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也不知过了多久,走廊里传来一阵阵皮靴踏在水泥地面的“吭吭”声,一个人大声呼喝:“放风了放风了,都他X给我滚出来!”
        紧接着是哗啦哗啦钥匙撞击的声音,牢房门被逐个打开的声音。大文学www.dawenxue.net一个矮胖矮胖的军官带着一个狱卒走到蓝廷所在的老房门前,那个狱卒开门,胖军官对着他们喊:“滚出来滚出来,他奶奶的放风啦。”
        屋子里的人像一群木雕泥塑突然有了活气,一个一个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地向外走。一边走一边跟胖军官开玩笑:“胖艾迪,今天怎么晚了?”“昨天晚上去哪疯啦?早上没起来。”多维补充一句:“被人干得起不来。”囚犯们大笑。
        “去你X的臭狗嘴。”艾迪靠在墙上分辨,“我干别人。”
        “得了你。”多维不依不饶,对其他战友睒睒眼,“听听你的名字,就是挨CAO的货!”众人放肆地笑。
        “滚,滚!”胖艾迪踢了他们几脚,没用多大力气,神情也没有多气恼,看样子他们这么开玩笑不是一天两天了,“都他X出去蹲着,我查人数!”
        犯人们慢吞吞地拖着脚步,狱卒们时不时踹上一脚:“他X的快点,蹲下蹲下!一群J骨头!”
        犯人们被呵斥着、驱赶着,低头在走廊两边的墙角蹲成两排,双手抱住脑袋。这还哪像帝国的战士?简直就是一群温顺的绵羊。蓝廷气得浑身发抖,眼睛里几欲喷出火来,笔直地站着,死死地握紧拳头。五个队员都没有动,跟蓝廷站在一起。
        胖艾迪看见了他们:“你们怎么回事?快点滚出来!”一个狱卒说:“新来的,喏,当中那个。”
        “他X的就是欠教训。”胖艾迪见叫不动他们,提起皮鞭挥起胳膊。
        蓝廷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顺势一拧。胖艾迪杀猪一样嚎叫起来:“放开放开!他X的快叫他把我放开!”
        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狱卒们目瞪口呆,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冲上去,跟那五个队员扭打在一起。牢房里顿时一片混乱,囚犯们纷纷站起来。胖艾迪扯着脖子大声喊:“快来人哪,犯人们要造反……”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蓝廷一拳打个满脸花,蛆虫一样爬到地上。
        尖锐刺耳的警哨突兀地响起,整层监狱都被惊动了,狱卒们纷纷跑过来支援。一些战俘加入到混战之中,更多的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地站着。
        蓝廷早抱着必死之心,腕上的铁铐当做武器,一连打翻五六个狱卒。忽然听见“砰砰砰”三声枪响,所有人吓一跳,仿佛突然中了定身咒,全都停止动作。一队持枪的狱卒趁机抢上,大声喊着:“原地蹲下,都蹲下!否则开枪了!”
        立刻又是三声枪响,囚犯们不敢再动,老老实实蹲下,双手抱头。大文学www.dawenxue.net蓝廷一眼瞥到一个中校军衔的军官大步而来,他一咬牙,猛然向前直扑。狱卒们没有想到还有人会继续反抗,齐声惊呼。
        蓝廷就是要夺那个中校的枪,即使夺不到,在这种情形下,周围狱卒为保长官安全,也会将自己击毙。不料这群狱卒早已训练有素,没有长官吩咐绝不会乱开枪。那个中校就是莫顿,见蓝廷扑过来,冷冷一笑,曲臂还击。蓝廷本来跟莫顿不相上下,但他此时身体虚弱,又带着手铐脚镣,根本不是莫顿的对手,两下就被打倒在地。
        两边狱卒蜂拥而上,将蓝廷紧紧压住。蓝廷的脸紧紧贴在地上,四肢被压得死紧,眼前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靴一步一步走进。莫顿一摆手,鹰凖般锐利的眼睛紧紧盯住被狱卒架起来的蓝廷,沉声问:“你想干什么?”
        蓝廷没有回答,突然一口吐沫吐过去,莫顿偏脸躲开,仍是大怒,狠狠抽了蓝廷一个耳光。蓝廷深深喘息一声,猛地双臂用力,居然挣脱两个狱卒的束缚,挥舞镣铐夹着风声直砸向莫顿的脑袋。谁也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竟会如此强悍凶猛,周围同时响起数下枪支推上保险的“咔嚓”声。莫顿牢牢擒住蓝廷的手腕,一脚狠狠踹到对方的腹部。蓝廷痛苦地弓下腰,被涌上前的狱卒又按倒在地。
        莫顿拔出***,拉开保险对准蓝廷的脑袋,语调并不高,但却危险得令人发抖:“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蓝廷轻蔑地笑了一下,一字一字咬着牙说:“开枪混蛋!”
        莫顿面色铁青,眸子里闪着阴冷的光,他刚要开口说话,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大笑声:“哎呀呀莫顿队长,你用枪指着我的小心肝干什么呢?难道你也对他感兴趣了?”
