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那一抹暖黄(莫顿和林赛番外)1
那一抹暖黄(莫顿和林赛番外)1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那时,莫顿还不知道林赛就是奥莱国派来潜伏在他身边的间谍;那时,他也不知道他的代号叫做“枯叶蝶”。大文学www.dawenxue.net
        那时,莫顿刚到繁城。
        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城市,总是灰蒙蒙的,一副天地混沌的模样,阴雨连绵,难得有几个晴天。这里的上流人物也是如此,尽管战争都已经快蔓延到家门口了,依然醉生梦死、奢靡YIB乱。只有老百姓们切实感受到战火的威胁,他们急急忙忙慌慌张张,一举一动都透出一种恐惧和对未知命运的茫然,却不知该怎么办。
        从保卫厅走出来,莫顿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暗淡的天空,只有东南角的层云中,透出一点阳光,隐匿在一片灰色中的远处的屋脊,还有来来往往满面忧愁的行人。
        “真是个鬼地方。”他有些烦闷地吐出口浊气,等着属下给他备马车。就在这时,他偶然一偏头,隔着院子黝黑的铁艺栏杆,看见坐在对面街角的林赛。
        准确地说,他第一眼看见的不是林赛,而是向日葵。向日葵一看就是刚剪下来不久,还带着一股子鲜活的挺拔,大大的花盘毫不掩饰地张着,像是在对每个路过的行人微笑。每一瓣橘黄色的花瓣,自得地舒展开来,微斜向上。
        向日葵不只一株,而是连成一小片,都仰着橙黄的脸,在灰扑扑的街景中格外显眼。然后,莫顿看见了坐在那堆橙黄背后的林赛。
        林赛是个安静的人,一直都是。他静静地坐在街角,静静地守着身边的花,静静地看着纷繁嘈杂的行人,静静地笑。那笑意不是清淡的,冷眼旁观的,而是善意的,温暖的,像身旁那株向日葵。
        当时莫顿并没有对这个男人过多地关注,他还有很多事要忙,刚接手新的工作,太多头绪需要梳理。只是偶尔,无意中抬头,会瞥到那个静静的人影。那人身边的花却并不只有一种,有时是火鹤,有时是玫瑰,有时是鸢尾兰——原来他是卖花的——不过更多时候,是向日葵。
        渐渐地,莫顿开始留心他,总会在出门上车或下车回来时,有意无意地向那边瞄一眼。车流人流成了可以忽略不计的陪衬,在一片分不清轮廓的灰色中,那抹橙黄成了眼里挥之不去的风景。
        和林赛有进一步的接触,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莫顿正要出门去海亚王子的府邸开会,尖锐的警报声,像利剑一样突然刺破繁城的上空。人们心底最深的恐惧一下子被提了出来,惊慌失措,甚至哭泣叫喊。大家你推我攘奔向最近的防空洞,生怕比别人慢上一步。
        在这一群无头苍蝇一般仓皇四奔的人群里,只有一个人没有动,那就是林赛。他站起来,有些茫然无错地看着周围的慌乱,好像根本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大文学www.dawenxue.net花篮被人踢翻了,鲜花撒了一地,无数只脚踏上去又踏回来。林赛想去捡,却被挤到一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篮子花跟污泥混在一起。
        没等莫顿反应过来,他自己已经奔到林赛身前了,一把拉过他:“没听见吗?警报!你得快进防空洞,敌人马上就要来空袭!”
