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13
Chapter 13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克兰急匆匆跳下马车,几步奔进霍维斯府邸的大门。大文学www.dawenxue.net大厅里居然还有两个男孩子,懒洋洋地睡在宽大的沙发上,听见脚步声一抬头,睁开画着浓重眼影的大眼睛。一见是克兰,不屑地撇撇嘴,打着呵欠又躺下了。霍维斯的这些男宠们,平时争风吃醋谁也不肯服谁,相互暗中打压,尤其看不上克兰,因为只有他可以不经通报在任何时候进入霍维斯的卧室。
        对此霍维斯不过一笑而已:“没关系,他们都听我的就行。”
        此时霍维斯正靠在书房窗下的大躺椅上。克兰轻手轻脚推门进来时,看见自己的主人紧闭着双眼,带着雪白手套的手撑住额头,已经睡着了。看样子刚从欢迎葛博的舞会上回来,连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换掉,脚上仍蹬着皮靴。身上的衬衫弄得皱皱巴巴的,衣襟敞开着,露出光洁的胸膛,衣领处甚至还可以隐约看到一个红唇印。
        克兰迟疑了片刻,犹豫要不要叫醒霍维斯。他看见主人静静地躺着,呼吸沉稳平和,所有的锋芒和光彩都被敛了起来,身影竟显得有些凝重。克兰屏住呼吸一步一步走过去。一连两天通宵达旦的舞会,好像把霍维斯累坏了,他沉沉地睡着,一点没有听到脚步声。
        克兰轻抿着唇,默默跪在霍维斯脚边的地毯上。这样仰起头看过去,避开主人张开的带着手套的手掌,可以清晰地注意到霍维斯疲惫的神色,毫无遮挡地流露出来。只有克兰才知道,自己这个在人群中肆意谈笑放浪形骸的主人,对虚情假意的应酬有多么深恶痛绝。如果可以选择,克兰相信他宁可捧着一本书,独守一隅细细品读;或者孤身一人登上险峻的峰顶,在无边的松涛中自由呼吸。倘若在和平年代,霍维斯会是个很好的作家,或者探险家,或者其他的什么,肯定不会是间谍。
        你想拥有一样珍贵的东西,就必须付出另一样同等珍贵的去换取。
        克兰凝视着他,眼底渐渐浮现出一种淡淡的悲哀和深切的情意。他小心翼翼地捧起霍维斯另一只搭在椅把上的手,近乎虔诚地吻了上去。
        几乎在他双唇碰到手背的一瞬间,霍维斯猛地一抖,憬悟般睁开了眼睛。他先是十分迅速而紧张地瞥了一眼脚边,一看原来是克兰,又放松下来,轻舒一口气:“是你啊。”
        “是的,主人。”克兰早已悄悄收回手,恭恭敬敬而又礼貌疏离地回答,“我回来了。”
        霍维斯用力擦了擦脸,坐直身体:“事情办得怎么样?”
        “主人,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克兰站起身,去酒柜给霍维斯倒了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双手捧起放到桌上,然后又跪下来,“您先听哪个?”
        “坏的。”霍维斯端起酒杯喝一口,嘲弄地笑笑,“早些知道也好早作准备。”
        “莫顿队长将会派出一个小队奔赴前线,作为补充力量投入到对奥莱国的作战中。”
        霍维斯点点头:“这件事我知道,是劳特那个混蛋提出的意见,估计莫顿背后骂不死他。我明白劳特的意思,八成皇上对他有暗示,要调他回帝都。他不愿意把军队力量留给海亚王子。毕竟莫顿不是皇上的人,也不是长公主的人,只可能服从海亚王子的命令。劳特对他很忌惮,借机削弱他的力量也很正常。”
        “是的主人,正是如此。”克兰顿了顿,说道,“不过您没想到的是,莫顿要派去的人,其中包括我们已经策反成功的那队士兵。”
        霍维斯“霍”地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问道:“是巧合,还是……”
        “从目前形势看来,很像是巧合。大文学www.dawenxue.net我们还毫无举动,应该没有引起注意才对。”
        霍维斯沉吟一阵:“他们什么时候去。”
        “命令是后天,而明天恰恰轮到他们守北城门。”
        霍维斯目光一跳:“那条地道怎么样了?”