        莫顿一回头,正看见霍维斯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拎着一根藤杖,慢悠悠地踱过来,后面跟着紫头发的克兰。霍维斯眼睛一转,扫过众人的脸,最后把目光落在被人压制的蓝廷身上,好像这时才弄明白出了什么事,一挑眉,说:“怎么了?难道我的新玩意惹祸了?”
        “他想越狱。”莫顿收回***,不过一句对话之间,已然恢复沉静,淡淡地说。
        “越狱?”霍维斯一瞪眼睛,突然夸张地大笑,“算了莫顿,你说出来谁会信。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他越狱?难道他疯了?”
        “我看就是疯了。”莫顿后退几步,“要不你问问?”
        狱卒把蓝廷架起来,这回学乖了,仍有两个牢牢钳制住他的双腿。霍维斯饶有兴味地注视着蓝廷被鲜血润染得红得炫目的唇,半天才问道,“你想越狱?”
        蓝廷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我想弄死你!”
        霍维斯冷下脸,故意提高声音慢慢地说:“看样子,昨天没把你收拾明白,今天还得继续,你这种人,就得狠狠地吃点苦头。大文学www.dawenxue.net”他说得平常,但他们刑讯的残暴手段很多战俘都见识过,不约而同吸一口凉气。
        蓝廷恨恨地冷笑:“你TM有种就枪毙了我!”
        霍维斯却不再理他,转而对莫顿道:“真是太感谢你了莫顿队长,及时制止了他盲目的冲动,我可以把他带走了吗?”
        莫顿瞥一眼他们,有些厌恶地说:“管好你的东西。”
        “当然当然。”霍维斯笑着说,“把他押到我的办公室。”
        霍维斯的办公室在战俘营办公的顶,完全符合他个人的风格,装饰极为奢华,明亮通透的落地窗,一抬眼就可以看见战俘营当中操场上的情形。
        狱卒们把蓝廷推进来,霍维斯命他们退下。蓝廷身上的伤口全裂开了,衣服脏兮兮的,手铐脚镣都没有解下,勉力站着。
        很长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克兰轻手轻脚走过去,为霍维斯倒了一杯酒,转身出去。霍维斯没有喝,慢慢晃动着玻璃杯,看琥珀色的酒液在杯子里荡漾。
        “我以为,吃点苦头,你能老实一段时间。”不在敌人面前,霍维斯的声音总是很低沉,带着点涩涩的沙哑,有一种说不出的慵懒味道。
        蓝廷嗤笑:“我不是那种人。”
        “也对。”霍维斯抿一口酒,斜坐在宽大的办公桌上,目光飘远,“刚到集训营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别的贵族子弟因为身份的原因,生怕成为众矢之的,都很收敛低调。只有你,张狂而嚣张,锋芒毕露。”他絮絮地说着,像想起了非常久远的往事,唇边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行了霍维斯,我来可不是听你叙旧的。”蓝廷毫不客气地说。他一点也不想回忆那段时光,本来完全可以过得充实而愉快,却被眼前这个可恶的人一次又一次打压,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
        霍维斯耸耸肩膀,神色轻佻,仿佛刚才的深沉只是给人的错觉:“我告诉过你,适当的妥协非常必要。古人有句谚语,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弄得大家都不愉快,除了被打一顿吃点苦头,又有什么用?”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蓝廷提高声音,神情激动,“与其这么活着,我宁可死!”
        “啧啧啧啧。”霍维斯无奈地摇摇头,“蓝廷,你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退让。这里是战俘营,不是冲锋陷阵的战场,没有必要一往无前,监狱有监狱的规矩,你不懂可以问问多维他们……”
        “问他们?”蓝廷冷笑,“是想让我像他们一样含辱忍耻、苟且偷生?还是毫无立场地跟敌人肆意谈笑?或者像条狗一样被人呼来喝去,蹲到地上,只为能吃上饭放个风?!”他鄙夷地唾弃一句,“一群怕死的懦夫。”
        霍维斯面色一沉,那点笑意消失得无影无踪,深邃的眼睛注视了蓝廷好一会,目光甚至有些犀利。好半天才慢慢放下酒杯,起身走到蓝廷面前。
        蓝廷昂起头,和他对视。
        “懦夫……”霍维斯呢喃一般的低语,突然出手,要抓住蓝廷的头发。蓝廷下意识地偏头躲闪,同时挥臂抵挡。霍维斯顺势扯住他手腕上的镣铐,双臂用力把蓝廷扔到办公桌上。
        蓝廷痛得闷哼一声,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被摔裂了,他不停地咳嗽,刚想挣扎着爬起来。霍维斯冲上前,狠狠揪住蓝廷的衣服,猛地推到落地窗前,用力按下去。
        蓝廷的手铐脚镣撞击在玻璃上,“咣当”一阵乱响。他趴在大玻璃上,怒叫:“霍维斯你干什么?!他X的快放开!”
