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霍维斯的府邸,在繁城的东南角。大文学www.dawenxue.net他喜欢享受和有品位是出了名的,这里环境最好,远离繁闹的市中心,清净优雅。府邸原来是某位大公的豪宅,大公进入京都,离开繁城。换成霍维斯,他把整个府邸彻彻底底整修一遍。
        马车迅速穿过长长的林荫道,绕过院子当中巨大的喷水池,停在门前,几个少年列成两排。霍维斯还有一个名号极为显著,那就是好色。他热切地喜爱美少年,府内所有服侍的人全是十五岁到二十三岁之前的男孩,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五岁。用霍维斯的话来说,男人一过二十五,就成了老化的橡胶,又硬又韧,毫无美感。他还非常喜新厌旧,身边所有的侍从,换掉一批又一批,除了身边这位克兰,不过据说也只是因为使唤的时间太久了,只当个下人服侍而已——克兰二十岁以后,霍维斯就再也没上过他的床。
        霍维斯的好色,和繁城保卫队队长莫顿的专情一样有名,他们的轶事常常是上流社会闲聊的谈资。莫顿队长又用什么巧思讨好他那个情人啦,霍维斯又开始宠爱什么类型的少年啦。听说霍维斯家里有满满三屋子的TJ用具,用整整一层作为TJ室;又听说府邸下面偷偷建了两层地下监牢,专门用来惩罚那些极为倔强极不听话的奴隶;听说霍维斯是那些古怪俱乐部的常客,其专业手法,连繁城最老道的TJ师都自愧不如;听说他每天晚上都要宠幸不同的男孩子,而且至少三个……名媛淑女们用小巧的扇子遮住羞得红红的脸,可又竭力装作若无其事,躲在一旁偷听下去。好,霍维斯其实比那个一心一意的莫顿更有诱惑力,谁让他看着你时,眼光如此深情,说起话来又那么动听。
        克兰摆手叫两个少年把蓝廷抬进去,战俘伤痕累累的样子让几个下人也吃了一惊。霍维斯快步走上梯,大声命令:“克兰,给你两天时间,明天晚饭后,我要他出现在我的床上。”
        克兰有些为难:“主人,他受了很多刑,恐怕……”
        霍维斯蓦地停住脚步,回头微笑,语气温柔,却是不容置疑:“那你想让我等多长时间呢克兰?就是明天晚上,你把他送到我房间里来。记住,让他恢复点元气,我可没有什么兴趣玩弄一具尸体。”
        克兰连忙诚惶诚恐地鞠躬:“是的,主人。”
        霍维斯满意地点点头,加快脚步“咚咚咚”地上了二,同时一迭声地吩咐:“给我备下洗澡水,我要好好洗个澡,地牢里真脏。敏特和弗莱进来服侍我。”身后两个少年眼睛一亮,受宠若惊地齐声说:“是,主人。”不理会其他少年嫉妒的目光,喜滋滋地随着霍维斯进了卧室。
        蓝廷觉得自己快死了,身上像被火舌灼烤,又痛又热,焦渴难当。恍惚间,又是那片一望无际的密林,敌人四处搜索的声音越来越近,可以清晰地听到犬吠,偶尔一声清脆的枪响刺破黎明。蓝廷躺在草地上,似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饥渴到极点反倒失去痛苦的感觉。他隔着茂密的枝叶,隐约可见一点点的光亮,但是看不到天空。晨曦的光一缕一缕地照进来,像天使的微笑。
        也不错,他想,虽然没死在战场上,可想必已经把追兵都引到自己这边来了。他费尽所有力气,拉开***的保险,举起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枪里还有最后一发子弹。“真正的军人,是不会做俘虏的。”母亲坚定地站在自己面前,“蓝廷,如果你战死沙场,我不会悲伤,只会感到骄傲!”
