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五十五章 抉择
第五十五章 抉择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逢苏云是星期天晚上回到余城的,沈小茹星期一早上上班,看到门卫严格了查验,以前走形式的看证件对面孔今天一丝不苟在执行。保卫科干事手里拿着她的证件仔仔细细登记了一遍才叫下一位,这些人虽然平时常常见面,这会也个个都做了冷面无情金刚。
        众人虽然心里头奇怪,但工作纪律守则天天都看,也不好议论,只是彼此对上几个莫名其妙的眼神。沈小茹则是连莫名其妙眼神都没一个,淡定平静给手下负责的几个组员讲清今天要做什么,就上楼去了。
        大家都想:沈秘书果然老练。既然有人做模板也就各自心安,说几句闲话都进了办公室。
        沈小茹上六楼,看见黄直正站她的办公室门口,遂点头微笑问:“秘书长,市长回来了?”往常逢苏云回来,黄直都会第一时间通知她,叫她做好准备。这次比计划提前返回却没通知。
        黄直笑笑:“市长回来有点累,说不惊动大家,所以我昨天就没给你打电话。”
        这个解释其实多余,黄直是秘书长,没必要向她这个下属解释什么。
        沈小茹谨慎点头表示明白。
        黄直把手里一份文件递给她,道,“市里头政务中心前段时间打报告,说是工作有点混乱,希望秘书处这边派得力的人过去指导一下。今早又来电话催,我寻思小沈你管事的能力不错,就给他们发了通知。你现在就可以先过去熟悉一下情况,这边的工作先不忙。”
        沈小茹怎么会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还只能装不懂,点头笑说:“行!那我这边的工作交给谁呢?”
        “不用交给谁。”黄直和蔼微笑,“只不过临时借调一下,过两天还回来。”
        沈小茹点点头,她似乎找不到进自己办公室的理由了,回身要走,小秘书过来说:“市长叫你过去一趟。”
        不知道逢苏云找自己有什么事。沈小茹暗忖:该不会也像夏东那样甩两张照片出来罢!
        进门就见逢苏云仰头靠在沙发上,脸上尽是疲惫之色。逢苏云这几年对她不错,沈小茹心里隐隐有几分愧疚,就站住,轻轻敲敲门。逢苏云抬头见是她,微笑说小沈我给你带了点东西回来,你顺便拿下去试试。说着从桌旁拿出一个十分精致的纸盒子放到桌上,道:“我揣摩着差不多就买了,也没问过你,拿去看看喜不喜欢。”
        纸盒子里是两件上好的湖丝薄裙,一件天青一件淡粉,都是极为精细的成衣订制老店出品。逢苏云指指桌上的日程表,说:“下周开常务会,你得给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给我多挣点面子。”
        湖丝是东部名特产品,老店纯手工成衣订制一般也买不到。沈小茹笑笑:“谢谢市长关心,我的衣服其实挺多的。”
        “就当补给你的工作服,抵消你这个季度的服装费。”
        门口朱兰敲门进来,笑道:“我前天陪你买衣服后和市长通电话时提了一句,难得她一直想着不忘。”
        沈小茹嗔怪看朱兰一眼,逢苏云说,“也没什么,随便看见就买了。”
        话已经讲到这个份上,没法再推脱,沈小茹低头说谢谢市长费心,把纸盒子接了过来。
        不过说实话,带着这盒衣服下楼的时候,沈小茹觉得刚刚被黄直吩咐去别的地方时,心底涌起那点凉悠悠的感觉确实少了些。逢苏云处理事情还是讲面子看情分的。
        下到三楼,听到热闹的脚步声,黄直正陪着宋河一行人走上来,呵呵笑道宋处长这次回余城检查工作,一定要多留几日才走。宋河神色平静沉稳,倒看不出什么笑意。身后的随行人员也各个表情严肃。
        在宋河看到她之前,沈小茹先顺势让开避到一边,心想:宋河和逢苏云两人都比赛着速度宣告回余城,看来大战帷幕很快就要拉开。
        黄直却不肯放过她,在她面前停下:“小沈你怎么还没去政务中心报道?”
