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接下来的时间异常难熬,每一分每一秒都被无穷无尽的痛苦拉扯得万分漫长。大文学www.dawenxue.net那些狱卒真的是刑讯老手,最擅长的就是如何令一个人感到深刻的绝望。你觉得已经痛苦到顶点,却原来下一次更加痛苦,你以为自己立刻就要死了,转瞬又无奈地清醒过来。
        塔达疯狂地崇拜古老的刑讯用具,针笼、血钉、倒挂金钟、电刑等等,有的样式简单,有的看上去就狰狞可怖。无论哪一种,都能让人陷入极度的狂乱和刺骨的疼痛当中,无法自拔。
        劳特饶有兴味地欣赏着蓝廷在一样又一样的刑具中辗转挣扎、强忍痛楚。看着那具年轻的躯体,被一点点撕裂碾碎,伤痕累累。
        整整十二个小时,到最后蓝廷除了脸和脖颈,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就连手指的每个关节,都被刑具压榨得肿胀发紫,足底也被铁刷刷得鲜血淋漓。
        行刑的狱卒已经换了三批,都很疲惫,这本来就是个体力活。塔达决定休息一下,但不能让犯人好过。他命人点了好几个大火盆,全都拢在蓝廷周围。热浪一阵一阵扑面而来,犹如身处火海,距离刚好,让犯人充分感受到炽热滚烫,却又不会灼伤。
        蓝廷被高吊起来,全身重量都悬挂在两只手腕上。长时间的刑讯和失血早已使他口干舌燥,四周火焰的灼烤更令得他连呼吸都是万分困难。汗水混着血水一滴一滴落下去,不过片刻就在脚下汇成一洼水渍。
        劳特睡了一觉,吃过早餐,神清气爽地又回到刑讯室。那些狱卒都躲在门口,彼此嬉闹取乐,见中校长官走进来,连忙立正站好。
        塔达也刚刚睡醒,小步跑过来:“中校。”劳特点点头:“怎么样了?”
        “还在里面。”塔达命人打开牢门。
        无边的热浪夹杂着地牢的腐臭,一下子席卷过来,劳特呼吸一窒,不由自主皱紧了眉头。塔达极有颜色地忙倒了杯冰水,劳特抿了一口,走进去。
        蓝廷低垂着头,似乎人事不知。塔达狠狠揪起他的头发,迫使他扬起脸,干裂的嘴唇和苍白的脸色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火光下。
        塔达问:“挺舒服?”
        蓝廷费力地睁开眼睛,微微张开嘴,喉结滚动了几下。劳特在后面说:“给他。”塔达接过劳特喝剩的半杯冰水,在蓝廷面前轻轻一晃,冰块撞击玻璃杯的声音清脆动听。他不怀好意地把杯子贴在蓝廷的脸上,让对方充分感受到沁人的凉意:“喝下去就不会这么又热又渴了。我们商量商量,你说出军事部署,我给你水。”
        蓝廷急促地喘息了几声,似乎已经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无穷而琐碎的折磨。塔达举着杯子等着,他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不能着急,这个年轻人快挺不住了。大文学www.dawenxue.net塔达的视线扫过蓝廷修长的身躯,心里恶狠狠地想:等他招供,我一定要第一个享用他!
        果然,没过多久,蓝廷有气无力地说了几个字:“长河……淮委……”塔达没有听清,凑过去问:“什么?说清楚点。”
        蓝廷又喘了几口粗气,低声说:“长河的部署……联防军……”塔达忙将耳朵凑到蓝廷的嘴边:“快说!”连劳特都直起腰注视着。
        忽然 “啊——”的一声惨叫,塔达的耳朵被蓝廷用尽全身力气咬个正着,杯子“哗啦”落在地上,摔个粉碎。塔达疼痛难忍,拼命对蓝廷连踢带打,蓝廷死死咬住就是不肯松口。周围的狱卒全慌了神,纷纷冲上前,有的拉塔达,有的用皮鞭棍棒狠命抽打蓝廷。牢房里乱成一团,好不容易蓝廷松开口,居然咬下塔达半边耳朵。
        塔达手捂着耳朵厉声惨叫,鲜血淋漓气急败坏。劳特“霍”地站起身,愤怒地盯住蓝廷。蓝廷吐出口中肉块,竭力昂起头,看向劳特:“没有水,血……也是……一样……”说完不可遏制地大笑起来,真难以想象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笑得出来。只是他被刑讯太久,笑声空洞干涩,笑了两声就开始不停地咳嗽。
        劳特几步冲上去,狠狠给了蓝廷一拳,蓝廷仍是笑,一边咳嗽一边笑。
        劳特正要再打,走廊里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极为高亢的男人的嗓音响起:“听说劳特中校又要立功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中校先生太不够意思了。”
        蓝廷猛地一抬脸,眸子里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随即深深地低下头。劳特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仿佛刚吞下一只癞蛤蟆,随即转过身,已是笑容满面:“原来是霍维斯厅长,好久不见啊。”
        一个男人懒懒洋洋地踱了过来,他年纪不大,不会超过三十。黑色的头发,微卷,略长及肩。穿着一身军装,也是中校军衔。不过找遍三大帝国,估计也不会有人能像他一样,把明明威武挺括的军装,穿成这样懒散——外面的衣服扣子全开了,只是随便披在身上,里面衬衫的纽扣解开了一大半,稍稍一动就露出宽阔光洁的胸膛。没有系皮带,脚步拖沓而沉重。只有一双手上的白色手套,戴得十分齐整,崭新雪白。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极为漂亮的少年,紫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
        这个男人还没走进刑讯室,就难以忍受地皱紧了眉头,从兜子里摸出一方熨烫折叠得极为平整的手帕,用力掩住口鼻,瓮声瓮气地抱怨:“太难闻了劳特,你怎么能受得了?”
