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蓝尉用最快的速度奔回家中,随手将那个还没有打开的木盒子扔给迎上来的老管家:“请放进储藏室。大文学www.dawenxue.net”老管家怔了怔,低头看到盒子上镌刻的,属于皇家的花纹印记。他无奈地看了蓝尉一眼,到储藏室打开最里面的金漆柜,把木盒子小心翼翼放进去——那里已经静静地躺了三个一模一样的,依旧保持着原貌,别说打开了,估计蓝尉都不曾再记得。
        蓝尉没时间理会这些,他整个心都被得到蓝廷消息的喜悦沾满了,大步迈上梯,直接来到恩里夫人的房间。恩里夫人是蓝振的妻子,蓝廷的亲生母亲,也是蓝尉的婶母。但自从蓝尉父亲战死沙场、刚烈的母亲服毒以殉,十五岁的蓝尉被蓝振带回帝都抚养之后,他一直称呼恩里为夫人。
        他站在门外,平缓一下激动的心情,这才抬手轻轻敲门。这是里恩夫人的书房,不经过她的允许,谁也不能随便进去。好半天里面传出里恩夫人有些低沉的声音:“进来。”
        蓝尉推门走进去,里恩夫人正坐在书桌旁,似乎刚看过什么文件,手边放着一个倒扣着的相框。她去年刚过四十六岁的生日,身材高挑,肌肤白皙而细腻,显得颇为年轻。但自从老公爵去世之后,她一直坚持穿黑色长裙,加上冰冷严肃的面容,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冷漠严厉,不近人情。
        蓝尉鞠了一躬:“夫人。”
        “有什么事么蓝尉。”
        “很抱歉打扰了,有个好消息急着要告诉您。”蓝尉语气仍然很有礼,脸上却明明白白写着亲昵和喜悦,这和在宫廷中是绝对不一样的。
        “你。”里恩夫人淡淡地说。
        “是蓝廷,夫人,我有蓝廷的消息了,他还没有死。”
        里恩夫人猛地一抬头,得到这个惊人的好消息,脸上却不见丝毫激动,而是直直对上蓝尉的眼睛,神情审慎而凝重:“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准确么?”
        “应该是准确的夫人,皇太子亲口对我说的。”
        “是么?”里恩夫人目光一闪,追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在繁城战俘营。”
        “战俘营。”里恩夫人喃喃重复了一遍,低声说,“原来做了战俘,那他有没有……有没有……”
        “没有,夫人。”蓝尉肯定地回答,“我们都了解他,蓝廷绝对不会向敌人屈服。”
        “是的……”里恩夫人几不可察地呢喃一句,沉吟一阵,慢慢地说:“蓝尉,你答应我,绝不会因为顾及蓝廷的生命,而对敌人有任何威胁国家利益的妥协。”
        “我答应您,夫人。”蓝尉认真地说,“不过请您放心,敌人还不知道蓝廷的真正身份,我们一定会尽快把他救出来。”
        里恩夫人闭了闭眼睛,似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大文学www.dawenxue.net”忽然又睁开眼睛,看向蓝尉,“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其他家族知道,一定要严密封锁消息,直到蓝廷解救出来为止。”
        “是,夫人。”
        里恩夫人身子前倾,手臂支在桌上,手指按住额头,脸上的倦色一点点浮上来,低声说:“你先下去,我有些累了。”
        蓝尉微微颌首,关切地说:“也请您早点休息,有事随时叫我。”
        等蓝尉走出去,关好房门,书房陡然间安静下来。里恩夫人保持着一个姿势,很久都没有动,像苍白灯光映射下的,黑色的影子。