        跟随的几个机关人员都不由把目光转到她身上——沈秘书一向颇受逢市长重视,现在政府常务会正要召开,怎么会被安排到政务中心那种管杂事的地方去?
        宋河也站住,眸色沉沉瞧着她。
        沈小茹也没管他们什么眼神,含笑回应黄直,“您放心,我马上就去。”
        转身下楼。感觉到身后众目睽睽,她想或许这场战争的帷幕早已经拉开,自己看样子要被某些人推出来做第一枚牺牲品。
        黄直笑对宋河说,“政务中心那边缺人,安排小茹过去指导两天。”
        宋河淡淡点头,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表情。
        当天中午,沈小茹就在电视新闻里看到报道“省工作组进驻余城,负责对本地重大政策执行情况的绩效进行评估”。欢迎会隆重而热烈,市主要负责领导基本出席,逢苏云已经没有早上那副疲惫样子,容光焕发笑容满面的和宋河握手,记者纷纷涌上拍照。
        余城这一年发展尚算中上,例行评估走走过场也没人多去注意。但两天后省级晚报就捅出一份名曰疑点文件的东西,据说这是某位出租车司机捡到醉酒客人的遗失文件,仔细看过内容后义愤填膺于是交给报社。
        文件内容报社重点列举了几项,大意是某地正在筹备的水库建设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但当地领导为了追求政绩,罔顾民生一意孤行,不久将来后果不堪设想。
        最近这段时间橘省没有什么太大的社会新闻,每日里除了娱乐体育国际头条,本省故事基本空窗。突然冒出来这么个隐有所指的爆料,立刻吸引各色目光聚集,对事件归属地纷纷猜测。橘省本来水系众多,今年或今明两年筹备开工的水坝项目有三个,分别是瓮江、余城和九城。瓮江是已成规模,余城是正在建设,九城尚在筹备中。这份文件究竟指的哪处颇费寻思。
        越是模糊越可推敲,正在群众私底下兴致盎然偷偷推测时。省报上突然开始大张旗鼓做劳模专题报道,主笔是省委宣传部的柳眉,选的都是各行中别有建树的人物,报道扎实细致,切入点新颖,渲染绘声绘色。一时吸引多家报纸电视媒体转载响应。不久当地晚报又捅出别样解读专题节目的悲剧人物故事,说的是某位专业技术人员,因探测到筹备建设的水坝存在重要安全隐患,地表会在几年内塌陷造成巨大损失,因而被打击陷害神秘失踪,至今家属流离山野无依无靠。情节曲折人物悲情又切合热点,一时引来极大的关注传阅。
        故事的背景设置太过明显,和省报宣传的某位因公殉职的吴姓水利技术人员不谋而合,本身也不具有太大的悬疑性,大家正试探着投注关心在余城,但这个谣言很快就不攻自破。新政府第一届常务会重点表彰十位突出贡献专家,一溜照片占据了整个星期的头版二版三版。里头重点描绘市长秘书沈小茹和已故专家遗孀祖孙情深,动人故事被记者生花妙笔写得九曲回肠。逢苏云市长在常务会第一篇报告也总结了这些年余城如何安顿因公殉职人员的家属子女情况。
        沈小茹知道,报纸怎么写报告怎么做都不是重点,至少那位老太太晚年生活无忧,而早该有的证书也发放到位。更重要的是,她不用担心会被推出成为替罪羊。
        因为就在常务会召开的第三日,宋河领导的工作小组上交常务会一份调查文件,里头指出市长办公室交上来的有关三库水坝相关资料里,有大量造假的数据和报表。这些数据和报表让整体资料看起来更完美更无懈可击,但假的就是假的,工作组几位专家经过细心推敲取证计算,还有多处原始资料支撑,已经让其暴露无遗。
        三库水坝的资料一直是沈小茹负责,本来出了这事她首当其冲难辞其咎,但这几天她正好被调到政务中心指导工作,所以最后出来承认错误的是黄直秘书。他表示自己担心文件资料不够全面会影响评估审查,求好求全心切,就擅自在里面添加了一些数据和内容,他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愿意接受组织处分。
        这样固然违反纪律,好在没有造成太过严重损失,而且出发点也不是为了私人原因。最后常务会讨论研究决定,给予黄直降级一档,记过一次,同时扣发半年奖金的处分,黄直本人还应该写出深刻检讨保证以后再也不犯类似错误。
        因为黄直被纪律处分,秘书处的工作没法进行,沈小茹只得先放下政务中心的工作,回到秘书处代领黄直的岗位。毕竟她熟悉情况,又深谙逢苏云的脾性,是目下最好的当仁不让人选!
