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战俘营-> Chapter 19
Chapter 19 作者:沈夜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3
  •     ()    蓝廷拖着步子跟在狱卒身后,慢吞吞地走进战俘营。大文学www.dawenxue.net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那些狱卒们看他的眼神,还有和平常不同的态度。以前在霍维斯那里TJ之后被押进来,狱卒一定会骂骂咧咧,推推搡搡,还有下流肮脏的辱骂和讥笑。这一回很安静,十分安静,甚至于沉默。狱卒拿出钥匙,稀里哗啦打开监狱的栅栏,也没有示威似的狠狠推他一把,仅仅让开,干巴巴地喝道:“进去。”
        蓝廷走进长长的走廊,手铐足镣当啷当啷直响,清脆的撞击声远远地传出去。很快,两边监牢里有囚犯走过来,扒着铁栏向他张望,越来人越多,两边影影绰绰。似乎有人低声说:“蓝廷……”可又似乎没有。
        蓝廷慢慢地走着,觉得这气氛很诡异。
        不知从哪里,传出来几下掌声,一声一声,十分清晰。紧接着,有人同样开始鼓掌,融入进来,然后,是更多的人。片刻之后,所有人都加入了这个行列。大家欢呼着,有人尖锐地吹起口哨,有人用手铐撞击铁栏,有人大声高喊:“蓝廷,好样的!”战俘们用钦佩亲切的目光,注视这个年轻的上尉军官,像夹道欢迎战场上凯旋的英雄。
        蓝廷的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随即仰起头,露出纯真而灿烂的笑容,挥手感谢这些难友们。这就是军人,他们只佩服强者,只佩服那些在最关键时刻,能够铤身而出不惧生死的人。这种情感最质朴,可也最真挚。
        蓝廷走到自己的囚室,多维、盖尔和同监牢人,都在等着他。盖尔上下打量蓝廷几眼,隔着一身囚服,实在看不出蓝廷身上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他很担忧地问道:“你怎么样?他们又为难你了吗?”
        “哈哈,放心小盖尔。”说话的是多维,“你看他能自己走回来,就知道没什么关系啦。”多维提高声音,“我可是服了你了蓝廷,F五师集团军个顶个全是好汉!”
        这句话引起F五师的战俘们一阵欢呼喝彩。多维哈哈一笑,说道:“蓝廷,我们还有好东西给你。”转头对囚犯们喝道,“傻愣着干什么?快都拿出来!”
        大家说着笑着翻开角落里高高堆起的稻草,露出里面大堆的食物。有熟鸡蛋、奶油面包、乳酪、还有各式各样的水果,居然还有一小瓶酒。
        蓝廷知道,这些全是外面反战人士送进来的捐助物资,十分难得。通常反战人士要和当局沟通,费尽口舌才能运一些东西进来,还有受狱卒们的剥削,剩到战俘们手里的寥寥无几。大文学www.dawenxue.net这么多战俘,只能得到一点点好东西,谁也舍不得多吃,常常是一个牢房二十多人,分享一小块拳头大的乳酪。没想到一下子出现这么多,他吃惊地看了多维一眼:“从哪里来的?”
        多维拿起一个鸡蛋,剥去蛋壳:“喏,吃一个。还不是战友们偷偷弄来的。”原来蓝廷被打得遍体鳞伤吊在空场上两天,战俘营里三千多个战俘全看到了,经过一番打听询问,才弄明白原因。大家又心疼又愤怒,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渠道,把手上能搜罗来的慰问物资,全聚集到蓝廷所在的囚室,要给他好好补一补身子。
        蓝廷看着那一堆比金子还要贵重的慰问品,堆得像小山一样高。他一把拿起那小瓶酒,猛地灌下一大口。一股又酸又热又辣的气息直涌而上,呛得他拼命地咳嗽,直流眼泪。多维把鸡蛋硬塞到蓝廷手里:“快吃,多好。”又拿起一个奶油面包,仔细看了看:“这个坏了。没办法,天太热,还怕那些混蛋发现。唉,可惜。”
        “没事没事。”蓝廷抢过那块变质的奶油蛋糕,狠狠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地说,“挺好吃,真的。”
        暴雷一般的炮声自天边滚来,整个大地都在轰隆隆地震动。山上黄沙翻卷,搅得天穹混沌一片。
        “这场仗不能这么打!”中校军官尼斯一把摘下军帽,咬牙切齿扔到地上,“再这么下去,再这么下去我们TM全得玩完!”