        是啊,妈妈……蓝廷无声地笑笑,只要轻轻扣一下扳机。大文学www.dawenxue.net
        ——这时,他闻到一股刺鼻的辣味。
        “毒气!”他猛然警觉,但已经晚了。身体极度的虚弱使他早已丧失了对外界些微变化的敏锐力,一旦发觉时,毒气早已渗入毛孔。蓝廷身体发软,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掉到地上。他眼前发花,慢慢闭上了眼睛。
        一片漆黑之后,耳边响起的居然是那个懒洋洋的声音:“你又输了蓝廷,可见拥有贵族血统,也不过如此嘛。”这个声音太久没有听到,却仍然让他难以忘记,痛恨得咬牙切齿。他用力拭去唇边血迹,看着那人一副嘲弄戏谑的神情,故作姿态地向躺在地上的他伸出一只手。蓝廷突然挺身而起,利刃疾挥而出,刃锋在空中划出一道锐利的弧线,这时他才听到场边老师的怒斥:“蓝廷,住手!”已经晚了,那人错愕了一下,紧接着他感到鲜血飞溅到脸上,一阵灼痛。
        蓝廷蓦地睁开眼睛。四周很安静,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才明白自己刚才是在做梦。他没有动,用余光打量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似乎正是傍晚,屋子里很暗,却没有点灯,夕阳的余晖透过白色的窗纱照进来,令眼前的一切都带上一种金黄色的迷蒙的温暖。
        这里是个有钱人才能居住的地方,蓝廷想,而且他还很讲究享受。床很舒服,被子松软轻薄但非常暖和。很久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蓝廷几乎要缩进被子里再来个回笼觉。
        就在这时,一种野兽般的直觉牢牢擒住了他。蓝廷一转头,直直对上斜对面黑暗的角落,那里隐隐约约有个坐着的人影。蓝廷“腾”地坐起来,身上肌肉顿时紧绷,全面戒备。他眯起眼睛,低声喝问:“谁?!”
        “啧啧啧啧,连一向引以为傲的敏锐力,都变得这么弱了。蓝廷,你在前线做的是伙夫还是勤务兵啊?”随着嘲讽的语气,那人施施然站起来,缓慢而优雅地踱到床边。
        “霍维斯,果然是你。”就算全身伤痛依旧,蓝廷也绝对不会在这个人面前有丝毫示弱。他一把掀起被子跳下床,笔直地站着,冷笑:“我即使在前线只负责挖战壕,也比你躲在后面袖手旁观的强。”
        “不不不。”霍维斯悠然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你太低估情报工作了,我们付出的努力和生命,绝对不比在前线的战士少。”
        “别人肯定是,但你我可不能保证。接受特训的时候,你就偷奸耍滑,酗酒好色,除了躲藏在暗处免受池鱼之殃,你还能做什么?”
        霍维斯凝视着蓝廷好一会,突然一笑:“那么多年的事情你还念念不忘,蓝廷,没想到我给你留下的印象能这么深刻,真是令人感动啊。”
        “是啊,真深刻。”蓝廷傲慢地斜睨着他,“以至于这么年再见到你,仍然感到恶心。”
        “恶心也可以,总比毫无印象的好。”霍维斯含情脉脉,意味深长地说,“只要能在你的心上留下一点点位置,我死都愿意。大文学www.dawenxue.net”
        “我可不愿意。”蓝廷瞥他一眼,“在我临死之前居然能看到你,真是生命中的大不幸。”
        “死?”霍维斯笑,“怎么会死?有我在,你只会更快乐地继续活下去。”
        “算了。”蓝廷几步走到霍维斯刚才坐的位置上,端起面前那盘蓝莓,毫不客气地大口吞咽,含糊不清地说:“拿出来,吞毒、***,或者静脉注射。”
        霍维斯坐到他身边,看他略带孩子气的一勺一勺往嘴里塞蓝莓,好像从来没有吃过似的:“你就这么想死吗?方法还不少。”
        “又能怎么办?”蓝廷耸耸肩,谈论生死像谈论去什么地方旅行一样,“蓝氏家族的人,绝不能做俘虏,要死也得死在战场上。我没有饮弹自尽,只是个意外,这种错误不会再有下一次。”
        霍维斯沉下脸,嗤笑:“不做俘虏?真是不知所谓的愚蠢坚持。”
        蓝廷“当”地扔下银勺,面容冷得像冰:“我发现跟你一点也没有共同语言,霍维斯,无论价值观和人生导向,我们都太不同了。我从来不认为,在战场上为祖国流尽最后一滴血,能称之为愚蠢。”
        “是啊。”霍维斯拖长声音,怪声怪气地说,“枪口对准太阳穴,轻轻一扣扳机,‘砰’——以后的事情都不再和自己有关,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精彩更简单的?还可以谋得一个英雄的称号,太完美了。”
        蓝廷“霍”地站起来,眸子里怒火汹涌:“去你X的霍维斯,你要再敢说出这样一句话,我揍得你满地找牙!”