        劳特微笑:“你可以不用来,霍维斯。这么肮脏的地方,污染我一个人就够了。”
        霍维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他的说话声音很高,甚至有点尖锐,笑声也是如此,在封闭的狭小空间里,格外刺耳:“劳特你真会开玩笑。不管怎么样我也是情报厅厅长,说来这刑讯也该归我管。只不过我不愿意常来而已,但只要你开口,没说的,我一定竭诚效劳。大文学www.dawenxue.net”
        “这是军部的事,霍维斯,我抓到的是敌军的人。”
        霍维斯耸耸肩,完全不理会对方话中拒绝的含义,大摇大摆走近蓝廷:“这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队长?叫什么来着?啊,蓝廷。”他旁若无人地自问自答,伸出两根手指拈起蓝廷的下巴,往上一抬,仔细端详。
        蓝廷闭着眼睛,像是昏过去了。霍维斯一边惋惜地摇头一边说:“啧啧啧啧,劳特,不是我说你,还用这种落后的审讯方式,太过时了。你瞧把人弄的,这么凄惨,听说明明长得很美嘛。”他低头看了看被弄脏的手套,厌恶地摘下,扔给那个紫头发的少年,“快点把火盆都撤了,弄得气都喘不上。”
        这也是中校,得罪不起,狱卒们连忙撤了火盆,牢房里的温度好多了。劳特面色阴沉,默不作声。
        霍维斯四下扫了一眼,直奔角落里的高背椅子,堂而皇之地坐下——那明明是给劳特准备的——紫发少年立刻为他戴上新的白手套,似乎慢上半刻他的手就会被肮脏的空气玷污一样,又为他点燃一根雪茄。霍维斯吸一口雪茄,慢条斯理吐出个烟圈,声调拖长而傲慢:“劳特,论刑讯你可比不了我了,**的疼痛很多时候并不能使一个人真正屈服,而且还毫无美感。你得驯服他,在这里,还有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和胸口。
        劳特冷笑:“是啊,驯服之后都变成你的X奴隶了。”眼光掠过紫发少年,“于军情毫无贡献。”
        霍维斯无所谓地一摊手,装腔作势地说:“没办法啊劳特,捉来的全是低级军官,什么都不知道。除了□的声音更动听,伺候我更有热情之外。啊,战俘营里人数太多了,你手下的玩物也足够了,不差我那几个。”
        他开始厚颜无耻地当众谈论手下那些奴隶的床上功夫,劳特铁青着脸,不得不打断他:“霍维斯,你特地跑过来不是为了炫耀的。”
        “当然。”霍维斯一指被吊着的蓝廷,“这个人,我正好拿来练练手。”
        “他也只是个低级军官。”
        霍维斯大笑:“行了劳特,在我面前还装什么?独立行动队的队长是低级军官?好,虽说他只是个上尉,听说也是费了你很大力气才捉到的,如果这也算小人物,你的手下未免……哈哈。”
        劳特脸上的肌肉又抽搐了一下,冷冰冰地说:“我的士兵都是勇敢的战士,正因为是他们捉到的,我才不能给你。”
        “劳特,我是情报厅厅长,我有审讯犯人的权利。虽然我对这项权利并不太在意,不过谁让他是个美人呢?哈哈。”
        “不好意思,这种权利我也有。”
        “可你已经审讯过了呀。”霍维斯故作诧异地看看蓝廷,再看看劳特,“似乎……结果不大美妙。啊,塔达,你怎么了?耳朵受伤了吗?”