        一扇窗子没有关严,被风吹得打开,“啪”地一声轻响。里恩夫人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茫然地抬头看了看四周,她长长地吁了口气,缓缓拿起桌上倒扣着的相框。相框的正面,镶嵌着一张照片,二十岁的蓝廷刚刚从军校毕业,参军入伍。一身戎装,英姿挺拔,意气风发,唇边的笑容自信而傲然。
        “蓝廷……”里恩夫人轻轻摩挲着照片上俊美的年轻人,然后把相框紧紧贴在胸口,脸色悲伤而又欣慰,低低地呼唤着,“蓝廷……”
        蓝廷正在准备吃早餐。
        战俘营只提供两顿饭,上午和下午。狱卒哗啦啦打开牢房门,提进来一个脏兮兮的木桶,里面是能看得见底的汤,当中飘点分辨不出本来面目的菜叶,一人分给一小碗,外加一个硬邦邦的面包。
        蓝廷几口把东西吃下去,然后就不再出声。自从上次出事之后,莫顿颇为愤怒,使蓝廷所在的三号监九百余人三天没有出去放风,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严厉的处罚。在监狱里最稀缺的两样东西,新鲜空气,还有饮食。72个小时一直留在憋闷酸臭的牢房中,是人都会烦躁不安,却没有一个囚犯出声抱怨。大家仍像平常一样,嘻嘻哈哈地开玩笑,和守门的狱卒聊天,在本该放风的时间嗷嗷地怪叫几声。
        蓝廷一直很沉默,极少说话,他总是抬头看着高高的窗外那一角天空,像是在思考些什么。队员们谁也不敢打搅他,缩在角落里,跟多维他们自然而然分成两个阵营。
        多维把汤碗扔给狱卒:“你们他X的能不能多放点菜呀,粮仓都被烧光了吗?”
        “行啦,有的吃不错了,我们也没比你们好多少。”狱卒嘴里叼着烟,半真半假地说。多维笑嘻嘻地:“你们又打败仗了,粮食都不够吃了,投降哥们,我在长官面前替你说说好话。”
        “去你X的。”狱卒笑,“再胡说八道把你牙都打断。”
        “哦,我好怕好怕。”多维手捂胸口,皱着脸装成瑟缩发抖的样子,后面的囚犯笑起来。
        狱卒们收拾收拾东西,撤了出去。多维慢慢敛了笑容,到弟兄们中间,低声说:“注意到没有,他们的烟换了。大文学www.dawenxue.net”
        “什么?多维。”
        “香烟。以前这个杰明只肯抽一种烟,叫,呃……”
        “滋翎。”
        “啊,对。可刚才抽的却是石头堡。”
        “石头堡?就是外面那些反战人士,给我们捐献的慰问品?”
        多维点点头。
        旁边有人低声问:“会不会是他们克扣了我们的慰问品,自己享受了?”
        “不像。”多维沉吟着说,“以前他们肯定也这么干,但至少在咱们面前还有所遮掩。依我看……”他顿了顿,压低声音,“很有可能繁城内的物资,已经有所紧缺,从香烟开始。”
        囚犯们眼睛一亮,凑上前急问:“多维,你是说……”
        “外面的战况肯定有所变化,而且还是向好的一面。”多维自信地一笑,“我猜,普曼八成打了一个大败仗。”
        大家的情绪顿时兴奋起来,他们的消息太过闭塞,只要有一点点推测,哪怕仅仅是推测,都能让他们咀嚼回味半天。他们彼此交换着喜悦的眼神,低头窃窃私语。多维心情也很不平静,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繁城的胜利指日可待。他略一偏头,正对上蓝廷的目光。多维友好地笑笑,蓝廷一咧嘴,算是露出个勉强的微笑。多维也不在意,耸耸肩,悠然自得地躺下来,拖长声音念叨:“睡觉,睡觉,好积攒力气。我等着战友们把我救出去,到时候一定要大吃一顿,哈哈。”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走廊里忽然又响起一阵皮靴踩在地上的拖沓声,然后有人喊:“吃完了都出来都出来!蹲下,双手抱头!”
