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四十八章 纠葛
第四十八章 纠葛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想了许久,沈小茹缓缓说,“我不爱你了。”
        因为我不爱你了所以离开,这话其实很自以为是,至少沈小茹是这么觉得。她想如果从对等原则来说,宋河恐怕会对‘爱’这个字嗤之以鼻吧!一个无足轻重仰望女子的爱,值得珍惜么?
        可以设想的回答显然太坦白。
        但沈小茹想了许久,还是决定这么说——不管他怎么想,不管他怎么看待这段交往,至少对于自己来说,爱不起他,难以不顾一切的付出而不求他同样的感情重视,是自己收起卑微感情,离开他的主要原因。
        爱一个人其实也要看有没有能力承担,沈小茹觉得自己如果再像以前那样沉溺下去,只会在他按照预定轨迹离开自己的那一天崩溃掉或者疯掉。她无法承受这种后果,她自问自己不能这样轻易的舍生忘死,所以她转身先走,竭力躲避。现在,在宋河问她的时候,她决定坦然承认自己对他曾有的眷念,希望他能够看在这份眷念上放手,给她一条生路。
        所以她说了,心里竟然是从未有的平静,好像一直以来缠绕她身心的喧嚣纷乱全都骤然散去,剩下安宁天空宽广大地任意徜徉。
        说实话,她这些日子真的好累!身心俱疲。
        很有意思的回答。
        宋河慢慢扬起头,嘴角浮现一丝清冷的笑意,但心口是一片麻木,几乎连痛意都感觉不到。他分明记得昨晚她抱着自己娇喘呻吟的时候,曾经不断呢喃说‘宋河我爱你’。而她就在几个小时之后悄悄离开,在隔了半日之后对他讲‘我不再爱你了’。
        中午在走廊里碰见许朗朗,对方欢悦回答他知不知道沈小茹住哪里的询问,曾经说到过刘云的名字,许朗朗说他们俩就住宿舍楼对门,并且刘云对她很好很照顾她。
        哦,难怪第二天早晨就见他们亲密的在一起,而她还说什么不见不散。他知道刘云背后是谁,只是没想到沈小茹做的这么彻底,比他设想的手段还要干净利落的投奔她的未来衣食主人去了。
        借力上青云好手段,好一个反复无常朝秦暮楚!
        果然自己被她迷糊荏弱的外表骗了么?
        宋河闭眼,往后靠在椅背上,压抑住心口不断翻腾啃咬的毒辣烈焰。淡淡说:“真的么?”
        沈小茹沉默不予回答:这会再说什么都没意义了吧!
        宋河懒洋洋侧身,靠在方向盘上瞧她,嘴角微勾笑吟吟道,“想不想和我一起回家去?”
        他凝视着她微愕的神情,轻轻加话:“回我父母家。”
        一种叫做激动的小东西迅速进入沈小茹的心里,她想:真……的么?但宋河微带寒意的眸子让她迅速清醒过来:曾经那么防备重重的人,会突然开口赐给她一个莫大的恩惠。而且还是在她并无多少资本可持的境况下,也许,又是为了什么目的吧!
        想起自己瞧见的那些资料,沈小茹心里一惊,按奈住那点措手不及的兴奋,寻思人家逗你玩呢!不要太傻了让人看了笑话。于是口里语气无所谓到极致的淡淡,“不想。”
        冷漠而又决绝。
        宋河抬手搁在额头上挡住眼睛,有一瞬间,然后他笑起来,说:“原来如此!”
        他的笑容非常好看,尽管在光线暗淡的车里依旧俊朗得像带了一层光,让人几乎无法移开视线。但他嘴角笑容迅速退去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不再看她,瞧着车窗外平静道:“我叫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突然转开的话题,正好符合她方才所想。沈小茹心头淡淡一缕悲哀:太可惜了,自己跟得渐久,他骗自己越来越不好骗,这样岂非少去许多乐趣。他既然不愿意再行乔装伪饰,她也愿意坦然相告。
        虽然沈小茹反而觉得这气氛更加诡异莫名,依旧思索一下镇定说了这两日的情况。有些是她直接看到的,有些是她依据资料线索推论考据出来的,所以就略略加以注释说明好叫他明白。不管怎样,她觉得他们之间完全可以好聚好散,他委托她办的事情,她还是会尽力去帮他完成。
        宋河本来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她说了那么多,远超过他的想象。他想:真的是个很聪明的女子,略略引导就知道该怎么做。他在闲暇时侍养的一株小花,现在已经抽枝发芽成为鲜艳的玫瑰,只是未来迎接馥郁浓香的人,未必是他。
        后视镜中她正小心翼翼看着他,眼里有强烈的不安,怯生生如同小鸟。
        外表如此柔弱,内里他却总是掌控不住,有一种强烈的征服的**,慢慢在他心底升腾。且慢,他要好好打击打击她,他很想看看她如何应对猝然失去倚靠的模样。
        他的背影清冷,听了她的叙述后有几分钟没说话,只是往后靠在椅背上,似乎无限疲惫,沉默一会,突然说:“逢苏云不能再当市长了,你信不信?”