        劳特愤愤地盯了塔达一眼,低声斥道:“滚出去!”塔达捂着耳朵苦着脸溜出了门。
        霍维斯弹弹烟灰,略想了想,说:“劳特,不如我们打个赌,我输了,立刻就走,赢了么,人就得归我。”
        “打什么赌?谁都知道霍维斯厅长,是赌桌上的高手。”
        “不不不不,不用那么麻烦。”霍维斯拿出一枚硬币,向空中一抛,又接住,“字还是人头?”
        劳特冷哼:“太幼稚了。”
        “怎么会?这是最快也最简便的方式,我猜是人头。”
        劳特目光闪了闪:“硬币是你的,说不定两边都是人头。”
        霍维斯叹息一声:“你总是不肯相信别人。嗯,要不这样……”他对站在一旁的科托一摆手,“侍卫官,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科托上前一步,目不斜视:“愿意为您效劳,中校。”
        霍维斯把硬币递给他:“喏,你拿着,握紧拳头伸出来,让我们猜猜在哪只手里?”
        科托没有立刻接过,而是扭头看向劳特。劳特知道霍维斯既然来了,绝对不肯善罢甘休,更何况他说得没错,情报厅的确有审讯犯人的权利。劳特沉吟了一下,轻轻点点头。
        科托接过硬币,在身后换了换手,握紧拳头伸到身前。50%的几率,劳特想了想,刚要开口,却听霍维斯似有意似无意地说:“科托,劳特中校最忠诚的侍卫官,你可别向自己的长官乱使眼色哦。”
        劳特转头说:“霍维斯,你先猜。”
        “那怎么行,您可比我年长。”
        “免得科托有向我使眼色的嫌疑。”
        “哈哈,怎么可能。”霍维斯夸张地大笑,“整个帝国都知道,您是最公正的人。”
        “所以,更得请你先猜。”
        霍维斯耸耸肩,很随意地说:“那好。”他没有急于开口,目光直直地盯着科托,足足有三分钟,以至于科托险些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刚要伸手去擦。霍维斯忽然说:“左手。”
        科托愣住了,忍不住看向劳特。霍维斯挑挑眉,说:“让我们看看。”
        科托只好摊开手,左手掌心里,静静地躺着那枚硬币。
        “啊哈。”霍维斯大叫一声站起来,一把抢过硬币,“好运硬币,我得留着。”回头对劳特道,“真不好意思,人我得带走了。”
        劳特脸色很难看,他说:“这个人牵扯到军方的下一个战略部署,如果他能招供的话。”
        “如果他能招供的话。”霍维斯加重语气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事实上他没有招供,再拷问下去就得残废了。劳特,我还不知道你吗?拷打之后呢,你先玩玩?还是塔达?扔给狱卒,还是新兵营?太可惜了,劳特,太可惜了,简直就是资源浪费。你永远也不会看到这样的美人哭着求你干他的表情。”他低头凑到劳特的耳边,轻声说,“肯定比海亚王子更美。”
        劳特像被锥子刺了一下,猛地回身:“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霍维斯举起双手,一副息事宁人的表情:“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劳特深吸口气,对狱卒大声命令:“把犯人解下来!”
        “谢谢了。”霍维斯怪腔怪调地说,“麻烦帮我拖到马车里,我可没带那么多人手。”
        霍维斯的马车就停在战俘营门前。他是极为讲究享受的人,无处不奢华,连马车都是繁城最大最宽敞的。外面装饰着繁复的流苏,冷眼看上去明明是黑色的,却在阳光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马车套着六匹膘肥体壮的骏马,比繁城最尊贵的海亚王子的马车还要多出两匹。
        劳特命人把遍体鳞伤神志不清的蓝廷扔到车上,对霍维斯敬了个军礼。霍维斯散散漫漫一抬手,算是回礼,在紫发少年搀扶下坐进了马车。
        六匹骏马拉着豪华马车招摇过市,不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劳特狠狠地啐了一口,像甩掉一块恶心的泥巴,咬牙切齿骂一句:“到处发情的烂尾巴孔雀!”一回身,叫科托:“备马车,进宫。”
        霍维斯一登入马车,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他长长地吁出口气,手指按住眉间,像是刚打了一场劳心劳力的硬仗,身心疲惫。“他怎么样,克兰?”霍维斯问,声音全然不是在地牢里的轻浮高亢,反而低沉而喑哑,显得十分持重。
        紫发少年小心翼翼抚摸过蓝廷身上的几个重要部位,说:“只是皮外伤,也许伤到了筋骨,不过骨头没有断裂的情形。”
        霍维斯张开手掌撑住额头,似乎陡然放松下来,喃喃自语:“幸好来得及……”
        “主人,你说什么?”克兰问。
        霍维斯摇摇头,直起身子,刚才还放肆浮夸的面容,因为沉静的神色,竟然显得有些冷峻:“先回去再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