        霍维斯完全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抱着手臂仰头看向蓝廷,调侃地摇摇头:“以一个刚受完酷刑的战俘来说,你恢复得未免太好了。”
        “的确不错,足够将你……”蓝廷忽然顿住,他大口喘息几声,艰难吐出两个字,“蓝……莓……”身子软软滑倒。
        霍维斯抢上一步接住他,轻笑:“许多年没见,还是这么贪吃,在战场混过,似乎更加变本加厉。”蓝廷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凝聚不了,被霍维斯抱在怀里,放在床上。他羞怒交加,又愤恨又懊丧。该死的蓝莓!
        “别这样。”霍维斯温柔地拭去他唇边蓝莓的汁液,“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把你这个可爱的弱点告诉其他人。”
        “你这个混蛋!”蓝廷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霍维斯修长的手指落在蓝廷睡衣的纽扣上,一粒一粒地解开。
        “你要干什么!”蓝廷惊骇地挥起手臂抵挡,只可惜那几下柔弱得连只苍蝇都轰不走。霍维斯对上蓝廷的眼睛,拇指肚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低声说:“你知道吗蓝廷,死并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受尽屈辱和***,面对的只有折磨和苦难,还要满怀希望,坚定信念,继续活下去。”他说得异常温柔,语重心长,可惜蓝廷充耳不闻,突然一偏头,要去咬霍维斯的手,却被他躲开了。
        蓝廷怒视着他:“霍维斯,你要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一定一口一口咬死你!”霍维斯直起身子,笑了一下,似乎有些苦涩。他从怀中抽出一根黑色的布带,绑住了蓝廷的眼睛。
        身子动不了,又什么都看不见,蓝廷的其他感觉变得异常敏锐。赤果的肌肤紧贴在爽滑床单上的凉意,霍维斯脱去衣服的声音,还有针头注射手臂肌肉的刺痛,他听见霍维斯紧贴在耳边说:“这东西会让你很舒服的,蓝廷。”
        他咬紧牙关,用尽平生最大的勇气,才没有开口求饶。刚开始他任霍维斯来回摆弄,一声不吭,可一刻钟以后,药劲就上来了。情YU像扑不灭的火焰,又像涨潮的海水,一浪一浪无法遏制。那一夜过得很疯狂,也很屈辱,以至于蓝廷在以后的很长时间,不想再提起。或者说,他也并没有清楚地记得什么。霍维斯似乎很温柔,又似乎很粗暴,无论哪一种,他只能被迫承受,像一只孤舟,在奔涌的海浪里辗转逐流,直到最后陷入一片黑暗……
        翌日上午,一辆简易轻便的马车停在霍维斯府邸的门前,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下来。他身材很高大,浓密的深棕色的头发,面容刚毅,似乎不苟言笑,目光甚至有些冷酷。克兰早已等在门口,上前深深地鞠躬:“早上好,莫顿队长。”
        莫顿冷冷地瞥他一眼,问道:“霍维斯呢?”语气硬邦邦的,像在敲击花岗岩。
        “他在卧室。”
        莫顿再不理会那个紫发少年,风一样卷进府里,克兰连忙跑上前带路。
        一推开门,莫顿立刻闻到一股浓重的情YU气息,他不耐烦地皱紧眉头,四下打量一番。当中一张宽大的床,围着厚重的幔帐,看不见里面的情形。霍维斯依旧懒洋洋地,坐在软绵绵的沙发里。头发凌乱,随意披着一件真丝晨褛——在莫顿眼里,真丝是最不实用的东西,出奇的昂贵、易皱、难于打理,霍维斯偏偏喜欢,只因为够舒适。晨褛是墨绿色的,更衬得霍维斯肌肤极白,近乎病态。他的手上戴着洁白的手套——在莫顿的眼里,这个男人无时不刻不带着手套,像一种强迫症。
        霍维斯抬起眼皮看了看莫顿,慢条斯理地拈起面前的酒杯,轻轻啜饮一口。“这么早啊莫顿。”他懒散地打着招呼,声音因为一夜的纵YU过度而显得暗哑。
        已经11点了,还叫早?莫顿觉着这个男人真是难以理喻,他一向雷厉风行,不愿在无聊的对话中浪费时间,直接说:“那个犯人呢?我要把他带走!”