        逢苏云不能做市长?
        她有可能做市长么?
        沈小茹虽然不太懂其中的关窍,但也知道宋河不会说假话。而宋河悠然望天嘴角的笑意比刚才更冷漠:“张绍同会继续仕途顺利。”
        “你很失望吧?”他回头看她,黑白分明的眼眸沉沉如潭水满带嘲讽不屑。似乎她满心满意打好的算盘在此刻已经全数落空,而他正作壁上观,冷冷睥睨。
        见鬼,我失望什么?这些大人物的升迁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沈小茹决定尽快结束这场无聊的谈话,平静回答:“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时间不早,我们该回去了。”
        这样僻静的山野,这样危险的宋河,让她有点害怕,但她极力镇定,坦然直视并提出要求。宋河微微眯了眼,在后视镜中打量她纤细不安的身体,笑一笑。沈小茹错开眼神转头不去看他,但车门声响,错愕中宋河已经起身下车。就在沈小茹还不知他这么做的意思时,后座门开宋河已经坐了进来。
        他笑吟吟的,俊朗面容悠然平静,修长身体闲适笃定的坐在她身边,开始慢慢解开腕上袖扣,而他的外套早就撂在了前座。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两掌宽而已。他没有看她,但熟悉的气息已经随着他的进入危险的迫近。
        沈小茹慢慢往车门边靠,极力平静说:“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宋河伸手按下车窗,悠然说:“喊人对不对?”
        车窗外是安静的山野,入目只有远近黄绿间杂的泥土树木,峭壁高坡,再远处是曲折的山脉河流,阳光出乎意外的好,在这初冬的天宇里和熙温暖。四野沉寂,无限高的蓝天和无限广阔的荒野中只有他们两个人。沈小茹默默闭嘴,只是握紧拳头,绷紧不是非常强韧的腰身,做好战斗的姿势。
        宋河瞧着她,嘴角擒着一丝嘲讽的笑意,解开了袖扣,松开了领口,打开衬衣上第一颗扣子,淡淡说,“我还没过来呢,你不用那么着急。”
        沈小茹眼睛一亮,从他这句话里嗅到极浓的骄傲的味道。不错,宋河一直是个骄傲的人。她或许可以利用这个,想法避免不情愿的接触。她微笑,松了手指靠在椅背上同样淡然说:“是,我倒忘了,宋主任怎么会做那些禽兽才做的事情呢?你本来是片尘不染的对不对?”
        宋河眼眸微眯,墨色沉沉的眸子里带了点刀锋,缓缓滑到她的眼睛上,两人对视,车厢里的空气慢慢开始凝结。如果说刚才只是有点冷,那么这会已经有霜。
        宋河突然轻轻叹息一声,有些黯然有些自失的一笑,带着些郁郁瞧她,“你就真的这么恨我?”他明亮漆黑眼仁里说不尽的温柔深情,一丝喟叹带来的萧瑟在俊朗五官雕塑般的线条上镂刻出独自神伤的色彩。他微皱眉头,默默看她。
        沈小茹愣住,她今天一直看到宋河隐怒沉沉的的表情,又被他疯狂驾车带到野外,又看到他坐到自己身边,还在……慢慢解开衣扣。他无论如何也是要彻彻底底的报复她一把,发泄一下心中怒气吧?
        他岂会善罢甘休?
        但没想到他竟然突然这么说,竟然如此深情如此温柔的看着她,说着失望的情话。——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意?
        宋河的心意是什么,沈小茹不明白。
        他总不会真的爱自己,而不是打算几个月之后就随手抛掉?哦不,这个想法太可笑了吧!沈小茹找不出他这么做的理由,正对自己否决不恰当的胡思乱想。
        宋河已经开口,“我的调令已经取消,我不会走了。”
        啊!