        所有人都怔住,现在还没到放风的时候,敌人想干什么?正犹豫间,狱卒们又返回来,打开牢门:“出来出来,快点!”
        多维走到杰明身边,低声问:“出了什么事?”
        “没事没事,例行检查。”杰明避开多维的目光,继续驱赶着犯人们,“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你他X瘸了吗?”说着说着走到蓝廷面前,上前踢一脚:“哎……”
        蓝廷一把抓住他的脚踝,用力一拧。杰明“哎呦”摔倒,怒容满面爬起来,提起鞭子刚要抽下去,正对上蓝廷明亮得如同野兽一般的眼睛。杰明这才看出这人就是几天前造反的那个,那种凶狠彪悍,到现在也没法忘记。可怜的胖艾迪被打断了鼻骨,一条命吓丢了一半,狱卒可不想跟那个倒霉蛋一样,他收回鞭子窘迫地舔舔唇,色厉内荏地大声嚷嚷:“快起来快起来。”
        蓝廷慢慢起身,拖着脚镣走到牢房外。
        等所有犯人都出来了,狱卒领着他们向外走,到战俘营当中的空地上。昨晚刚刚下过雨,泥泞的地面被踩得一片狼藉。蓝廷张开手遮住刺眼的阳光,跟着犯人们站成排。
        战俘营从不把所有的犯人同时放出来,人数太多怕引起动乱,通常分为三批。看样子刚才已经有另一批接受过例行检查了,塔达手执皮鞭,不耐烦地走来走去。等所有犯人都站好,他停下脚步,高声说:“有请劳特中校。”
        几个狱卒在泥地上用干净的木板铺出一座“桥”,劳特中校走过来,后面跟着一脸严肃的科托侍卫官。劳特往前面一站,扫视一遍灰头土脸的囚犯,没想到一抬眼,正对上站在对面的蓝廷。
        很显然,蓝廷不是那种韬光隐晦、尽量隐没在人群中明哲保身的人。他就泰然地站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上,让人很难忽视他的存在。
        劳特别转脸,目光绕过蓝廷:“各位朋友们。”空地上响起他阴郁低沉的声音,“很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了。我想要代表军方,告诉大家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就在昨天晚上,敝国和奥莱帝国又在宁镇交战,并毫无意外地取得了胜利……”他嘴上说好消息,脸上却一点喜色也没有,厌恶地看着这群囚徒,像看着一推肮里肮脏的垃圾。
        这种报喜不报忧的前线战况通报,囚犯们已经听过无数次了。任劳特讲得天花乱坠,下面要么闭目养神,要么东张西望,要么互相挤眼做鬼脸,要么静静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劳特的讲话还在继续,干巴巴地像在背稿子:“……我军歼敌二百余人,朋友们,又死去二百多人。你们的国家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我军的胜利就在眼前……”
        忽然,囚犯里有人冷嗤一声,在这种本来应该很安静的场合显得格外刺耳。劳特顿住,停一会,不怀好意地看向蓝廷:“你有什么意见么?蓝廷中尉。”
        “没什么。”蓝廷扬起头,“只是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贵军的战况,有点不适应。”
        劳特微笑,似乎突然对蓝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然,这样的情况以后还会陆续告诉你们,奥莱帝国的军队已经很久没有获胜了,你会适应我们的捷报的。”
        “是啊。”蓝廷立刻接口,“是得适应一阵,这种小规模的胜利我军从来不通报,没有必要,太多了。要是真通报起来,只怕一个接一个,记都记不住。”
        后面传出一些囚犯们低低的笑声。劳特脸上的肌肉跳了一下,他慢慢踱到蓝廷的面前,锃亮的皮靴踩在泥地里。弄得身后科托侍卫官很是踟蹰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赶紧把板子抻过去铺好。劳特上下打量着蓝廷,年轻的上尉身上衣衫依旧很单薄,满是灰迹,高高地挽起袖子和裤腿,跟寻常囚犯没有什么不同。但他的眼睛太亮了,里面像有火在燃烧,再往深处看去,却难以忽视隐藏其中的那抹冷酷和讥讽。这一冷一热杂糅在一起,令得年轻上尉的目光,有种说不出的魔力。
        劳特阴森地问:“那么蓝廷中尉能记得什么,被吊起来拷打的痛苦吗?”
