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第五十六章 第N个阵亡者
第五十六章 第N个阵亡者 作者:叶小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5
  •     宋河从车里出来的时候,看到棕榈树后面有个纤细影子还呆在那,一晚上积蓄的压抑突然抑制不住,他走过时站住,“沈秘书还不走?等着夏队长送你回家吗?”
        沈小茹明显看见宋河脸色发青,眸底寒意沉沉,话语里隐含着恶毒戏谑。想一想,反而一点也不生气,很冷静的回答:“是啊!天太晚了一个人走路不安全,有夏队长陪着就放心多了。宋处长你不和我们一起走么?”
        宋河不想再和她说话,转身欲走,又停下脚步回头说:“你这回做的很漂亮,利用新闻化解危机成功自保,还给了逢苏云一个台阶下,青出于蓝,我都有点佩服你了。”
        沈小茹听他这话语特别冷静,和刚刚冷冽嘲讽的形态毫不相同,抬眼看他,隐隐的路灯光线下只看到宋河眼眸是锐利清冷的明亮漆黑,喜怒憎恶都丝毫看出不来。他似乎转瞬就把刚才的意气掩藏起来,封入重重冰山之下。
        她笑起来:“能够得到您的夸奖,真是莫大荣幸。谢谢了!”
        宋河唇角有点无所谓的笑意,哂然说:“不客气,你该得的。”
        “我只是很奇怪,你是怎么说服柳眉帮你做系列报道的,她和你好像并不对路。”
        沈小茹笑笑,“那有什么,我只是把老太太的情况告诉她,说现在有很多烈士家属不仅生活困顿,还连该有的荣誉都没法得到。”
        “老太太的情况都是你告诉我的。其实柳眉是个很不错的人,有什么当面就说了,虽然高傲,但喜欢怜悯弱小。”沈小茹不急不慢补充。
        宋河没看她,他在看树枝摇晃,听完她对柳眉的夸赞嘴角浮起一个淡漠笑容,再不说话,回身就走了。
        沈小茹看着他微微摇晃但依旧修长挺拔背影,想: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选柳眉,省城那位领导的女儿才华能力远远不如这位省委宣传部干将。
        时也命也,世上哪有早料到。
        她不想再坐夏东的车,绕出去打了个的士叫去市政府,她准备顶替一个晚班,顺便料理点自己的事。路上给夏东发了说明信息,对方迅速回复明早下班后请她在茶楼吃早点,有要事相商。
        什么要事?沈小茹合上手机表情有些无奈,她想都想得到对方想弄些什么。
        秘书小于看她来顶自己班,痛痛快快就让了,沈小茹等她走了拿钥匙进资料室开始查询自己需要的文件。以前查询是故意留下痕迹,现在有心人已经不在,可以担心的地方也相应减少。
        很多材料按照她的构想汇聚到一处渐渐成型,沈小茹停下来从头读一遍,暗暗心惊。看时间已经不早,她理清楚文件相互之间的关系,又找了几个关键文稿储存起来。正忙活,有人推开门说:“小沈你还在这?”
        却是逢苏云,她今天神色又恢复疲惫,没有一早的精神,套裙高跟明显是刚从家里过来。沈小茹忙站起来笑说:“是啊我帮小于值班。”
        逢苏云看看她桌上放的资料,微皱眉稍露出恍然笑容,说:“小沈,你一向是个很聪明的人。”
        沈小茹知道面前这人同样老辣同样不简单,虽然神态和气温婉,但下手的时候不比男子逊色。也不知道她猜出来多少,只是低头不说话。
        逢苏云微微叹息,走进来关上门,在沙发上坐了,看她说:“还穿着早上这套裙子,你没回家?”
        沈小茹点头笑笑。
        “我听他们说你今晚在绿水叫了不少人去灌宋河。”
        沈小茹不知道她对自己和宋河的关系了解多少,不知她会不会认为这是自己和宋河一起演戏给她看,所以也没回答。
        逢苏云苦笑一下,说,“小沈,你知不知道,你很像当年的我。”
        当年的逢苏云?