        沈小茹愣住,一种可以叫做心疼的感觉瞬间蔓延全身,她看着他几乎说不出话来。怎么会这样?为何他如此优秀,却始终无法离开?一直心心念念许久的东西就这么消失掉了,他不知道该如何难过!
        这些日子缠绕在她头脑里是走还是留是爱还是不爱之类的问题,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无足轻重无关紧要。她就这么呆看着他,为他所经受的意外感同身受的难过怅然,一如他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而他其实本来就与她关系亲密,非比寻常。
        她笨笨的安慰:“其实没什么了,我想你比他们都优秀得多,你会拥有你想要的一切,……”
        她想:我真的很不会劝人呢!这样干巴巴的话,听起来好生晦涩生硬苍白……
        宋河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的笑声充满车内。沈小茹脸色发白,她有种感觉,自己终于还是被人狠狠的看了顿笑话。
        果然宋河正挑眉玩味的看她,说:“你以为我回不去了?可惜这只不过很小一点波折,我一定回得去。”
        沈小茹竭力镇定,说:“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说……”
        既然不相关,说那些引人入毂的话做什么?
        宋河懒洋洋的笑起来,“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还爱我而已,现在知道了,就可以了。”
        他瞧着她,带着三分的不以为然。
        沈小茹眼前一花,只觉全身血液一路逆行到头顶,冷笑一声:“是啊!我早知道你一向处心积虑老谋深算,做什么事情都有目的,你一直把我当棋子利用,幸好我早看穿了你,不然一定后悔莫及!”
        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开始剧烈的疼痛,宋河感觉眼前阵阵发黑,漠然微笑,淡然挑眉,“是吗?那我们以前算什么?我记得每次你都心甘情愿,并且陶醉其中。”
        包括刚才可怜巴巴的安慰我。他想。
        “哦,”沈小茹轻松摊手,带点无奈蹙眉叹息:“成年人都有那么点需求,刚好碰到你技术比较好,将就用用而已。”
        人在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总是会想些办法的。
        她懒洋洋惬意微笑:“免费服务,将就试用几次,你以为我会爱你么?”
        胸口的疼痛扩散成剧烈的穿刺,宋河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灰白,沈小茹微笑,继续轻描淡写:“或者你觉得我该付你钱,那好,你开个价罢!”
        宋河幽暗的目光冒出一星火光,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力气大的几乎要折断她,沈小茹哼了一声,他缓缓松了手。但眼睛亮的像刀,如果可以,他已经把她划成十七八块丢弃于路旁。
        他轻笑:“好极了,我不介意再提供一次服务。”
        他的手指冰凉的可怕,看她的眼神更冷,沈小茹几乎感觉自己浑身要被冻成冰块。他唇角笑容决绝,带着摧毁一切的味道。
        她想宋河只是不甘心而已,他需要保持住尊严,所以,如果就此一次之后就一切罢休,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于是抬眼嫣然一笑,说:“哦,是吗?”
        两人距离很近,在他为她那个突然出现的明媚笑容而微微愣神的片刻,她已经靠在他身上,伸手勾住他的后颈,探身吻住了他的唇。
        “免费的东西虽然不一定好,不过总可以试试。”
        宋河浑身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到她细小的舌尖在自己唇边滑动,气息不由自主的紊乱,他轻轻的笑,喃喃道:“看来我确实是在提供服务……”
        沈小茹不答,只是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红润唇瓣在他饱满紧致的唇边轻轻摩挲,又试着咬一咬。宋河的唇很软,轮廓却完美深邃到鲜明,沈小茹闭一闭眼又睁开,不管她对他怎么想,不管他对她怎么样,他们嘴唇甫一接触立刻带来最热烈最柔软的心跳,立刻让一种可以叫做幸福的感觉充满全身。
        她极快抓住了自己即将飞逸的理智,将神思昏然扼杀在萌芽中:这是一场无声的战斗,必须要全力以赴。所有或快或慢的心跳她都统统忽略,只是尽量让这场挑战镇定而又随意,施施然而又享受,何况宋河身上的气息一如既往的好闻,尤其在他逐渐开始回应的时候。
        回应……确实,他在回应!
