫名的根本毫无兴趣。
        桌上电话响,宋河定定神回身提起话筒,胡局长声音很洪亮的传过来:“宋河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刑侦队的夏东要见你。”
        又是他。宋河嘴角慢慢浮起一点冷笑,想:善者不来。
        一个听着很爽朗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宋主任,你忙不忙?要忙的话我到你办公室来找你。”
        好像感觉出宋河的沉吟,夏东呵呵一笑附加悠然询问道:“我这样下来方便吗?”
        这人开始是突然出现在胡局长办公室里找自己要东要西,然后无聊的谈天说地,现在干脆直接到身边转一圈。而胡局长则在一旁悠哉游哉的隔岸观火,不动声色的准备从中探究些什么。
        宋河淡淡一笑,“行,我正忙,你下来吧!”
        他真的应战?
        夏东心里有些难以察觉的兴奋,他很想看看,在用一种大大咧咧不知所以的态度摆明身份,并用大家都可以看得见的慎重态度和宋河谨慎谈话之后。宋河那张一直保持很冷静很镇定表情的脸会不会有什么改变。用小环境里人们压抑的指点和注目增加当事人的心理压迫感,必然会让当事人露出更多的破绽——夏东一贯对此经验丰富。
        挂了电话,他对站一旁的胡局长笑说:“我看我还是先下去,这几份项目开发报告先放这,待会我再上来拿。”
        几份项目开发报告都是宋河写的,胡局长早早把这些东西交给他,吩咐好好查查,不要漏了蛛丝马迹。很秉公办理的态度,作为领导确实很称职。但这会夏东脸上的表情说明,他觉得就这么拿下去在对方面前招摇也太不谨慎了点。不过其实他有公文包的,但他就想把文件放这看看胡局长的反应。
        胡局长摸摸下巴,坐下打燃火机吸上烟,示意他喝茶。
        夏东恭谨的端杯揭盖子喝一口,放了正要走,胡局长开口:“宋河到我们开发办时间不长,做事很认真,小夏同志我希望你和他交谈的时候注意方式方法。”
        果然还是要护短,夏东点头说您放心,我这就是去问宋主任两个细节问题而已,待不了多长时间就走。
        胡局长微笑,觉得这年轻人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听说你是你们刑侦队脑瓜比较好使的一个,但我看你来了几次,什么成果都没有,闲闲跑起来很好玩么?”
        说实话胡局长是在担心,这小伙子根本不是宋河的对手。
        夏东对这样的暗讽脸不红心不跳,点头说:“胡局长您的意见很好我会注意的。”然后微笑告别出门。
        宋河靠窗口想:夏东的司马昭之心太明显。
        他打算干什么宋河都明白。虽然他现在对这些有点意兴索然,但并不代表他喜欢被人任意盯着。想一想,宋河走到桌前拨通一个电话,问:“刘云,那份报告找到了吗?”
        “没……”对方有些微微窘迫,清了清嗓子,说,“我正在找。”
        宋河微笑,声音越发清冷:“现在那人已经上门来催,你要尽快。”
        “哦我明白……”
        宋河看到夏东影子准时出现在门口,于是点头说:“夏队长随便坐”然后对话筒那头抱歉:“就这样,我挂了。”
        夏东看那年轻男子挂了电话,手撑桌上带点淡笑看自己,俊朗形貌客气有礼无可挑剔,但他莫名不知为何有猫被老鼠捉的感觉。
        #
        上午是各区县机关企事业团体代表报道,沈小茹到统战部拿到名单气喘吁吁赶到大礼堂时,朱兰早就等在那,接了名单翻看貌似无意的顺口问:“今早我看你和刘云在一块。”
        “哦是,我们寝室对门。”
        朱兰笑笑打量一下沈小茹,有点原来是这样的表情,说,“刘云是个很不错的人,和他交往是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事。”
        这话听来很唐突,朱兰的口气把刘云抬得太高,而且不过早上一起走了几步就开始说交往,态度又俨然像刘云和沈小茹共同的长姐,和蔼亲切,好心好意。
        沈小茹忙说:“我去帮他们登记名单去。”笑笑就走了。她觉得自己临时拖刘云来抵挡宋河真的不太仗义,但私下里说清就好,如果再有其他人□来管,那就真的麻烦了。
        在登记二组刚站了几分钟,还没经手几个代表证件查验,里面就传出来一条消息,叫大家把原来的日程表换了。登记组有点小骚动,因为这是最简单的工作,经手这一项的基本都是他们联络组的工作人员。在场的人里头,除了几位组长,职权稍微大点的就是分管联络组的沈小茹。朱兰不在,人人都把眼睛看着她。
