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十七章 暗涌
第四十七章 暗涌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中午沈小茹以为会来的电话并没来,逢副市长叫了她过去一起到小楼吃饭,桌上刘副市长越秘书组织部长赵处长都在,朱兰常婉华稍后也到了。女子交流些衣服鞋包话题,男子就谈天说地,小厅里头十分热闹。沈小茹现在已经比较熟练这种场合,陪逢苏云等说了一会话,就起身动手盛饭。饭是上好的两湖新米,在玉色小勺碧色小碗里看着晶莹如珍珠,清香四溢十分诱人。
        刘副市长打了个电话,叫服务员再添一副碗筷,对逢苏云说:“老规矩,我走南郊你和老张走西郊。”
        逢苏云笑点头,对组织部长说:“今年还是你打头阵,我在后面看你递眼神!”
        组织部长呵呵一笑颇有自得,说:“放心!”
        沈小茹把最后一碗饭放自己面前坐下,听赵处长说:“今年这里还添了不少新人那!”
        见众人目光转向自己,沈小茹谨慎低调微笑,低头数米粒。常婉华说:“小沈还是很不错的,做事可靠人也放心。”
        刘副市长瞧瞧逢苏云:“不然你就把小沈留下来,我看这小姑娘做个秘书什么的应该很称职。”
        组织部长笑点点沈小茹:“小丫头还不快谢谢刘副市长,他可是向人举荐了你。”
        沈小茹吸口气逼出点脸红来,笑说谢谢刘副市长,发工资第一个月一定请您吃饭。众人都笑起来,逢苏云嗔怪道:“小丫头高兴疯了,你请得起吗?”
        越秘书手往下按按:“请不请得起另说,有心就好。”
        刘副市长拿筷子敲敲碗沿,说:“正是,我倒忘了,小丫头请不起她老板总该请得起,逢苏云这顿饭你逃不掉了。”
        逢苏云笑对桌上众人说:“大家看看,碗筷盘碟都好好在这,什么时候见它们跑了?刘副市长今天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是吧?”
        众人大笑,刘副市长持筷子作势欲击转盘,扬起手又放下,叹气说算了,逢市长小气起来比什么都可怕。
        大家都继续热闹,笑的说的鼓动的出主意的,把刘副市长那个称呼默默承认下来。
        服务员推开门,一个修长挺拔身影走进来,朱兰一眼看见忙笑说:“小宋快过来,坐坐。”
        沈小茹正夹一筷子清炒竹笋,筷尖微微晃动一下,她镇定自若依旧把菜放到嘴里。赵处长指指身边位置示意宋河坐下,对沈小茹说:“别光顾着吃,给你们主任盛一碗饭。”
        宋河微笑拉凳子坐下,眼神淡扫,已经在沈小茹身上布了一层霜。沈小茹无视寒冽飞雪,笑盈盈站起来,伸手道:“劳烦主任把碗给我。”
        宋河不看她,边和赵处长说话边拿起碗抬手递过,沈小茹接得稳稳,丝毫没有摇晃。宋河抬头看她一眼,两人手指在碗沿相碰,宋河手指冰冷,沈小茹的也同样。宋河眼眸微眯沈小茹神色笑意如常。这一刻时间空间似乎变得格外之长,但沈小茹迅速让这停止的瞬间开始转动,她沉默的握紧碗极快收回手,宋河措不及防,手僵在半空中,幸好他及时落下手拿起果汁喝了一口。没有人注意。无力的感觉和空空落落的感觉继续开始像潮汐一样不断侵袭他的心脏。
        她很过分,宋河想。
        他还记得自己紧紧抱着她肆意占有掠夺时,她无助娇软呻吟的模样。她身上每寸肌肤都是他的,都被他拥有过,都留下了他的烙印。但她似乎自从在他不觉察的时候,从他身边溜走之后,就已经获得自由,傲然的挺立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宣告着她的独立和与他不相关。
        有意思,她真的以为离开如此容易?像小孩子过家家酒一样拔腿跑掉就完事?