        宋河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轻轻托着她的后脑,把她压在狭小后座上,修长手指没入柔软如云秀发中,轻吻,然后是深入。他轻轻吸住了她的舌尖,但立刻被她闪开,转而盘绕住他的开始滑弄,她用上了小小的牙,微微咬咬他的唇,小舌迅疾如流星一样在他口中划过,激起一阵战栗涌动如波浪传遍他的全身。
        “不要忘了,她说这是我提供的服务……”宋河微微喘息着想。他轻轻挑眉,极力克制住自己越来越张狂的心跳,墨黑眉睫垂下俯视寸毫之间的容颜。后者黛色眉梢微扬,柔软唇瓣在他深深的吸允下倔犟的回吻,粉嫩娇艳的脸颊已经挂上了层层蜜色,她的舌就像涂满蜜毒的罂粟,让他沉迷欲醉。但她的姿态却高傲施舍,如女王一般高高在上,正在进行傲视他所有的战争。所以他冷静平息涌动喧嚣的滚烫血流,开始用唇舌的技巧降伏臂弯间的对手。
        他的吻很热,沈小茹感觉得到,搁在他挺秀颈项后的手指可以清楚感应他急促跳动的血脉,他在初初的紊乱之后开始极有技巧的深吻。
        唔,有便宜不占,岂不是呆瓜?
        沈小茹和宋河,都在对方脸上看到极力表现的轻描淡写毫不在意这句话。于是这一场在外人看来情意绵绵浓情蜜意的情侣热吻,变成只有他们两人自己才知道的暗暗较量,一场没有情意的纠缠和掠夺。互相榨取掉对方腔内最后一丝空气,直至对方神思昏然,一无所有。
        天旋地转日月无光,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写满炽热的**,而她眼睛朦胧如雾色,脸颊娇艳如同玫瑰。感受着他火热的身体,沈小茹淡淡一笑:
        “你的接吻技巧不错,姑且可以打75分!”
        宋河咬牙,终于还是忍不住冷笑,“这么说还有得满分的人,是谁?”
        沈小茹淡淡一笑,手搁在他肩上挑挑他轮廓完美的下颏,“你操心得太多了,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虽然知道这未必是实话,但她也未必不会那样做。只要想到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宋河眼神已经开始幽暗:她除了自己,不能够再去理别人,哪怕是看一眼也不行。他眼里森森的寒意并没有吓到沈小茹,她咯咯的笑,在他脸上吹口气,纤细手指从下颏滑落胸口解开一枚衬衣纽扣,命令道:“把衣服脱掉!”
        宋河喘了口气,墨色眸子里已经卷起冰凌,他试图将她凝结,冻在自己恒久的温度里。但沈小茹只觉得他的样子好像那只软陶小虎,虚张声势的无助可怜。扬扬头,靠在他臂弯里怠懒伸手从坤包里摸出小虎晃晃,搁在椅背软垫上宣布:“若是服务的好呢,我就把它奖给你。若是不行呢,就算了!”
        小老虎被她掂着扔到了座椅上,滚成一团。
        纤细手指放在他唇上慢慢抚弄,悠然道:“看样子还勉勉强强,希望你待会不要表现得太差。”
        她笑得太美,脸色苍白如兰,嘴唇嫣红得却像一朵盛开燃烧的花,细白牙齿在上面留下深软的皱褶,他觉得心的一半已经被她带走了。罢了!宋河迷蒙的想,他确实无比的想要她,想要和她合二为一,想要和她永远在一起。
        不管是什么服务也好,只要能再次得到她。
        怀抱中的纤腰灵活柔软弹性十足,饱满胸脯摩挲着他的胸膛,一股热流进入他的腹部,宋河发现自己炽热的**再也不能压抑。沈小茹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在他手指下极快变得赤|裸,而他的身体紧致光滑坚韧。他慢慢压了上来,两人肌肤相触时都颤抖了一下,宋河似乎微微叹息一声,开始极温柔缠绵的吻她,火热的吻慢慢从脸颊嘴唇一直蔓延到全身,手指轻柔的游动和抚弄,一波一波试探渐渐把她身体变得滚烫燃烧。
        他的技巧确实很好,在第一次进入她身体时极快带来愉悦的波浪,波浪渐渐让人眩晕,宋河在她耳边轻轻说:“抱住我。”温柔诱人的低语,几乎带了罂粟一样让人沦陷的气息,她被蛊惑着抬手勾住他的脖子,触手一片火热的肌肤。宋河黑亮的眼底一片笑意,慢慢垂下头来吻住她,开始获取她的小舌,修长腰身紧紧嵌入她的身体,他的律动越来越强硬,喘息微微,俊朗优雅的曲线完美。和他做这些事确实是一种享受,沈小茹觉得很满意。
        车子不断摇晃,伴随着呻吟喘息的靡靡之声……。得到她真是最大的快乐,他想。他从未后悔。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