        沈小茹看到消息愣了两秒,先不管那么多站起来扫视一圈,用眼神把那点小骚动弹压下去。然后低声吩咐身边工作人员告诉代表日程表单独发,待会10点统一在门口领。反正这些人这会都兴致高昂,一群群聊天叙旧,早来的多等一会无所谓。
        她挨个过去把桌子底下作废的日程表抱了,有几个早来的代表左问右问是出了什么事,挑起了不少人兴趣,但沈小茹这边见有人问就笑眯眯礼貌说是一时疏忽把内容写错了,多等片刻就好。众人张望一阵见没啥也就散了。
        其实换个日程表不算什么大事,只不过众人这会嗅觉都挺灵敏,所以难免有点借机打听。沈小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是猜测会跟张绍同有关系。回身往楼上走,心里头有些紧张的怦怦跳。
        日程表更改件在四楼越秘书办公室,沈小茹到门口就见刘云端杯茶正笑和越秘书说话,神态轻松愉悦,而越秘书样子悠闲,靠椅子上慢慢抽烟,样子似乎和刘云很熟。沈小茹敲门说越秘书作废的日程表都收上来了。
        越秘书点头让她进来,沈小茹刚放下文件,就听刘云笑说:“越伯伯,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女孩。”
        越伯伯这个称呼太过于亲切,而竟然还在背后谈她,沈小茹觉得背上发冷,心想说我干嘛。只见越秘书笑笑,亲切和蔼的对沈小茹讲:“小丫头,刚才这有个人满口向我夸你来着,他还以为你在我这受气了呵呵。”
        沈小茹心头感觉说不出来的古怪,应景笑笑:“哪里的话,您对我一向很好。”
        越秘书瞧瞧刘云叹口气:“看你还不如一个小丫头懂事,白叫我看着长大这么多年。”
        刘云笑听又看看沈小茹,沈小茹浑身不自在,取了日程更改表,说声走了就出去。边下楼边想:看来刘云这人也有背景,难怪朱兰会对自己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也许应该考虑怎么推脱中午应诺的饭局,能不去绝对不去。
        更改后的日程表把原本今天下午讨论主席团成员草案的会延后到明天下午开,而下午换成签到杂务并参观座谈,明上午组织学习。沈小茹拿表复印了下去叫一个小姑娘去门口摆了张桌子发日程表,自己带着十余份去附楼,附楼一连串小会议室里这会还正在忙。
        因为今天是小组讨论主席团成员草案,所以大半领导都在,沈小茹敲门送单子进去,秘书起身接过示意她赶快出去。匆匆一瞥,沈小茹还是看见会议室里气氛烟雾缭绕人人面色沉重,张绍同并不在,而除他之外的领导悉数都到场。
        在走廊里边往外走边想:会议记录在越秘书办公室,记录简略在朱兰那里,自己这会再想探听到什么也不可能,就这么罢休却莫名有些不甘心。她虽然怀疑自己对这件事的热情,但也安慰自己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宋河当时吩咐自己寻找张绍同的资料,不妨从这个角度下手,也许还更快捷接近事情的本质。
        下到二楼她已经想好主意,快步走向小楼的文件资料室,虽然报纸新闻都是经过修饰,但江城事件既然闹得这么远影响这么大,肯定反响不会停留在内部文件上的传达。应该有一定的外部助推力才会使这件事明朗化起来,并迫使部分人不得不接受本来选择忽视的结果。
        文件资料室里大小数十余种报刊非常齐全,沈小茹选了几份在角落里迅速浏览,她首先看到十余日前江城有个叫徐九新的记者写了两个豆腐块,内容是关于郊区工厂职业病的追踪报道。然后在另外一份不大正式的晚报里备细介绍了所谓早晚期类似职业病的危害。晚报第二天的热线登载里头,几乎都是回答读者来电有关空气环境污染会不会导致患病的可能问题。后来两天几乎是一片空白,一点有关新闻都没有,直到五日前徐九新又出现,连写了好几个篇幅较大的报道,并且相关的早报晚报都纷纷跟进。余城这边最明显的是上了一篇特约评论员文章,里面从纯理论的角度去论证,修身养息减少盲目行为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那些大段大段的理论思辨沈小茹也看不懂,只是感觉这人云里雾里绕了半天,关键点就是在标题上,而整篇文章只不过在洗脱自己得出这个标题的直接责任。评论员的名字叫佚名,沈小茹很古怪的胡乱联想佚名就是无名,无名的‘无’和吴市长的吴发音好像。
        #
        夏东从经贸局出来就去了刑警大队,路上葛局长连打了好几个追魂夺命呼,夏东把手机索性关了,不紧不慢进门。葛局长坐太师椅上,见他进门就气不打一处来。把烟盒啪一声砸过来,夏东忙一晃头闪过,盒子滚地上撒出几支烟来。
        葛局长指他怒喝:“夏东你给我滚过来瞧瞧今天的讯报!”
