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17
Chapter 17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林赛仔细端详了一阵,在画布上轻轻添了几笔油彩。大文学www.dawenxue.net忽见一只手搭在画架上,抬头一看,正是莫顿,微笑地看着自己。
        林赛忙放下画笔:“回来啦?”
        “画什么呢这么认真?”莫顿绕过画架,站到林赛旁边,见他面前一米见方的画布上,居然是自己的半身像,“怎么画我?天天在你面前,还看不够?”
        “钟珉老师说,让我画个大幅人物像。我怕画不好,他说那就画最熟悉的人,一定有感觉。”
        “那也该画咱们俩,并肩站着,像结婚照一样。”
        “呸。”林赛做了个口型。
        莫顿在他面颊上吻了一下,坐到桌旁喝茶。林赛走到门前,给侍从官打手势,请他们做点夜宵,又回来问道:“晚上玩得尽兴么?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什么尽兴不尽兴的。”莫顿嗤道,“还不就是那些,喝酒、跳舞,醉生梦死。敌人都打到家门了,难为他们还真有兴致。”
        “那今天可玩得挺晚,特使要走了。”
        “是啊,最后一个晚上,霍维斯非得弄出点节目不可,好讨特使的欢心,到长公主面前美言几句。”
        “什么节目?”林赛听得很有兴致,好奇地问。
        莫顿想了想,还是没说:“这可不能告诉你,你会学坏的。”
        林赛不屑地一撇嘴:“不说我也能猜出来,还不就是那些?”他叹口气,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
        莫顿知道他认识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事情绝不能算得上好,忙轻轻揽过林赛的肩头:“没事了,以后不会再遇到。”
        林赛沉吟着问:“莫顿,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喜欢那种事情?强B、轮J,真的很有快感吗?”
        “你说错了,我可不喜欢。”莫顿仔细思考了一下,“不过说实话,用这些手段刑讯确实很有效果,一些严刑拷打下不会开口的人,一用这招就会精神崩溃。霍维斯喜欢TJ,而劳特喜欢这些。”
        “那你呢?”林赛盯着他的眼睛,“你也用这种手段吗?”
        “那倒没有,可也称不上反对,毕竟口供是第一位的,只要能令犯人招供,什么招都行。”莫顿淡淡地说,“我也不是善男信女,必要的手段还是有的。”
        “哦。”林赛垂下眼睑,摆弄画布,过一会又抬起头来,“那你以后也会用这种……对你的仇人么?”
        “仇人?”莫顿笑了,“我怎么会有仇人?”
        “……我是说那些奥莱**人……”
        “那不能算仇人,只能说各为其主,没有私人恩怨,他们的很多将士,我是比较佩服的。大文学www.dawenxue.net”
        “如果……以后有仇人了呢?”
        莫顿深深地看着林赛,为他今天突然的执拗感到奇怪,一定是这个话题又让他难过了。他握住林赛的手,低声说:“别胡思乱想,这些和你都没有关系,我不会让你再受伤害的。”
        林赛勉强笑了笑,点点头。
        莫顿见他神情有些落寞,想转移话题,忽然说道:“我觉得霍维斯有点问题。”
        “什么?”林赛果然警觉起来,“他怎么了?”
        莫顿沉默了一会,很认真地说道:“林赛,你这样关心别人,我会生气的。”
        林赛的脸一下子红了,慌里慌张地连连比划:“我不是……我只是……”
        “呵呵。”莫顿笑起来,拉过林赛深深地吻了下去,直到都有些气喘,这才分开。莫顿贴近林赛的耳边呢喃:“给你买的那套衣服,今晚必须得穿上,嗯?”
        林赛脸上烫得像着了火,一把推开莫顿,坐到画布前。
        莫顿坐过去,不再逗他,只说:“霍维斯,对那个叫蓝廷的战俘,有些反常。”
        “怎么?”
        莫顿摇摇头:“说不好,只是一种感觉。你瞧,今天葛博本来想把蓝廷据为己有,他居然想方设法要了回来,以前可不见他对TJ的战俘这么用心,还弄死过几个。”
        “也许……也许是蓝廷长得太漂亮了。”林赛猜测着问。
        “也许。不过漂亮也不是最关键的,我看霍维斯是相中对方那股子倔强劲。你没看到,今天蓝廷把劳特手下尤勇给打死了,那样子确实耀眼得很,难怪葛博动心。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这次霍维斯倒真挺卖力气。”
        林赛刚要细问,门外传来侍卫官的声音:“队长,夜宵已经准备好了。”
        莫顿回答:“知道了。”转头问林赛:“你陪我吃点?”