        底下的人没啥意见,因为沈小茹本来就做惯了相应事项,回来也和以前一样,反而实权上去一级还还更生亲切。但她的顶头上司逢苏云是什么想法,沈小茹并不能妄自揣测,所以回来后第一天上班,她特意穿了逢苏云给她订制的一套天青色湖丝薄裙。敲门进去,逢苏云在窗边回头看见,眼睛微微一亮。
        沈小茹笑说:“市长你选的尺寸很好,我穿这衣服刚刚合适。”
        逢苏云颔首微笑,示意她过去,上下打量说:“衣服不错了,头发应该扎起一些更显得好看。”叫她坐下,自己打开底部抽屉拿出小梳小镜,沈小茹忙笑:“我自己回去整理一下就好了。”
        “一个人怎么弄?我给你做个头发样子出来,以后你照这个方法盘就是。”逢苏云说着把镜子递给她拿着,将头发略略卷起束在耳后,片刻后结束整齐,是很漂亮利落的一个发式。
        逢苏云左看右看很满意:“我年轻时还会更多盘发,可惜现在老了,也没这个心情了。”
        沈小茹低头说:“市长一向风度极好,年龄应该不是问题。”
        逢苏云默默,过一会把手放她肩上,温声说:“小茹,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我觉得我们能认识也是有缘,我相信你,也请你相信我。我们一起把这几年日子齐心协力渡过!”
        “逢市长你放心,我会承担起职责内工作的。”
        沈小茹知道宋河的步伐会迈的很快,在初步行动过后,应该会很快进入实质阶段,下一次进去的就不可能只是黄秘书那样的人。而对于她自己来说,不管她愿不愿意,她在别人眼中已经烙下了逢系的印记。除非她立刻投奔宋河,否则这层印记根本无法清洗掉。但他和她之间,还有可靠和可以信赖的理由么?
        答案毫无疑问否定!所以唯有奋起自保,和逢苏云一起风雨同舟,借势而行,才可以保全日后平安。
        沈小茹从办公室出来时看看天,外面骄阳似火,蝉声渐响,初夏已经正式来临。
        #
        因为宋河工作组在余城,所以市长秘书每天要做的头一件事,就是要去工作组研讨会场了解情况。沈小茹拿了几份文件去四楼会议室,那里已经成为临时审核讨论场所,最近一年多余城所有重要投资项目的文件资料都在这一一审核评判,如果不够清晰不够符合规定的,都被打回去重新查找补齐。
        沈小茹进门的时候,会议室里正坐了不少人,除了桌子前几位专家沙沙翻动文件核对记录小声讨论,余城相应机关人员则跟在几名工作组身后翻检材料。宋河正坐在条桌尽头和统计局长比对一份资料。见她进来,不少人都露出友好笑容,统计局长起身说:“正好这里有几份数据需要找个旁证,小沈你快点过来看看。”
        沈小茹笑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了,说:“怎么,宋处长就这么认真,连老朋友都不放过?”
        她浅淡带着笑容,眼睛并不看宋河,径直打量着桌上翻开的文件。屋里的余城工作人员齐齐觉得心头出了一口郁闷之气,暗叫声‘好!’
        常婉华笑扯扯接话头道:“沈秘书这话说对了,宋处长现在是新老朋友都不放过,我们正诚惶诚恐陪着,哪敢有半分疏忽大意啊!”
        几个小年轻已经忍不住露出笑容,这些天他们被这些老学究揪住每分疏忽反复追问,查资料查得手腕酸痛灰尘满脸。本来以为几顿宴请就可以搞定的例行公事,被宋河冷冷淡淡弄成了这个样子,诸人早就难免腹诽,可都不能明面上表示,只能憋在心里自己郁闷。现在得了沈小茹这句话壮胆,各个都借机笑一下。
        统计局长没想到沈小茹过来就是一句猛的,也不给宋河留什么情面,忙打圆场说:“大家快看资料吧!待会要下班了。”
        却见这几天脸上冷得能出冰的宋河嘴角淡淡噙住点笑意,虽然并没什么温度,但也没有加重寒冽,抬头看他说:“陈局长,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今晚上我请大家吃饭。”
        吃饭?