        宋河垂下眼,面上并无血色。
        朱兰在问沈小茹各小组上交资料有没有汇总,沈小茹利落回答。
        她笑意嫣然,似乎越来越娇美如花,但他已经不再能够牢牢抓住她,压制下心脏底部一点尖锐的疼痛,宋河轻抬眉头,黑白分明眸子上下一扫,微笑:“小沈现在越来越沉稳了。”
        常婉华说:“怎么,开发办想把人收回去了?”
        宋河悠然点头,笑吟吟说,“当然!”
        组织部长拍拍他肩膀,叹口气说晚喽,现在小沈已经被举荐给逢副市长了。你们开发办想要人恐怕没那么方便了。
        宋河笑说是吗?他平静想:我可以让你去,也可以让你回来。
        沈小茹一勺一勺盛上了饭,回身把碗递给他笑意嫣然,“谢谢主任夸奖。”
        两人的眸子中如果有刀锋的话,也许这会已经开始撞击发出火星。沈小茹微微一笑,转头看常婉华说,“你不知道他对我们有多严格,进开发办我就没看他笑过。”
        他没有对她笑过?从开始到现在,有很多了吧……。宋河握着碗的手紧了紧。
        刘副市长摇头:“小宋你怎么能这样,吓坏人家小姑娘了不是?男人要温柔点。”
        赵处长笑吸口烟,“小宋是不敢温柔,他要一温柔了,只怕伤春悲秋的小姑娘们就成堆去了。”
        组织部长点头表示赞同,他觉得宋河这一点很不错,至少没有持帅行凶。刘副市长伸指点点宋河,敲桌子说:“今天这也是一个机会,小宋你老实交代,究竟有多少女孩子对你动过心?”
        宋河笑笑,看沈小茹正小心伸筷子去夹清炒鳝丝,说:“我忘了。”
        清炒鳝丝并没有从沈小茹筷子上滑下来,稳稳当当的进了红润小口,然后小舌舔舔鼓鼓唇角,表示味道甚为鲜美可口。一丝锋利尖锐的疼痛慢慢从胸口升起,他本来想攻陷她城池的工具,这会反过来成为伤害自己的利刃。宋河淡淡看她镇定自若,转过眼神想:看来不仅我忘了,她也忘了。不过我会提醒她想起来的。
        逢苏云说你们这样真不好,对宋河说:“小宋别理他们,来吃饭吃饭,待会跟我一起跑西郊。”
        宋河微笑点头,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俊朗五官生动立体有一层淡淡光辉。但落在沈小茹眼里头,却觉得有股寒意。她咬牙想:有什么关系,青天白日,众目睽睽,领导鼻子下你还敢干什么吗?
        刘副市长敲敲额头说,“小逢你怎么抢我的人。”
        门推开又是一人进来,越秘书笑指指:“吴子建这不是来了吗?”
        桌上末尾上了贵妃鸡清蒸鱼还有一盘红烧蹄膀,吴子建热心的给沈小茹示范怎么挑鱼刺拆鸡骨头。宋河看着她神态悠闲平静,沈小茹拒绝吴子建的好意,自己动手夹了几筷子,朱兰夸奖说小沈你握筷子的姿态正好,干净利落也不到处撒汤汁。常婉华笑说是啊,想当初我刚上班那会,单位出去吃饭从来没吃饱过。
        宋河拿起杯子慢慢在喝水,沈小茹深吸口气,微笑竭力让自己露出轻描淡写的模样,闲闲说:“人人都会的啊,其实根本就不用学。”
        既然他并没有打算放手,那自己就要做的更干净彻底一点。
        午饭在纷乱之中结束,沈小茹宋河组织部长和逢苏云跑西郊,刘副市长越秘书吴子建跑南郊。沈小茹尽量镇定,跟逢副市长坐在后排说笑。宋河负责开车,他样子很平静,甚至不再看她,低头喝水和组织部长交换打火机,轻松自然好像正准备去悠闲度假。
        南郊参观了两个优良果园引种基地,然后就是与当地干部村民座谈。进门的时候关在小屋子里的狼狗咆哮一声奔上门板,伸头呲牙一阵狂吠。沈小茹吓了一跳,只来得及捂嘴掩下嗓子里头的惊叫,身子往后一退,已经进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瞬间环绕全身,他在轻轻一愣之后即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臂,一手扶着她的腰往后退。沈小茹浑身发抖,只觉得这个怀抱比那边的利齿尖牙猎猎红舌还可怕。脸色惨白的不顾一切往旁边一跳,几乎摔下沟里去。
        旁边有妇联女干部忙拉住,说小心。沈小茹感激笑笑,逢苏云关切问脚有没有扭到。沈小茹看脚脖子上有条血口子,大约是刚才跳开时被划伤了,摇头说:“刚才只是吓到了,不碍事。”
        大家继续往里走。组织部长摇摇头,想小姑娘们就是这样娇滴滴,他正想和宋河抒发两句男女之间胆量的感慨,却见宋河脸色苍白,愣愣站在院门口出神。忙拍拍他说:“暧你也被狗吓到啦?”
