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蓝廷被押到霍维斯办公室的时候,这这位情报厅厅长大人也在吃早餐。大文学www.dawenxue.net外套脱下随便扔到椅背上,袖子卷到臂弯,衬衫解开了三个钮扣,一副恨不能脱得更彻底,好好凉快凉快的模样。宽大的办公桌上,连一支笔一片纸都没有,摆满了煎成一面熟的鸡蛋、焦黄的土司面包、新鲜的番茄酱、蔬菜沙拉、温牛奶、培根火腿、各式各样的水果,桌边甚至还有一瓶含苞怒放的鲜花。
        这一套完全可以摆在自家的餐厅里,如今却登上了本该严肃整齐的办公桌。克兰站在霍维斯身后给他扇扇子,还有个褐色头发的小奴隶,正把刚刚榨出来的鲜橙汁,倒入装了半杯冰块的玻璃杯中。
        蓝廷一路上不停地挣扎,镣铐甩得叮当响,四个大汉用尽吃奶的力气,才把年轻的上尉按住。
        霍维斯像是没看见,慢条斯理地把最后一口煎蛋塞到嘴里,又吃了块火腿,喝下去半杯温牛奶,这才端着冲调好的冰橙汁,缓缓走到蓝廷身前,用一种厌恶的神气上下打量他几眼:“啧啧,真脏。监狱里就是不养人,上次在我这里明明好好的。”说着摆摆手,“放开他。”
        “可是……”狱卒们欲言又止。
        “没事。”霍维斯一脸笃定,傲慢地说,“他已经知道我的厉害,在我面前只能乖乖地听话。”狱卒们面面相觑,只好放开手。
        蓝廷站在那里,果然没有再乱动。霍维斯一边晃动橙汁,一边绕着蓝廷踱步:“听说你又不老实了蓝廷?这可不大好,我是怎么教你的?你得像条狗一样,该睡的时候睡,该吃的时候吃,等着我的召唤,然后爬过来。”
        蓝廷根本没听霍维斯说什么,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那杯橙汁吸引过去了,下意识地舔舔干巴巴的唇。战俘营食物和饮用水少得可怜,那怕再多出一点点,都已经是种恩赐。
        霍维斯看出蓝廷的渴望,故意把水杯放到他的眼皮子底下。蓝廷没有接过去,反而瞥了一眼霍维斯的脸色。霍维斯更得意了,他把水杯送得更近,施舍地说:“喏。”
        蓝廷“啪”地手臂一挥,沉重的镣铐正打在霍维斯的手腕上,一杯橙汁顺势全扬起来,洒了他满头满脸。紧接着蓝廷豹子一样窜过去,铁链紧紧绞住霍维斯的脖颈,一口咬在他的肩头。
        霍维斯“哎呀”大喊大叫,连蹦带跳,连扯带踹,气急败坏地嚷嚷:“快弄下去!快给我把他弄下去!”
        狱卒们都憋着没敢笑出来,跟惊慌失措的克兰一起,上前拉扯蓝廷。蓝廷跟饿极了的幼仔终于见到一块肥肉似的,死咬着不松口。直到那个褐色头发的小奴隶提着皮鞭过来,狠狠抽了几下,这才松开,可已经咬得满嘴鲜血淋漓。霍维斯被铁链勒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拼了命地咳嗽,脸憋得通红,指着蓝廷断断续续地喊:“吊……起来,咳咳……吊起来……”
        蓝廷嚣张地大笑,也不再反抗,任狱卒们把自己吊在屋顶的铁环里,双腿大大地分开,锁在地上的两只铁环上。
        克兰忙着给霍维斯上药。大文学www.dawenxue.net霍维斯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恶狠狠地盯住蓝廷,叫道:“你们都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谁都看出来,只怕蓝廷这回是没什么好果子吃了。这个办公室表面干净整洁,其实隐藏着各种TJ用具。霍维斯最喜欢在这里TJ男孩子,听他们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走廊。
        等狱卒们都走光了,克兰跟那个褐色头发的小奴隶一起退下去,把房门紧紧关上。
        屋子里又静下来,霍维斯甩甩头发,抹了一把脸,走到蓝廷面前,有些恼怒地瞅着他,低声说:“我早就告诉过你,别自讨苦吃,还没想明白?”