        沈小茹脑子里急速调动逢苏云的资料:二十余岁进机关,宣传人事经贸,三个主要部门一步步打磨起来,群众基础极佳口碑甚好。如果她不是女子,没了隐隐的性别歧视,可能成就还会更大。
        “我刚进机关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虽然人不够聪明但还能吃苦,所有事情兢兢业业尽量做好,那时候最怕的就是被人说,被人指责怀疑瞧不起……”逢苏云抬眼看窗外,满面喟叹之色,“记得第一次下乡,山上正下暴雨,我没走多远就崴了脚,又不敢和组长说,怕他嫌我麻烦。硬是咬牙走回城里才歇,脚脖子肿得馒头那么大贴两张膏药第二天又接着跑……。还有值夜班晚了不敢回家,就裹两件衣服在办公室将就一晚,大冬天冻感冒也只能自个忍着……”
        她说的这些,沈小茹不知不觉有感同身受的体会,低头倒了一杯茶放逢苏云手边。逢苏云接过来喝一口,微微叹息:“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当年那些事总记着。小沈,当初一看到你,我就觉得很像年轻时候的我。”她无声微笑,“现在看来,你比我当初能干多了。”
        沈小茹想:宋河推动自己往逢苏云身边靠拢时,不知是否分析过自己和逢苏云之间的相似程度。或者是歪打正着或者是算无遗策,总之,自己不得不承认,逢苏云一直以来,对她真是很不错的!该有的照顾,适当的关心,善意的提醒,愿意伸出手来帮她一把的助力。她都不曾亏待过她。
        如果不是有逢苏云一直做她若有若无的后台和背景色,沈小茹觉得自己未必能有笑看机关风云的闲适心态。如果不是宋河一早明示她棋子的别有居心,那么她和逢苏云之间,实在可以说是尊敬仰慕混合的最和睦的关系。
        窗外初夏风吹进来,拂动麻纱印花窗帘的下摆,市政府大楼前后各种花圃里,茁壮的草木正在夜色里散发悠悠香气。逢苏云微笑站起来,“很晚了,小茹你去值班室早点休息,我走了。”
        沈小茹忙抢在前面开门,说:“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逢苏云点点头,拍拍她肩膀走了。
        沈小茹第二天早上看到夏东的时候很意外,对方胡子拉碴满脸疲惫,好像刚刚在深牢大狱里磨砺了一圈才回来。匆匆赶到坐在茶座里还忙着给许朗朗打电话,和声和气好言好语,说什么:放心吧我忙完了这几天就帮你准备东西,我一定不会食言我发誓我变小狗……等等。
        沈小茹听的好笑,用桌上的蛋糕把嘴塞住才没把茶喷出来。她觉得,夏东和朗朗真是一对绝配,一方话多爽利直来直去在他面前又小女生耍娇耍痴,一方沉稳老练多管闲事在她面前又低声下气甜言蜜语。
        这样一对才像是恋人+爱人的模式,将来等着他们的是幸福岁月,让人羡慕,遥望,祝福。而不会让人叹息。
        她正去叉第二块蛋糕,夏东挂了电话拖开茶杯放下公文包,说:“小沈,我想和你说个事!”
        说个事?
        上次他说个事结果搞了两套照片出来,让她心头不爽好多天,现在又想做什么?
        看到沈小茹戒备眼神,夏东忙示以坦荡荡晴朗笑容,用大哥哥兼正义保护者的口气温声对沈小茹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手上那些有关珍稀植物的资料,会帮助逢苏云平安度过非议难关?”
        三库水坝建设有重要隐患,那位已故研究人员的资料已经从很多方面验证这种可能。但‘可能’毕竟只是‘可能’,是否确实要七八年后大坝确实出了事才能验证。在没有出事之前,甚至在大坝还没有修建好之前,这种可能都‘只是可能而已’,因为同样有很多数据可以证明,修建大坝会安全无事。毕竟这种建筑在自然地理上的工程,成功和失败概率常常两者并存,如果再加上嘴皮子翻一翻,扯不清楚就扯不清楚了。
        当然,如果现在停下水坝工程,舆论一定哗然,因为余城已经在这上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市政府班子决策轻率导致重大浪费,现任市长或者难辞其咎顺利下台,或者暂时停职调到别处,都非常顺理成章。
        可这时候,如果一套证明余城地区独有的国家级保护珍稀植被,在即将被大坝淹没的地方出现,那么大坝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停工,调查,迁移改址……。夏东虽然不大懂,最近常接触,也曾听水文站老技术员说如果大坝往上游推进二十里,截流效果会更好。
        那套植被资料,简直就像给逢苏云送过来的降落伞,让她平平安安着地,顺顺利利度过危机。
        他相信有人是不希望看到这一场面出现的。
        所以夏东提议,“你把资料给我,我先报到省里去。”
        不管有没有,资料可不可靠,先弄个既成事实再说!到时候,嘴皮子上的官司慢慢打去,这边当事人都平安着陆了。
        沈小茹神情是微微愕然的,她放下手里小叉子,说:“谁给你讲我有什么植物资料的?”
        “嗯?不是张教授说你那里有吗?”夏东皱眉。
        沈小茹摇头,“人人都知道有可能嘛!我知道的也和大家一样啊!”
        嗯?