        统计局长急速盘算一下,觉得这不算违反规定授人以柄的事,反正又不是他们请调查人员吃,于是放眼四下望一圈,笑道:“宋处长请大家吃饭,诸位意下如何?”
        大家众口一词回答:好,好得很!
        不吃白不吃,好好让宋河出点血是真的,这段日子他把大家折腾得可够呛。
        宋河笑吟吟环视众人,说:“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就晚上去绿水餐厅怎么样?”
        客随主便,何况绿水餐厅一直是机关聚会吃饭的地方,档次基本维持水准,宋河选那里可以说很妥当。大家都无所谓点头,纷纷表示:不能吃太差了。
        沈小茹微笑说:“绿水餐厅最近有几样大菜特别不错,宋处长一定不会舍不得是吧?”
        宋河淡笑笑:“只要不违反规定,怎么样都可以。”
        两人脸上都有些笑容,但大家都觉得寒嗖嗖的。
        晚上绿水餐厅吃饭的人不少,各机关处室的人都有,统计局长看看手表上的日期,皱眉问身边的沈小茹:“今天还不到周末,怎么这么多人?”
        沈小茹不动声色:“也许是这段时间都累了,想放松一下。”
        他们订在5号小厅,从庭院里穿过去,一路上都有人打招呼。宋河神色平静嘴角带笑,对这些旧友熟人一一点头回应。迎面老柯和周寒江过来,老柯微微点头,笑道:“宋处长难得回来一次,待会我们过来敬两杯酒不碍事吧?”
        宋河笑一笑,说:“当然可以。”
        统计局长皱眉站在台阶上数了数,有些个恍然的样子,对沈小茹低声说:“他们是不是都聚齐了准备今晚好好灌灌宋河?”
        沈小茹想统计局长确实是非常老辣的人,遂垂目表示确定。
        统计局长板着脸点点她道:“小沈,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或者是为了给黄秘书出口气,但这么多人,万一宋河真出了什么事,我们余城怎么给省里头交代?哦,就说我们被他审毛了,决定集体给他点颜色看看?”
        正说着,外面闹哄哄的又走进来许多人,以小年轻居多,也不乏部分酒桌上的练家子。统计局长眉头拧得老高,‘嘿’一声忍不住摇摇头,“小沈啊小沈,你还真能想真敢干的!你倒没什么,万一连累逢市长怎么办?我听说上头有人就在专门查她,你还给她找事?”
        “忠心可嘉,但要讲究方式方法!”统计局长最后进去之前撂下这句话。
        沈小茹抬头看看庭院周围五六个厅,基本上已经坐了八成满,虽然统计局长说的有道理,但可惜都猜错了方向。她现在必须让宋河混乱,宋河不混乱夏东就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现在人都来了,有意向的她都早就意会过,宋河那边也按人头分别分析选定了对手。固然可以看在统计局长面子上略略收手不把其他人放倒那么狠。但对于宋河,她知道一定要全力以赴才有成功的希望。
        叫过服务员吩咐几句,沈小茹回身走进小厅,大家基本落座,宋河左手边是统计局长,右手边的空位子明显是留给她的。见她过来,常婉华拉椅子笑说:“快坐,大家都饿了。”
        沈小茹笑道:“今天是宋处长请我们吃饭,大家别客气,别浪费了宋处长的一番苦心。”
        宋河正在喝茶,闻言只笑笑也不说话,他的笑容冷淡得很,叫人看着只觉心生寒意。
        统计局长思忖:该不会是这小子看透了沈小茹想干什么吧!唉,到时候给我们记上一笔就麻烦了。不过转念又想:反正余城最近麻烦事也不少,多一桩少一桩也无所谓。
        此时桌上已经热气腾腾摆满菜肴,服务员从外面搬了两箱酒进来,一箱红酒一箱白酒,开了几瓶给大家一一斟满。沈小茹微笑起身,看着宋河举杯,道:“宋处长,今天逢市长不在我就代她敬你一杯,希望你余城之行顺顺利利,圆满成功!”
