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15
Chapter 15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有点那个啥,虐身,敏感者千万慎入。大文学www.dawenxue.net千万千万。
        唉,其实人家就好这口,现在还不让多写了,只好粗略描述一下,算是过点干瘾。真痛苦啊~~~~  今晚是招待葛博的最后一晚,明天一早他就要启程回帝都,海亚王子全程陪同,更不用说其余诸位官员。
        又是盛大的晚宴,舞会,葛博觉得兴味索然,他时时刻刻惦记着被绑在外面的蓝廷,心痒难搔,低声问霍维斯:“我说老伙计,你那个节目什么时候开始?”
        “等急了么?”霍维斯哈哈一笑,等一曲终了,对乐队比量一个手势,然后连拍几下手,提高声音道:“诸位,诸位。”
        人群安静下来,绅士小姐和贵族们都望向他。
        “乐曲悠扬,舞姿妙曼,相信大家都已经很尽兴了。”霍维斯拖长声音,说得慢吞吞的,无论什么时候,他都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感觉,“葛博特使百忙之中前来繁城巡视,殚精竭虑忠贞为国,我特地准备了一些节目,表示感谢。”说完,他向葛博鞠了一躬,葛博站起来躬身还礼。
        霍维斯大声道:“请尊贵的海亚王子,和诸位前往偏厅,同时照顾好自己的女伴。”
        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大家同时笑了起来。普曼帝国崇尚享受,从上到下纸醉金迷,YIN乱不堪。他们经常举行各式各样的宴会,一旦主人说出“请照顾好自己女伴”之类的话语时,就表明下面会有更加激烈的节目,不适于年轻女性观看。通常,男士会把自己的女伴先派人送回家中。男人蓄养男宠或者女奴,早不是什么鲜事,甚至会比较谁拥有的更多,谁的更美,谁的功夫更好。一个极会服侍人的美丽男宠女奴,身价常达千万,相当于一个普通人家几年的收入。
        而其中,霍维斯TJ手段一流,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给安排的节目,大家早就想一睹为快。众人迫不及待地纷纷起身,送走自己女伴后前往偏厅,也有很多胆大放荡的夫人,跟丈夫一起过来观瞧。他们在同一张床上互相享受男宠女奴服侍,根本算不上什么令人惊悚的事情。
        偏厅事先做好了准备,正前方搭着一个高高的台子,上面已经摆上两个刑架,一个X型,一个像一把椅子一样。霍维斯将海亚王子和葛博请到前面,其余人按照次序做好。
        灯光刷地暗下来,偏厅中漆黑一片,所有观众都被隐藏到暗处。前方高台上的射灯陡然发亮,将台子每一寸角落,照得清清楚楚。
        首先被带上台去的,是阿米。他身上抹着油,在灯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两个壮汉很快把他绑在那个椅子上,双腿大张,SI密处正对着台下观众的眼睛。另一边也押上来一个男孩子,吊在刑架上。壮汉们把TJ用具一样一样摆出来,他们的举动一看就是受过专门的训练,不慌不忙条理清晰,一举一动让观众看得十分明了。
        TJ开始了,两个被绑住的奴隶在各种TJ用具下辗转呻吟。开始时声音很小,渐渐变大,似乎不胜痛楚却又满含欢愉。厅里安静得很,只听到沉沦YU望的喊叫,一声高过一声。
        海亚王子对这种折辱人的把戏深感厌恶,他锁紧眉头转开脸。狄恒弯下身低问道:“殿下,不如我们先走。”
        海亚王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算了,再等一等,先走于礼不合。大文学www.dawenxue.net”
        观众们看着两个美好的身体,被进行匪夷所思的TJ,呼吸粗重起来,很多人实在忍不住,拉过自己的奴隶进行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空气当中弥漫着一种充满YU望的污浊的气息,憋闷得令人几乎窒息。