        “我还没有审完哪。”霍维斯半真半假地抱怨,“你太性急了。”想起什么似的一笑,“不过这小子味道真不错,够味,够劲,哈哈。”他对着莫顿睒睒眼,“要不,你尝尝?”
        “我只是来执行公务。”莫顿淡淡地说,“请你把人快点给我。”
        “那也不用这么性急嘛,毕竟他只是刚被刑讯,还没有正式进入战俘营,还没有成为你的负担哪。”
        “实话实说霍维斯,我对你不大放心,上一个战俘也是如此,听说都快招供了被你硬拉回府里,结果被玩弄得一命呜呼。”
        霍维斯惋惜地叹口气:“没办法,谁叫那小子身体那么弱,其实我还没开始TJ呢。你也不必这么紧张,我改进很多了。”
        “以防万一。”莫顿毫不让步。
        “好好。”霍维斯叹口气,为莫顿的不解风情而遗憾,一指当中的床,“就在里面,你看看。”
        莫顿上前掀开幔帐,正看见只腰间斜搭着被角的蓝廷。年轻人似乎已经昏过去了,双手被紧紧绑起来吊在床头,满身满床尽是干涸的血迹和白色的JY,赤果果的强BAO场景。
        莫顿对属下一摆手:“带走。”
        “慢着!”霍维斯叫住他,“这小子很好,我还没玩够。莫顿,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的规矩你该知道,在我没有玩厌之前,谁都别想碰他一下。”他对着莫顿一举杯,“古怪的嗜好,我想你能谅解。”等在一旁的克兰走上去,钻进幔帐里为蓝廷草草擦拭身体,穿上一套衣服。其实床上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假的,蓝廷的伤势绝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克兰把蓝廷收拾好,又叫两个少年来抬他出去。
        霍维斯叹口气,说:“莫顿,这么麻烦你真不好意思,可我突然对这个蓝廷产生了非同寻常的兴趣。我想,你应该能明白这种感觉?毕竟,你的侍卫官……”
        “对不起霍维斯。”莫顿冷冰冰打断他,“我想这不能比较。”
        “哦,我说错话了。”霍维斯毫无诚意地道歉,“可是,好,我对他的兴趣是认真的,我一定要把他TJ成为一个最完美的奴隶。不过真的不好意思太麻烦你,毕竟你负责繁城的安全,身兼要职,这只是一个战俘而已。”
        “工作应该一丝不苟,霍维斯,现在非常时期,哪怕只有一个战俘流落在战俘营外,也能威胁到城里的安全。”
        “对,你说的太对了。”霍维斯大声地表示同意,“我真该为以前的任性表示歉意。不如这样莫顿,我在战俘营里弄个TJ室,这样就不用把人带出来了,哈哈。”
        莫顿看了他一眼:“可以,战俘营随时恭候大驾光临。”
        莫顿来得快去得也快,霍维斯没有起身相送,仿佛手中的美酒要比那个繁城保卫队队长更加吸引人。克兰紧紧关上房门,掀起一角窗纱向外看去,过一会说:“他走了,主人。”
        霍维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低下声音:“立刻送消息过去,蓝氏家族的继承者没有死,已被关进繁城战俘营,身份尚未暴露,请速组织营救。”
        “是。”克兰沉吟一下,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么?”霍维斯垂着眼睑,把玩手里剔透的玻璃杯。
        “主人,你昨晚对蓝廷少尉……我怕……”
        “你怕他遭我迷J会自杀?”霍维斯淡淡地说,“你放心,他不会的,他还没有一口一口把我咬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