        “这正是我想要告诉您的好消息,地道已经挖好,随时可以使用。”
        霍维斯慢慢地坐下来,带着手套的手指插在一起:“这就好办了。明天据说劳特给葛博准备了一份厚礼,弄个节目给葛博解闷,具体什么事情还不知道。但城中所有官员全都在忙活葛博巡视事宜,这种混乱对我们来说大有好处,完全可以趁他们聚会精神放松的时候送蓝廷出城。只要蓝廷顺利通过北城,其余的事就好办了。”
        “但也只有明天一个机会,等那队士兵去了前线,再送他出城会很艰难。前线战事吃紧,葛博来过之后,势必会下令加强戒严,说不定要封城。”
        “只要能好好把握,一次机会也就够了。”霍维斯目光灼灼,“‘家里’的指示是,不惜一切代价。”
        “是。”克兰冷静地重复,“不惜一切代价,救蓝廷出繁城。”
        霍维斯望着他:“克兰,还有一件事。”
        “听从您的吩咐,主人。”
        霍维斯没有立刻开口,反而沉默很久,似乎是不知该从哪里说起才好。好半天才缓缓地说道:“我们得杀了葛博。”
        克兰一震,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霍维斯。
        霍维斯继续道:“普曼国的皇上、梅茜长公主,和海亚王子之间关系错综复杂,从准确的消息来看,在帝都内部,矛盾已经随着战事的失利而凸显出来。皇上不问政事,糜烂成性,昏聩无道,这场战争,他没有勇气打下去了,试图议和。但这个决定却被好战的梅茜长公主打压,她借战争之机暗中培养自己势力,如今已不可小觑。她想扭转乾坤,妄图动摇皇上的统治,成为普曼国第一任女王,但她又害怕战争的失利削弱自己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军队,在战与不战之间徘徊不定。真正主战的,是海亚王子。表面上他毫无权势,微不足道,但其实很多老臣和他都有书信来往,对他的为人赞不绝口……”
        “我明白了。”克兰说,“如果葛博在繁城被杀,皇上就有借口治海亚王子的罪,把他召回帝都。他一走,繁城群龙无首,奥莱帝国势必会一举攻下。”
        霍维斯点点头,但又摇摇头,悠悠地道:“不仅仅是如此啊克兰。我们不能这样轻易让皇上杀了海亚。海亚一死,只剩下梅茜和皇上,梅茜一定会跟奥莱国斗争到底,向群臣显示自己与皇上截然不同的强硬的手腕和力量,以此来推翻皇帝的统治。葛博一定得死,但不能死在繁城境内。他巡视完之后,一定会自南,进入雅迪市。别忘了,雅迪市安全部部长,是皇上的亲信。克兰,如果,我是说如果,作为梅茜长公主嫡系的葛博,死在皇上亲信的地盘上,血液里却发现早在繁城就已被下的剧毒,那么,这三大势力,会怎么样呢?皇上杀死海亚,需要一个借口,但这个借口还不够充分;长公主需要个公然质问皇帝的理由,但这个理由还有漏洞;海亚也一定不会放过为自己申诉的权力。大文学www.dawenxue.net葛博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会很混乱的克兰。我想,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弃此事于不顾,齐心协力打赢这场战争,不过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谁也不会放弃这个反击敌人的大好机会,谁也不会。”说到这里,霍维斯讥讽地挑起一边唇角,“奥莱国真该庆幸,他们有一个并不太揽权的女王,而这个女王,到目前为止只生了皇太子一个儿子。”他把最后四个字说得极轻,轻得几乎听不到。
        克兰问道:“那么主人,您需要我做什么?”
        霍维斯看向他:“这个计划最主要的人物就是你。”他伸出手,轻柔而缓慢地抚摸克兰温顺美丽的紫色头发,声音淳厚而低沉,“葛博有一个最大的嗜好,而且可以是致命的嗜好。你要做的,就是迎合这个嗜好,真正要他的命。我不强迫你克兰,你现在不是我的奴隶,你有权作出决定。你愿意么?”