        葛博看了一阵,对霍维斯说:“还可以霍维斯,不过说实话老伙计,没见你的手段有进步啊。”
        霍维斯只微微一笑,说道:“不瞒特使大人,我最近一直在研究TJ的真谛。以前他们都在步入误区,以为只要让奴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YU望折磨得痛不欲生,才叫精彩。他们炫耀各种技法,什么捆绑式、鞭打式,但我恰恰相反,我认为最好的TJ其实非常简单,关键要看针对什么人。当众TJ的最终目的,就是给观众以刺激,令他们觉得享受,最先应该了解的,是这些观众到底要什么。”
        葛博听他侃侃而谈,倒来了兴致,一指台上:“可你这……”
        “别着急啊老朋友。”霍维斯缓缓转动酒杯,轻蔑地扫一眼那些观看得目不转睛的贵族们,“对付他们,这两个奴隶就够了,下面才是送给您的。”
        两个奴隶终于被TJ完了,台上台下都出了一身汗,两个奴隶更是十分虚弱。有人上来把他们解开拉下去。观众们开始窃窃私语,他们感到十分愉悦,但又不觉得过瘾,那种感觉不上不下的,让人浑身发热,却又发泄不出来。
        一阵悠扬的风琴声响起,台上忽然大亮,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一个宽大的台子,从空中缓缓而降,上面站着一个身材纤弱的少年,灯光从他身后映过来,简直就像在他身上发出的一样。少年穿着一身白衣服,面容纯净美丽,就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
        刚才还是YU望横流的地方,猛然间出现这样一个纯洁的毫无瑕疵的灵魂,恰似迷蒙黑雾中的一抹阳光。
        等那少年落到台上,有人突然惊呼出来,这少年穿的衣服,跟海亚王子几乎一模一样。全是纯白色亚麻粗布,腰间系了一条腰带。只不过海亚系的是象征皇室的花纹腰带,而这个少年是紫色宽腰带;海亚王子的头发是金色的,少年是紫色的。
        风琴声依旧吟唱,少年拿着一柄象征权势的手杖,神色高傲地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望着台下那些贵族们,目光冷淡,似乎隐含鄙夷和轻蔑。
        太像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太像了,摆明就是海亚王子的翻版。狄恒又惊讶又愤怒,低声道:“霍维斯这是什么意思?!”
        海亚紧锁双眉摇摇头,让狄恒稍安勿躁。
        那少年拿起权杖,向台下一指,似乎在颁布什么命令。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霍维斯搞什么鬼,葛博疑惑地问:“你这是……”
        “请看下去,你会满意的。”霍维斯笑着说。
        劳特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看看台上的少年,再看看海亚王子。狄恒被他颇含意味的目光激得怒火中烧,恶狠狠地瞪回去。
        莫顿依旧沉默,只是唇角微微上挑,带着几分嘲弄。
        陡然间,音乐换了,一阵急促的鼓点砰砰砰敲击大家的耳膜。大文学www.dawenxue.net紧接着是嘶喊声、噪杂声、爆炸声、混乱不堪。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穿着古时的盔甲,急吼吼地冲上来。一人看到少年,用手一指,惊呼一声:“快看,大祭司!”
        观众们这才知道,原来少年扮演的是某位远古祭司。祭司在普曼帝国中一向象征圣洁纯净,所有人不约而同想起一段历史,一位号称拥有最美容颜的祭司,在部落侵占被俘之后,下落不明,看样子霍维斯就是要演绎这段历史了。
        士兵高声叫着:“把他拉下来,拉下来!”祭司少年一脸惊恐:“你们要干什么!”士兵七手八脚把他从高高的“祭坛”上拽下,夺去他的权杖扔到一边。祭司少年挣扎着叫喊:“混账!你们要干什么!我是祭司,祭司!”