        夏东本来打算好的一系列步骤,被沈小茹这句话弄得全变成空中楼阁。他聚拢眼神探照扫射沈小茹面部细微表情变化,说:“小沈,你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
        沈小茹表情平静坦然,丝毫没有任何心虚或者慌乱痕迹,至少这会在夏东面前,他不能够一下子确定沈小茹在说谎。
        夏东觉得头痛兼头大,咳嗽一声喝两口茶,“小沈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从专业警察的角度,我觉得你如果继续保留那些东西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受害人!”
        “受害人你懂不懂?啊?就是因为手握重要证据而被消失掉的那些人。以前有很多以后也会有很多。作为朋友我不希望看到你成为其中一员懂不懂?啊?”
        沈小茹手指紧握,脸色有点点发白,夏东微笑附加协助语气:“所以你最好把它们交给我们保管,取用也方便。”
        沈小茹苦笑,“没有的东西,我怎么给你变出来。”
        “你……”夏东想自己是不是走入思维误区了,也许真没有呢?
        但他本能感觉到没那么简单:这沈小茹什么样一个人,向来谨慎细心,不到十足把握不会表态。她既然在这关键时刻和人联系,一定是确有发现。只可惜张教授出去做学术报告了,一个多星期后回来还不知道形式变成什么样。
        “你再好好想想,想好了给我打电话。还有,我会安排人暗中保护你。你放心,有我夏东在,没谁敢在我面前挑战法律尺度!”
        沈小茹想难怪许朗朗会连几个**都不要就跟着他,这小子一番宣言还蛮感动人的,至少信心斗志之类让人体力倍增的东西,可以被他间接影响成正值。
        从茶楼回家,沈小茹把自己扔到床上,但奇怪的是困意迟迟不至。许朗朗给她打电话问她有没有空陪自己看婚纱,她就拎着小包出了门。婚纱一套套流云一样在眼前晃过去,沈小茹认真评析,末尾选了一套两人都比较满意。许朗朗要请她吃饭,沈小茹拒绝说还要回去补瞌睡,回去路上自己买了个面包边走边咬。有人叫她一声‘沈小茹’,她答应着回头,却发现自己听错了。
        街市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沈小茹有那么一会儿,觉得自己已经迷失在道路之中。她一边想着浪费粮食不好一边把面包丢进垃圾桶,袖手站在大幅的广告牌下抬头仰望,思忖这会如果牌子落下来,会不会有夏东承诺的保护人员冲出来,像大片里那样飞檐走壁把自己救走。摸出手机看看,又想自己这会可能通讯通信全被监控,有人想威胁自己,或者自己想威胁人,都会被一一记录在案。
        自己的重要价值在今早上一番谈话之后,开始具体生动起来。
        沈小茹在想:交还是不交?
        最早发现这些资料时她确实激动了一下,因为这可以把宋河行为对逢苏云的影响力降低到最小。但和老太太几次通话后,她发现那位老技术员的死因,越来越不明不白,昨晚又查了一夜档案文件,她几乎可以笼统的推断出事情全貌。
        她并没有宋河那样的野心和打算,踏着逝去人的尸骨往上爬她还做不到……
        但逢苏云好像和技术人员的意外事故没太大关系,没确定证据前池鱼之殃也不好……
        罢了罢了,皮之不存毛将附焉?回去睡一觉等下午上班就把资料交给逢苏云算了!
        反正,跟着逢苏云总比跟着宋河好。
        靠在报亭边看报纸的两人见那边那个女子低着头在广告牌下站一阵子,又来回踱了几步,正疑心她是不是在等人,却见她猛地把拳头在手上砸一砸,满面笑容的转身走了。
        虽然神神叨叨,但也有可记录的价值,两人在本子上做了记号,继续跟上去监控加保护。
        沈小茹回家迷迷糊糊刚睡着,就被电话铃声惊醒,小于的声音磕磕绊绊:“小茹姐,市长被纪委的人带走了,副市长叫你快点过来……”
        沈小茹两眼发晕套上衣服冲下楼,路边小店里正在播报即时新闻:“我市三库水坝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相关调查正在深入进行……”电视上出现正在修建的大坝远景,初期导流口玉龙翻滚银浪飞溅,映衬远近郁郁青山,风光十分秀美。
        沈小茹从人堆中撤走,听到四周响起此起彼伏惊讶错愕声。她想:宋河的动作未免太快了,简直让人措手不及。也不知宋河昨晚回去做了什么,在她忙着查资料找线索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动手。沈小茹本来推测他还会再等等,至少目前风向不是很明显,证据还很牵强,他这么下手也不怕引火反噬?