        克兰拿过霍维斯的手,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他在那只手的手背上,烙下一个深深的吻,然后睁开眼睛抬起头,坚定地说:“我愿意,主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劳特给葛博准备的所谓“厚礼”,竟是在战俘营内。他命人在原本是给犯人训话的高台上摆了几把椅子,请葛博霍维斯莫顿等人坐下。满怀信心地说:“特使大人,我会让你见到非常精彩的表演,一定会让你大开眼界。”
        葛博“哈哈”大笑,脸上横肉发颤,腆着大肚子,眼睛she出精光:“那我可真要拭目以待呀。”
        霍维斯眯起眼睛:“我也很好奇呢劳特中校,你今天这个节目很神秘呀,不只是我,连莫顿队长都半点没听到消息。”
        劳特一心要在葛博面前表现表现,他仗着跟皇上亲近的关系,一向不太把莫顿放在眼里,听霍维斯暗中挑拨,却只干笑两声,说道:“我都是临时起意,没在事先做什么准备,想来两位一定不会从中阻挠。更何况莫顿队长早就下班回家过自己温馨幸福的小日子去了,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啊,哈哈。莫顿队长莫怪莫怪。”
        莫顿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没有什么。”
        这三个人里,霍维斯众所周知是长公主的心腹,劳特却是皇帝的密使,只有莫顿身份明朗,是海亚王子一手提拔起来的干将,暗里争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一人狂放不羁张扬外露,一个老奸巨猾阴险狡诈,一个沉默寡言城府深厚,至少表面上能做到彼此相安无事。
        劳特站起身一摆手,高声道:“开始。”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牢房大门“吱吱呀呀”开启的声音,紧接着一队带着手铐脚镣的囚犯拖拖曳曳走过来。
        葛博拿着望远镜的手紧了紧,有些兴奋地问道:“劳特,你小子搞什么?要在这里搞刑讯吗?一下子拷打这么多人,我倒还真没见过。”
        劳特神秘兮兮地摇摇头:“恐怕要叫特使先生失望了,不是这样。这么多人一起刑讯,没有什么趣味,除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还能听到什么。”
        “哦?那你这是……”
        “别着急,往下看。”
        囚犯们在狱卒警棍和皮鞭的驱赶下,像一群无声无息的绵羊,陆续走到看台前站好,面对葛博他们形成一个半圆。霍维斯一眼就看出,来的这群人,恰恰是C区的囚犯。他装作漫不经心地端起一杯酒,举在眼前摇晃,目光却不动声色地快速搜索,果然看见蓝廷,就站在第一排。霍维斯的心跳了一下,他没想到劳特竟会来这一手,机会只剩下今天一天,如果在这里发生什么变动,自己该怎么办?
        还没等他往下深想,劳特已经放开喉咙说道:“特使先生,为表示我军前线战士,一直奋勇杀敌毫不退缩,我要为特使先生组织一场精彩的表演。”他一指场中懵懵懂懂的囚犯们,“这些,全是奥莱国的俘虏。”又往左侧一挥,那边站了一排打着赤膊精神奕奕挺胸腆肚的士兵,其中一个足足比别人高出两个头,膀大腰圆,一身顽石一般的肌肉,脸上横贯一条长长的刀疤,凶神恶煞地站在那里。“这位,是我军将士中鼎鼎有名的角斗王,尤勇。我们普曼帝国这一个士兵,就能打败他们整整一个连。特使先生,我要请你看一看,究竟哪个国家更强大!”
        葛博一拍椅子扶手,双眼放光,连声道:“好好,哈哈,这个主意真不错,劳特,我得表扬你,快点开始,我来见识见识我军将士的威武英姿!”
        劳特走入场内,在囚犯面前来回踱步,喝问道:“你们谁来?”
        傻子也能看出这场比试毫无公平可言,尤勇红光满面耀武扬威,再看战俘们身体干瘦双目无光,还带着沉重的镣铐,摆明了是想戏弄战俘们取乐。
        没有人动,大家有的望天有的低头,就像没听见一样。
        “怎么,没有人么?”劳特冷笑,“原来不过是一群拍死的猪。”
        还是没有人动,战俘们对这种侮辱性的谩骂早已习以为常,有的甚至打了个呵欠。葛博不耐烦地动了动,问:“劳特,什么时候开始?”
        劳特对战俘们的不合作感到有些忿怒,他随便一指,吩咐塔达:“把那个给我拽出来。”
        “是!”塔达一招手,两个狱卒冲上前去,拉拉扯扯拽出个囚犯。尤勇几步上前,站到他旁边。两个人一比,囚犯简直是铁塔下的小鸡仔。
        这场比赛毫无悬念,近乎玩笑。那个囚犯懒懒洋洋做出几个抵抗的姿势,紧接着就趴在地上,死赖活气不肯起来。倒把尤勇弄得哭笑不得,后面传来很多囚犯的低声嗤笑。劳特火冒三丈,蛇一样的目光在战俘们的脸上扫过来又扫过去,狞笑着咬牙切齿地道:“好啊,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不好好玩?那咱们就动真格的。”他一指躺在地上的囚犯,对尤勇高声喝令:“给我打残他!”