        士兵们狞笑着,不只他们,观众们都笑着,所有人都明白了霍维斯的用意。士兵们眼里闪着野兽一般残暴的光,他们扑过去,把祭司按在台子的边缘。
        观众们的心都被调了起来,谁都知道下面会发生的事情,可又觉得异常好奇而兴奋,不约而同直起腰。
        就在这时,天棚上突然降下一副白色幕帘,把台上情形挡个严严实实,观众中发出失望的嘘声。他们看到祭司和士兵的影子被映在白色幕帘上,像远古时代的皮影。
        幕帘后传出祭司疯狂的哭喊:“不,不要,你们快放开!”然后是一连“啪啪”几声脆响,幕帘上显示出祭司被人殴打的影子。紧接着有人抽出一条皮鞭,鞭影在幕帘后飞舞,祭司辗转哭泣:“啊,别打了别打了,啊……”
        尽管看不到幕帘后真正的情景,但从投射在幕帘的黑影上,从传出的声音中,可以非常容易想象出后面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两个士兵按住祭司挣扎的手,然后是衣服被撕开的裂帛声,白色的布块一件件丢出幕帘外,飞到观众席中。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立起耳朵,生怕落下一点。
        这场戏明明就是在影射海亚王子。
        其实繁城的每个贵族心里,都有一种想把海亚王子压在身下的黑暗想法。那个少年太美了,太高傲了,太纯净了,简直就是上帝用来凸显他们罪恶的人。他们最想做的事,就是把这个少年也拉入无边的深渊,折磨他、摧毁他、撕碎他!看他在自己身下痛楚哀嚎,放荡求索。但海亚王子毕竟是王子,就算他被皇帝排挤,也是王子。这种YU望根本不能宣诸于口。
        没想到今天,霍维斯竟会干冒大不韪,给他们献上这样一场豪华盛宴。所有人都激动了,血脉愤张,他们听着“海亚王子”哭喊哀求,看着“海亚王子”被粗暴地对待。随着幕帘后士兵的呵斥声,观众中也有人高叫。等象征祭司身上最后一块布料的纯白色内KU被扔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大笑着跳起来去抢。
        狄恒的脸色近乎扭曲,他咬牙切齿就要冲上去。一只温柔但坚定的手,悄悄按住了他。狄恒一回身,海亚王子无声地摇了摇头。
        “可他们……”狄恒怒不可遏。海亚王子望向他,目光平静如水:“你要是沉不住气,就真的被侮辱了。”他轻声说。狄恒狠狠地一甩拳头,恨不能扑到霍维斯身上,将他咬死。
        葛博没有说话,他说不出来了,他忽然明白霍维斯刚才所说的“关键要了解观众们要什么”的深刻含义。太过瘾了,他几乎抑制不住,差点也喊出来,太过瘾了,这个霍维斯,他怎么就知道我们想什么呢?
        连劳特都有点把持不住,他回想起海亚王子青春的美丽的身子,觉得小腹下发胀。
        只有莫顿不为所动,嘲弄的神色更深了。
        “啊——”地一声尖叫,一个士兵站在祭司身后,疯狂地律动起来。士兵们站成一圈,几只手在祭司身上扭捏拍打,音乐变得婉转甜腻。这场盛宴进行了很长时间,有的在前,有的在后,到最后甚至两个人一起在后面。“祭司”也由刚开始的怒骂哭喊,变成无助地呻吟、含糊地吞咽,后来竟成了YIN荡地索取,各种不堪入耳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充满诱惑。音乐完全停止了,偏厅中只听到祭司放荡的叫喊声:“啊……快……啊,我要死了,啊……”
        “太棒了!”葛博突兀地站起来,拼命鼓掌,他发现自己再看下去,非SHE出来不可。他一起来,其余人尽管还没有尽兴,只好也站起来。偏厅内响起一片掌声。葛博满面红光,额头被满是晶莹的汗珠,拉住霍维斯的手:“太精彩了老伙计,你真是个天才。”转头问海亚王子,“王子觉得如何,很有创意?”
        海亚淡淡一点头:“不错。”身后是怒不可遏的狄恒。
        “没什么。”霍维斯依旧那副懒洋洋的德行,“不过是投其所好而已。”
        “这四个字就不容易。”葛博哈哈大笑,“我真得感谢你。”
        “别客气,那个祭司还等着被你宠幸呢。”霍维斯睒睒眼。“哦?”葛博停住了笑,脸色有些为难,“老伙计,我知道你是好意,但他已经……”
        “哈哈。”这次轮到霍维斯大笑了,“你真以为我会把个被人玩弄够了的J货给你?我还不知道你的嗜好吗?”他一摆手,提高声音道,“克兰,你出来。”
        “是,主人。”随着说话声,那个紫发的祭司从幕帘后走了出来,身上不但没有被强BAO的痕迹,连衣服都穿得严严实实。只不过那件白色的外衣不见了,露出里面近乎透明的纱衣,显现出他完美的腰身,和紧绷的双腿。