        这只能说明一个可能,那就是上面有些人的耐心已经有限,或者吴部长施加的压力他们快扛不住了。这种东西风之间的纠葛对阵,局势变化往往只在瞬息之间。而她手上的资料只能帮逢苏云掩盖矛盾提供着陆伞,根本不能直接去帮她辩护,交不交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刘副市长暂时代行市长职务,在外开会的郑书记明日将乘机赶回,秘书处各个工作人员开会重申保密纪律。沈小茹还必须整理报告相关工作给刘副市长知晓,而晚上省纪委的人就要到了。
        尽管领导们都和蔼安然,并屡屡示意大家这不过一点小小的波折,人人都会遇到,就算遇到了也不一定真有什么问题,说明白了就还是好同志好领导好战友。所以大家要保持镇定继续有条不紊。
        但大家哪能不暗中惶惶?逢苏云上来后机关提了不少新人上来,论资排辈什么的都暂时往后站,虽然老同志有非议,但年轻人拥护她的不少。现在她出了事,难免有点人人自危。
        大半日交接众人精神都高度紧张,失手打落东西弄撒文件的小意外屡屡发生。沈小茹还算比较镇定,盖因她心里头老早就揣测有这一天。好容易到晚上各项事务都准备的差不多,大家都在静等省纪委人员大驾光临。
        沈小茹跟着几个秘书在会议室呆着,美其名曰准备省纪委开会的场所,其实大家这会在一起都为了避嫌。沈小茹一天没吃啥又忙了一天精神高度紧张,这会已经累的不行,小于扯她到一边沙发坐,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她。在她心里觉得小茹姐十分倒霉,曾经的市长身边红人现在必然跟随市长出问题而前途堪虞。小于决定用乐观精神感染一下对方,于是悄声说:“别管那么多,得过且过。”
        沈小茹笑笑,看见茶几上有最新的橘省晚报,顺手拿起一份打开——看看时事评论新闻甚至热线边角余料,也会别有收获,这是她从当年江城电解铝厂事件学到的一点技巧。于是她很快就在社会副版看到了一条交通快讯,那上面说的是某辆轿车在高速上被不良肇事车碰撞,车主昏迷而肇事者逃逸。快讯上有被撞车的车牌号,沈小茹仔细看了一会,心头有些发紧,她记得张教授在备案上就有辆这个牌号的车子,天知道是不是意外……
        或者自己太过于草木皆兵,沈小茹倒杯茶慢慢喝心里寻思:不知夏东派过来的那些保护人员还在不在,既然逢苏云那边问题已经浮出水面,自己手上的资料就不重要了,就是交出去也只有留给下届政府领导挽回形象使用。
        下届备选人物是谁?
        本地的刘副市长挺像,空降也有可能……,但不管哪一派,自己作为逢系人物,都会被尽快安排闲职打发走掉。
        走掉好!早走早好!
        沈小茹发现自己无比怀念以前在小公司起早贪黑,披星戴月的生活。
        夏东这边刚和省里头联系过,就在电视上看到新闻,葛局长叫他过去,问:“你说最近张绍同雇凶一案有新发现,真正的幕后指使人找到了吗?”
        夏东心想局长这话问的可真是时候,恐怕逢苏云这边是焦头烂额疲于奔命,再也没法应付了。他低调回答:“发现了一些新情况,不过资料不够准确,我看还需要找当时的当事人宋河再了解一下才行。”
        “好,尽快去办罢!再给你三天时间。”
        夏东悻悻然出去,想葛局长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一扑就要抓个钵满盆满回来。
        敲敲门转动把手夏东悠哉哉进了办公室,宋河在桌后抬头神情冷淡,“夏队长,早上你电话打的很及时。”
        夏东装作没听懂对方语意里头的嘲讽,说:“不客气。”
        宋河把手里签字笔放桌上,靠椅背上淡定瞧他:“可惜你还是晚了一步,建议你下次第一眼看到我就立刻打电话求援。”
        一股恶气从脚底透上脑门,夏东哈哈一笑:“宋处长总对自己高估,你难道没听说聪明人都死的早?”
        宋河无所谓的笑,“别人我不知道,但夏队长一向都是聪明人。”
        如果可以,夏东想立刻用拳脚开战,但事实是根本不行,他只能耗费时间和宋河废话,眼睁睁看对方一步步迅速接近目标,而自己耗费力气徒劳无功。他只需要一点点机会,哪怕是一点点可能……
        兜里手机和宋河桌上电话同时响起:
        “逢苏云吞服大量安眠药自杀,正在医院抢救”
        看着宋河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并站起来大步冲出去,夏东想:刚以为宋河动作快,没想到还有人动作比他更快!
        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狠!
        www.mpzw.com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