        蓝廷看他一眼,冷哼:“难道真要乖乖地爬过来?你不觉得这样才够真实么?”
        霍维斯怔了怔,随即慢慢挑起一边唇角,他轻轻抬起蓝廷的下颌,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深情款款地说:“蓝廷,我们这算一种默契么?”
        “默契你X个头!”蓝廷声音虽低,骂得却是不折不扣,突然放开喉咙喊道,“你再敢碰我一下,我拧掉你的脑袋!”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拧!”霍维斯“怒气冲冲”地说,随手甩了蓝廷一个耳光,很响,但不痛。“去你X的。”蓝廷火气一拥而上,污言秽语一句一句往外冒,层出不穷,从霍维斯的爷爷骂到他孙子,从他的脚后跟骂到他后脑勺。
        霍维斯气乐了,他猛地用力揪住蓝廷的头发,狠狠吻住他的唇。蓝廷毫不示弱,张口就要咬霍维斯的舌头,却被霍维斯捏住下颌。这个吻粗暴血腥而**,唇舌拼了命地纠缠,到后来彼此都气喘吁吁,有些火大。
        蓝廷啐骂一句:“草!”忽然感觉霍维斯抚上了自己的腰。他用力晃动,奈何四肢都被绑缚,只听到一阵哗啦啦铁链撞击的声音。“混蛋,放开我!”霍维斯炽热的呼吸喷到肩窝,像电焊枪吐出的火舌:“蓝廷,我们赢了。”
        蓝廷呼吸一窒,好半天才低声问道:“你说什么?”
        “我们赢了,在葱岭。蓝氏军团,歼敌两千余人,我军已经彻底占领葱岭一线,繁城的攻破指日可待。”霍维斯轻声呢喃,双手在蓝廷身上不停地游走抚摸。如果从办公室书房的门缝中偷瞧,只能看见霍维斯困住吊起来的蓝廷强迫性地亲吻,放肆蹂躏着这个可怜的囚徒。
        蓝廷却完全没有注意这些,他的心全被胜利的喜悦充满了,连声追问:“什么时候,是哪个军团?”
        “就在你被俘之后,率军的是你的表哥,蓝尉。”霍维斯紧贴着蓝廷的身子,绕到他身后去,缓慢地除下白色手套,扔到一边,细长的手指划过蓝廷流畅的腰线,一直向下。
        蓝廷浑身肌肉骤然紧绷,低声怒道:“霍维斯,你要干什么!”
        霍维斯轻笑,像只戏弄小老鼠的猫:“我以为我们已经有默契了呢,在我这里不干这些还能干什么?”顿了顿,慢悠悠地道,“你不觉得这样才够真实么?”
        他把蓝廷的话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两只手指夹住蓝廷胸前的突起,扭捏挤按,另一只手在对方腰kua臀缝处流连。大文学www.dawenxue.net
        蓝廷气得差点吐血,一种莫名的燥热铺天盖地席卷过来,瞬间燃遍身体的每一寸,周身血液沸腾。这种感觉太陌生,可又很熟悉,他有些惊慌地喝问:“是……什么……”这时才发现自己嗓子干涩得厉害。
        “一点小情趣,蓝廷,不用这么紧张。”霍维斯说得云淡风轻,“和上次一样,你会喜欢的。”
        “喜欢……喜欢你个头……”这样毫无遮拦地四肢大开吊起,被人肆意玩弄,羞愤一直冲上蓝廷的头顶,“混蛋……根本用不着……用不着……”他张开嘴喘息,像条快被热烈的阳光晒干的鱼,浑身上下又痒、又热、又有莫名的骚动不安,他宁可再被刑讯,也好过这样,那不过是强烈的疼痛而已。
        “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霍维斯耐心地解释,与之相反的是凝视着蓝廷的近乎迷醉的目光,还有略嫌粗重的喘息,“那个褐色头发的小奴隶,看见了吗?他叫阿米,就是劳特派过来监视我的,你以为随便叫两声就可以骗过去?”他手上加大力度,有些粗暴地捏揉蓝廷赤果的肌肤。快感直冲向蓝廷的四肢百骸,他脑袋里一片混沌,只能有气无力地呢喃:“混蛋……混蛋……”翻来覆去,不像咒骂,倒像一种无助时的宣泄。
        这样的蓝廷,恐怕除了霍维斯,谁也没见过。脆弱迷乱的眼神,泛着潮红的脸庞,紧实肌肤上闪亮的汗珠,还有难以抑制的轻微颤抖,无不诉说着情Y在他身上发挥的巨大作用。霍维斯简直按耐不住,他近乎肆虐般分开蓝廷的TUN瓣,狠狠顶了进去。