        她杯子里是红酒,举一下就干了,然后照照杯底,笑吟吟说:“该您了。”
        宋河看看满满一杯子白酒,略举示意,也干了。沈小茹淡淡回头,道:“诸位,我们今日一定要尽到地主之谊,不要让省上的同志感受不到大家的温暖。开始吧!”
        工作组的人发现,今天来敬酒的是浩浩荡荡大队人马。络绎不绝的熟人旧友老下级老同学等等上前,满面热忱笑容,嘴里说着白发如新倾盖如故的客套话,手中的酒杯一支一支轮过去。不到片刻就喝趴下了两人。
        而宋河那边情况稍稍好些,来敬酒的人他基本不推却,碰一下杯就干了,这么一会儿已经喝了半瓶白酒半瓶红酒下去,神态依然自若。统计局长觉得有些不好,拿了个杯子挤到宋河边上帮他挡酒,宋河看他一眼,唇角微扬出了个笑意。
        统计局长毕竟是酒池子里打滚过来的人,见宋河神色虽然平静,唇色已经很苍白,就低声对宋河说:“撑一会就好,大家这也是……咳咳太热情了。”
        宋河不说话,又喝了一杯。统计局长暗自叹气,见人全都冲着这边来,忙用眼神吓唬走几个。沈小茹含笑旁观,反正人这么多,也不差那几个。宋河又喝了两杯酒,外面庭院里突然响起清脆的玻璃碎裂声。
        酒桌边的人手都顿了顿,只见刘云气势汹汹进来,后面跟了两人连连拽他。刘云冷笑甩开他们,手里一瓶老白干‘砰’一声撑在桌上,指指宋河道:“姓宋的,有胆子和我喝几杯吗?”
        宋河这时才抬眼看他,神色淡淡,冷冷声音不急不缓:“不想。”
        “你……”刘云气急,呼一声拎起酒瓶就要砸过来,统计局长忙大喝一声挡到前面,说:“住手!刘云你是不是喝多了,快把他拖走!”
        身后人七手八脚把刘云劝的劝扯的扯弄走了,统计局长瞪了站旁边袖手看戏的沈小茹一眼,正准备招呼众人适可而止。外面老柯笑呵呵进来,说:“我和宋处长约好了的,陈局长你可别拦着。”
        统计局长见老柯手里满满一大瓶白酒,禁不住苦笑一声,说:“喝趴下还不是我的事,你怎么也来添乱?”
        老柯微笑,“放心,这瓶酒我和他一人一半,绝不会让他多喝。怎么样?半瓶酒还不至于难为你罢!”后面半句话却是对宋河说的。
        宋河手撑在桌子上,瞧着他神色平静慢慢点点头。老柯就过去,把酒瓶放下,叫服务员拿了两个特大号玻璃杯过来,两杯冲了小半瓶,递给宋河一杯说:“你上次走的时候我没来得及送你,这杯酒算是送别兼接风酒。”
        宋河拿过来举杯咕嘟几声就喝完了,放桌上淡淡问:“还有没有?”
        老柯看他一眼,自己也把杯子里酒喝干净,说:“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无足轻重,只不过希望宋处长做事多想想,给大家留一个回旋的余地。”
        宋河微微一笑,说,“我听不懂。”
        老柯深吸口气自嘲笑笑,“也是,我现在哪还有资格对你指手画脚。再干了这杯,当你我的绝交酒!”说完把剩下的酒全倒在杯子里,宋河分毫不踌躇,伸手拿过一杯抬手就喝得干干净净。老柯见他动作比自己还快,呵呵一笑说:“很好!”自己把剩下那杯酒喝完,杯子搁桌上回身走了。
        沈小茹忙叫服务员给老柯煮碗醒酒汤端过去。他们俩在喝酒的时候,大家都在旁边瞧着,这会见老柯走了又有些人蠢蠢欲动。宋河这时抬眼瞧着沈小茹,说:“沈秘书,余城地方上的热情已经差不多了吧!再喝下去我觉得你们就过了。”
        声音虽然不大,却很冷,威慑力逼人而至。
        沈小茹微笑,“不至于吧!敬酒是待客之道,难道宋处长不喜欢别人对你好?”