        林赛耸耸肩,指指画布。
        “那好,你继续,把我画得帅一点。”莫顿亲亲他的额头,低声说,“那套衣服,别忘了。”
        “呸。”林赛又做个口型,微笑着看莫顿走出去。他转过身来面对画布,却发现自己一笔也画不下去了。
        葛博第二天一早,正式启程离开繁城,由狄恒负责列队护送。大文学www.dawenxue.net走前葛博传达皇帝刚刚传递来的旨意,下令繁城全城戒严,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来往行人必须带有通关证件,夜里九时至次日五时,全面宵禁。
        霍维斯拉着葛博的手,依依惜别地一直把他送到马车上:“老朋友,你可得常来呀,别忘了在长公主面前……”
        “哈哈,你放心。”葛博压低声音,“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把你调回帝都。”
        “多谢多谢。”霍维斯一脸感激。
        几个仆人把昨晚侍寝的两个男宠带了出来。阿米还好,克兰身上仍穿着昨天那身纱衣,不过一看就是草草披上的,还被撕破了几处。纱衣很薄,轻易可以看到克兰细腻的肌肤上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步伐甚至有些踉跄。后面的仆人嫌他走得太慢,索性抬起来,放到马车旁。
        “真是不错呀霍维斯。”葛博连连赞叹,“太够味了,你是怎么TJ出来的?我根本收不住手啊,尤其是嘴上的功夫,哦霍维斯。”他半眯着眼睛回味无穷,“我把所有的用具都玩了一遍,那叫声,啊,我一听到就会硬。”
        “你喜欢就好。”霍维斯笑着说,“相信这一路上不会让您感到寂寞的。”他钩钩手指,两个士兵端来一个大箱子,放到跪着的克兰和阿米身边,“这是我命人最新做出来的一些小玩意,用在他身上,您会听到更多叫声。”
        “啊?哈哈哈哈。”葛博大笑着挥舞手臂,“霍维斯,你TM太够意思啦,多谢多谢!”他让士兵把那箱子东西塞到宽大的马车里,对一起相送的莫顿和劳特随意摆摆手,一跃跳上马车,笨重的身体竟然变得异常轻盈。
        车夫一声口令,马车缓缓而动,狄恒带着士兵紧紧跟上。葛博迫不及待地把克兰用力扯入马车之中,随即白色的纱衣从车窗里飘了出来,落到地上,很快被奔跑的马蹄践踏,混入泥中。
        霍维斯兀自对马车远远地招手。劳特走到他身边:“真是手段高超啊,令人佩服。”
        “一般一般。”霍维斯得意洋洋地说,“哎呀劳特,跟你说实话,我觉得在TJ奴隶这个问题上,你真的不如我,就比如说克兰和阿米,从一开始,我一眼能看出谁更有TJ的价值,你那个阿米,太古板了。”
        劳特冷笑着听霍维斯胡说八道,他其实是想讽刺对方善于钻营,没想到被这只花孔雀转移到TJ的话题上去,他哪爱听这些,不耐烦地皱皱眉头。
        霍维斯却似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还在夸夸其谈:“我的眼睛,独一无二,论鉴赏论品味,不管是奴隶还是艺术品。啊,莫顿队长,你应该非常了解啊。”他拉过莫顿,“比如林赛的画。当然画展很成功,但只有我能从那么多画作中,看出哪一副最完美。我是林赛的知音哪,对莫顿。”
        莫顿板着脸不置可否。霍维斯不以为忤:“还有玉,知道吗?我看原石一看一个准,最近刚买了一颗大的,切开以后,居然是高绿。”
        “哦?”劳特一挑眉,来了兴致,“没想到你还对这方面有研究。”
        “还可以,闲时玩一玩,怎么样劳特,去我家看看?”
        劳特犹豫了一下,说:“当然。”转头问莫顿,“队长去吗?”
        莫顿摇摇头,登上马车走了。
        “真是,总是独来独往。”霍维斯望着莫顿的背影感叹。劳特早已上了马车:“可以走了吗?”