        宋河黑白分明眼神远远近近毫无目标的望望,垂下墨黑眉睫笑笑,说天气太热。组织部长见大家都进去了,有些担心他就站住说:“今早就看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不行就说出来,别强撑着。”
        见宋河摇头,心里反而更不放心,想自己正打算晚上和他谈话,他这个状态怎么经得住打击?就说:“后面我们会去郊区水库看一下,可能晚上回去的会比较晚,你先好好回去休息一下,我还有事找你谈。”
        宋河笑笑,也不说什么就进了屋。
        座谈会开了一个多小时,气氛热烈,等到最后要走的时候,沈小茹站起来却摇晃一下,咬唇把‘哎哟’咽下去。逢苏云皱眉说小沈你脚怎么了,过来卷她裤脚。沈小茹忙自己卷了,说没啥。大家一看脚踝已经肿起老高。
        逢苏云叹气说:可怜的,比我当初第一次下乡还惨。回头看宋河说:“小沈这样不能走路,你开车把她送回去。我们另外再要个车。”
        沈小茹分明看见宋河嘴角的微笑,哂然自得如看笼中鸟,大急说:“逢副市长我没事的,坚持坚持就……”
        组织部长打断说:“别逞能了,明后天还要忙,小伤拖成大问题,这关键时候少了人怎么行?宋河你就送小沈回去吧!我看你脸色也不怎么好,你也跟着回去休息一下。”
        沈小茹冷汗都出来了,还想说,宋河已经开口:“行,我会把小茹照顾好的,你们放心。”
        两位领导满意点头,宋河已经拉开车门,说:“沈小茹,你还不上车。”他回头看她,眼神明亮微冷,嘴角笑容带着尽入毂中的适意,“要不要我扶你?”
        不需要,不需要。
        沈小茹咽下心头那点无措的恐惧,回头对逢苏云笑笑说:“那好逢副市长我走了,回家我就给你打电话。”
        逢苏云点头,拍拍她肩说去吧去吧。
        宋河关车门的瞬间,两人默默对看一眼,知道这以后的几个小时不会平安。
        宋河踩下油门对窗外逢苏云她们摆摆手,转眼就把车开远了。
        远处山脉连绵,近旁道路曲折,两边的水田和屋舍都渐渐稀落终至不见,车子一直往前开,已经偏离了公路,走到山野中荒地上。沈小茹在后座感觉车轮下石子泥块吱嘎作响,凌乱的声音标示着不少小土堆在这时崩塌瓦解,整个车身也一起一伏,左右摇晃不断颠簸,
        她咬牙不说话,只是抓紧扶手,任凭宋河把车开得疯狂,她在后座上被抛得忽上忽下,四肢百骸都要被震散整个人像狂风骇浪中被席卷的碎木一样无力停止。
        外面山野中初冬阳光正好,车里却冷得让人发抖。就在沈小茹觉得头晕目眩正再也没力气抓住扶手时,车子终于嘎吱一声停下来。
        这里是一片极隐蔽的山坳,近冬或苍翠或凋零的乔木灌木把这里围得严严实实。他们的车子就像一艘小船停靠在僻静的小岛港湾之中。
        宋河没有说话,沈小茹喘息着,也没有,两人放任寒冽冰冷的空气在车厢里慢慢充溢,流动。
        许久,宋河才慢慢问:“为什么?”
        后视镜里他的眼睛,沉暗深邃,幽凉冰冷。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