        宋河不说话,看着她眼眸又黑又冷。
        沈小茹不看他,回身坐下对众人示意继续。大家互相看看都有点踌躇,毕竟宋河是省里头下来的,虽然强龙不压地头蛇,也要避点锋芒。沈小茹微微皱眉,常婉华低声劝道:“算了,我看他们都倒的差不多了。”
        倒的都是不需要的人,主角还站在那没事人一样。但目前看来硬扛也不成,只有另外想法。沈小茹对众人说:“既然这样,我们就给宋处长一个面子,今天的地主之谊先尽到这。改日再喝。”
        大家见她发了话,宋河这边的人也基本晕了一半,也就嘻嘻呵呵慢慢散去。
        统计局长咳嗽一声出去叫车,宋河坐在座位上手撑在桌子上扶着额头,脸色冷得很。余城这边工作人员都悄悄不出声先走了。片刻后车过来,统计局长招呼几个人把工作组的人都扶上车,对宋河歉意笑道:“你先坐会我等下再来接你。”
        宋河瞧他一眼,他谅他们也不敢做什么,只是这个鬼鬼祟祟的样子实在惹人生疑。又坐了一会,周围服务员来来往往皆面目陌生,他们收桌布示意要打烊关门了,宋河慢慢站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就倒下去。但倒在这个地方显然不行,他本能的感觉到这里有丝危险的气息,隐藏在黑暗之中。
        强撑着慢慢走到门口,下台阶时踉跄了一下,有人悄悄闪出来扶着他,微笑道:“路滑,小心。”
        他隐约分辨出这声音是谁,暗暗皱眉佯装迷糊任由那人扶着,那人急匆匆把他塞进车后座,说,“行了,得手了。”
        车身摇动有个窈窕身影坐上来,熟悉的香味透体而至,她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一下,小手又软又滑,欢喜道:“真的喝醉了耶!”声音里压抑不住的兴奋。宋河觉得自己身体在不断往黑暗里沉下去。
        夏东边开车边笑道:“多谢你帮忙。”
        “不用客气,你说的催眠术真的管用吗?”
        夏东瞧瞧后视镜,见她又在伸手摸宋河额头,心里一转念故意说:“催眠术肯定是有用的,只不过会给当事人身体和精神造成一些伤害。你接受得了吗?”
        宋河也很想知道她的回答,屏息静听。沈小茹把手从他额头上缩回去,呵呵一笑:“无所谓,反正他足够强悍,我想他受点伤也没什么。”
        夏东有些惊讶,笑问:“真的?”
        “我叫人给他灌酒,你给他用点专业方法,这些的前提都不是在照顾他的情绪或身体吧!”沈小茹声音很平静。
        宋河再也不想听下去,撑起身冷冷道:“可惜世界上还有很多意外。”
        他靠在车门上,隔着衬衣感受玻璃冰凉的接触,充满嘲讽的说,“姓夏的,停车!”
        外面是余城9点钟的街道,不是很僻静的路段,车来车往依旧很热闹。只要他愿意,可以立刻投诉夏东让这小子回家写半年检查。但沈小茹微笑,很镇定的说:“哦,宋处长您醒了,我们正想送你回宾馆。”
        她这话很明显的告诉他:这次帮扶纯属好意,莫要冤枉好人。
        宋河冷看她,黑白分明眼眸带着森森寒意。沈小茹也回瞧他,样子远比他平静。
        夏东‘嘎吱’一声踩了刹车,说:“小沈你先下去,我和宋处长谈谈。”
        有什么可谈?