        蓝尉面色冰冷严峻,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作战地图。
        形势刚开始不是这样的。军部的指令,是葱岭战役之后,主力部队全线休整,暂不出击,由蓝尉率领蓝氏集团军的一个纵队,希尔率领希尔家族集团军的另一个纵队,在山区林区和敌人周旋,造成这就是奥莱国主力部队的假象。迷惑敌人两至三个月后,主力部队全线休整完毕,会合两个纵队,一鼓作气打下繁城。
        从战略上讲,这种打法毫无破绽,非常高明,但实际并非如此。谁都看出来普曼帝国快要投降了,繁城之战正是极为关键的转折点。有些人想夺得这个胜利果实,却不想付出必要的代价,比如希尔。他也派士兵对阵,但仅限于外围地区,晃一枪就跑,根本不和敌人打照面。真正牵扯普曼军队的,是蓝尉率领的蓝氏集团纵队。
        这一个月来,他们几乎每隔三天就要和敌人打一仗。而且蓝氏集团实力弱,军备差,人数少,这三十几天可以说天天苦苦支撑,险象环生,惊心动魄,有好几次甚至差点无法全身而退。大文学www.dawenxue.net幸好蓝尉及其属下军官,作战英勇顽强,毫不妥协,这才保持了不上不下的局面。
        但这一周,局势突然急转直下。对方好像得知蓝尉这边并不是真正的奥莱军队主力,本来全线以防为主转为主动攻击。他们集合优势兵力,逐渐形成包围形势,向蓝氏军团步步紧逼。
        蓝尉迫于无奈,只好趁敌人包围圈尚未彻底形成,急速突击,所有火力集中一点,强力突围,这才有惊无险,但部队早已疲惫不堪,损失惨重。
        蓝尉几次三番给希尔打电话,让他主动配合,两军夹击,希尔笑嘻嘻地打哈哈。蓝尉又给军部发电报,请求支援,没想到受到军部严厉谴责,说他们消极避战。
        一连十数日,蓝尉茶饭不思,连个囫囵觉都没法睡,眼睛全熬红了。
        “这么下去可不行啊。”不只是尼斯,所有军官都显得忧心忡忡。心腹军官蓝岱尔低声对蓝尉说:“会不会是希尔有意如此,想要借此机会打压蓝氏军团?”
        蓝尉咬咬牙,沉声道:“我再给希尔打电话。”
        通讯员迅速接通信号,电话里传来希尔散漫的声音:“是蓝尉?怎么,又想我了?”
        蓝尉不理会他的调侃,道:“希尔,我们这边形势严峻,请你部迅速向我部靠拢,击退敌人主力。”
        “哎呀,我们这边也很难啊。”希尔装成很紧张的样子,“你听听,敌人火力很猛啊。”他把电话拿远一些,蓝尉听到零星的几声炮响。
        “听到了?蓝尉,你放心,只要我们这边有所松动,我会立刻率部奔赴予以支援。请你再坚持坚持蓝尉。”
        蓝尉脸色冷得像寒冰,事关蓝氏集团生死存亡,他不得不放缓语气:“那请希尔中校,立刻给军部发电报,报告我们这边的情况,请军部立刻派兵支援。”
        “咦?”希尔拖长声音,一副很惊诧的样子,“难道军部还没有来援军吗?这不对呀蓝尉少将,哈哈,你开什么玩笑,军部直属皇太子,以你和皇太子的关系……哈哈,无论与公与私,都应该是你亲自发这份电报啊。”
        “我发过了,但军部明显对前线情况不够了解,不肯派援军。希尔,请你向军部发电报,说清我们的情况……”
        “哎,蓝尉。”希尔打断他的话,“你这话不对,皇太子天纵英才明察秋毫,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怎么可能对我方情况不了解?除非……”他刻意压低声音,“皇太子故意不派人来,蓝尉,你不会是得罪他了?”