        他轻轻走到霍维斯面前,脚步轻盈得像猫一样,他跪在霍维斯的脚边,亲吻地面,说:“听从您的吩咐,主人。”只是声音有些暗哑,想必是刚才喊得太用力了。
        “啊?”这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原来那一切都是假象,难怪要遮上幕帘。霍维斯对葛博笑道:“这是我最拿手的作品,你可别小瞧他,我TJ很久的。他可以装成不同的样子供你取乐,要顽抗到底坚贞不屈,他可以熬过战俘营里所有刑罚,绝不低头;要放浪YIN荡主动服侍,他可以令你□,光是呻吟声就能让你SHE,哈哈哈,刚才你不是都见识了?尤其是嘴上的功夫,老伙计,我知道你好这口。” 霍维斯说得颇为得意。
        “极品,这才叫极品。”葛博满怀感慨,赞叹不已。他捏住克兰的下颌,迫使对方抬起头来,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像浸在溪水里的紫晶石,太美了。肌肤细腻光滑,莹白如雪,骨骼匀亭,一看就让人想狠狠CAO弄。
        “好!”葛博说,“这个小玩意我就带走了,霍维斯,你可真是让我开了眼界,回去我得好好替你表扬一番。”
        “多谢特使。”霍维斯微微一颌首,算是行了个礼。
        劳特插言道:“真不错霍维斯,我可小瞧你了。不过听说特使精力旺盛,一夜必御三人,恐怕就这么一个,不能彻底尽兴。”他目光闪了闪,说道,“我瞧第一次出场那个也不错。”他命人把阿米叫来,“这也是经过霍维斯TJ的,特使先生,不如都笑纳?”
        “哈哈,好!”葛博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命人都给带下去。劳特趁机向阿米使了个眼色,阿米不易察觉地点点头。
        “我说老伙计。”葛博看看别人都离得很远,压低声音说,“你这是故意羞辱海亚王子啊。”
        霍维斯无所谓地耸耸肩:“那又怎样?他敢治我么?还不得看长公主的脸色?我霍维斯不忘长公主知遇之恩,无论人在谁的手下当差,心都是向着她的。”
        “唉,难得,难得呀。”葛博拍拍他的肩头,颇为感慨,“你放心,明天我就给长公主写信,把你对她的忠心和思念,都写上去。”
        霍维斯随着葛博边往外走,边道:“那个囚犯你还要吗?不如还我。”
        葛博停下脚步,若有所悟地笑着说:“行了你小子,到底为什么对那个玩意念念不忘的?怎么,真舍不得给我?”
        “不不不,哪能呢。”霍维斯摸摸鼻子,笑得有些难为情,“我跟你说实话,我好不容易想了这么个法子取悦长公主,又费了很大劲才找到那个玩意。你也看到了,条件非常好,不可多得呀。我还没TJ好就被你要走了,再找一个相当麻烦。老朋友,你别着急,等我献给了长公主,她也就随便玩两下放开手,还不都是你的?到时候你想要他怎样就怎样,看一个敌**官温顺地跪在你脚下,感觉也很不错,是?”
        葛博心知肚明,要是没有刚才那场表演,霍维斯肯定不能跟他说这番话。但有一个克兰,也的确很好了。这时两人正好走到门前,几个士兵扯着蓝廷,想要系在马车后面。蓝廷一身的土,被霍维斯打了一顿,当时只是发红,现在全肿了起来。脸上青青紫紫,堵着嘴,难看得要死。葛博不耐烦地一摆手:“哈哈霍维斯,咱俩还用这么见外吗?这个玩意你带回去。不过说好,下次我来也就得带走。”
        “哈哈,你放心,肯定给你TJ得好好的。”
        士兵推开蓝廷。克兰跟在马车后面,霍维斯说道:“尽心尽力服侍特使先生。”克兰极快地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去,恭恭敬敬地说:“是,主人。”
        狄恒召来马车,服侍海亚王子坐上去,霍维斯、劳特和莫顿一起躬身相送。等大家都走远了,劳特似有意似无意地说道:“霍维斯,你为了特使先生,可真是绞尽脑汁啊。”
        霍维斯一笑:“大家彼此彼此,阿米不也跟着走了么?”
        “哎呀我比不了你呀。”劳特语气调侃,脸色却很阴沉,“好不容易弄个节目,还被人给破坏了。”
        “劳特你放心。”霍维斯难得地认真,“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那我就等着了。”劳特冷冰冰地说,和莫顿分别坐上两辆马车离开。霍维斯慢慢敛了笑容,一指被绑在角落里的蓝廷,喝到:“把这个玩意给我押到办公室去,今天我打不死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