        宋河听着车门关上的声音靠椅背闭上眼,夏东声音过了一会传过来:“你们的东西我并没有交给市里。”
        宋河无所谓的挑眉:“男未婚女未嫁,你随便交给谁我都不用担心。”
        “底气这么足。你就不怕我把东西给你未来的丈母娘看看。”夏东想:耍无赖我见过的人比你吃过的饭都多。
        “我相信她会劝她女儿隐忍。”宋河轻哂,“再说那称呼是你取的。”
        夏东沉吟,他发现自己手上掌握的东西实在有限,起码现在没有足够的威慑力。想一想决定敲山震虎,“余城的事我奉劝你别打歪主意,否则我把你以前做过的事掀出来,大家都难看。”
        “夏队长骗人的技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宋河轻抬眉梢,嘴角的笑容充满嘲讽。
        夏东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的?桂南工业园区在你手里疏忽了,资料被人拿出去转卖给对方,然后合约处处受制。你发现被套了不动声色,反而把各项数据都打点齐备造成项目非常良好的假象。但如果这项目出事你也一定回不去省里,于是你慢慢一步步挖松张绍同的墙角,他倒台后,所牵头的桂南工业园区也成为靶子,自然而然不会再有人有兴趣追加投资。项目结束转手,你的重大失职行为也就完全湮灭无痕。”
        宋河眉头轻扬,分明是表示我这样做了有什么不对?
        但嘴上说的话却是笑吟吟的:“夏队长条分缕析我佩服,不过这分明是子乌虚有。您如果觉得腰上别一个录音机,然后中气十足的朗诵一遍台词,就可以作为法庭上可以拿得出手的证据。那也未免太藐视法律了。”
        夏东气极,冷笑,“是吗?当然,宋河我明白你的手段。你最叫我佩服的是最后关头快死了,明知道派杀手来杀你的是谁,却仍然能够面不改色的指认是另外一个人。”
        他还记得当时满身是血躺在急救台上的男子脸白如纸,呼吸在数次被起搏器击打后出现一丝略略回还,在鼻翼间微弱摇摇似乎马上就会被拽断。他抓紧机会大声问你知不知道是谁派人来杀你的?把耳朵凑近,许久才听到一声极为虚弱的声息‘张绍……’
        当时他信以为真,直到后来,尤其是这段时间许多证据重新入手,夏东渐渐发现自己误入了一个陷阱。事情并不像秃子头上的臭虫那样明显,事件当事人另有其人,如果就这样也罢了,毕竟可以认为受害人当时也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恰恰让夏东郁闷不已的是,他这段日子系统学习很多,实战和理论都大大加强,他慢慢发现目前进入他手中的证据,许多都是对面这个当日受害人通过各种途径暗示他,灌输他,泄漏给他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人真以为能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上?
        无论如何,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叫他知道狂妄自大是最可怕的敌人!
        夏东慢慢摇头,探究看那边一副不以为然笑意的宋河,说:“你就不担心自己万一死了,真凶从此逍遥法外?那时就算张绍同真的下了台,你也没法享受胜利果实,白白浪费一番心血。”
        宋河嘴角微哂,“夏队长看来确实是气急了,我可以告诉葛局长你威胁或者恶意谈论公民生命安全。鉴于你的特殊身份,至少几天学习班是少不了吧!”
        “你放心,我不会进学习班。反而是你不能如愿把逢苏云整下台。”夏东觉得自己心头那点恶意已经完全被身后这人成功挑起,握紧拳头他想如果这人一败涂地一定非常解气。
        宋河平静笑笑,显然毫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夏东忍不住丢一点鱼饵过去,让对方方寸大乱最好,“你可能不知道,你的那个女孩已经有了很重要的发现,足以保证三库水坝顺利停工,顺带把你拖垮。”
        他觉得,沈小茹是宋河目前看起来比较明显的一处薄弱环节,只要宋河肯做点什么,那就好办了。
        “不就是她用那个老太太的资料,发现了荒甸上的珍稀植物吗?”宋河神色很冷淡,看着他似乎洞悉其内心,“植物研究所的张教授前几天才和我说过。”
        夏东极力压制下心头的震惊,他想所谓职权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耳边听到宋河说:“不过张教授说他也只是听说,具体是什么还没见着。”他看见宋河脸色苍白,漆黑眉睫微抬看着车窗外朗朗的月色,似乎有一个隐隐重压正在心头萦回不去。
        夏东悚然而惊,想:我得让沈小茹把东西早点交给我,不要让宋河这小子抢了先机!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