        感觉到事情真的有点不妙,夏东忙收敛了笑容去看。只见电脑屏幕上黑底红字滚动着一条消息:“徐九新车祸重伤,正在抢救。”
        “你说那边保护措施安全无遗漏,现在人家勾勾小指头就报销掉一个,下一步怎么做嗯?”葛局长冷看夏东眼神不善,“待会省纪委的人要过来,你自己去给我汇报去!”
        夏东苦笑皱眉,知道面对一个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领导,说什么话都毫无意义。不过省纪委的人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夏东这几天和市纪委的人打交道已经觉得做事情的难度不断翻倍。现在又来了省里头的,岂非更复杂。
        “不是江城钱副市长的麻烦吗?我们这只是协助调查,怎么跑到余城来了?难道要做主战场。”夏东心想目前这边没多少证据可以证明市政府班子里和那边的案子有牵连,最多确定一件事就是张副书记牵头的项目确实有问题。
        这种不能直接绳之以法,或者判处点什么的当事人,在刑侦队眼里确实算不上什么好菜。用这么几根骨头做主战场,夏东心里暗暗叹口气:纪委的人太能折腾了。
        他也明白官场仕途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但这种事情其实归根到底没有太大价值,沉浮之间有时就上头一句话的事。所以刑侦队在这种情况下做什么,很有点给自己找不痛快并且自己挖坑往里面跳的苗头。
        但葛局长不会收他回来,他也只有继续勉为其难,只希望葛局长没想起昨天自己说过的话。
        见他回身走,葛局长叫住他:“昨天你说要给个明确的怀疑对象做突破口,找到没?”
        夏东苦笑揉脸,拍拍额头说:“开始盯着一个,后来侧面了解接触几次,觉得可能性太低,目前正在找其他的途径做突破口……”
        见着葛局长神色阴冷,夏东见好就收转了话头,“不过我当时发现另外一个人嫌疑蛮大,也许顺藤摸瓜查下去,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葛局长皱眉:“是谁?”
        夏东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所以不能说。
        葛局长没法,只有另外找话说:“市政府那边越秘书来了电话,说他们会全力支持你的调查,要求你和纪委的同志一定要配合好。有什么想法要及时沟通。”
        夏东点头表示明白,但转身时心里对刘云的怀疑更深:这话明明就是敲山震虎的感觉,他一直都和刘云互通消息,配合有够好,没事谁会来这么一句?而自己显然已经超出了越秘书日常关心的范围,遥遥不见首尾的打个电话来莫非心中有鬼?
        据他所知,越秘书算是吴市长的得力助手,基本一直保持中立姿势,并不属于任何一派。既然不是为任何一派而来,为个人出头的可能更大。这个个人不会是宋河,因为纪委的刘云对他有敌意,既是要‘和纪委的同志配合好’,那么这个为其出头的人必是刘云无疑了。
        刘云有什么问题?要这样心慌慌的急忙找越秘书来打电话?
        夏东越想越觉得有趣,脸上不由浮现笑意,因为他设想到一个很有趣的推论,这个推论比较逆转,引起的效应也是轰动的。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