        “让你好好看清楚,什么叫懦夫。”和蓝廷的声嘶力竭相比,霍维斯好整以暇。声音淡漠而平静,听不见一丝怒意,手上的劲头却一点不松动,反而用手铐把蓝廷的双手死死绞在一起,让对方一点也挣脱不掉。另一只手抓起蓝廷的头发,迫使他扬起头,隔着玻璃窗望向外面,“看看,那群战俘。”
        蓝廷急促地喘息,气息在玻璃上画出一道道白雾。
        霍维斯贴近蓝廷的耳边,低声说:“看见了吗?这些都是战俘。”
        外面是战俘营当中唯一一块空地,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三面围着高墙,拉起通电的双层铁丝网。每个角落一个瞭望台,架着机枪。
        所有战俘营里的犯人,每天分成三批出来放风,每次二十分钟。今天太阳很好,耀眼的阳光将空地的所有角落映照得一清二楚。
        “这是繁城唯一的战俘营,也是普曼帝国最大的战俘营,一共关押奥莱帝国战俘三千四百六十五人,其中有三十四人,为敌后情报工作人员,暴露后被捕,关押在这里。剩下的全是战场上的俘虏。”霍维斯语调平淡,听不出喜怒,炙热的呼吸直喷到蓝廷的脸上,“按你的意思,这些人都应该自尽才对。”
        蓝廷不说话,用力咬着牙齿。
        “可你知不知道他们在这里都遭受过什么?暗无天日的囚禁、饥饿、寒冷、疾病;随时随地会受到的、死亡的威胁;对外面战况消息的闭塞,完全没有能被解救的希望;还有常常会遭受到的刑讯拷打,甚至强BAO。”霍维斯吐出一口气,“当然,有人屈服,被折磨得整个人都崩溃了,但更多的战俘选择沉默,不肯有丝毫妥协,你说,他们是懦夫?”
        霍维斯轻轻敲了敲玻璃,指着一个方向:“看到了么?那个在墙边坐轮椅的男人。”蓝廷不由自主望过去,一个中年男子坐在简易的轮椅上,抬头闭着眼睛晒太阳。身上的军装很破旧,但仍一丝不苟地系着钮扣。他忽然觉得这个人很面熟,端详一阵,不禁惊讶地说:“他是……费……”
        “对,费西朗少校,铁血团团长。很多人都以为他战死了,其实没有,而是伤重被捕。和你一样,敌人想从他嘴里得到我军在延河一带战略部署,对他进行残酷的刑讯。敌人把高速旋转的电锯悬在他的一条腿上,问了三次他肯不肯招供,结果他还是摇头,于是电锯就落下去了……”
        蓝廷猛地打了个冷战,那种恐怖的场景令他不寒而栗,好半天才干涩着喉咙问:“另一条腿也是……也是……”
        “对,也是。”霍维斯的声音毫无起伏,平淡无奇,可越是这样,越使蓝廷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难以忍受,“敌人救治了他小半个月,确定他完全清醒,于是压到刑讯室,用了同样的手段。”
        蓝廷心中悲愤难以自抑,嘶声道:“这群畜生!”
        “他是俘虏,可他是懦夫吗蓝廷?他没有自尽,甚至还要努力活下去。他说,只要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要死。他要活着,看敌人投降,看我们胜利。”霍维斯慢慢放松束缚住蓝廷的手,轻轻地说,“这要比你一颗子弹结束自己,艰难得多了。所以我早告诉过你,死不是最痛苦最可怕的事,在一些情况下,那甚至是种解脱。面对无穷无尽的苦难和摧残,还能坚持对生命的尊重、对胜利的信心、还能有勇气继续活下去,那才是最难的。”
        蓝廷沉默地站在地上,神色怔忡,变幻不定。霍维斯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拉开保险放到蓝廷面前:“如果你还想死,轻而易举,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说完,他转身推门走出去。
        蓝廷看着那把***,好像平生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他慢慢拿起来,深吸一口气,对准太阳穴。
        一闭上眼睛,眼前又浮现费西朗仰靠在轮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那种悠闲而安详的神情。那是看透生死、历尽沧桑并且问心无愧的人,在一切事情都完成之后,才会露出的神情。蓝廷一咬牙,猛地向上一抬手,“砰”地枪响了,正打在天花板上。
        克兰正守在外面,见霍维斯出来,忙上前低声问道:“怎么样,主人?”霍维斯坐下,点燃一根雪茄抽了一口,疲惫地摇摇头,刚说:“不……”突然听到里面一声枪响。霍维斯手一抖,雪茄掉到地上。他像突然被扔到冰窟窿里,浑身血液都凝固了,耳边嗡嗡地什么也听不清楚。似乎过去整整一个世纪,才听到屋子里“哗啦”轰然巨响,那是屋顶上的大吊灯掉到地上摔得粉碎的声音。与此同时,一队卫兵慌里慌张跑进来,个个举起枪,领头的叫嚷着:“厅长,厅长,出了什么事!”
        “行了行了,慌什么?!”霍维斯不耐烦地摆摆手,“都给我滚下去!”卫兵们面面相觑,见的确没什么异常,收起枪向霍维斯行礼,纷纷撤下去。
        霍维斯以手抚额,这时才觉得自己四肢冰冷,手指都在微微发抖,半天没缓过劲来。这个蓝廷!他恨恨地想,得快点把他弄走,再留在这里,自己能少活二十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