        蓝尉脸色蓦地变得苍白,他猛然想起在奔赴前线之前的那个晚上,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他拒绝了……
        希尔一句话问出去,居然等了半天,没有听到蓝尉的反驳。他本来只是开玩笑,这一下倒上了心,低声问道:“蓝尉,你不会真的得罪皇太子了。”
        蓝尉警醒过来,他冷冰冰地说道:“多谢希尔少校关心,还望少校能以国家为重,尽快摆脱敌人,向我靠拢。”他没有再等希尔的回话,“砰”地落下电话。
        “怎么样?”周围军官全都满怀期待地看着蓝尉。蓝尉疲惫地摇摇头,像是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了,他轻声说:“你们先出去,我想静一静。”
        这种神情,从来没有在一向冷静坚定的蓝尉身上出现过。尼斯上前一步想要追问,却被蓝岱尔一把拉住,后者几不可查地摇摇头,几人面面相觑,悄悄退出去。
        蓝尉颓然坐到椅子上,抚着眉心。
        不应该,完全不应该。他回想起自己在那天晚上,对皇太子的冒犯,是很无礼。但自己是什么?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士兵,皇太子怎么可能因为我,而影响整个作战计划,忽略蓝氏集团的巨大作用,把它推到风口浪尖上?
        他想起恩里夫人的嘱咐:“你要小心那个人,蓝尉,这场战争快要结束了,听说皇太子早有撤销四大家族军权的打算。你不能给他借口……”
        不能给他借口,那要怎么做?蓝尉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那里挂着女王亲自授予的银星紫心骑士勋章。蓝尉见惯了宫廷中的尔虞我诈阴暗肮脏,他根本不相信,自己如此浅薄的资历,蓝氏集团如此贫弱的势力,仅凭一场大战役,就能得到这种前所未有的殊荣。他心知肚明,最关键的原因,是皇太子……
        因为对自己有点好感,就擅用国家荣誉,随意所欲地予以恩赐;可一旦不合心意,稍有冒犯,居然置自己于死地而不顾。这就是奥莱国的皇太子,这就是未来的皇帝!
        蓝尉忽然涌起一种强烈的悲哀,为自己,为蓝氏军团,也为奥莱国。他清楚地知道,目前果然是皇太子收取蓝氏兵权的最好时机。蓝廷下落不明,如果自己战死,蓝氏再无合法继承人。蓝氏集团又经过如此大败,大伤元气,被皇室收编理所当然。这种手段未免残忍而卑劣,但蓝尉不是年少无知的孩童,自从来到帝都,早见识过贵族们那些根本不能诉诸于口的手段,因此,对于皇太子的甜言蜜语,他从不相信。
        果然,报复来了。
        那要怎么做?难道真的像一条狗一样,卑微地跪在皇太子脚下,恳求他的原谅,接受他的宠幸,为蓝氏集团能够苟延残喘献出尊严和生命?
        蓝尉的胸中像燃了一团火,即使从外表看来,他浑身散发着冰山一样的寒冷气息。拥有蓝氏血统的人都是如此,骨子里透着刚烈和决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又能怎样,到最后不过是一颗子弹而已。
        他慢慢地,近乎僵硬地把胸前那枚银星紫心骑士勋章除下,轻轻放到桌子上。
        那么,就这样。
        正在这个时候,门前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尼斯慌慌张张地跑进来,甚至顾不得头顶上摇摇欲坠的帽子。
        “怎么?敌人终于打过来了么?”蓝尉问。他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语调里透着一种可怕的平静。
        可是尼斯说出的话,完全出乎蓝尉的预料。那个中校军官满头是汗,目光却出奇地亮,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又是难以相信,他说:“皇太子!蓝尉,是皇太子!他来了,来我们这里了,他到前线来了!”
        蓝尉浑身一震,他没有等尼斯再次强调,大跨步迈出临时指挥部的帐篷。
        一辆彪悍的越野吉普车飞快驶来,卷起漫天的黄尘。吉普车一直开到帐篷外,漂亮地划过一条弧线,夹着呼啸的风停下。
        皇太子从车上走出来,他穿着一身迷彩服,显得更加英气勃勃,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但举止依旧优雅从容,像一只饶有兴味信步巡视自己领地的狮子。
        皇太子一眼就看到迎出来的蓝尉,他扬起唇角,露出一个亲切而温和的笑容,问道:“你还好吗?蓝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