        蓝廷如遭电击般扬起脖颈,脸上的神色似痛苦又似欢愉。
        猛烈的ROU体撞击声、J情四溢的呻吟声,透过办公室紧闭的房门,清晰地透出来。阿米吞了口口水,他想象着房间里热情奔放的情景,觉得心里有些发热。如果自己是那个战俘,吊起来被主人拷打,这样再那样,那样再这样……哦,天哪!他发现下面硬了,不由自主偷瞄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克兰。紫头发的少年很平静,垂着眼睑看向地面,好像什么也没听到。
        “失宠的蠢货。”阿米想。
        阿米的确是劳特安插在霍维斯身边的人,这一点已经不算什么秘密。既然霍维斯喜欢美少年,劳特经常会送一些过去,给霍维斯“换个口味,解解渴”,至于这些少年担负着什么任务,大家心照不宣。同样的手段霍维斯也会做,把TJ好的孩子再送回去,通常劳特会笑纳,偶尔玩一玩。这些少年有没有被TJ成功,成为霍维斯的人,这事谁也说不好。大家就在真真假假,彼此试探和警惕中过日子。
        当然,对于这些少年送过来的关于霍维斯的消息,劳特仅作参考。此时,他正坐在自己的马车里,闭目养神。刚刚看到那份文件,是关于帝都要派遣钦差前来视察。葱岭失守,令普曼皇廷大为震动,举国惊诧莫名。当初大言不惭信誓旦旦的主战派,号称“死守葱岭,争取反攻”,成为一句硕大的肥皂泡,轻轻一碰就破了。皇帝终于坐不住,派人亲来前线看看究竟情形如何,劳特心里知道,繁城只怕守不住了。
        可这些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他透过薄纱纱帘向外张望,葱岭长河一带的失守,使繁城近乎成了一座孤城,三面环敌,只有一面还能得到后方的物品支援。但这支援,也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城内物资开始呈现匮乏的趋势,街上清清冷冷,来往百姓也是神色张皇,像头上顶着一柄利剑,随时可能落下来刺伤人一样。
        很有可能,就快要离开这里了。劳特长舒口气,其实他在这个城市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作战指挥,前线杀敌,而是监视海亚——那个还差一年,就要满十八岁的皇子。这位皇子身份太特殊,如果说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威胁到现任帝王的皇位,必是这个还非常年轻的皇子无疑。甚至对皇帝来说,海亚的存在,要比虎视眈眈的奥莱帝国,可怕得多。
        “监视他,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向我密报。”皇帝的面色很严峻,隐含一种冷肃的杀气,“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他没有说下去,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真可惜啊。”劳特闭上眼睛,不由想起那个狂乱而疯狂的夜晚。这位王子的味道,毕竟还是不错的,要自己下手,还真是舍不得呢。劳特冷冷笑了一下,眯起眼睛,那是皇族之间的斗争,自己为什么要卷进去?只要把海亚押回帝都就行了,至于要生要死,等皇帝亲自下命令。
        马车“踢踏踢踏”来到海亚王子的府邸。海亚王子崇尚节俭,一直过着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他的府邸并不算很大,甚至比不上霍维斯那个豪华大宅,完全不符合他王子的身份。这在豪华奢靡、放荡不羁的普曼人看来,简直是个异类。
        海亚正跪在狭窄幽暗的祈祷室做祷告,他虔诚地祈求度猎女神赐福于繁城的百姓,一遍又一遍亲吻象征度猎女神的权杖,直到外面传来狄恒低低的声音:“殿下,劳特中校有要事禀报。”