        “我记性不好,只能想起广宁战役、岩峰战役、秀水战役。”蓝廷斜睨着塔达,“这些足够我挺过那些痛苦了。”他说的全是奥莱帝国几个月前取得胜利的几场极有规的模战役,囚犯们被唤起许久的记忆,开始窃窃私语,空气中有一些骚动。
        “有什么用?” 劳特故意上下打量蓝廷一眼,“你还不是被俘虏,带着镣铐站在这里。”他注意到对方果露在外的小臂和小腿,那种蕴满力道的优美流畅的肌肉线条。手腕和足踝都被黑色铁镣铐着,反倒有种野性难驯的美。
        “最后的胜利属于谁,还不一定呢。这里又有吃又有喝,比打仗风餐露宿舒服多了。”蓝廷顿了顿,扬起一个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放心,等我为你收尸的时候,不给你带镣铐。”囚犯们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
        劳特眯了眯眼睛,准确来说,他并没有多动怒,他只是盯住蓝廷桀骜不驯的样子,身上涌起一股燥热。有些人就有这种本事,轻而易举调动所有人的情绪,成为令人瞩目的焦点,像冬季干枯树林里的火种,被捕捉的沙丁鱼群里的鲶鱼,把一潭死水搅得天翻地覆。劳特好像才明白,为什么霍维斯非得要这个上尉不可。的确,他很迷人,劳特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霍维斯确实比自己敏锐得多。
        劳特有些遗憾,刚要再说什么,一个士兵跑过来,递交一份文件。科托接过看了看,低声在劳特耳边说了几句。劳特眉梢一挑,一摆手:“就这样,都关回去。”转身走向休息室。
        几个狱卒连忙跟上。多维转转眼睛,从地上捡起一块湿泥巴,扔向劳特,“卜”地正打在他的军服上,像一团狗屎。犯人们哼哧哼哧地笑。劳特这回恚怒了,他脱下外套扔给狱卒,恶狠狠地盯着战俘,涩声问:“谁干的?”
        没有人回答,空地上一片沉默。劳特竖起一根手指,一字一字从齿缝里透出来:“我再问一遍,谁干的?”
        还是没有人说话。
        劳特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点点头,恶毒地微笑:“好好,真好。我喜欢你们的性格,够硬。那么咱们来瞧瞧,一个混蛋能让你们这群没用的杂种有什么好下场。从现在起,不给他们饭吃,除非供出那个混蛋!”
        还没等他说完,多维站出来,仰着脸,斜着眼睛看向他。
        “是你?”劳特一挑眉,刚要再说。蓝廷拖着脚镣,也往前走一步,跟多维并肩而立。他不说话,神色讥诮冷傲,身后的五个队员不约而同也上前一步。随后,所有囚犯都向前走了一步。
        这就是赤果果的挑衅,劳特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怒极反而笑了笑:“行,你们都有种,我倒想看看,是我厉害,还是你们厉害。”他轻声细语地吩咐塔达,“这群人不许回监牢,就在这里站着,六个小时,谁也不许坐下。取消今天的晚饭。”转身往回走。
        多维吐吐舌头,对劳特的背影比量一个中指,转头看向蓝廷。两人对视着,不约而同笑出来,像两个久别重逢的兄弟,一人伸出一个拳头,相向一击,随即紧紧握在一起。旁边立刻传来狱卒紧张地呵斥:“站直,不许动!谁也不许动!”
        劳特快走到门前,忽然回头,一指蓝廷:“把那个犯人交给霍维斯厅长,让他好好TJTJ。”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