        林赛一脸茫然,似乎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危急时刻也顾不上再细讲,莫顿拉着他,一直跑到保卫厅下的防空洞中,那里早已聚集了很多军官,看见他俩过来,连忙站起身让出一条路。
        这是一场虚惊,敌机很快飞过去,并没有扔下什么炸弹。大家都松了口气,这时莫顿才发现,林赛之所以没有跑,因为他听不见,不但听不见,而且不会说话。
        残疾人莫顿并不算陌生,他的未婚妻就是个盲人。可怜的艾达,还没出生时就和莫顿定下了娃娃亲,出生才发现,这孩子两只眼睛都有问题。两家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也只把灾难拖延到艾达十岁,在这之后,她什么也看不见了。
        后来认识莫顿的人,都说他性格刚硬坚毅,甚至于冷酷,却不知道他曾经也很柔软。艾达失明之后,一直是莫顿陪在她身边,耐心细致、温柔体贴,尽自己一切所能,令这个未婚妻感到愉快,尽管事与愿违,艾达十六岁的时候,还是死了。
        这六年时光,和艾达的突然去世,给莫顿的心里留下深深的刻痕。他每到一个地方,总会抽时间去当地的孤儿院看一看,捐助些金钱,尤其是那些身有残疾的孩子们,他希望他们能幸福,不要像艾达一样。
        如果是普通人,因为这种联系,说不定会对林赛另眼相待。可惜莫顿不是普通人,他一得知林赛的缺陷,警惕心立刻涌上。他命人把林赛送回去,这件事告一段落。
        太巧了。莫顿在办公室里想,太巧了。这样敏感的身份,这样紧张的局势。恰恰自己刚到繁城,恰恰出现在自己办公的门前,恰恰是个身体有残疾的人。莫顿冷静下来,恢复理智。
        第二天傍晚,莫顿结束工作要乘马车回家,一到门前就看见林赛提着个篮子站在院门外。他似乎等了很久,衣衫单薄,在阴冷的空气中冻得鼻尖发红。
        莫顿没有理会,径直上了马车,穿过院门走出去。没想到林赛跑了过来,他拦住马车,伸长手臂,把篮子举得很高,凑到马车窗前。打开遮篮子的布,露出里面烘焙的小酥饼。林赛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些期待和赧然,更多的却是感激,他张开嘴慢慢作出两个字的口型,莫顿看的懂,那是:“谢谢。”
        莫顿面容冷淡,根本没有向那篮子东西看一眼,他完全漠视林赛,只转过头对侍卫官说:“回府。大文学www.dawenxue.net”
        林赛的笑容凝在脸上,他羞惭而狼狈地急速后退,让出道来。马车很快离开了,转弯的时候莫顿回头,林赛还站在原地,远远地望着。没有了那堆向日葵的衬托,不过是个寻常人而已,隐没在一片黯淡的灰蒙蒙的冷雾中。
        莫顿以为林赛不会再出现了,毕竟通常情况下,如果对方真是接近自己别有居心,他的断然拒绝一定会使对方产生已经暴露的疑虑,进而退缩。
        没想到的是,林赛依旧在对面的街角卖花,只是不再冲着保卫厅这个方向。莫顿的马车路过时,故意别转脸看别处或者低下头摆弄东西,就是不肯瞧上马车一眼。这种毫无意义的躲闪,幼稚得近乎孩子气,倒把莫顿弄乐了。不过他没有继续对林赛探究下去,甚至特地不去再留意。
        时间一天天过去,莫顿越是了解繁城各个系统的内部运作,就越是为普曼国的**统治而感到愤恨和忧心。从上到下,不是贪生怕死就是醉生梦死,他有一种深切感慨的预感,只怕这个满目疮痍伤痕累累的庞大的帝国,支撑不了多久了。
        天气逐渐冷下来,不只飘雨,而是细碎的雪花,街道上冷冷清清。因此,莫顿不用刻意,就能看到孤零零守在街角的林赛。他还穿着那身衣服,尽可能地把自己缩成一团,没有了向日葵,几束干巴巴的植物堆在篮子里,看不出是什么花。没有人哪怕上前问一句,林赛就这么坐着,一动不动,莫顿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冻僵了?莫顿想过去看看,但犹豫一阵,还是坐上马车,说:“走。”
        那天过后,一连五六天,再没有看见林赛。有时莫顿忙完了事情,走到窗口去,总觉得街角像少了点什么,光秃秃的。不由自主地想,为什么没来?花卖不出去?还是,冻病了……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又过了几天,晚上莫顿乘马车回府邸,刚穿过一条街就听到外面喧闹笑骂的声音。他挑起棉帘,见一队士兵,正挥着皮鞭驱赶一群衣衫褴褛的穷人。他皱皱眉头,问侍卫官:“这是做什么?”