        海亚的脸上飞快地掠过一丝厌恶,但转瞬之间又恢复平静,他再次亲吻权杖,慢慢站起身,走出祈祷室。
        海亚是个金发碧眼的标准美少年,甚至有很多人都说,帝国这一代只有这位王子,才继承了真正的皇族血统,丝毫没有偏差。他穿着非常朴素的长袍,纯白色亚麻质地,略显松垮地套在身上,只有腰间系了一条象征皇室的金边腰带。除此之外,浑身上下一点多余的装饰也没有,这些有别于其他贵族的穿戴和生活方式,使得他和皇室格格不入,却深得繁城百姓的爱戴。
        他走到会客室,狄恒紧紧跟在后面,自从去年发生那件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之后,狄恒再不肯离开海亚半步,劳特总是称呼他:“海亚王子身边最忠诚的一条狗。”
        劳特草草地躬身向海亚行礼,还没等王子抬起手来,已然直起腰。一段时间没见,海亚又瘦了许多,眉间微皱,带着一抹忧心忡忡的神色。劳特坐下,粘腻的目光在海亚近乎精致的脸上滑动,半真半假地说:“王子殿下如此忧国忧民,真是令人感动。”
        “有什么事就。”海亚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却表明了想尽快结束这场会面。
        劳特从科托的手里接过文件,递给他:“皇帝要派特使来视察繁城的战备情况。殿下,皇帝陛下对葱岭的失守可是很不高兴呢。”
        海亚接过文件,一个字一个字地细细看了一遍,深吸口气,说:“你放心,我自然会向陛下请罪,绝不会推脱他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殿下。”劳特眯着眼睛贪婪地盯住海亚纤细的腰身,像毒蛇盯住一只小仓鼠,“其实我非常愿意为殿下分忧,毕竟……”他故意顿了顿,压低声音,“我们的关系非同一般。”
        狄恒上前一步怒道:“中校,请注意你的言辞!”海亚的脸上立刻闪过羞愤的神色,很快又隐去了:“谢谢你的关心。繁城守卫固若金汤,足以抵挡奥莱帝国强大的进攻,我甚至有把握,不久之后,能重新夺回葱岭长河,所欠缺的只是物资弹药。”他抬起头,恳切地看向劳特,“我希望中校作为帝国的军人,能以国家为重,在特使面前美言几句,尽快将物资储备送入繁城。”
        “当然,愿意为您效劳,我的殿下。”
        “特使什么时候到?”
        “大概半个月之后。”
        “那么,有劳中校安排接待事宜,好好款待这位特使先生。”海亚抬起右手。劳特深深地鞠躬,抬起那只手,吻了下去,趁机在海亚的手心中轻轻挠了几下。
        海亚极快地收回手,身子微微发抖。劳特得意地看着他,拖长声音说:“如果特使先生能满意而去,我想王子殿下是不会吝啬对我的赏赐。”
        “……不会……”海亚说得很艰难。
        “那么,到时候,就请殿下到卑职家中赴宴,一醉方休。”劳特故意把最后四个字说得极重,海亚顿时苍白了脸。劳特一笑,躬身退了下去。
        “这个混蛋!”狄恒抢上几步,目光像要把劳特的后背烧出几个窟窿,他回头看向海亚,担忧地问:“殿下,您……”
        海亚摇摇头,低声说:“没有什么。”他站起来,走到窗前。他的窗户正对着繁城的市中心广场,以往热闹喧哗的地方,此时却格外安静,只有十几个乞丐半死不活地缩在角落里。
        “我知道特使来的目的。”海亚幽幽地说,“我快满十八岁了,按照帝国的法律,十八岁的皇子就有继承皇位的权利,皇帝表哥怕我行使这项权利,他不想让我活过十八岁。”
        “殿下……”
        海亚摆手阻住了狄恒的话:“表哥很有可能要放弃繁城,我不可以,这个帝国的每一分每一寸土地,我都不能让敌人轻易拿去。”他回头,望向狄恒的眼睛,轻轻地问,“狄恒,你会一直跟着我吗?”
        狄恒沉吟片刻,单膝跪地,躬身说:“誓死追随您,殿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