        居然是满绿帝王绿,细腻而富有光彩,劳特一眼看去就移不开目光。他轻轻捧起来,啧啧赞叹:“不错,果然是个好东西。”
        霍维斯施施然坐下来,拿起酒杯抿一口红酒,笑着说:“既然中校这么喜欢,不如就送给您?”劳特一怔,慢慢把翡翠放下:“厅长好大的手笔啊,我无功不受禄,只怕消受不起。”
        “哎——”霍维斯认真地道,“我是真心诚意地送给您,还望笑纳。”
        劳特哈哈一笑,走到沙发上坐下:“不不不,君子不夺人所好。”霍维斯无奈地叹口气,“中校,你非得让我说明白吗?唉,我那个新TJ的小东西,在特使面前坏了你的好事,我真是心存愧疚,这不,特地向您致歉。”
        劳特凝视了霍维斯片刻,缓缓地道:“霍维斯厅长,为了区区一个奴隶,未免太过用心了。”
        霍维斯一怔,哈哈大笑,他站起身来踱了几步,说道:“唉,真是什么都难不住您,中校。好,实话告诉您,我手里有点货,想偷偷运出城去。你也知道,这兵荒马乱的,如今又全城戒严,我的那些宝贝,放在这里很不安全哪。”
        “早就听说队长对收藏极有研究,看样子收获颇丰啊。”
        “哈哈,没有没有,其实东西并不算多,但都十分珍贵易碎,只好用最妥帖的方法。”
        劳特喝口酒,沉吟一阵,见霍维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一笑:“敌军攻下葱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厅长现在才想起来运东西?”
        霍维斯语塞,半晌才说道:“嘿嘿,其实我运出去过一批,就在前不久,没想到刚刚安排妥当,想要再运一批,葛博来了,还要求封城。老朋友,我现在真是没办法了。”他一脸很苦恼的样子,似乎当真是袖手无策,“我就负责一个情报厅,不管防务也不管军队,比不上中校深受皇帝重用,位高权重,连海亚王子都得看你的脸色。”
        一定高帽子不露痕迹地送过去,连劳特都忍不住微笑,但他还是说道:“你也可以找莫顿,何必来找我?”
        “哎呀呀。”霍维斯急切地站起来,“行了老伙计,就那块奉公守法的木头,他还不得给我捅到海亚王子那里去呀?海亚王子最恨的就是这种事,我非得死了不可。你就别玩我啦。这次的事算我错了行不?我求求你,高抬贵手,只要能让我的东西出城,什么都好说。”他顿了顿,“我那些东西,哪一件也不比这块翡翠差。这样,只要你能平安把东西运出繁城,我送你十分之一。不少啦,老伙计,随便一样都价值千万啊。”
        “十分之三。霍维斯,你也知道,我并不直接统领防务,也得做些手脚,很麻烦。”
        “十分之二,不能再多了。”
        劳特一拍椅子扶手,起身道:“那恐怕……”
        “十分之三!”霍维斯从牙缝里挤出这个数字,脸都痛惜得扭曲了,“成交。”
        劳特满意地颌首:“好。不过说好了,我只负责城门,城内的事我不管,要是你在运送途中有点闪失……”
        “你放心,肯定没问题。”霍维斯明知周围没有人,还是四下扫了一圈,然后贴近劳特,悄悄说道,“我在战俘营里,挖了一条地道。”
        劳特目光一闪,佩服地竖起大拇指:“行啊你,在我眼皮底下搞鬼,一定是上次借弄什么TJ室做遮掩。你小子,真有想法。”
        霍维斯长叹一声,装模作样地说:“我也是没办法,这不,刚运出去一批,就出事了。”
        “好,那就这样。”劳特拿起帽子戴在头上,“你等我的消息。”霍维斯把那块翡翠装入盒中,捧到劳特面前:“拜托拜托。”
        劳特接过,转身出门,上了马车。
        科托一直在门前等着,劳特一招手:“你上来。”科托坐到对面。劳特冷笑一声:“没想到霍维斯还有这么一手,像借我的光把自己收藏的东西运出去。”
        “那你给不给他办?”科托的语气里,竟没有往常的恭敬。
        “办,为什么不办?三成的宝贝都归我,不过慢点办,别弄得好像挺容易似的,得让他觉得这三成花得值。”劳特闭着眼睛,神情笃定。
        “那个蓝廷呢?放回来?毕竟你和霍维斯现在也算同盟了。”
        “他人呢?”
        “还吊在空场上,霍维斯恐怕是想让你消气。”
        “那就吊着,不是还没死呢吗?”劳特阴阴地道,睁开眼睛,“那边有没有情报送过来。”
        科托递给他一份文件:“目前为止是这些,那边希望你能继续打压,他们会拖延主力出兵的时机,给你时间。”
        “这次领兵的是谁?”
        “蓝尉。”
        劳特想了想:“很好,要是能摧毁蓝氏集团的包围,活捉蓝尉,倒是大功一件。这场战役我要参与一下,至于霍维斯嘛,让他先急着,等我回来再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