        “长官,这是奉了您的命令,把城中乞丐和闲散人员赶出城去,以免里面混入敌军密探和可疑分子。”
        莫顿点点头,不置可否。局势已经很紧张,大兵压境,战争一触即发,按规矩先得这样。但他注意到,这些士兵并不老实,他们抢夺那些人已经少得可怜的一点财物,或者暴虐地用皮鞭抽打他们,只是一种发泄,或者一把拖出其中年轻的男人女人,不顾他们的哭喊挣扎,扯到阴暗的巷子里。
        在极度黑暗和**的统治下,官兵和强盗没有任何区别。
        这时,他看到了林赛。和那群乞丐相比,林赛穿着很干净,只是冻得有些瑟缩,紧紧抱住怀中的篮子,像抱着根救命稻草。一个士兵猛地扯住他的头发,叫喊:“嘿,这个不错。”林赛惊恐地伸手推拒。
        有人笑起来:“行了,他是个哑巴,又不会叫。”
        “他会的,就是难听了点,哈哈,我尝过。”有人接口。
        “他X的你个蠢货,连哑巴都上。”
        “那又怎么样,他下面又不哑。”
        士兵们放肆地大笑起来,他们对于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明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而感到得意洋洋。先前那人高声嚷道:“乔治你完事没有?快出来接班。”边说边用力拉扯林赛。
        林赛拼命地抗拒,衣服被撕破了,引发士兵们一阵轻佻的口哨声。他像逼急了的兔子一样咬住一个士兵的手臂,却被另一个狠狠一拳打倒在地。
        莫顿终于看不下去了,士兵肆无忌惮的行为和话语中下流的含义令他怒火上冲,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愤怒。他“砰”地推开马车门,一跃而下,上前拉过那个给了林赛一拳的士兵,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士兵们一下子安静下来,再不敢有任何举动,莫顿的严厉无情是出了名的,谁也不想变成他泄愤的活靶子。
        莫顿把林赛抱上了车,即使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他也记得自己的身份,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去了城郊的另一处宅子。
        长时间的冻饿使得林赛的身体本来就有些虚弱,那一拳中的结结实实,眼前有些眩晕,好半天缓过这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莫顿的怀里。他惊慌失措地挣扎着坐到一边,尽可能把自己弄成一小团,占用最小的地方。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莫顿皱着眉想怎么处置这个人才好。可惜还没等他有所表示,马车刚一停下来林赛就奔出去了。他低着头,伸出手比划了两下,莫顿都没看明白,那人却转身就走。
        莫顿下车追上去,叫他:“你干什么去?!”林赛不管不顾往前走,莫顿气得上前扳过他的肩头,却见林赛猛地向后一躲,吓得一下子变了脸色,这才想起对方是个聋子,根本听不见自己说话。
        莫顿有些烦躁,伸手比划:“你要干什么去?”
        他比划的意思林赛没看懂,但猜到了,指一指外面,然后就低下头,也不看莫顿。两个人实在无法沟通,莫顿索性把林赛一直拉到屋子里。他找出纸笔,写:“留在这里。”
        林赛的眼睛蓦地一亮,像看到一丝希望,可是很快又黯淡下去。他咬咬嘴唇,拿过笔,写:“不用了,太麻烦你。”
        这小子一定还是记着当初自己的拒绝,莫顿忿忿地想,他抢过笔,近乎强硬地写下:“我说你留在这里。”
        林赛没动,然后慢慢地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像是阳光突然洒进来,有一种天使般的纯洁。他抬起头,看着莫顿,用嘴形说:“谢谢。”莫顿忽然感到宁定而妥帖,像是一件很久以前就想做的事情,终于做到了,再不用牵肠挂肚。
        安顿好林赛,莫顿立刻返回府邸,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汇报给“师父”。
        “很明显,这是在充分利用你的弱点。”师父神情严肃,“太巧合了,林赛一定是个间谍。”
        “可这里没有人知道艾达。”
        “但你常去孤儿院,还资助残疾的孩子,不可能不引人注意。”
        “我拒绝过他一次,但他没有离开,一般情况下,间谍不会这样。”
        师父沉默许久,最后说:“派人看住他,我来调查他的底细。”
        然后是长时间的,近乎冗长的调查和试验。林赛真的是个孤儿,当年所在的孤儿院里,存有十分完整的资料档案,还有各种照片。但那时,林赛还是个很正常的孩子,不聋,也不哑。十二岁的时候,林赛被人收养,收养他的,是普曼帝国一个贵族,但是却有虐童的嫌疑。四年后这个贵族被人杀死,凶手竟是他的妻女。这是帝国一个很轰动的丑闻,报纸长篇累牍地报道,当时林赛是人证。警察在地下室里发现了他,遍体鳞伤赤身果体,那时他已经表现出失语和失聪,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福利院治疗了很久,稍微有些好转的时候,又被贵族的弟弟领走了。再后来的事情,没有具体的记载,可以说是一大段空白。
        “这不正常。”师父把资料扔到桌上,“没人知道那几年他经历过什么,很有可能被敌人收买。”
        “不过也可以说明很正常,如果真是间谍,履历必然是完美无缺的,根本不可能存在这么大的空白,引人怀疑。”
        师父深邃的近乎犀利的目光凝视了莫顿很久,低声问:“你想留下他?”
        莫顿深吸口气,说:“如果可以的话。”
        师父沉默片刻:“你可以把他关起来,像养个宠物那样,不与外界接触,就用不着质疑他的身份。”
        “绝不可以。”莫顿断然拒绝。
        “莫顿,你似乎对他太上心了。”师父不无忧虑地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