        尤勇就像一台机器,闻声即动,还没等那个囚犯有所反应,一把从背后拎起他,横过来,高高举起,同时抬腿,重重往大腿上一掼。只听得“啊——”地一声惨叫,那囚犯浑身瘫软摔到地上,肯定是脊椎断了。
        这一下场中陡然静默下来,所有人都被惊呆了,继而是铺天盖地的愤怒。有人挥舞着拳头厉声质问:“你们要干什么?!”“禽兽!”,囚犯们群情汹汹,一片噪杂,更有人扑过来,试图推拒狱卒们的阻挡。
        “砰砰砰”三声枪响,劈空利箭一样把囚犯们牢牢钉在地上。葛博脸上肌肉颤动,冰冷地道:“要干什么?造反吗?不服气就上来比试。我命令,哪个胆敢意图妄为,立即枪杀,绝不手软!”
        蓝廷怒火上涌,握紧了拳头往前走上一步。但他忽然想到什么,又停住了,目光不由自主看向高台。
        那里霍维斯端着酒杯,没有抬起眼睛,却在轻轻摇头。
        “一会我要去陪那个特使,不能留在战俘营,你在牢房里等着。”霍维斯以TJ为名义,一大早就把他压到办公室里,然后低声嘱咐,“今天傍晚,我会在宴会中提前回来,继续TJ你。你把我打晕,顺着我们说好的地道逃出去。记住,无论今天发生什么事,一定不能冲动,不能打乱我们的计划,千万千万。”
        霍维斯头一次这样郑重其事地跟蓝廷说话,脸上认真和不容置疑的神情简直像换了一个人,让蓝廷想忽视这段话都不行。
        蓝廷咬咬牙,把胸中一口气忍回去,就在这时,听到有人道:“不就是比试么?我来!”一个囚犯大跨步站住来,一把扯下身上的囚服,露出精壮的身子。他看上去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五六岁,眼中闪着怒火,带着手铐的手一指尤勇:“你,来!”
        两人在场中打斗起来。劳特靠近霍维斯:“怎么样?挺精彩。”现在霍维斯的心里,倒不像刚开始那样忐忑不安了。不会有太大关系,他想,只要蓝廷不强出头,不参与角斗,他们过过瘾也就罢手,计划还是照常进行。他听到劳特的话,微微一笑:“行啊你小子,真有办法,咱们的特使,是忘不了你了。”
        “哈哈,也算不了什么。唉,不过有件事对不起,我没想到科托那小子竟把C区的弄出来了。你TJ的蓝廷也在里面,一会要是有个伤亡什么的,真有点对不住你。”
        霍维斯无所谓地一耸肩:“不过是个奴隶而已,中校未免太过看重他了。再说,他被我弄得现在胆子小得很,不见得敢下场比试呢。”
        “哈哈,拭目以待。”其实劳特就是故意调动蓝廷所在区的囚犯,他知道蓝廷骄傲而冲动,肯定不能袖手旁观。平时他顾忌霍维斯的面子,不收拾蓝廷,但那个年轻上尉得罪他太多次,不弄残了心里怎么能过得去?有特使在,霍维斯肯定不能说什么。
        没想到蓝廷真的没有下场角斗。尤勇掰断了出场囚犯的胳膊,炫耀似的拉住断臂,拖着囚犯在空场上走了一圈。那个囚犯咬紧牙关不肯呻吟出声,但面色苍白汗如雨下,谁都看得出来他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
        战俘们看不下去了,愤怒情绪全被调动起来,又有一人下场跟尤勇比试。葛博早放下了胸前的望远镜,他们坐的地方离空场太近了,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尤勇粗重的呼吸。至于下场战俘的恐惧痛楚的神情,更是看得一清二楚。葛博和劳特握拳挥动,兴奋地大声喊叫,莫顿则神情淡然。
        这次的囚犯,是被尤勇抡起来砸在了看台上,囚犯中传出一声惊呼,又迅速哑下去了。血腥气立即蔓延开来,像一根火种,突地点燃,使每个人胸中都有一团热焰在燃烧,只不过有的是出于兴奋和刺激,有的是出于狂怒!
        又有一个战俘被打倒,尤勇居然捡起旁边的大石块,运足力气将那人的双腿膝骨击得粉碎;而另一个则是被重重踢到XIA身,哼都没哼一声,就此昏死过去。
        霍维斯貌似悠闲,实则内心万分焦虑,他看出囚犯们有一种隐约的骚动;他看到蓝廷的眼睛都被怒火熬红了;他看到蓝廷死命地咬紧牙关,以至于面目都有些扭曲。
        霍维斯想出声警告,但他不能;他想暗示,但蓝廷已经不再看向他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蓝廷陡然平静下来,脸上有一种冷酷的决绝。
        完了。霍维斯的心陡然沉下去。他有种预感,。完了。
        “我来。”蓝廷铤身而出,站到场地中央,说道。
        劳特的眼睛放出光芒。霍维斯张开手指撑在额角,低下头去,无奈地悄悄叹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